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五章 玉简内涵大天符
    秦浩轩首先尝试注入灵力,没有反应,加大投入,再没有没有,继续加大,直到秦浩轩的脸蛋都憋红了……但他的灵力注入进去犹如泥牛沉入大海,完全没有反应。

    “看来我的境界太低,想凭灵力解开是没可能了!”还有神识作为底牌的秦浩轩老神在在,长吁了一口气后,屏气凝神准备运用神识,之所以屏气凝神,那是因为他担心神识投入过量,一下子将玉简毁了怎么办?虽说这玉简看起来不是凡品,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小心一点终归是没错的。

    他小心翼翼探入神识,神识进入玉简之后,终于看清这个禁制了,这个禁制像一团凝云,将玉简的内容保护在其中,凝云上隐约有金色字符流动。

    秦浩轩仔细观察了一番,以前在课堂上,楚长老曾说过一些禁制的基本知识,如果不知道解除禁制的手法,强行解开禁制很有可能遭到禁制的反噬,而且担心是否会损毁玉简,所以他并没有莽撞得一上来就开始强攻。

    观察了一阵后,秦浩轩断定这个禁制应该不算强,以自己的神识强度,绝对可以攻破,只是要小心一点,别弄坏了玉简。

    他小心翼翼的加大神识注入,将神识凝成一条金束,刺向这团禁法。

    果然,禁制光幕波动,但在秦浩轩金色神识的次动下,晃荡了几下便被破开。

    别看他解开禁制似乎很容易,但别忘了境界必须到仙婴道果境的老祖宗才能修炼神识,也就是说像秦浩轩这般用神识直接解开禁制,除了他之外,太初教内只有掌教和几名老祖宗能办到。

    破开禁制,【大符箓术】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蓦然出现,每一个字都如小山般大小,龙飞凤舞气势恢宏,秦浩轩心神一凛,不免多看了几眼,越看越是觉得能写出这四个字的人绝对是一个心胸浩荡,志向高远且修为惊人的修仙者!因为他光看这几个字,便感觉心胸间有股豪气,忍不住要喷薄而出!

    虽然不是道门正法,但光凭这名字就知道,这玉简里的东西比寻常道门正法要强太多了!符可是修仙六艺中十分重要的一项。

    在新弟子初训的三个月,楚长老曾着重介绍过符箓,但那时秦浩轩不是打坐就是睡觉,看徐羽记录的笔记,也只是粗粗看了一遍,真正接触到符,还是入仙道的三个月。

    在【修仙六艺】中,符单独列为一大类,可见其重要,蒲汉忠师兄也专门拿出十多天的时间,向秦浩轩介绍符,并且对一个名为天符门的修仙宗派赞不绝口。

    制符是修仙的一项基础技能,一般修仙者都会制符,但是一般修仙者制出的符箓往往低于本身的境界,制符技术精巧一点的,也最多制作出和自己实力境界等同的符箓,但是天符门的制符功法却相当神奇,他可以做到打破常规无视境界,一个普通仙苗境几叶的修仙者,也有可能炼出仙苗境四十九叶的符箓。

    当然,若想越级做出符箓,需要的材料也是海量,而且也对炼制者的天资天赋有要求,如果炼制者在制符上没有天赋,哪怕给他海量的材料,教他天符门的炼制手法,也是炼不出来的。

    最让天符门骄傲的并不是越级制作符箓,而是他们祖师所创的九宫八卦符,传闻九宫八卦符自成一个小世界,可以无限次的使用,不论攻防都极为可怕,与其说它是符箓,不如说它是法宝更恰当。

    至于九宫八卦符到底有多厉害,蒲汉忠语焉不详,无法表述,因为他也不知道。

    当时蒲汉忠介绍完后,秦浩轩便悠然神往的问道:“这天符门还存在吗?”

    “天符门不但存在,而且是相当高端的存在,传闻在少有的无上大教之中也是顶级的存在,他们的弟子也很少出现在修仙界……唔,最近一次传出天符门的消息,还是三四百年前的事了。”

    秦浩轩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继续看了下去,发现在【大符箓术】的【符】字之下,有一小篇金色的字。

    他凑上去一些,发现是【大符箓术】的介绍,于是欣喜若狂的默读了起来。

    这篇千余字的介绍不到一盏茶时间就看完了,但看完后秦浩轩却陷入震惊,它简单而扼要的介绍了一个在寻常修仙者眼里复杂而玄奥的【符】的世界。

    介绍中简单阐述了符和法宝的联系,秦浩轩看完后,将它简单总结为:一切法宝皆是符箓所制,符箓的原理是一切法宝的原理,符箓本身也是一种法宝,相比法宝,符箓是一次性的,而法宝却是永久性的,而符箓的优势是不像炼制法宝那么复杂和昂贵。

    秦浩轩心头暗暗震惊,再次想起蒲师兄介绍过的天符门九宫八卦符,那就是典型的可以无限制使用的符。

    看完介绍后,秦浩轩更加欣喜,因为这篇【大符箓术】就出自于天符门,而让秦浩轩无比遗憾的是这篇【大符箓术】并不是全篇,而是一个残篇。

    不仅如此,更让秦浩轩郁闷吐血的是,【大符箓术】里的内容根据简易程度分了层,每一层都有一个厉害的禁制,想要看第一层的内容,就要破开第一个禁制。

    禁制,我去!又是该死的禁制!

    秦浩轩神识继续前进,果然又碰到了一个禁制,这个禁制上光影浮动,金色铭文规则而有序,隐约透出一股坚不可摧的气势。

    光凭这禁制的架势,就比之前那个禁制强百倍不止,秦浩轩知道自己想硬来绝对是没希望的,但是不破开这个禁制,自己根本接触不到其中内容。

    强来不行,那就只有用正确的手段破解禁制了。

    至于破解禁制,以秦浩轩目前的学识,更加没有希望,楚长老虽然在课堂上讲过一些解开禁制的方法,但秦浩轩一来没有认真听过,二来那些也是皮毛而已,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禁制,就算丢给师父璇玑子,他也未必能解开。

    秦浩轩犯愁了。

    原本得到这篇【大符箓术】,他便眼前一亮,仿佛看到自救的希望。

    不管是张狂也好,张扬也好,他们虽然处心积虑要自己的命,但自己只要谨慎防备,终究不会有性命之虞。

    但是眼下还有一个仙树境的赤炼子恨自己入骨,叶一鸣师兄说破掉移魂术之后,赤炼子肯定受了重伤,而且还可能损失寿元,而自己又抢了他垂涎欲滴的钟乳灵液,但顾及门派的宗规教义,他能隐忍到现在已经是相当有耐心了,但等到二十天后入红尘,自己一离开太初教的势力范围,他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对付自己,届时带队的长老或者师兄,虽然不会坐视不理,但……前提是能看清是谁出手,能挡的下来才可以!

    赤炼子,那可是仙树境的存在!一个门派若是有人进入仙树境,那可是要大摆筵席,宴请其他门派,一算是庆贺,二也是一种力量的彰显。

    想到此处,秦浩轩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想起在水府出来后与师兄的一次对话。

    他问叶一鸣:“师兄,以我们目前的修为,若是想在仙树境的赤炼子手下保命,可有办法?”

    叶一鸣眼神一片死灰,直接摇头,道:“毫无希望。”

    “师父全盛时期和赤炼子比呢?”

    “不如。”

    “那我们有什么保命的办法吗?”

    “除非交出钟乳灵液。”叶一鸣眼神空洞,思考了一会道:“其实就算交出钟乳灵液,赤炼子为了保住秘密,他还是会杀了我们,更何况我们还害他受伤折寿。”

    秦浩轩长叹一声,道:“那我们将钟乳灵液上缴给门派呢?”

    叶一鸣想也不想就给秦浩轩分析道:“我们还是要死!因为私藏钟乳灵液是死罪。”

    “那就是说,我们毫无活路了么?”

    “差不多。”叶一鸣干涩的嘴唇扁了扁,一双眼睛里露出秦浩轩从来未见过的绝望,他沉吟片刻,对秦浩轩道:“我们得罪赤炼子的事情,千万不要跟师父提起,否则他一定会为我们出头。太初虽然也是讲规矩,但总有规矩照看不到的地方,师傅他老人家定然不是赤炼子的对手,若是让师尊他老人家知道,恐怕会连累整个自然堂的师兄弟们。”

    秦浩轩十分认真的点点头,绝对不能将师父璇玑子牵扯进来,这也是他想说的,不管怎么样,不能让这么一位可敬的尊长为自己去背黑锅,甚至付出生命!

    可是,又该怎么在赤炼子手下活命呢?他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赤炼子正用阴冷的眼神凝视着自己,仿佛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般。

    而叶一鸣师兄空洞绝望的眼神就像一根刺,狠狠的刺在秦浩轩的心里!他求生的**从未如此强过,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因为答应了蒲师兄,还答应要去他的家乡,看看他的后人!

    因为答应了蒲师兄,等自己穿上了宗袍,要去他的坟前走走!

    因为答应了蒲师兄,要照看自然堂!

    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汇成一句浩荡磅礴的呐喊:我要活下去!

    这也是为什么秦浩轩在一切事情妥当后,第一时间跑去绝仙毒谷寻宝的原因。

    若是自己能炼出一枚厉害的符箓,虽说打不过赤炼子,或许也能自保,但是这该死的禁制,却让这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秦浩轩将神识退出来,忍不住在屋子里踱步。

    怎么办,怎么办!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刑。

    刑这家伙解禁制的手法虽然烂,但那个禁制是水府中保护水府令牌的,比这玉简里的禁制要高级不少,刑说不定能解除这玉简里的禁制!

    虽然现在血妖事件已经解决,但是灵田谷人心惶惶,所以夜间都有少数执法弟子在这里巡逻,秦浩轩再忍耐不住,也不敢现在去找刑,以免引火烧身。

    第二天一大早,秦浩轩草草运转了一遍【天河诀】后,估算着现在外面人也渐渐多了,才走出房间去找刑。

    看到秦浩轩一大早就来找自己,刑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似在猜测秦浩轩有什么图谋。

    秦浩轩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床上,用审视一般的眼神,盯着刑道:“你睡得很香嘛!而且还能睡得着?”

    “虽然到老子这个级别的天才,不睡觉也无伤大雅,但是睡觉是种享受呀,而且也给你们追赶我的机会!”刑一脸的恬不知耻,一大早便开始吹嘘道:“我若是全力修炼,你们人类修仙者的紫种,都只能在我屁股后面吃灰。”

    秦浩轩对刑的吹嘘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这个时间点的他还有心情吹嘘,对他也确实有些服气了,毕竟太初高层可是把华丰弄走了。

    “你难道就不担心,前天被九长老抓出的血妖会供出你?他可是知道你原形的。”那天华丰被九长老抓走,秦浩轩心中一直存在隐忧,若是华丰将刑扯进来怎么办?

    刑笑的有些神秘,把声音压低了说道:“昨晚我冒险化身为鼠,偷偷潜入天刑峰,想要打听点消息。结果正巧听到两个长老对话,华丰的神识受到了不明重创,已经成为痴傻,难以交代任何事情。”

    神识遭到重创?秦浩轩陡然明白了过来,这华丰昨夜被自己神识冲击过,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变成了傻子,还让自己担心了这么久。

    刑露出得意的笑容:“别说我,他连他自己现在都不认识了,老子还怕他个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