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飞剑千里太初山【一更】
    秦浩轩和叶一鸣师兄道别后,赶回登记处。

    登记处,虞长老正在帮李靖统计功勋,眼神焦虑的不时看一眼门外。

    秦浩轩走进登记处后,对虞长老行礼道:“长老,我的事处理完了,我们是……”

    “秦师弟,虞长老正在忙,你有什么话请等会说!”

    秦浩轩还没说完,正在计算功勋的李靖忍不住打断他的话,之前秦浩轩在外面不理睬自己,现在竟然还胆大包天,竟然在虞长老面前这么没礼貌。

    虞长老是什么身份秦浩轩不知道,但他李靖还不知道吗?就算其他长老有事找虞长老,在虞长老忙活时也得乖乖在一旁等候,等虞长老忙活完了再说话,秦浩轩一个区区弱种,这么没大没小的说话。

    若不是虞长老在场,李靖需要顾及身份,否则他真想问秦浩轩,什么叫我的事忙完了?你的事关虞长老什么事?还装出一副跟虞长老很熟的样子?难道你不知道虞长老和我有多熟吗?这段时间虞长老可没少指点自己修炼。

    一个弱种,在徐羽的关照下得到几颗行气丹,修炼速度堪比灰种。但也只是堪比灰种而已,刚来这里便要显示跟长老关系好?压我一头?如今的榜单我已经是第一了,你还是少跟我装的好。

    李靖看着秦浩轩,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心中想道:以前跟你搞好关系是图你手里的行气丹,莫非还真以为我需要巴结你?

    诸多念头在李靖脑海中一闪即逝,然后他毫不客气的说道:“秦师弟,我还有一些修炼上的问题需要请教虞长老,你若有事待会再来,如何?”

    虽然是商量的话语,但他的语气却无比强硬,跟命令没什么区别。

    换成别的人,在李靖下了逐客令后,肯定灰溜溜走了,但秦浩轩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随后静静站着等虞长老的反应。

    等秦浩轩这段时间,虞长老可以说是度秒如年,这事太重大了,多拖一刻多一分危险。

    看到秦浩轩说准备好了,虞长老也顾不得给李靖统计功勋了,他将玉简放在桌上,马上站起来,道:“走吧。”

    说着,虞长老手往身前桌上一拍,身子借势站起,同时斜插在他背上的飞剑出鞘,虞长老手诀一捏,飞剑变大,飞到秦浩轩身前。

    飞剑飞到秦浩轩的身前,秦浩轩感觉到飞剑散发出来的淡淡剑意,让他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还是虞长老对自己没有恶意的情况下,若是虞长老想斩杀自己,光是控制飞剑散发出来的剑意就足够了吧。

    看着眼前飞剑,想象着它刚才从虞长老背上飞到自己面前,带起的那一抹剑虹,秦浩轩说不激动是假的:“飞剑,这就是真正的飞剑,我终于有机会乘一次飞剑了!”

    虞长老的动作将李靖吓了一跳,尤其见他飞剑出鞘时,还当虞长老怒了,要一剑斩了秦浩轩呢!

    正当他准备看一场好戏时,和自己说话一直绷着脸的虞长老换上一副笑颜,和气的对秦浩轩道:“看来你真没有乘过飞剑啊?”

    秦浩轩十分诚实:“没有。”

    虞长老颔首,秦浩轩入门两年不到,自然堂实力又弱,怎么可能乘过飞剑呢?就算和他同年的三大紫种弟子都没乘过,当即说道:“飞剑上天之后,你站在我身后,我会召出灵力为你挡住部分罡风,你自己也需要用灵力护体,放心,我不会飞太快,你站稳就行。”

    秦浩轩点点头,在虞长老的指导下,他踩上了这柄由三指宽四尺长的长剑,变成宽五尺,长半丈的飞剑上。

    他站上去后,漂浮在半空中的飞剑连微微颤动都没有,就仿佛固定在半空中,同时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从脚下传来,这股灵力就像有黏性一般,将秦浩轩的双脚固定在飞剑上。

    秦浩轩当然知道这是细心的虞长老照顾自己,一般人驾驭飞剑,怎么可能会有微弱的灵力将自己固定在飞剑上呢?肯定是虞长老担心自己境界低,在空中怕出现意外,所以这么做的。

    做完这些,虞长老才记得还有个紫种弟子被自己晾在一边呢,略有歉意的对李靖说道:“李靖啊,你先回去吧,你的功勋下次再统计。”

    看到这一幕,又听到虞长老说的话,刚才还准备看秦浩轩被教训的李靖脸胀成猪肝色,原本他以为虞长老放出飞剑,是要教训秦浩轩,当时还在想教训区区一个弱种弟子,至于用飞剑这种高档货么?不怕秦浩轩的血弄脏飞剑了么?

    却没想到虞长老是带秦浩轩驾驭飞剑。

    飞剑是多么高贵的宝物啊!就连身为无上紫种的自己,都没有机会亲手摸一摸,可秦浩轩这混蛋,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竟然骗得虞长老带他驾驭飞剑!难道不怕他那肮脏的脚弄脏尊贵的飞剑么?

    李靖还想问一句为什么,可归心似箭的虞长老根本没兴趣搭理他了,匆匆甩了那句话后,身子一跃,也跳到变大的飞剑上,随着虞长老手诀一变,载着秦浩轩的飞剑化作一道剑光,冲出营帐消失在天边。

    直到再也看不到秦浩轩的身影,自认素质很高的李靖狠狠骂了一句:“混蛋,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李靖感觉自己像在做梦,即便身为无上紫种,被掌教等宗门高层重视,但都没有人带自己驾驭一次飞剑,试试御剑九天的感觉,可秦浩轩一个弱种弟子,他凭什么上虞长老的飞剑?

    难道虞长老是他亲爹不成?

    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用在乎秦浩轩,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将他远远甩到身后,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

    飞剑之上,虞长老在前秦浩轩在后,随着虞长老手诀一变,飞剑就像离弦之箭,直插天空。

    巨大的劲风几乎将秦浩轩吹得喘不过气来,他马上调动灵力护体,同时虞长老也散出灵力,为秦浩轩挡住一部分罡风,这才好受一些。

    这时,秦浩轩再朝下一看,赫然一惊,现在的他已经离地千丈,飞剑在一团团的云雾中穿梭,低头看下方时,即便是胆大的秦浩轩也有些脚软,毕竟是第一次御剑九天,看到脚下的房屋变成一个星星小点,看着原本巨大的湖泊变成小水坑,大大小小的山也变成一个个小土丘。

    原本无法一览全貌的山峰、湖泊、田园此刻都在自己的脚下,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极了。

    难道那么多人向往修仙,这么多修仙者希望获得一柄飞剑,除去飞剑的威力不说,光是御剑飞天的诱惑,就没有几个修仙者能抵挡住。

    不过秦浩轩也感觉到,在天上飞行和地上狂奔所受的罡风压力不一样。

    在地上以飞剑速度奔跑,风压虽然很大,但秦浩轩自信以自己强度,再加上灵力护体,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是在高空中,飞剑速度带来的罡风风压,即便是有虞长老的照顾,再加上自己灵力护体,以及修魔身体的强度,可这种踹不过气来的感觉还是很明显。

    同样的速度,天上和地上完全是两个概念。

    飞行了约摸两个时辰,远远的看到巍峨入云的黄帝峰。

    如果换成以前,在黄帝峰山脚之下,虞长老便会降下飞剑,顺着通天梯一路走上去,但现在事关紧急,晚一刻就多一份危险,所以虞长老并没有降下飞剑,他从怀里拿出一枚玉简,将玉简捏碎后,一团淡黄色光幕将飞剑上的二人保护其中。

    太初教的护山大阵威力巨大,别说虞长老的仙树境,就算仙婴道果境御剑进入也会被护山大阵绞成肉末,而这枚御剑令是掌教给有飞剑的长老,但也只是每人一枚,在极为紧急的情况下,只要捏碎御剑令,便可御剑进入护山大阵中,不被护山大阵攻击。

    很快,载着虞长老和秦浩轩的飞剑来到黄帝峰顶,太初宝殿前。

    飞剑降下,那柄巨大的飞剑再次变成三指宽四尺长的小剑,回到虞长老背后剑鞘中。

    虞长老对秦浩轩道:“你到这里等着,我去向掌教真人汇报!”

    “是!”秦浩轩微微鞠躬一礼。

    太初教的太初宝殿,可不是每个太初教弟子都能来的,拜入太初教将近两年,但秦浩轩还没有来过太初宝殿。

    秦浩轩张望四周,不禁暗暗震惊。

    听蒲师兄说,原本黄帝峰是一个陡峭的山峰,在这个山峰上建一个茅庐都不容易,但太初教的先祖就曾一剑将黄帝峰峰顶斩断,于是在这里建下了太初宝殿。

    秦浩轩站在原地静静等候掌教的召唤,而太初宝殿大殿中,虞长老刚刚走进去,掌教黄龙真人也赶了过来。

    在虞长老捏碎御剑令时,黄龙真人便已经感应到了,御剑令这种东西极为珍贵,不到危急紧要关头,必须争分夺秒赶时间的话,是没有人愿意捏碎御剑令上山的。

    毕竟有飞剑的长老就算爬通天梯,赶到黄帝峰顶也不过多一炷香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