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通天观来葫芦仙【第一更】
    在秦浩轩朝玉瓶注入灵力后,它觉得很不舒服,开始挣扎起来,闹得这个玉瓶震动不休,饶是这个诞生它的玉瓶,也隐约有镇压不住的迹象。

    秦浩轩深呼吸一口气后,撕掉玉瓶上贴着的那张符纸,没有符纸镇压,玉瓶里的鬼兵想要冲出玉瓶,这时秦浩轩加大灵力的注入,他含有【鬼神降临】阴气的灵力似乎对这鬼兵有天生的压制作用,这鬼兵连续数次都没有冲出来。

    秦浩轩用自己的右手手臂堵住玉瓶的瓶口,然后停止灵力的注入。

    没有秦浩轩灵力注入,这玉瓶中的鬼兵如释重负,猛然从玉瓶中窜出来,却钻进了秦浩轩的手臂中。

    刑一脸紧张的望着秦浩轩,在这鬼兵窜入秦浩轩体内后,整个营帐中的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仿若寒冬腊月般,一道道阴风刮过,黑色的阴气也弥漫在营帐中。

    此情此景无比阴森恐怖,若换做凡人,看一眼就会被吓死。

    秦浩轩整个身躯都笼罩在一层浓浓的黑色雾气中。

    鬼兵窜入秦浩轩体内后,大喜,鬼天生是阴物,若是不能附体夺舍,不消多时就会消失,即便强如鬼兵也不例外,只是活得久一些罢了。

    本能驱使着它想要夺取的控制权!

    秦浩轩快速的用夹杂着【鬼神降临】阴气的灵力,结成一个封印符箓去镇压。

    鬼兵受到金色符箓镇压,猛然挺起胸膛发出一声怒吼的咆哮,强横的力量瞬间将封印符箓震得粉碎!

    相当于二十五叶的鬼兵之力!便是仙魔种的秦浩轩,也依然无法将其镇压!强势的力量令秦浩轩心头一喜,怕的便是你不够强!如今这般强势,那更是好帮手了!

    有着神识作为底牌,秦浩轩有恃无恐,再次凝结封印镇压失败后,开始调动神识,在秦浩轩神识海内犹如恒沙一般宽广的神识,迅速凝结。

    鬼兵震破封印直扑秦浩轩识海!本能让它知道,只要夺去了那里的控制权,自己便能活着!活着!

    世间万物都对渴望活着!

    秦浩轩一道金色神识大棒直接落下,轻轻的落在了鬼兵头顶之上,他不敢太用力……万一打坏了可就亏大了!

    即便如此!这一棒下去,鬼兵依然差点被打的魂飞魄散,它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周身沸腾着白色的气体,仿佛水要被煮的什么都剩不下一般。

    只是这一棒,就险些将这鬼兵打得魂飞魄散,它惨叫一声,本能之中产生了恐惧,但那渴望生存活着的本能令他再次震动出强势的鬼气直扑秦浩轩识海。

    “大胆!”

    秦浩轩识海之中发出一声咆哮,那声音宛如创世之仙:“给我定!”

    一个神识组成的定字落下,化为大山将鬼兵重重压下!

    神识巨山落下,鬼兵再无反抗之力,被压在山下动弹不得,它连连震动鬼力却也动弹不得半分。

    这鬼兵强则强矣,但和秦浩轩比起神识来,犹如成人和婴孩的差距。

    连续被打了两下险些魂飞魄散,如今被压得动弹不得,它的本能知道了什么叫做臣服,在神识巨山消失之后,乖乖的按照秦浩轩的命令藏在他的手臂上,秦浩轩毫不客气的用【鬼神降临】封印鬼兵的手段,用灵力将它封印起来。

    于是在秦浩轩的右手手臂上,出现一头披头散发狰狞的厉鬼纹身,杀气腾腾,栩栩如生。

    鬼兵被封印后,营帐中的阴气也一扫而空,温度也恢复如常。

    在敌军阵营,郝修的营帐中。

    闭关三天的郝修不吃不睡,花了三天的时间,把自己从战场收集来的冤魂全部丢进去喂养符魂,通过不断的吞噬,符魂终于大成,而他郝修也终于将这特殊的符兽炼成了。

    想起这三天炼制的艰辛,郝修还是不由得心悸。

    原本蜚蠊的符魂是他收集的万兽之魂互相厮杀吞噬融合诞生的,实力十分强劲,但威力还欠缺些许,无法炼成真正的上古异兽蜚蠊,于是郝修咬咬牙,将战场上收集的数万将士冤魂全部丢进去喂养符魂。

    这从万兽之魂中诞生出来的符魂不负所望,这数万将士冤魂在它眼前就是可口的肥肉,它扑入这群冤魂中就如狼入羊群,一通吞噬后,这头被关在镇魂玉瓶中的符魂实力再度暴涨。

    此时足有两丈长的它如雄狮一般壮实,身躯流水线比猎豹更加流畅,四肢短却矫健,眼神比最毒的毒蛇还要凌厉几分,满口虎牙无坚不摧,浑身透出凛然杀气,在吞噬了数万冤魂后,它附近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一般,浑身透出凶煞暴戾的血腥味,它身上透出一股血色气息,有若实质。

    看到这符魂气势如此强盛,郝修大喜,它终于达到制作蜚蠊符兽的标准,这符魂的凶恶程度,远超他的想象啊!

    不过要将这实力远超于自己的符魂打入符体中,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郝修摆好阵势,架好祭坛,用黑狗血洒了七七四十九面符旗,将这些符旗插在地上,布成太极两仪阵,布好阵后,他又在阵中放了十块下二品灵石,这十块灵石可是郝修修仙数十载来积攒下来的全部家当。

    这蜚蠊若是炼不成,不成功就成仁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郝修催动太极两仪阵,这太极两仪阵并不算高深阵法,但它却是最正气的一个阵法,太极两仪阵刚刚催动,阵眼中摆放的十颗下二品灵石同时碎裂,里面庞大的灵力顿时涌出来,在太极两仪阵的作用下,化作一股纯正的正气!

    郝修一狠心,将封印着符魂的玉瓶拿出来,打来镇魂符,一股阴气顿时从镇魂瓶中冒出,须臾,早不愿呆在这个小瓶子的符魂钻了出来。

    它跳出来后,便陷入了这太极两仪阵中。

    太极两仪阵中的凛然正气,正是这符魂的克星,郝修朝手中捏着的两面金色小符旗中注入灵力后,这两面金色小符旗迎风见长,并喷出道道有若实质的凛然正气,这些正气就如一道道有形的绳索,将这个凶恶咆哮的符魂捆了。

    郝修将折叠好的蜚蠊符体拿出,又将这符魂丢了进去,然后就在这正气强盛的太极两仪阵中炼制起来。

    又足足花了三个时辰,他按照炼制蜚蠊的方式手段,终于成功将符魂和符体融为一体,正式炼成了上古异兽蜚蠊!

    炼成后,郝修上下打量一番,这是一头外形奇特的符兽,名叫蜚蠊,蜚蠊是上古异兽,鸟兽鹿身,一条长长的狼尾巴,它高约七尺,身长足有一丈,浑身冒出凶煞戾气,阴寒刺骨,光它身上传出这凶煞戾气便令人胆寒。

    郝修心满意足的打量一番,还没来得及催动试用时,营帐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我说郝师弟,据说你三天前被太初教一个黄口小儿打败了?”

    郝修一惊,忙将符兽蜚蠊收起,走出去一看,发现来者是通天观的一名散修,名叫葫芦真人。

    这葫芦真人便是三天前常将军派去通天观求援,通天观派来的援兵。

    看到葫芦真人,郝修一惊,阴沉着脸问一旁的常将军道:“这是怎么回事?”

    被郝修瞪着的常将军不得不壮着胆子,一脸赔笑的回答道:“回郝上仙,三天前您小小失利,然后又闭关了,末将担心您闭关时间比较长,若是敌军上仙前来偷袭会影响到您,于是我就派人去通天观请援,观主便派了葫芦真人前来。”

    听到常将军的回答,郝修气得火冒三丈,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打碎了常将军的一口牙。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材,本座不是告诉你不必求援吗?”想到那名太初教弟子身上的宝贝要被葫芦真人分一杯羹,而葫芦真人比自己还多出一片仙叶,秦浩轩身上的好处很有可能被他占去大头,想到这里郝修气就不打一处来,若不是碍于葫芦真人在场,他当场便将常将军生吞活剥了。

    挨了一巴掌的常将军仍旧强笑道:“郝上仙息怒,郝上仙息怒,末将一片好心办了错事,还请郝上仙千万莫见怪,末将也是想打个胜仗,这样末将好跟我家王爷交代,您也好向通天观主交差呀。”

    这时葫芦真人也略带讽刺的笑道:“我说郝师弟,你既然打不赢那太初弟子,就交给我吧,你在一旁看热闹就行了!”

    郝修一皱眉,斥道:“我辛辛苦苦这么久,凭什么你来占这便宜?”

    “谁厉害就谁来!”葫芦真人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你若比我厉害,那你就去将敌军修仙者拿下,但你比我强么?”

    看到葫芦真人一脸的傲气,郝修冷笑道:“不要以为你比我高一叶境我就怕你!”

    葫芦真人笑道:“我比你高一叶境的修为,自然便比你强上数分。在咱们通天观里可没有什么先来后到的规矩,有的只是弱肉强食!我倒是很好奇,你实力不如我,凭什么口气这么硬!”

    “我口气硬?要不试试我拳头是不是更硬?”对于忽然出现抢功劳抢好处的葫芦真人,郝修可没什么好脸色,尽管葫芦真人比自己高一叶境,但是自己有新练成的符兽蜚蠊呀!以上古异兽作为原型的蜚蠊威力肯定不俗,别说高一叶境,就算再多几片仙叶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