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在下太初秦浩轩【四更】
    想抢我的符兽?秦浩轩笑了,本来还在怕对方来个躲闪之类的,那这符兽可真的就白瞎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这般配合!想要抢夺符兽……

    既然如此……那么前辈……不好意思了。

    你找死……我不能拦着你不是?

    从秦浩轩丢出毕方符兽,到云鹤山人抓住毕方符兽,以及引爆的这短短时间里,用万里符急速奔跑的秦浩轩已经跑出十多里地了。

    他没有再丝毫犹豫,一边加快速度逃逸,一边用灵力引动半成品的毕方符兽,这半成品毕方符兽身体炸起万道霞光,这霞光将半边天空都染成了红色,无尽的炙热气流四散冲击。

    “轰!”

    巨大的灵力冲击波将已经逃逸到十里外的秦浩轩冲得一踉跄,而云鹤山人附近原本是一个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现在以云鹤山人为圆心的方圆十里不见半点凸起物,甚至还炸出了一个直径五里,深达十多丈的深坑。

    毕方符兽爆炸之后,刑急忙道:“走,看他死没死!”

    秦浩轩也不犹豫,马上启动万里符跑向那个深坑。

    在深坑坑底的云鹤山人衣衫褴褛,浑身是血,若是他的全盛时期,这个蕴含了恐怖灵力的毕方符兽爆炸,都能令他重伤,更何况此时他已经重伤的情况下。

    痛啊!云鹤山人感觉所有的骨头好像都碎了!

    惨啊!云鹤山人发现自己从没有这么惨过!哪怕当年被古云子提着剑追杀的三天三夜,逃的像一条丧家之犬的那时间,也没有现在这么惨过!

    若不是在毕方符兽爆炸时,他体内的灵力本能的护住丹田经脉等要害,此刻的他就算不死也终生残疾了,但即便如此,伤上加伤的云鹤山人也不是仙苗境的秦浩轩能匹敌的。

    小畜生!云鹤山人吐出一口血唾沫,他很想飞起来冲过去,直接砍死秦浩轩泄愤。

    只是……如今的云鹤山人,真的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他怕了!秦浩轩这小子从一开始逃跑,便各种奇怪的东西频出!

    太初的子弟,都这么多压箱子底的东西吗?云鹤山人顾不上思考这些,如今要做的事情,便是逃跑!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自己伤势恢复,区区一个仙苗境的小修仙者怎可能逃出自己手掌心。

    所以云鹤山人看到秦浩轩又来到深坑时,怨毒的瞪了他一眼后,直接驾驭飞剑逃离,云鹤山人没注意到,被炸得衣衫褴褛的他,从怀里掉出一块符箓。

    秦浩轩见云鹤山人逃离,本来想催动万里符追击的,但刑却制止道:“别追了,他毕竟是一个仙树境强者,连九长老都有几分忌惮,我们若把他逼上绝路,他肯定还有保命的底牌和杀招的!”

    秦浩轩想想也是,就算云鹤山人此时虎落平阳被犬欺,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己追上去可是很危险的。

    云鹤山人也没朝之前的石山逃逸,而是逃往另外一个方向,秦浩轩见他走远后,这才将他掉下来的那块符箓捡起来。

    这是一块浑身墨色,浑身透出古怪气息的符箓,即便自己的万里符和凡人符透出的气息,都不及它的古怪。

    看到这块符箓,从盔甲变回人形的刑眼冒精光,开心的笑道:“哇哈哈,赚了赚了,这是一块乾坤符啊!”

    “乾坤符?”秦浩轩诧异的问道:“什么是乾坤符?有什么用的?”

    刑神秘一笑,道:“你拿一百颗下三品灵石,给它灌灵后就知道了。”

    秦浩轩使用一百颗下三品灵石,将灵力灌入乾坤符后,忽然一道白光从乾坤符上闪过,有禁制!

    一百颗下三品灵石的灵力虽然消耗了,但乾坤符因为有禁制的缘故,竟然没有打开。

    “哇哇!什么鬼东西,竟然还设了禁制,浪费老子一百颗下三品灵石!”秦浩轩气得哇哇大叫,今天逃命消耗的灵石已经很多了,还在这里为一个不知所谓的乾坤符浪费一百颗灵石,可将秦浩轩心疼死了。

    刑摸了摸鼻子,笑道:“别急别急,乾坤符是好东西啊!你忘了云鹤山人在山顶布了个阵?也放了一些灵石呢,现在这个阵还没启动,那些灵石也就还在呀!我们再去山顶找找,看还能不能找到别的好东西。”

    在刑的怂恿和灵石的诱惑下,秦浩轩朝云鹤山人的老巢走去,他也清楚的记得,云鹤山人布阵时用了不少灵石,这些灵石还在地上摆着呢。

    只要阵法没有启动,这些灵石的灵力就不会受损,也就是还可以用。

    今天这次逃亡用了不少灵石,得赶紧补充一些,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很快,秦浩轩来到这个石山的山顶,将地上残阵的灵石收起来,这个阵法还没有布完,所以只有几百颗下三品灵石,不过蚊子再少也是肉,秦浩轩不客气的笑纳了。

    收完灵石,秦浩轩的目光望向那个被捆仙绳困住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拥有雪白的皮肤,一头黝黑的长发,水汪汪的大眼睛,挺拔的鼻梁,小巧的红唇,精致小巧的耳垂,还有弯弯的美貌和微翘的睫毛,精致的五官搭配出一张清纯美丽的少女脸庞,不得不承认,她比徐羽还要美丽一些。

    而且这女孩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尽管她的脸上身上沾了些灰尘,但遮掩不了她身上透出的出尘气质。

    这小女孩用求助的眼睛望着秦浩轩二人。

    秦浩轩想了想,这个小女孩既然被云鹤山人捆绑着,而且还准备用她来当恢复自己伤势的灵阵的阵引,应该不会是云鹤山人那边的人,而且她一脸清纯的也不像坏人,于是走过去凝起【开天斩】,将她身上的捆仙绳切开。

    将这女孩放出来后,秦浩轩不再理她,而是继续研究起乾坤符。

    好半响,秦浩轩才发现这女孩并没有离开,于是诧异的转过头去,望着她道:“你还不快回家么?这里荒山野岭的,而且附近还在打仗,赶紧回家吧,免得你父母担心你。”

    说罢,秦浩轩没再理她,和刑一起下山,一边走路一边回忆着刚才的禁制。

    刚才那个禁制并不算强,只是秦浩轩措不及防,所以没来得及用神识去破解,只要研究出禁制铭文的分布,很快就能解开。

    走了几步,秦浩轩感觉不对劲,他转过头去发现,那个被自己解救的小女孩竟然还跟在自己身后,亦步亦趋,自己走一步她也走一步,自己停下她也停下。

    “你怎么回事?现在没事了赶紧回家啊,跟着我干嘛?”秦浩轩诧异的望着这个女孩。

    刑在一边掩嘴笑道:“哥们,你救了她,她感动之余决定以身相许吧!我看这是好事,好事啊!”

    秦浩轩一翻白眼,毫不示弱的反驳道:“我看她是瞧你比较帅,所以跟在我们后面吧。”

    “那可不一定,你忘了上次红粉仙子,她可是看上你没看上我!这年头我这种小白脸可不吃香咯!”刑阴阳怪气道:“你看看你,身子壮实,还很有男子汉气概……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我要是女人,我也要找一个你这样有安全感的男人!”

    秦浩轩白了刑一眼后,懒得再跟他继续贫嘴,问那女孩道:“你跟着我们,有何事需要帮忙?”

    女孩冷哼一声,显然对秦浩轩和刑的对话很不满,她道:“我跟着你们可不是看上你们了,只是我不知道我在哪里!”

    “哦,这简单啊!”秦浩轩很快将这里附近的地名都说出来,之前他在军营时,为了逃命和躲避赤炼子的追杀,曾专门研究过地图,修仙者的记忆力比凡人要好很多,所以方圆千里的地名他都记得。

    但秦浩轩说出这附近的地名,女孩依旧迷惑的摇摇头,道:“翔龙国是什么地方?听都没听过,而且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你说的地名我一个都没听过!”

    刑在一旁打趣道:“老秦,送上门的艳福啊,别拒绝了!”

    秦浩轩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把他踢开,随后又上下打量了这女孩一遍,这女孩身上的着装是他以前没见过的,和翔龙国的着装风格有很大差异,而且看她被解救后并没有显得慌张,于是秦浩轩问道:“你是不是修仙者?”

    女孩眼睛一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修仙者?”

    “因为之前我和云鹤山人打架,你的眼神一点都不吃惊,我将你救出来后,你也显得很镇定!”秦浩轩笑了笑道:“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你是修仙者,第二你是傻子,不过看你的模样,也不像是傻子!”

    “你才是傻子呢!”女孩微愠,眉眼含怒别有一番风情,那张雪白的小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怒气,显然对秦浩轩说她是傻子很不忿:“喂,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蓝烟。”

    旷野之上,冷风压的青草抬不起头。

    “太初秦浩轩,他……叫刑!”秦浩轩微笑着介绍。

    蓝烟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秦浩轩和刑身上扫过,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们两个修仙者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嘛!”

    刑眼睛一瞪,这位来自幽泉冥界的天才魔最受不了别人说他不强,他愤怒的说道:“哪里看出我不强?”

    “刚才那个云鹤山人,你们都没杀掉,而且看你们衣衫褴褛的这么狼狈,说自己强谁信啊!”蓝烟不屑的评价,浑然忘了自己之前是云鹤山人的阶下囚。

    听蓝烟这些话,秦浩轩只是苦笑了两声,好歹也是我救了你啊,你还在这里说三道四,抨击我和刑实力弱?好吧,其实我的修为也确实算不上高深。

    秦浩轩耸耸肩膀微微笑着,大方承认道:“蓝烟姑娘说得没错,我们的确不强。”

    刑狠狠瞪了秦浩轩一眼,道:“你说自己不强就行了,别扯上老子!老子救了这小娘皮,这小娘皮居然说老子不强?不强也救了你!!”说罢,刑孤傲的扬起脖子,再不肯看蓝烟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