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万剑归一兽神吟【一更】
    这一刻,赤炼子被逼到绝境,已经决定和云鹤山人拼命了!太初子弟!可以战死!决不能给太初丢人!

    赤炼子咬破自己食指中指,并成剑指之后,猛地一下戳在自己丹田气海上,一道蕴含着浓烈血腥的灵力涌入他丹田中的仙树上。

    “呼啦!”

    赤炼子身后升腾起巨大的仙树,平日里散发着仙气灵韵的仙树,在这一刻……燃烧了起来!

    仅仅只是一个刹那!赤炼子战力骤然暴涨,他双手合并,导致天空出现了一双巨大的灵手,这手铺天盖地的落向云鹤山人!

    “云鹤!给本座去死!”

    即便逃出很远的秦浩轩依然能听到赤炼子的这声怒喝,他回头一看,发现赤炼子的身躯变得高达百米,就像一座小山丘般,扬起双掌,竟然将云鹤山人的这道剑光打碎了。

    看到这一幕,变作铠甲的刑说道:“别再跑了,这两个仙树境的家伙狗咬狗,我们躲在这里看看,最好他们打个两败俱伤,说不定我们还能捡便宜!”

    秦浩轩一来觉得刑的话有理,二来……赤炼子是太初人!自己与他之间虽然有生死矛盾,但这老头子既然在这般情况下给自己出头,那自己又怎么可以真的离开!

    时机!秦浩轩在等待时机!那个神识一击出现,可以让云鹤山人这老东西,露出必死破绽的机会!

    秦浩轩很清楚,机会恐怕只有一次!云鹤山人那可是在古云子手下都能逃走的存在,若是一击不能让他出现极大的破绽,不说被他反杀,便是被他逃走了,都是一个大祸患!

    于是他一手凡人符掩盖气息,一手握着万里符随时准备逃跑,自己则躲在一块岩石背后,偷窥远处仙树境强者的战斗。

    赤炼子施展禁术【逆元术】徒手接了这一道剑气,看得云鹤山人眼皮跳动:“太初的禁术?逆元?竟然能赤手空拳接我一剑,不愧是出身太初教的长老,有点气魄!但……不够!看本山人的耸天!”

    云鹤山人身形一抖,也瞬间变成百米高的巨人,与赤炼子又拼斗起来。

    赤炼子知道正面对决自己不是云鹤山人的对手,他手里那柄飞剑的攻击力实在太强,于是一咬牙一狠心,挥手便扔出一道道符箓,这些符箓时而化作一座小山压向云鹤山人,时而化作无数利刃斩向云鹤山人,时而又有无数道冰箭从符箓中出现,疯狂射向云鹤山人。

    云鹤山人的实力虽然强,还拥有飞剑这种稀罕法宝,但赤炼子完全不计成本,用符箓疯狂轰炸下,他也只有招架之功而没有还手之力。

    他们两人都是仙树境初期的实力,除去飞剑外,云鹤山人本身实力比赤炼子稍强一点,但也赤炼子丢出来的东西,哪一件也都是保命的好家伙,若是被赤炼子的符箓击中,肯定会受伤,他只好挥舞着飞剑扫出一道道剑气,见招拆招,心中拿下赤炼子的念头也更加强烈。

    赤炼子的财大气粗,让云鹤山人艳羡万分,以他的身家根本不可能像赤炼子这般挥霍。

    用符箓疯狂轰炸一番的赤炼子其实也在暗暗叫苦,他的符箓可都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丢出去一张就少一张,用得他心在滴血,同时心底在疯狂怒骂:“秦浩轩你个小兔崽子,害老子花大血本对战云鹤山人,等老子回头再杀你,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终于,赤炼子的符箓丢完了,他立刻捏动手势,嘴里念动法诀,灵力迅速凝成一团犹如太阳般的巨大火球直扑云鹤!

    与此同时,赤炼子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符兽,往空中一抛,这符兽迅速变成一条巨大的黑色蟒蛇,朝云鹤山人缠去。

    这头巨大蟒蛇符兽的尾巴一扫,一座百米高的小土丘被直接夷为平地。

    刑眼巴巴看着赤炼子的符兽,咂巴咂巴嘴,声音嘶哑道:“跟他这头符兽比起来,我的三头符兽都是蝼蚁啊!”

    即便是秦浩轩,也能感觉到这黑色巨蟒符兽身上散发出的阴冷威压,仿佛喘不过气来,让他不自禁的想要落荒而逃,逃离这黑色巨蟒符兽的威压范围。

    云鹤山人面色凝重,刚才应付赤炼子符箓,他也消耗了不少灵力,累得灰头土脸,没想到赤炼子还有这么一条厉害的符兽。

    “不愧是太初教的长老,杀手锏真不少!不过你的符兽值得我出这一剑!”云鹤山人感受到赤炼子符兽的威胁,怒极而笑,喝道:“【万剑归一】!”

    云鹤山人身前静静悬浮的那柄巨大的飞剑倏尔化作无数柄小一号的飞剑,无数飞剑出现之时,凌厉的剑气将天空飘过的云霞都割裂了,湛蓝的天空在这一瞬间变得肃杀萧瑟。

    凌厉剑气漫天遍地,尽皆对准了赤炼子的黑色巨蟒符兽。

    而后,这无数柄飞剑都以雷霆万钧之势朝赤炼子那黑色蟒蛇射去,那头黑色蟒蛇身躯狂扫,将层出不穷的飞剑击落不少。

    见飞剑分身奈何不了黑色蟒蛇,云鹤山人眼神一凝,双手合十,顿时那无数道被击飞的飞剑分身在空中迅速凝合为一体,化作一头巨大的蛟龙虚影,这柄化作无数分身,又凝合后化作蛟龙虚影的飞剑威力徒然提升十倍!

    蛟龙发出一声震天龙吟后,直直撞碎了蟒蛇的头颅。

    “砰!”

    这条黑色巨蟒符兽直接炸掉,那蛟龙虚影也散去了,恢复了飞剑的原形,此刻云鹤山人的飞剑光泽黯淡,后继无力,飞回云鹤山人手中。

    在巨蟒符兽与蛟龙虚影两者相撞时,散发出巨大的灵力波动,使得大地都颤抖起来,在战斗的附近,一片片森林和小山丘被灵力冲击波直接夷为平地。

    方圆十里,不论大树还是山石全都不见,化作一地齑粉。

    这些灵力冲击波在数十里外还扬起道道飓风,卷起黄沙漫天,头颅大小的石块也被卷上半空,就像纸张一样轻薄,无数大树被连根拔起。

    相隔很远的秦浩轩也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不禁紧紧趴在这岩石上,被灵力冲击波一扫,他藏身的巨大岩石也生出道道裂缝。

    若不是他施展灵力,使劲稳住身形,光是这飓风就能将他卷走。

    这就是两名仙树境强者最强一击之威!秦浩轩心底骇然。

    黑色巨蟒符兽被破后,赤炼子也遭受灵力反噬而面色苍白,同时心里也在滴血,这是他最强的符兽,在自己使用【逆元术】实力变强数倍情况下,这符兽的实力也变强了许多,却没想到被人一剑破灭了!

    飞剑之威强大如斯!

    赤炼子心里疯狂呐喊:“我要是有一柄飞剑该多好,我要是有一柄飞剑,早一剑斩了你了!”

    伤了赤炼子的云鹤山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感觉体内气血不畅,但此时的两人都不能停下,各自准备最强绝招再拼一记。

    “【万剑归一】!”是云鹤山人最得意的一剑,【万剑归一】这一杀招极耗灵力,以云鹤山人目前的实力,一天最多施展两次,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施展,显然是要将赤炼子杀之而后快。

    赤炼子衣衫头发飘飘扬扬,凌厉的剑意让他身上皮肤龟裂流血,他往嘴里塞了粒丹药,捏起法诀,一头高达百丈的白色老虎虚影出现在他身后,随着赤炼子手势一合,这白色巨虎虚影在赤炼子疯狂灵力注入下凝为实质,而后发出一声震天虎啸,这头白色巨虎张着血盆大口,矫捷扑向云鹤山人。

    “虎神吟!”

    云鹤山人被白色巨虎一吼,本就有些气血紊乱的他仿佛被巨锤击中胸口,蹬蹬蹬后退数步才稳住踉跄的身形,嘴里哇哇吐出几大口黑色淤血。

    而白色巨虎则迎上那柄巨剑。

    受伤的云鹤山人眼神杀气十足,神情愈发阴冷:“竟然能伤我,不愧出身太初教!受死吧!”

    云鹤山人双手合十,身上剑意完全迸发,疯狂涌入巨剑中,这巨剑身形又变大数倍,蛟龙虚影再现,随即朝那白色巨虎迎头一击。

    “砰!”

    白色巨虎再度粉碎,而云鹤山人飞剑化成的蛟龙虚影仍旧来势汹汹。

    云鹤山人和赤炼子本身实力在伯仲之间,而云鹤山人却拥有一柄真正的飞剑,赤炼子即便有千般手段,却吃亏在没有飞剑,处处落于下风。

    剑气所化的蛟龙虚影依旧斩向赤炼子,赤炼子神情慌张,只见他又捏碎一道符箓,符箓捏碎后,在他身前出现一面上有古朴花纹的巨大盾牌,这盾牌出现后,才将蛟龙虚影挡住,剑气被阻,蛟龙虚影涣散,露出飞剑原形,但盾牌也消散。

    云鹤山人看到赤炼子捏碎的这枚符箓,倒吸一口凉气:“仙树境后期修仙者炼制的护身符箓,太初教的人果然财大气粗!”

    看到实力不如自己,被自己飞剑劈得屁滚尿流疲于应付的赤炼子身上有这么多好东西,云鹤山人更坚定了擒拿赤炼子,获得他财物以及逼问他修仙正法的决心。

    躲在岩石后观看的秦浩轩倒吸一口凉气,道:“看来当日赤炼子是想生擒我,所以没有下狠手,否则我早死一百次了!”

    “那是自然,仙树境和仙苗境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他真想杀你,一只手就能捏死你!”刑道:“那个云鹤山人更厉害,如果不是你反应快,及时启动万里符逃跑,那云鹤山人一剑就能削死我们两!”

    想起云鹤山人的手段,秦浩轩后背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