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脸皮之后比城墙【一更】
    秦浩轩感觉到刑的兴奋和激动,以及异乎寻常的热情,顿时感觉到不对劲了,刑这家伙平时要他干一点活都要讨价还价,没灵石坚决不干活,今天怎么忽然转性了,竟然这么热情洋溢的主动要求为自己答疑解惑,这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啊。

    见秦浩轩紧咬牙关,坚决不肯开口,刑更加急了,他道:“快点说吧,时间紧迫,你说了我为你解释了,你也能更好的修炼,不是么?”

    秦浩轩凝视着刑,眼神充满了怀疑的味道,仿佛要看穿刑内心深处在想什么:“你有问题,平时可不见你这么热情的,你可是那种倒杯水都要收灵石才肯干的货。”

    刑的脸上出现了被人伤害,被人误会的委屈表情,为了达到让秦浩轩最自责的状态,他干脆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少女!哭成了泪人,一副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的少女,她整个人半伏在地上,幽怨的看着秦浩轩啜泣道:“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我在你的心中,就是这么的不堪吗?你……你……你伤到了我的心……”

    “滚蛋……”秦浩轩被刑的反应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干脆专心去体会刚刚那两句口诀,心头更是震惊不断。

    刑这时间哪里会放过秦浩轩,她用“爬”的爬到了秦浩轩的脚边,扬起那张漂亮的脸蛋看向秦浩轩:“怎么?你为什么不看着我?你是愧疚了吗?看我!看着我的眼睛……你看着我!你跟我说,你要向我道歉。我仅仅只是因为你要入红尘了,而一旦入红尘了,便会有仙树境的修仙者想迫害你,你必须尽快尽一切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届时也能更好的在仙树境高手的追杀下逃命不是?若不是我这种义薄云天的魔,还有谁会这么尽心尽力的帮你呢?”

    “你有问题。”听了刑这番长篇大论,秦浩轩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盯着刑,非常肯定的说道:“你一定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我能有什么问题?”刑与带着哀怨:“你我相识水府,这些日子的情义早已经很是深厚,超越了人与魔的界限。我对你的心,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怀疑我对你的心吗?”

    “我说……你能先变回之前那模样吗?”秦浩轩揉着太阳穴说道:“你自己照照镜子,你的妆已经哭花了,真的不好看……挺恐怖的。”

    刑老脸一红,但一咬牙,为了刚才那玄妙异常的功法秘籍,他也不准备要脸了。

    “你想啊,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这么详尽而又无私的为你解释呢?如果你不能尽快提升修为,入红尘之后,你可危险了呢!到时候还怎么回来见你的师兄师父,还怎么见你的小相好徐羽呢?而且你不提升自己的修为,到时候又怎么保护我呢?”刑一脸正义凛然。

    秦浩轩听了半响,忽然抬起头,对他说道:“你不是说下了山就不跟我在一起么?我刚才想了想,你说得很对啊,赤炼子那么厉害,他可是仙树境级别的修仙者,远不是你我能抗衡的,而且万里符也只有一张,到时候我自己都顾不上了,再带着你,岂不是害了你么?下了山后你要走就走吧,我也不拦着你了。”

    秦浩轩这么说,刑彻底急了,他语气急促的说道:“怎么会呢?你忘记我会变形么?我可以变成一个小动物,然后趴在你身上跟你一起逃跑!再说,下了山我怎么可能走呢,你忘了我们是好兄弟了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你说对不对?”

    秦浩轩愈发觉得刑这家伙不对劲,尤其是他知道自己会这种口诀后,都不愿意离开自己了,想来【道心种魔】不但是对自己,对刑来说也是好东西,当下更加不愿意开口说口诀了。

    刑见秦浩轩紧闭着嘴不愿说话了,刑便说道:“你那个护体功法的口诀你也无法理解吧,不然我怎么没见你修炼过呢!不如你将那几句口诀告诉我,我解释给你听,这样你就能真正修炼它了。”

    刑的提议非常好,不可否认秦浩轩十分动心,只是……刑对自己确实肝胆相照,但他对其他人可并非肝胆相照,万一口诀他学会了……背着自己干点什么……那就不好了。

    秦浩轩断然摇头拒绝,一脸决然。

    刑见再纠缠下去秦浩轩也不会说,还会招惹他反感,于是也闭上了嘴巴,对秦浩轩道:“以后你在修炼上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就是,我绝对分文不取,无私的为你答疑解惑。”

    秦浩轩微微笑了笑,道:“这样吧,你教教我关于禁制方面的东西吧?我神识变强后,学习禁制应该更加得心应手了。”

    “禁制什么时候都能学,我还是继续为你解答修炼上的疑惑吧!”刑还是不甘心的做着诱惑,那可是道心种魔啊!我必须想办法骗过来!

    秦浩轩摇摇头:“禁制多有趣啊,你还是教我禁制吧,我学得更开心。”

    刑满脸的不愿意,做了一个数灵石的手势,意思很明显。

    秦浩轩夸张的看着刑:“你刚刚说的话,被自己给吃了吗?不是说不收费吗?”

    刑再次给了秦浩轩一个白眼:“你跟我都不是傻瓜,老子骗你的口诀没骗到,总不能白给你讲你想知道的知识吧?”

    “可我终究会问你不是?”秦浩轩盯着刑说道:“到时问你的时候,那些口诀当费用,恐怕是你大赚吧?”

    “我真他妈服了你了!”刑挑起大拇指对秦浩轩说道:“现在老子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人了。能把不给钱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你真行啊!来来来,想问什么问吧!老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禁制是你们修仙者【修仙六艺】里【阵】的一门重要课程,你想要设置一个禁制有两个办法,第一是用神识,第二是用灵力,不过以你目前的神识或者灵力,都不足以驾驭禁制……”刑娓娓道来,很快进入角色,十分认真又详细的讲解起来。

    不得不说,刑这家伙平时吊儿郎当的,但讲起课来十分认真,深入浅出,该细说的地方讲得十分详细,禁制这门深奥异常,庞大莫名的学问,在他的嘴里说出来,秦浩轩倒很少有不懂的地方。

    足足花了一下午时间,刑将禁制的一些基础知识都告诉了秦浩轩,秦浩轩听得十分认真,也不由得暗暗叹息,他原以为自己神识进步了,若能够做几个禁制出来,这样或许能增加逃生的机会。

    但在刑的解说下,他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禁制是一门庞大而精深的学问,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构建出最简单的禁制,更别提那些能挡仙树境强者的禁制,不止是能力方面的不够,而且设置禁制的各种手法和知识,比炼制一道符箓还要难许多。

    待刑说完,秦浩轩诧异的目光再落在他的身上,心中再次惊奇: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懂的东西比我师父还要多,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刑在秦浩轩犹如刀子般锐利的目光中呆不下去了,他又劝了几句:“设置禁制比解开禁制还要困难许多,以你目前能力是肯定做不到的,如果你想快速提升实力,在入红尘时能够有自保之力,最好还是在修炼上打主意,如果你在修炼上有什么疑难之处,尽管来问我,作为你两肋插刀的兄弟,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天色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老在我房间呆着,会惹人怀疑的。”秦浩轩不咸不淡的下起逐客令,刑只好无奈的离开。

    在刑走后,秦浩轩抬头看了一眼已然彻底黑下去的天空,心中暗暗忖道:“入红尘的那段时间,肯定没有机会去绝仙毒谷寻宝,剩下来这几天可不能浪费了!”

    想到这里,秦浩轩毫不犹豫的将神识附入小蛇身上,发现小蛇体内已经有一股不弱的灵力,而且【霸道真龙诀】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停过,小蛇这种孜孜不倦的修炼态度即便秦浩轩也自叹弗如,照这样下去,只怕不用多久就会赶超上自己了。

    秦浩轩进入小蛇体内后,再次尝试接近小蛇的神识,但是小蛇在秦浩轩的神识刚刚接近时,便惊惶的逃逸开来,秦浩轩也没有过多尝试,控制着小蛇的身体开始朝绝仙毒谷行进。

    这个晚上,他在绝仙毒谷里除了一枚废丹外,依旧是一无所获,在临走之前特意去看了一眼那株鸡冠草,那株鸡冠草第三片叶子依旧有一丝青色,和之前看起来没什么差别,看来距离成熟还有很久。

    接下来八天过得很快,秦浩轩白天修炼,晚上锤炼神识,附身小蛇去绝仙毒谷寻宝。

    在这八天中,常傲天和许晴经常来找秦浩轩,他们三人倒是很快成为了朋友,谈天说地,但是大多数的话题都围绕着小金。

    这几天,秦浩轩偶尔能在灵田谷看到赤炼子,赤炼子经常在暗处打量着自己,阴冷的眼神让他不寒而栗,想来一出了太初教的势力范围,赤炼子就不会对自己客气。

    八天时间一晃而过,秦浩轩还是仙苗境四叶的实力没有再长叶,而绝仙毒谷里那株鸡冠草也没有成熟,入红尘的日子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