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若真有那么一天【五千字大章四更】
    在这么小的煤洞里,在徐长生那得来的赤血猿符兽根本施展不开来,在蜈蚣符兽钻过来时,秦浩轩使用【开天斩】凝气一道青色刀气,一刀斩向蜈蚣符兽腰间。

    “铿!”

    青色刀气碎裂,而蜈蚣符兽只是微微一震,半点伤害都没受,依旧朝秦浩轩的心脏处钻来。

    若是被这头浑身坚愈金铁的蜈蚣符兽钻到胸口,就算自己身体强悍也会被开出一个大洞不可,秦浩轩可不敢拿自己小命开玩笑,毫不顾忌形象的在地上一个懒驴打滚,险险躲过蜈蚣符兽这一击。

    “砰!”蜈蚣符兽撞在煤洞的山壁上,撞出一个数米深的小洞。

    煤洞再度颤动,华阳身边那块煤矿石头又滚近一点。

    看到秦浩轩这幅狼狈样,华阳冷笑着咬牙切齿:“小畜生,你竟然敢偷袭本道爷,本道爷就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说着,他手诀一变,刚才将煤洞山壁撞出一个大洞的蜈蚣符兽灵巧的钻出来,又朝秦浩轩钻去。

    秦浩轩目光一冷,再度凝起【开天斩】,青色刀气撕裂空气,仿佛要和华阳同归于尽!

    这一刻!秦浩轩也顾不上再藏着实力,双臂震动,灵力灌注双臂之上,那犹如纹身一般的‘鬼’,开始活了!

    两头大鬼从手臂之中浮现而起,犹如左右护法一般的恶神,骤然降临!

    鬼神……降临!

    厉鬼降临后,原本就潮湿阴暗的矿洞里顿时变得阴气缭绕,温度瞬间低了下来。

    看到突然出现的厉鬼,华阳的头皮一阵发麻,寒冷之气顺着后背脊梁骨直冲后脑,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小子,居然手段如此凶猛!

    左臂厉鬼化为一个巨大的拳头笼罩在秦浩轩的手臂之上,化形!鬼神化形!

    华阳心中再次一惊,这小子的鬼神降临居然练到了第二层?

    厉鬼化拳重重的狠砸在蜈蚣符兽的身上,发出一声打铁似的清脆响声,这头蜈蚣符兽飞出去很远,但也只是被打飞而已,蜈蚣符兽被打飞后又一弹,重新冲向秦浩轩。

    秦浩轩心头狂跳,鬼神降临修炼成功之后,便一直所向无敌!如今自己福至心灵,鬼神降临在战斗之中突然达到了第二层的地步,居然还无法拿下这蜈蚣?

    华阳却得意大笑起来:“小畜生,别以为你有邪门恶鬼就能伤到道爷的铁背蜈蚣,道爷的铁背蜈蚣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秦浩轩面无表情不跟对方拌嘴,这些日子他早已经习惯了各种战斗,面对蜈蚣再次飞来,整个人进入到了一种空明的状态,只是抬起手臂又是一拳!

    一拳!

    蜈蚣符兽再次倒飞出去,它的身体在墙壁上一卷,如同弹簧一般再次发动冲击,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上数分!

    华阳神情一凝,脸色狰狞无比,吼道:“小畜生,去死吧!”

    秦浩轩双臂震动,两条大鬼化为臂铠战盾护在了身前,迎接蜈蚣符兽的冲击,强劲的碰撞之力将他撞的倒飞砸入墙中,不少煤块稀里哗啦的掉在地面,两条大鬼化回原型直扑华阳。

    华阳的蜈蚣符兽也被撞的摇摇晃晃,一时间只能蜷缩成为一个圆圈挡在他的身前,来阻挡鬼神降临的冲击!

    就在这一刻!华阳脚下那块煤矿石忽然一变,变成煤矿石的刑出现在华阳身后,此时的刑完全没有藏拙,化作魔形的他俊美无比,那一双白皙的手掌钻过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秦浩轩的华阳的胸口。

    “嗤噗……”

    华阳的心脏被刑直接捏碎,华阳惨叫一声,操纵符兽的手势也散去了。

    刚刚化为一团球体的蜈蚣符兽在失去主人操纵后,又变回一条小小的符纸蜈蚣,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失去了心脏的华阳瞪大着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秦浩轩,以及将他心脏捏碎的刑,眼神绝望,一脸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藏在自己身后!而且还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候袭杀自己!

    “小畜生……没想到我竟然栽在你们手里……”华阳一脸不甘,想到自己谨小慎微一辈子,辛辛苦苦积累的灵石就要落到这两个暗算自己的两人手里,他不禁恼怒。

    华阳颤抖着手,驱动体内残余的灵力,顿时华阳身上升起一道符箓,闪过一道白光后碎裂。

    临死前,华阳一手搂着自己辛苦积攒一辈子的身家,为了方便携带,他特意将自己所有的下三品灵石全部换成下二品灵石,一脸的不舍,随即又用怨毒的眼神狠狠瞪着秦浩轩二人,道:“小畜生,你们等着……我死的消息已经传给我师父了,而且刚才那道符已经记下你们的模样……我师父很快就会为我报仇……”

    话音一落,华阳便断气了,瞳孔扩散,死不瞑目。

    这一次使用【鬼神降临】,比对战华阳还要辛苦,秦浩轩赫然发现体内灵力消耗了足足三分之一。

    秦浩轩和刑对望一眼,说道:“真晦气,杀了一个葫芦真人,来了四个人给他报仇,我这又杀了一个,结果他又找他师父给他报仇,希望他师父不是仙树境的强者,否则我就麻烦了!”

    仙树境和仙苗境巨大的实力鸿沟,即便秦浩轩有再多奇遇再多手段,也不是仙苗境五叶的他能抗衡的,碰到仙树境强者能逃掉都是侥幸了。

    “不如我们离开军营吧?”刑说提议道:“赤炼子那老狗的法术,在你身上应该有已经失效了吧?按照时间计算也早已经过了时间了啊。”

    秦浩轩的脸色难看只是摇头,不只是为什么早该失效的法术,如今还有一丁点残余在身上,若是这时间外出……依然有可能被抓住,如今只能继续熬时间,熬到彻底没有痕迹才能走。

    “妈的!怎么还没消失没?这老狗的灵法定然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刑无奈的叹气:“如今只能希望散修的师傅,修为不要强的过分便好。”

    秦浩轩将华阳临死前依旧紧紧抱着的口袋夺了过来,看到华阳胸口那个血淋淋的大洞,疑惑的问道:“不对啊,你不是都把他心脏给捏碎了么?他怎么没有马上死?还能说话,还能传讯?”

    刑翻了个白眼说道:“修仙界便是如此神奇,本来心脏被毁的人该立刻便死。不知道这老小子有什么秘术,居然在心脏破碎还能火上那点时间。日后再遇到类似情况,老子直接敲碎对方脑袋便是了。”

    秦浩轩面对这种事情也只能叹气,修仙界毕竟不同于凡人的圈子,只能是吃一堑长一智,日后遇到类似情况,打碎对方脑壳。

    秦浩轩这才打开战利品,入目是一堆亮晶晶的下二品灵石,细数一下只有五十颗!

    看着这五十颗亮晶晶的下二品灵石,刑砸吧砸吧嘴唇,道:“接受遗产什么的最爽了!五十颗下二品灵石啊!”

    “不靠谱啊不靠谱,那个徐长生说他身上至少有八千颗下三品灵石的,可是这才五千颗!竟然相差三千颗这么多!”秦浩轩一脸痛心疾首。

    刑白了他一眼,冷哼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你才花了五百颗下三品灵石,只是演了一场戏就赚到五千颗,还不满足呢!你真赚大了!快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秦浩轩又在袋子里翻了起来,这些散修出门都会将自己值钱的东西带在身上,这个华阳是有名的守财奴,身上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

    然而,秦浩轩只在这袋子里看到一些遁地符,低级灵符等琐碎的物品,这些东西算不上多么值钱。

    翻着翻着,秦浩轩从里面找出一颗拳头大小的晶体,这晶体通体红色,没有灵力波动,不像灵石。

    秦浩轩翻来覆去看了看,心中思索道:“华阳这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出门,不可能带些不值钱的东西在身上吧,这个东西可能有点价值,只是我认不出来罢了。”

    想到这里,秦浩轩将询问的目光投射到刑的脸上,刑那张俊美的脸在看到这块红色拳头大的晶体后都变形了,呼吸变粗,面红耳赤,眼神露出极度的贪婪之色,那模样几乎就要动手抢夺了。

    看到刑的表现,如果秦浩轩还不知道这是好东西,那就算白活了。他将这块红色晶体往身后一藏,不让刑看到,一脸坏笑的询问道:“哟,看你这样子,知道它是什么啊。咱们聊聊?”

    刑深呼吸几口气,脸上激动的神色稍稍淡去一些,然后摇摇头,做出一脸迷茫的样子,道:“我不知道啊,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可能没什么价值吧!你给我拿着看看,或许我能认出来!”

    如果看不出刑在撒谎,那秦浩轩就是白痴了,他道:“既然你也不认识,那我就收起来吧,以后谁认识了再说。”

    刑好不容易平静一点的脸色顿时又激动起来,忙道:“别收起来啊,我知道啊!”

    秦浩轩用深邃的眼神瞪着刑,道:“说吧!”

    “好吧,我告诉你吧,你手里的红色晶体是一头化龙失败的蛟龙的血液,而且这头蛟龙应该是无限接近龙的存在,只差最后一步化龙就能变成真正的神龙,可惜它失败了!而且龙血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因为龙一旦死后,大部分的龙血都会蒸发,只会留下龙丹。”刑无奈的望了秦浩轩一眼:“这龙血你拿着没有一点用处,但是你给我吃了之后,我就能实力大涨,就算面对仙树境的赤炼子都不用怕了。”

    说着,刑眼巴巴的望着秦浩轩,眼神狂热:“这个龙血你就给我吃了吧,吃了之后,不管赤炼子还是华阳师父来寻仇,有我保护你,你都不用怕了!”

    “还有这等宝贝?”秦浩轩打量着手中的蛟龙血说道:“我记得在太初学习时,曾经有一堂课讲过。蛟龙血液之中有延年益寿的能力,修仙者大量补杀蛟龙,如今蛟龙已经难得一见。我师父璇玑子如今寿元不多,虽有灵液帮忙,但若有这蛟龙血辅助,想来不只是寿命可以延长,便是修为也能再次有突破吧?”

    “呵呵……”刑双臂环保胸前说道:“那也有个前提,你小子能活着回到太初。不然……你手里这些家伙事,在遇到了赤炼子之后,你就是一个送宝大队长。”

    秦浩轩不得不认同刑的说法,刑得意的挑着眉毛说道:“怎样?还是把龙血给老子吃了,到时候便是遇到赤炼子那条老狗,也不需要怕他了!”

    秦浩轩将拿着龙血的手伸向刑的那一刻,突然收了回去说道:“我记得,蛟龙血这东西,内涵狂暴的成分。懦弱的人吞服些血蛟龙血,都会化身狂热的好斗者。好斗者若是过多服用这蛟龙血,便会六亲不认……我记得魔若是得到蛟龙血战力会暴涨的同时,好像人畜全杀?”

    “但我会记得你!”刑很认真的看着秦浩轩。

    一句简单的回答却透着很多的信心,刑也承认了,若是服用蛟龙血,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变成了杀红眼的狂魔,只要是会动的物体,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攻击,将其灭杀!哪怕对方的战力比自己强,他也会毫无畏惧的冲上去跟对方战斗。

    只是……他心中会有秦浩轩,哪怕他会在一段时间内,变成一头只是知道杀戮的嗜血狂魔,也绝不会去伤害秦浩轩,攻击秦浩轩。

    可……除了秦浩轩之外的其他人呢?

    师傅曾经说过,修道之人倒是真不需要在意什么杀戒,若是有阻碍自己修行之路,那么……便一剑斩去就是。

    杀一人,十人,百人……秦浩轩自问狠下心来也能做到,若是千人害自己那便杀千人是了,可这军营之中也好,还是翔龙国的凡人也好,并未招惹过自己,真的因为自己死去万人,十万人……

    秦浩轩做不到。

    刑的眼神这一刻却异常的凌厉的看着秦浩轩,那眼神中的话语,秦浩轩已经‘听’的清清楚楚。

    ‘我刑,何需管他人死活!只要你秦浩轩活着,千人,万人的性命债,落在老子的身上便是了!把蛟龙血拿来!’

    秦浩轩面对刑的眼神连连摇头,刑杀千人,万人……那么接下来呢?定会引来太初!对上整个太初,甚至整个修仙界,刑的结局便只能有一个!死!

    ‘放心!杀了赤炼子,老子转身离开便是!无人能捉到老子的!’

    ‘你能去哪里?翔龙国之外吗?你出的了翔龙国,你逃的出修仙界吗?’

    两人对视半响,沉默无声,却又彼此知道的想法,最后刑还是先收回了凌厉的眼神,连连摇头:“总有一天,你会因为自己这心软付出代价。我辈修士,当将阻碍自己的一切一剑斩却的。”

    “我并非只有妇人之仁。”秦浩轩将蛟龙血收好说道:“该杀之时,我从不手软!这蛟龙血,我们回去一点点磨下粉末,配合其他药来给你服用,不但可以保持你的神智,也可以加速你恢复修为的速度。”

    “可,那还是慢了些。”刑叹了口气。

    秦浩轩知道这个‘慢’字,并非是刑着急恢复自身战力,仅仅只是担心赤炼子追来。

    活着?谁不想活着?秦浩轩拍了拍刑的后背,只是自己不能自私到为了让自己活着,便让刑成为天下公敌!

    “我总有一天会成为修仙界的天下公敌的。”刑在沉默了半响之后突然开口,他盯着秦浩轩的眼睛说道:“我是魔,你知道的!随着我的力量恢复越来越多,总有一天无法像这般掩盖自己。到时,别说你太初!便是无上大教知道,也会派人来围剿我,那一刻……我定然是天下皆敌!”

    秦浩轩想要开口,却被刑抬手阻止了,它继续说道:“若真有那一刻到来,你要记得,你不认得老子!若真有那么一天到来,我手上若是沾了太初的血,别怪老子。若真有那一天到来,不要让我在战场上看到你。若是真有那一天……”

    秦浩轩一脚踹在刑的小腹把它踹的到飞出去,刑坐在地上没有把话再说下去,两人再次陷入四目相对。

    秦浩轩的双拳在不知不觉间紧紧攥到了一起,修仙……问道……进入太初这些日子,自己常常会问自己,为何修仙,为何修道。

    人,总想长生!可长生除了不想死,又是为了什么不想死?

    秦浩轩曾经因为困惑去问过师傅璇玑子,也问过已经永远沉睡在了太初英灵山的蒲汉忠师兄,可从没有人能给他准确的答案,璇玑子只是说,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答案。

    秦浩轩知道,如今的自己找到了答案,虽然这个答案,有点……他妈的!但确实找到了!

    秦浩轩不想刑死,也不想刑被修仙界围攻!

    可,如何才能做到?

    这个答案,很俗气,俗气的让秦浩轩想笑,可偏偏只有这个俗气的答案,才能做到。

    盖世无双的修为!举霞飞升的能力!令整个修仙界都要仰望的力量!

    “想什么呢?”刑起身拍着屁股上的尘土说道:“不会是在想成为修仙界第一人吧?不如先回去,咱们弄点蛟龙血的粉末?龙魔金身若是有这个配合,修炼速度会吓得你尿裤子。”

    两人勾肩搭背的走在夕阳的余晖下,今天又活过了一天,接下来的目标……便是再活过下一个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