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力擒血妖力大功【六更】
    刑摇了摇头,他本想说一通废话,展示自己的义气时,华丰忽然出手了。

    华丰的身形猛然欺近秦浩轩,那一嘴尖锐的獠牙仿佛要将秦浩轩咬碎,秦浩轩身子一偏,凝聚【开天斩】在手上,和华丰硬拼了一记。

    两道绚丽的气芒法术,犹如两轮弯月冰轮当空砸落,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骤然间白光碎裂四散,碎溅的法术撞击在大树之上,将四周的树木全部斩断倒塌。

    即便以秦浩轩的强度,还是被华丰逼退了半步,而华丰却屹立在原地,眉头微皱,显然刚才秦浩轩那一击虽然没打伤他,但也给他带来不轻的痛楚

    和华丰交手时,秦浩轩才赫然发现,成为血妖后的华丰,修为也忽然涨到了仙苗境三叶,比自己强两叶,而且强度似乎也不逊色于自己,在敏捷度方面远比自己要强。

    在秦浩轩和华丰交手时,刑开始尝试破开封印,只见他凝聚灵力在拳头上,拳头那三根尖锐的骨刺散发出点点寒光。

    一拳打在封印上,封印上闪耀起淡淡金光,但丝毫未动。

    这时,刚和秦浩轩对了一掌的华丰脸上露出一阵惊恐,本想喝止刑的他如鲠在喉,脸色再度苍白了几分:“蠢货,你以为你仙苗境二十叶的修为就能破开这个封印么?现在好了,你攻击这个封印肯定会引起太初教长老的注意,快和我一起将这两人杀了,取他们两人的精血,我就能布下血爆阵,炸开封印!”

    看到刑眼中露出犹豫的神色,华丰喝道:“快来,否则来不及了!”

    华丰说完,又一击向秦浩轩袭去,不得不说血妖的身体强度和速度都远超常人,即便秦浩轩是身体异于常人,但和血妖比起来,还是绝占不到任何上风,刚才还在二十步外的华丰眨眼间便欺近秦浩轩,带起阵阵血腥暴戾的灵气波动。

    在注意刑犹豫眼神,随时防备他会反水攻击自己的秦浩轩一惊,身形迅速推开。

    华丰冷笑一声,迅速从怀中取出一枚相当于仙苗境二十叶修仙者全力一击的灵符,骤然注入灵力引动,剧烈的灵力波动从灵符中传出,化作漫天箭雨,朝秦浩轩射去。

    秦浩轩感觉到危险,这种级别的攻击他是绝对接不住的,如果硬接的话必死无疑,他毫不犹豫的将百花堂堂主苏百花赐给他的那枚防御灵符祭起,这枚足以抵挡仙苗境三十叶强者全力三次攻击的灵符身上出现少许龟裂,从其中透出的灵力猛然在秦浩轩身前凝成一个墙壁。

    在玄之又玄的情况下,挡住了这漫天箭雨。

    而一直在思考到底帮不帮华丰的刑也做出了决定,他摇身一变,变成了花劳的模样,对华丰道:“就凭你刚才叫我蠢货的份上,我决定不跟你合作了,怎么说老子也是幽泉出来的天才,岂是你这等小妖随意呵斥的存在!简直有辱我的魔品!”

    华丰没料到秦浩轩还有如此强横的防御灵符,而那个持中立立场的魔也忽然倒戈相向,有帮助秦浩轩对付自己的趋势。

    虽然自己是血妖,而且是仙苗境三叶的血妖,但是真正对上仙苗境十五叶的叶一鸣,绝对没有胜算。

    果然,叶一鸣也动手了,刚才华丰攻击秦浩轩的速度太快,还沉浸在震惊中的他完全没有机会帮忙,而现在再袖手旁观,那岂不是助纣为虐?

    “血妖,受死!”叶一鸣爆喝一声,手指间十指翻飞,一道道灵力逸出,像道道蚕丝缠向华丰,华丰不慌不忙的挥舞起白皙的双手,指尖忽然冒出足有半个手指长的尖锐指甲,飞快的割断叶一鸣的灵力绳索。

    倒不是华丰厉害,而是叶一鸣没有动用杀招,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动用杀招,是不希望将这血妖杀死,因为刚才刑攻击护山大阵的封印,肯定会引起门派高层的注意,既然已经知道门派高层准备活捉血妖,自己再将他弄死,岂不是没事找不痛快么?再说,就算在宗门长辈来之前,将这血妖捆绑了,若是能悄悄带上自然堂,让师父将他的血珠取出来,如果师父寿元耗尽还没找到延寿的灵药,这血珠可以给师父以备不时之需,也是一种延寿的办法。

    不过这种极不现实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

    秦浩轩自然知道叶师兄的用意。

    看着变为血妖的华丰,秦浩轩心中忍不住叹息一声,真是浪费了一颗好苗子,出身古怪,学了很多稀奇古怪东西的刑能找出护山大阵的薄弱之处倒不算惊奇,但是华丰一个毫无背景,也不被重视的新弟子,竟然能在基础的阵法知识中自学成才,找出护山大阵最薄弱的地方,真是令人震惊!秦浩轩敢肯定,这个封印的问题就连长老院的那些长老,都未必知道,毕竟太初教护山大阵封印足有上万处之多,想一道道检查,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叶一鸣的攻击并没有将华丰困住,华丰撕开叶一鸣的攻击后,继续朝秦浩轩撞去,狠狠撞在秦浩轩的防御光幕上,他的身体极为强悍,竟然将秦浩轩的防御光幕撞得一阵颤抖,他狰狞的脸透出一股凶悍戾气,完全和秦浩轩耗上了。

    “血妖的身体竟然如此强悍!”杀过血妖的刑有些惊讶地看着这头血妖,若有所思,他倒是不担心秦浩轩受伤,毕竟他仙苗境十五叶的师兄在这摆着呢,而且门派长老应该也会很快赶来。

    一撞之下,没有撞开将秦浩轩笼罩其中的防御光幕,倒是有一块手臂大小,金黄色的令牌从华丰的怀里掉出来,掉落草丛中,华丰随意看了一眼,并没有在意。

    华丰没有在意,但秦浩轩却呼吸局促紧张,就连刑也瞪直了眼睛,死死盯着那处草丛,刚才惊鸿一瞥,他和秦浩轩都看清了这块令牌正是水府令牌,然而华丰却完全不在意,看来他并不明白令牌的价值和用处,说来也是,像这种古老的篆字早已失传,除了依旧沿用这种字体的幽泉,人类修仙者几乎没有人能认出这种字来,华丰不认识也属正常。

    华丰和秦浩轩死磕上了,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对付叶一鸣无望,现在又惊动了太初教高层,逃生希望渺茫,眼下只有拼尽一切将秦浩轩拿下,然后用他的精血布下血爆阵,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秦浩轩暗暗咋舌,华丰那疯狂起来浑身通红,散发出幽幽血意的模样让他十分吃惊。

    不知华丰获得了什么样的奇遇,竟然比一般血妖还要厉害,若是他能逃出去,假以时日一定十分恐怖。

    就在刑想去将那枚令牌捡起来时,忽然黄帝峰方向亮起一道剑光,这道剑光速度极快的赶来,眨眼间便又近了许多。

    在太初教,飞剑是身份的象征,就连四大堂堂主都不曾拥有,能够拥有真正飞剑的,只有老祖宗、掌教和长老院的九名长老,只是不知道来的是这几位中的哪一位。

    刑吓得脸色惨白,低着头靠近叶一鸣一些,叶一鸣也十分配合的放出一些气势,将已经吃了固形丹,体内魔气几乎细微不可闻的刑遮住,只是不知道这种粗劣的手法,能不能瞒过那位长老。

    刑心中暗暗祈祷,希望来的不是下午说话的那位,若是那位长老的修为,只要靠近自己身边,便能识破自己的真实身份。

    那道剑光只是几息之间便来到这里,看到从飞剑上下来的长老院九长老,华丰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里,露出深深的绝望,血红色的眸子略显黯淡。

    九长老一身青色道袍,素净整齐,身上透出滔天气势,仿佛将方圆十里都笼罩其中,他来了后,周围气流的流动都凝固了,风不吹草不动,一双晶亮的眸子透出凌冽的剑气。

    什么是高手风度?这就是高手风度!在他来了之后,秦浩轩三人呼吸明显急促起来,隐约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九长老来了后,看也未看秦浩轩三人一眼,目光直接落在华丰身上,只见他伸手一招,虚虚一拿,华丰的身子顿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拿起来,九长老并成剑指,虚虚数点,数道浩荡磅礴的灵力迅速封住华丰周身大穴,此时的华丰已经成为他的猎物,想要自杀都不可能。

    捉拿了血妖之后,九长老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喜色,一闪即逝,随后用严肃的眼神望着秦浩轩等三人,冷声质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仿佛他们回答不好,等待他们的下场和血妖一样,甚至比血妖更惨,因为他们没有价值。

    秦浩轩心头一惊,知道这是考验自己胡诌能力的时候了,说不好自己三人都得死,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弟子秦浩轩拜见长老,回长老的话,弟子三人在入夜时,感觉到血妖华丰的房间传来异动,紧接着就看到一脸惨白,满嘴獠牙,浑身透出厚重血气的华丰冲向了这边,当时没有执法弟子和执法长老在,弟子三人心里焦急,竟然还有漏网之鱼,寻思着千万别让他残害门派师兄弟,于是一咬牙就追上来了,这血妖端的无比凶狠,弟子等人有些扛不住时,您就来了。”

    秦浩轩虽然平时不说谎,但是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他知道一旦露出马脚,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于是不禁回忆起刑平时说谎时那副正儿八经的模样,也装出了这么一副严肃的表情,同时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九长老随意扫了他们几人一眼,眼下门派的护山大阵还在修复,在得知血妖在这里出现时,再派其他人过来缉拿惟恐不及,于是九长老不得不亲自御剑飞来,眼下血妖抓住了,他还需立刻赶回去将护山大阵修复完毕才行,虽然修复护山大阵是做一场戏,但是这场戏既然做起来了,还是要做完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