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组队猎杀散修战【四更】
    这不只是百花堂堂主的奇遇机缘,更重要的,便是百花堂堂主作为女人的韧性一面……对她的修炼有着极大的帮助。

    “那,还请李师弟再给师兄讲的清楚点?”秦阳很有耐心,因为下山之后的他明白,日后若是没有靠山,这一生可能都无法入仙树境了,李靖虽然狠毒,却也是自己未来修为上能够突破的机会所在。

    “嗯,师弟有个拙计,秦师兄听听可不可行!”李靖道:“我们不是每天都截杀敌军散修吗?我想办法将秦浩轩和秦阳师兄您,以及我的一个心腹小弟分成一个组,你们这个三人小组一同去截杀敌军散修,到时候三人的功绩由你们两领了,藉此激怒秦浩轩,只要他一怒,师兄你就可以向他提出约斗,并且赌注一两行气丹,光明正大的教训他!事成之后行气丹归我,小弟另有重谢!”

    激怒秦浩轩,约斗,赌注一两行气丹,然后行气丹归李靖!

    秦阳略微想了想,很快明白他的意图,敢情李靖是惦记上秦浩轩的行气丹了,找自己出面赢行气丹。

    行气丹虽然珍贵,可自己吃了实力提升也很有限,如果赢过来将它送给李靖,一个紫种弟子的人情比一颗行气丹更值钱,秦阳很快就算明白了。

    只是……秦阳对李靖的评价在心里却降低了不少,为了一颗行气丹如此做,有些不智了!看来……这位李师弟,心性方面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不过这样也好……若是他步步算计精准,自己在他那里的未来,也估计拿不到什么好处。

    只有这点眼光?秦阳反而觉得,李靖日后可能会被自己的言辞所左右,也是一件好事。

    “李师弟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了。”秦阳的笑容很是灿烂:“师兄好歹也是二十叶的修为,收拾个秦浩轩还是能做到的。”

    ……

    翔龙营这边,由西门胜副堂主亲自布下的一个大型法阵,任何胆敢闯入法阵的修仙者,都会被阵法威力击杀,故而反王叛军中虽然有不少散修,但是没有散修敢闯翔龙国的军营,更别提那些凡人军队了。

    至于叛军阵营那边也是如此,有一个极擅阵法的散修布置了一个类似的大型法阵,普通太初教弟子闯进去根本是找死,所以太初教虽然弟子众多,但是想攻进去也不太容易。

    当然,如果西门胜副堂主这种级别高手若是亲自去破敌军法阵的话,还是有很大把握能破掉的,只是一直到现在,太初教的这些高人前辈仍旧没有破阵杀敌的意思,弟子们虽然疑惑不解,却也不敢贸然询问。

    长老们给太初教弟子们的指令是,截杀在阵营外巡逻,以及前来增援的散修。

    这些散修虽然都在反王大营中,躲在法阵之中,但是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散修赶来助阵,为了保护这些前来增援助阵的散修,在法阵里的散修也会组织一些小分队,击杀前去截杀增援散修的太初教弟子。

    以散修的实力,自然不敢进攻太初教布下的法阵,而太初教有实力破阵的长老们却一个个无动于衷,也不去破散修们布下的法阵,双方就这么僵持起来了。

    几乎所有太初教弟子都不明白,为什么有实力破阵的长老们迟迟没有任何动作,任由这些小丑在蹦跶。

    为此秦浩轩也满心疑惑,询问刑道:“你看出什么没?”

    刑白眼一翻:“我怎么知道!”

    在秦浩轩和刑对话时,一旁的叶一鸣一脸微笑,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秦浩轩和刑的目光同时移到他身上,秦浩轩看着叶一鸣道:“师兄,你知道么?知道的话就说吧。”

    “本来以我的实力和身份是没有资格知道的,不过五大堂开会,每个堂都必须去一个人参加,俞师兄比较木讷,所以天天外出征战,于是便是师兄前往参加会议,所以也知晓了一点情况。”

    叶一鸣让刑施展了一个结界,然后又压低声音道:“咱们太初教在翔龙国范围内,是真正的无上存在,以前那些散修们遇到咱们太初教弟子,都是绕路走的,即便是双方有什么争执,在散修占优势的情况下,就算动手也是各种忍让,毕竟古堂主当年那次发飙,还是给所有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如果散修一方不占优秀的话,那打都不会打,那散修直接掉头便跑。”

    叶一鸣眉头微微皱起,道:“只是这一次比较奇怪,这些散修们组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在完全不占优势的情况下竟然支持反王叛乱,还和我们太初教对着干,即便知道自己斗不过,还在呼朋引伴的继续打,这种情况相当反常,肯定还有其他秘密。所以在这里坐镇的几位长老开会决定,先看看他们玩什么花招,如果将他们一锅端了,那就无从得知背后的秘密了,所以先让他们蹦跶几天。”

    “用长老们的话说,正好让弟子们真正体验下生死之战,这些散修组织虽然松散,但是还是有不错的散修的,正好磨砺下我们弟子。”叶一鸣说罢,轻轻一笑。

    秦浩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叶一鸣对秦浩轩道:“好了,我们快去议事厅吧,李靖已经派人催了两次了。他肯定想将你派出去截杀散修,这个任务很危险,你自己要多注意。”

    秦浩轩认真点头道:“我有分寸,师兄放心。”

    叶一鸣颔首笑着:“借此机会多历练也好,不过一定要记住,保命第一立功第二,千万莫要贪功冒进。”

    叶师兄的叮嘱让秦浩轩心中感动,十分郑重点头。然后又转过头对刑道:“你变成一身软甲吧,护住我身上几个要害。”

    刑也不废话,直接变成一件软甲披在秦浩轩身上,将他周身几个重要要害保护起来,太初教弟子去截杀敌方散修,可是那些散修一个个都不是吃素的,每次出去执行截杀任务,都会有太初教弟子伤亡的情况。

    秦浩轩虽然手段多,但是毕竟才仙苗境七叶,若是碰到仙苗境三十叶或者更厉害的散修,秦浩轩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而且许多散修都有保命的绝招和杀手锏,刑可不想看到秦浩轩死在那些散修手里。

    来到议事厅,这里熙熙攘攘聚集了许多太初教弟子,粗粗一看有近百人。

    看到秦浩轩竟然穿着一件软甲过来,有不少弟子甚至笑起来了,修仙者对战,生死只在一念之间,别说这种普通货色软甲,就算是重钢盔甲又有什么用?

    因为秦浩轩在徐羽那得到行气丹,一直是不少弟子嫉恨的对象,他们本来就对吃软饭抱大腿的秦浩轩满心鄙夷,看不起他,没想到秦浩轩还这么贪生怕死,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

    混杂在人群里的秦阳,以及被内定和秦阳一组坑害秦浩轩的李靖的心腹小弟,仙苗境十五叶境的廖乾坤冷眼看着秦浩轩。

    廖乾坤轻声说道:“秦师兄,这小子一副软蛋模样,我们能不能激怒他?”

    “据我所知,秦浩轩此人还是很硬气的,激怒他应该不难,他穿成这样,也是有自知之明,不想死的太早吧,毕竟这里可不是太初教,分分钟都可能丧命。”秦阳暗暗打量着秦浩轩,这小家伙以前的战绩自己也听过不少,如此这般打扮不是怕死,而是谨慎!

    就在这些弟子们议论纷纷时,李靖面带微笑走上主位,底下声音顿时小了许多。

    秦浩轩疑惑的看着叶一鸣,叶一鸣解释道:“长老们将咱们弟子分成四个截杀队,每个队里又有十小队,每小队三个人,实力境界达到仙苗境五叶的弟子就必须加入截杀队,由两名实力强横的队友带着一同出去执行截杀任务,根据截杀散修的实力,是有奖励的,李靖就是截杀三队的队长。”

    李靖对下方近百名太初教弟子说道:“各位师兄弟,又是新的一天,今天轮到我们三队的师兄弟执行截杀任务了。在昨天,我们新弟子中最杰出的秦浩轩师弟回归,由于秦浩轩师弟现在已经达到仙苗境七叶,按照规定仙苗境五叶以上弟子,都需要参加截杀任务,西门胜副堂主郑重考虑后,决定将秦浩轩师弟编入我们三队。”

    李靖说罢,看着秦浩轩笑着说道:“秦师弟,你在我们一辈新弟子中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但是敌方的散修也很厉害,所以我特意为你安排了两个队友,这位秦阳师兄,以及廖乾坤师兄,有秦阳师兄和廖乾坤师兄和你在一起,只要小心谨慎一些,还是不会有危险的。”

    他的话刚刚落音,立刻响起无数低声议论:“哟!李师兄真照顾秦浩轩,竟然指派仙苗境二十叶的秦阳师兄,还有仙苗境十五叶的廖乾坤师兄和他一队,秦浩轩只要别脑子抽筋,肯定不会有危险了!”

    “李师兄真是好人,跟他干,肯定有前途!”

    “是啊,身为无上紫种,还这么宅心仁厚,我这辈子都跟李师兄混了!”

    李靖这番话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立刻博得许多人的好感,大家都认为李靖是在关照秦浩轩,处处为秦浩轩着想,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李靖在打什么算盘。

    秦浩轩虽然心中诧异,不知道李靖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顺着李靖的指点,秦浩轩看向自己的两名队友,秦阳和廖乾坤也正看着自己,三人目光相撞时,秦浩轩感觉到他们隐约传出的敌意。

    根据以前李靖坑害自己的前科,秦浩轩几乎一瞬间就认定他肯定不怀好意的,指定这两个人给自己,这两个人说不定就是他派来在暗地里下绊子的。

    截杀敌方散修可是个危险活,只要队友有心坑害,自己就危险了。

    一番安排好后,李靖为每个小队派发了天目符,使用天目符后,能观察出仙苗境修仙者的实力境界。

    一切准备就绪后,分小队出发。

    在出发前,叶一鸣叮嘱秦浩轩道:“截杀敌方散修时别逞英雄,碰到能打赢的打,打不赢的千万别招惹!”

    秦浩轩郑重点点头,道:“师兄放心,我有分寸!”

    “平安回来比什么都重要。”叶一鸣拍了拍秦浩轩的肩。

    在秦阳不耐烦的眼神催促下,秦浩轩跟他们两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