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有些事情恕难办【第十二更】
    张扬那一双毒蛇般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将秦浩轩吃掉,在心头怨毒的自言自语:“秦浩轩太不识时务,吃再好的行气丹也没用,若是那行气丹落在我手上,我一定可以追上李靖!”

    与李靖客套的聊了几句后,秦浩轩十分淡然的回到自己房间,他准备开始练习制符。

    制符的第一道工序就是雕刻,在玉符上雕刻出不同的铭文,再加上炼制、灌灵,就能制作出一张完整的灵符。

    当然,说得很简单,实质上却没这么简单,光是第一道工序雕刻,就不知道难倒了多少人,包括秦浩轩。

    秦浩轩手里拿着一块二指大小的玄铁,手中拿着一柄制符雕刻专用的符刀,按照万里符符体的雕刻方式开始动作,但他生疏的动作,很快就毁掉了第一块玄铁,他丢掉这块玄铁,再从地上捡了一块继续雕刻。

    这种玄铁是专门用来给新手练习制符的,又硬又没有灵气,秦浩轩买了一大堆这东西来练习雕刻。

    毕竟万里符的符体青光玉可不便宜,如果直接用青光玉练习雕刻,只怕还没雕刻好,秦浩轩就破产了。

    一个个废掉的玄铁被秦浩轩丢在一边,很快又从旁边拿起一个练习,按照【大符箓术】所说,雕刻没有别的窍门,唯有熟能生巧。

    这一练习便是从早晨练到下午,秦浩轩在报废了无数块玄铁之后,终于雕刻出第一块可用的玄铁,他肉疼的拿出一枚下三品灵石,尝试着灌灵,他模拟真正的灌灵阵,摆了一个小的灌灵阵,开始朝玄铁中灌灵。

    灌灵阵开动后,只见那枚玄铁离地三尺,静静漂浮着,而在玄铁之下,有一团淡红色的火焰,正在炙烤玄铁,这是制符中十分重要的一步,驱除符体杂质。

    十指翻飞,灵力波动,在之前的指法练习中,秦浩轩感觉自己的指法已经相当纯熟,但当他真正开始操纵灌灵时,却又生出几分迟滞的感觉,而灌灵阵中的火也十分难控制,不出三息时间,这块雕刻好的玄铁便融成一团,报废了。

    秦浩轩也不灰心丧气,静静低下头思考了许久,很快又从玄铁堆中拿起一块开始雕刻……

    掌教这一次召见徐羽并不是在自己的住所,而是在太初宝殿的一个偏殿中。

    尽管是偏殿,但奢华得比之凡人皇宫也丝毫不逊色,古朴气派又不失奢华。

    徐羽走进去时,掌教已经端坐上位,她恭恭敬敬行礼,道:“弟子徐羽,拜见掌教真人。”

    黄龙真人一脸和煦笑容,伸手虚虚一托,道:“徐羽,坐。”

    徐羽在黄龙真人的虚手一托下,身子直接起来,顺势就坐在距离她不远的一张椅子上,在掌教要开口说话时,忽然门外接引道人询问道:“掌教,百花堂苏堂主求见,不知您见不见?”

    掌教望了望徐羽,又朝门外看了一眼,古井无波道:“传。”

    百花堂堂主苏百花走进来后,深深凝望了徐羽一眼,面露喜色,然后对掌教行礼道:“苏百花拜见掌教师叔。”

    掌教微微一笑,道:“坐。”说罢,不再看苏百花,那双温和中不乏威严的目光落在徐羽身上。

    “徐羽,你知道本座今天召你来有何事吗?”黄龙真人微微一笑,和蔼的问道。

    徐羽并没有因为黄龙真人的笑容而放松,她恭敬的说道:“弟子不知。”

    “你炼制的行气散,本座早有耳闻,尤其在你开始卖行气散之后,本教弟子突破的弟子犹如雨后春笋般,因为你卖的行气散的关系,宗门实力整体提升,有大兴的迹象!本座很是高兴。”黄龙真人说罢,又凝望了苏百花一眼,道:“为此,本座决定对你进行奖励,以资鼓励。”

    黄龙真人手指一钩,他身边的一名道童立刻会意,将一张红纸递到苏百花面前,道:“正好苏堂主也在这里,你将本座草拟的这些奖励过目一遍,看看是否到位了。”

    苏百花恭敬的应下,接过这张奖励清单,只是扫了一眼便面色大变,心中腹诽:掌教真人对教中弟子虽然一直很大方,但今天这个已经不是大方能形容的了,掌教不会把棺材本的一部分都拿出来了吧?这是要干什么?不过了吗?

    当然,苏百花的疑惑归疑惑,她可不敢表示出来,她将这份奖励清单递给徐羽道:“徐羽,这是掌教真人给你的奖励,快快谢恩吧。”

    徐羽毫不犹豫的起身拜下,却被黄龙真人虚手一托,没能拜下去。

    “先别急着谢,看看这些奖励你是否喜欢。”黄龙真人声音和蔼,脸上笑意盈盈。

    看到黄龙真人的笑脸,徐羽心中反而更加坎坷了,她目光落到这张奖励清单上时,也露出和苏百花一般惊讶的神色。

    “一级灵地一百亩,下三品灵石一万两,行气草五百株,换骨丹十瓶……”

    徐羽看完,将这份奖励清单放在桌上,再度拜倒在地:“徐羽谢谢掌教真人厚爱,这份奖励太过贵重,徐羽受之有愧。”

    在太初教,赚灵石虽然不易,但只要勤奋工作,总能赚到灵石,行气草和换骨丹的奖励也不算过分,但那一百亩一级灵地却很吓人了。

    入红尘之后,将会对弟子进行实力考核和评估,再根据各人的成绩分发数量不等的灵地,而不出意外的话,这些灵地就是该弟子在太初教赖以生存的根本,如果没有突出贡献获得门派奖励,或者花费海量灵石购买灵地的话,那么一辈子也就靠这些灵地生存了。

    灵地虽然耕种不易,却是太初教弟子们生存的根本,灵地的多少和每年的收入直接挂钩,而收入和修为又是直接挂钩的。

    只要有灵石购买各种修仙资源,哪怕弱种也能进步迅速。

    黄龙真人再次托起徐羽,道:“以你炼制行气散的功绩,这些奖励完全受之无愧!”

    徐羽再次坐下后,对黄龙真人道:“掌教,您对我给我如此多的奖励,是否对我有什么要求?”

    徐羽的话刚刚说完,苏百花同样狐疑的目光也落在黄龙真人脸上,饶是黄龙真人贵为一教之尊,在这两人的眼神注视下,脸皮还是微微红了起来,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赞叹道:“你果然聪慧过人,今天我叫你来除了奖励你外,还有一件事想告知你。”

    “掌教真人请说。”

    黄龙真人用愈加和蔼的语气说道:“在这半个月内,本座与长老院众位长老对张狂进行反复检查,发现他体内并无所谓妖魔附体,他能取得目前的修为,也全是他自己资质悟性好的缘故。”

    黄龙真人娓娓道来,徐羽却不答话,她知道黄龙真人肯定不是跟自己说张狂没有异常这么简单。

    气氛一度凝滞,黄龙真人率先打破尴尬道:“本座听说过一件事,也不知是真是假,今天正好向你求证。”

    徐羽知道,重头戏来了,她道:“请掌教明示。”

    “本座听说你曾宣称过,若是谁敢将行气散转手卖或让给张狂,你就再也不卖行气散,可有这回事?”

    “是。”徐羽毫不避讳的承认了:“确有其事。”

    黄龙真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徐羽说不许有半包行气散流落到张狂手上,不管是谁买行气散给张狂,她就断绝出售行气散,那些尝过徐羽炼制的行气散好处的弟子,为了能长久用到她炼制的行气散,果然不敢将行气散卖给张狂。

    因为如果卖给张狂,那么徐羽断绝了行气散的供应,几乎会引起门派绝大部分弟子的公愤,这可比得罪一个紫种张狂要可怕多了,就算徐羽不收拾自己,也会被那些因为买不到行气散,导致修炼变慢的同门弟子怀恨在心,甚至被报复。

    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就是这个道理,以至于现在都没有行气散流落到张狂手上。

    不但是其他人不敢买行气散给张狂,就算黄龙真人自己也不敢买行气散送给张狂,这样做的话,一来会令徐羽断绝行气散的供应,导致整个门派的修炼速度再度变慢,二来会得罪紫种徐羽,让她心生怨恨,若是一个紫种对门派生出怨恨,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黄龙真人沉吟片刻后,对徐羽道:“你与张狂有些嫌隙的事,本座也有过耳闻,为此我也多次开导过张狂,张狂也表示日后绝不为难你,若是你们能和睦共处,对本教来说也是大幸。”

    徐羽还是不出声,不表态。

    黄龙真人继续道:“张狂也是紫种之一,若是他能得到你炼制的行气散,想必修炼速度会更快,这对你,对本教都是一件好事,本座想与你商量,是否可以卖些行气散给张狂?”

    当黄龙真人提到要卖行气散给张狂时,徐羽断然摇头,一脸决绝:“行气散绝不卖给张狂!”

    徐羽那张貌似柔弱的脸上,闪烁着如此坚定的光芒,让黄龙真人大是意外,原本他以为自己作为掌教之尊,亲自召见徐羽,又给了如此丰厚的奖励,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徐羽肯定会答应自己卖行气散给张狂,却没想到她仍旧拒绝得如此坚决!

    坐在徐羽身旁的苏百花脸色暗暗焦急,但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徐羽还不是她的弟子,就算是她的弟子,连掌教之尊都无法让徐羽答应的事,自己肯定也做不到了。

    苏百花刚想开口说几句话,以免徐羽将掌教得罪了,对她日后影响不好,她还没张开嘴,却被黄龙真人眼神一扫,刚蹦到嘴里的话又生生咽回去。

    “既然张狂已经答应不与你为敌,你还在担心什么呢?”黄龙真人依旧和颜悦色,眼神没有刚才瞪苏百花时的丝毫凌厉。

    徐羽道:“弟子拒绝卖行气散给张狂,并不是因为他与我为敌,而是他与我的好友秦浩轩为敌,他曾多次要致浩轩哥哥于死地,所以行气散,我坚决不卖给他!”

    徐羽的回答让黄龙真人有些愕然,他以前也听说过张狂为难一个和徐羽交好的弱种弟子,当时他并未在意,一个弱种弟子而已,哪个紫种还没有交好几个弱种弟子?只是没想到徐羽竟然如此维护那个弱种,竟然导致她不卖行气散给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