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世间异种难过百【二更】
    秦浩轩不知道散修们有多忌惮自己,对他来说杀散修即是一种印证实力的方法,也是赚钱的捷径。

    秦浩轩并没有觉得杀人是不对的,因为交战对立的双方,自己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来杀自己。

    他不是残忍嗜杀之人,但绝不会妇人之仁。

    就像那些凡人士兵,他们愿意打仗杀人么?但是他们必须得杀,杀不了人就会被人所杀!

    每天秦浩轩虐杀散修回来,太初教弟子们看待他的眼神愈发古怪,以前觉得他只是抱上无上紫种徐羽的大腿,获得行气丹行气散之类的好处,修为才能比同龄人快,但现在大家明白,别看秦浩轩实力境界才仙苗境九叶,但是他的战斗力绝对比仙苗境二十叶强,杀起人来比仙苗境二十叶强者还狠!

    如果是以前,李靖肯定会嫉恨秦浩轩,但现在他对秦浩轩的态度也不以为意了,不再处心积虑怎么谋得秦浩轩的行气丹,李靖的这种转变让他的心腹无比惊讶。

    这两个月,秦浩轩的日子过得十分安逸,修为跟战力都直线上升,而手里的灵石在太初教同辈弟子中也算是富翁级别了。

    在其他弟子惊艳于秦浩轩的表现,不愿意和他分到一小队时,有两个人无比渴望秦浩轩和他们分到一个队,这两个人就是赤炼子的两个徒弟,习牧原和令狐刚。

    终于,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这天,秦浩轩经过一晚上残酷的战斗,在识海中死亡被痛楚折磨得两眼通红的他,一如既往的来到议事厅,因为这两个月来太初教弟子也有不少伤亡,所以几个大队合并调整,而恰好,秦浩轩和习牧原、令狐刚分到了一个大队,再接着又分到了同一小队。

    变作铠甲的刑用只有秦浩轩的声音悄悄询问:“终于碰到他们两个了,怎么办?”

    尽管这段时间秦浩轩疯狂磨砺战斗技巧,他的战斗力飙升,但他还不是仙苗境三十叶的习牧原的对手,毕竟秦浩轩才仙苗境九叶,这种实力境界上的鸿沟不是随便能弥补的,更何况习牧原还有令狐刚这个仙苗境二十五叶境的帮手。

    不过秦浩轩倒是不慌张:“按照之前的计划办!”

    习牧原和令狐刚一脸微笑,终于有机会擒住秦浩轩了,只要擒住秦浩轩就能回去交差了。

    他们三人一同走出大营,刚刚走出法阵,秦浩轩便毫不犹豫的启动万里符朝远方逃走。

    习牧原和令狐刚面面相觑,他们两没想到秦浩轩竟然如此警觉,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秦浩轩身上竟然还有这种好宝贝,看他逃跑的速度,哪怕是仙树境的修仙者都擒不住吧?

    难怪之前师父赤炼子没抓住他!

    令狐刚暗骂一声:“我靠,这算怎么回事!好不容易和秦浩轩分在一起,结果竟然被他跑了!”

    习牧原也轻叹一声,秦浩轩太机灵了,他这一逃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

    “如果他没有请假,私自外出不归队,这样的话想再抓住他就难了!”

    不过让习牧原吃惊的是,在傍晚时分,他和令狐刚杀了几个散修回来,秦浩轩也施施然的回来了,甚至还和他们比肩走进太初教的大营。

    在众目睽睽之下,习牧原和令狐刚可不敢动手,要敢动手他们就不会忍到现在了。

    “这算怎么回事?他还敢回来?”看着秦浩轩从自己身边经过,大摇大摆回到自己营帐中,令狐刚傻眼了,在他想法里,秦浩轩肯定是一去不返了。

    但秦浩轩怎么可能一去不返呢,抛开擅自离队不归视为背叛宗门的严苛教条不说,在这里可以杀敌对散修赚到不少灵石,秦浩轩怎么可能离开?

    如果秦浩轩畏惧习牧原和令狐刚,早就脱离门派跑路了,怎么会到现在才跑?

    在秦浩轩的眼里,目前自己虽然不是习牧原和令狐刚的对手,但假以时日肯定不会输给他们,自己还要和徐羽师妹一同修仙,还要继续聆听师尊璇玑子的教导,怎么可能为赤炼子,为习牧原而脱离宗门呢?

    回到营帐,叶一鸣已经在笑呵呵的等他了。

    “这是徐羽师妹托人捎来的信,还有两颗行气丹。”叶一鸣将行气丹和信都递给秦浩轩。

    秦浩轩接过这两样东西,心中涌起阵阵暖流,同样在入红尘的徐羽竟然还记得自己,自己的行气丹刚刚用完她马上又送来了。

    他找了个角落,打开这封信。

    一股淡淡的墨香扑鼻而来,徐羽娟秀的字迹印入眼帘。

    “浩轩哥哥,几个月不见,甚为想念,你现在过的还好吧?算着你的行气丹快没了,所以我又托师姐给你送了两颗,不知道及不及时,如果不及时你千万别生气哦!”

    看到这行字,秦浩轩心头的暖流更加汹涌澎湃,徐羽在自己修炼之余还不忘自己!她肯定掐着指头算自己的行气丹什么时候会没有了,所以在自己行气丹马上用完时,她就托人送来新的行气丹了。

    “我现在一切安好,入红尘的这几个月中,见识了很多,让我深深感觉到仙凡之别,还有其他很多的感悟,真希望你就在我面前,这样我就能跟你分享了!”

    透过这张散发着墨香的信纸,秦浩轩似乎能看到徐羽的笑脸,温暖亲切,她肯定也和自己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对方。

    “浩轩哥哥,听说你所在的队伍正在和叛乱散修打仗,你一切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安安全全的回来见我!浩轩哥哥,你一定要小心李靖,他和你在一起,很有可能会对你不利,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在外击杀散修时,也一定要小心身边的师兄弟,或许他们就图谋不轨,见财起意!浩轩哥哥,你一定要保重!徐羽字!”

    看到这里,秦浩轩仿佛看到徐羽焦急关切的眼神,不禁想起在灵田谷,只要自己遇到危险,她虽然一脸微笑鼓励自己,但总能从她的微笑中看到担忧。

    现在她在千里之外,指不定怎么担忧自己呢!

    秦浩轩恨不得学会仙家法术【缩地成寸】,瞬移过去报平安,告诉她我一切安好,告诉她我也很想你!

    在这种甜蜜的情绪中,秦浩轩提起笔写下:“徐羽妹妹,阔别数月,我也很想念你!你在那边也好好保重,我一切安好,不要挂念。”

    写完这几句话,胸中笔墨不多的秦浩轩虽然有满腔的话,却不知该写些什么好,干脆就到此为止,将信交给叶一鸣,托师兄想办法送到徐羽手中。

    回完信,秦浩轩拿着那封凝聚着徐羽浓浓心意的信纸,不禁回想起在太初教的点点滴滴。

    在又潮又脏的大通铺初识女扮男装的徐羽……

    自己测出是弱种时她脸上的失望……

    在灵田谷楚长老课堂上她对自己的维护……

    自己面对危险时,她一次次义无反顾的和自己站在一起……

    ……

    一个个画面在秦浩轩脑海中闪过。

    这两个月,经历了无数场杀戮,经历过无数次识海死亡的秦浩轩很少展开笑颜,但现在却笑得这么自然,这么温馨,这么真实。

    悄悄站在秦浩轩身边,看了徐羽来信,以及看了秦浩轩回信,还有他一脸痴痴笑容的蓝烟皱起小鼻子,阴阳怪气说道:“哎呀!想不到整天跟榆木疙瘩一样,只知道战斗和杀人的人还有小情人呢!怎么,想跟她结为道侣?”

    心情很好的秦浩轩朝她投去一个笑容,一脸认真,语气坚定的说道:“如果他日我修仙有成,只要徐羽师妹不嫌弃,我一定和她结为双修道侣,一起修仙证道!”

    蓝烟愣了愣,一般修仙者在提及男女情事,都会有淡淡的羞赧,哪有像秦浩轩这般说得直接了当坚定不移的,她不禁打击道:“你醒醒吧,你这个徐羽师妹可是无上紫种呢,而你只是一个弱种而已,她就算成为不了无上大教的教主,也非池中之物,迟早会化龙翱翔,有着无可限量的前途,但你有吗?”

    秦浩轩淡淡一笑,这个问题他不想去争辩,反而很好奇的看着蓝烟,道:“你的年纪和我差不多大,而且你的境界也不低,修炼速度这么快,我很好奇你是什么仙种?”

    蓝烟沉默了,她的沉默透着一丝难过,同时也透着一股子想要隐藏自己秘密,又想要找人倾诉的味道。

    秦浩轩在等着,等待蓝烟沉默后的发言。

    这一等,便等了许久,蓝烟才露出了决定的神情说道:“我,异种。”

    “异种?异种是什么仙种?”秦浩轩愣了愣,他只听说过七色仙种,以及无色饱满种子、无色弱种,却没听说过异种。

    听到蓝烟说自己是异种,原本在一旁笑嘻嘻看他们聊天的刑跳起来了,一脸惊异:“异种,你是异种?异种也是罕见的仙种,其罕见程度丝毫不亚于紫种!”

    “紫种不是最强?紫种和异种谁最强?”秦浩轩愣了愣,异种和紫种一样罕见,那谁更厉害?他朝刑投去疑惑的眼神。

    “紫种是最强的,这毋容置疑!修仙界虽然浩瀚无边,但紫种最强!放诸四海皆是如此!便是一样稀罕的异种也是比不上的。”刑异常坚定的点点头,然后解释道:“但这世上确实是有异种的,异种的能力和紫种不同,虽然异种的修仙天赋很强,可惜拥有异种的修仙者不管如何努力,哪怕修炼到仙树境,仙婴道果境也活不过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