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弱种也能引众观【三更】
    这种阵法相当罕见,即便是自己也未曾见过,如果没有亲眼见到,而且在修仙六艺的阵之一途上有些造诣,就算想用合适语言描述出来都不容易,更何况秦浩轩还描述得如此真切。

    真如秦浩轩描述,那这小家伙倒是立大功了,若是形成新的幽泉魔渊,还直接出现在翔龙国内,太初教可谓首当其冲倒了大楣。

    黄龙真人左手轻轻转动著右手大拇指上的扳指,目光淡淡落在一脸恭敬站在下方的秦浩轩身上。虽然秦浩轩立了大功,但黄龙真人还是有些不乐见秦浩轩。

    这一批新弟子在入红尘前,黄龙真人曾特意找过徐羽,与徐羽商量是否可以分一些她所炼製的行气丹给张狂,结果因为秦浩轩和张狂间有嫌隙,以及徐羽和秦浩轩的关系,徐羽断然拒绝了黄龙真人的请求;如果没有秦浩轩,在自己的说服下,徐羽能分一些行气丹给张狂,张狂这个最强弟子肯定会成长得更快,太初教未来的前景将更加光明。

    虽然三名无上紫种弟子之间肯定会有竞争,但这种竞争必须是良性的,而不能像现在这样显得不团结,掌教认定,导致这种不团结情况的人,正是眼前这个秦浩轩。

    身为太初教掌教,一心为光大太初教而努力的黄龙真人,他又如何能不对秦浩轩感到恼怒呢?

    不过就算黄龙真人是仙婴道果境的强者,他做梦都想不到,他努力想为张狂求得的行气丹,正是他不乐见的秦浩轩所炼製的。

    该询问秦浩轩的也问完了,现在就等其他五大堂堂主以及长老院派人一同协商对策,在这些人来到之前,整个太初宝殿陷入沉寂之中。

    黄龙真人被秦浩轩的描述深深震撼了,现在他暂时将对秦浩轩的成见抛到一边,毕竟秦浩轩只是惹他不悦,而可能出现的又一个幽泉魔渊,却会威胁到整个太初教的千年道基。

    黄龙真人没有开口说话,虞长老和秦浩轩自然不能说话。

    秦浩轩则趁此机会开始悄悄打量起太初宝殿内部。

    太初宝殿高七丈,四周牆壁和巨大的梁柱上雕刻著各种壁画,有各种上古异兽,有诸天神灵,栩栩如生,令人不敢直视。

    在掌教宝座身前,有一座半人高的香炉,这香炉香烟袅袅,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香味入鼻,哪怕是再怎么心浮气躁,也能很快宁心静气,体内灵力产生说不出的平和,更有增强经脉的作用,就算是一个未曾修仙的虚弱病人闻上一年,不但会百病痊癒,而且还能变得生龙活虎、身强体壮。

    再纵观太初宝殿内的各种装饰,即便是见识不多的秦浩轩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气气,这裡没一件便宜货啊!

    就说掌教座旁的两株曼乌罗,七朵鲜红的花正含苞待放,顶多再等十年,便能结出曼乌罗果。

    这种曼乌罗果本是星海那头的特产,在星海这一边很难成长,它生长所需的环境很苛刻,不但需要每天灌溉灵泉水每天灌溉,还得植在天地灵气十分浓郁的地方。曼乌罗果十年开花,十年结果,一次最多只有七个果实。

    曼乌罗果最大的用处就是平衡丹药药力,如果炼一些比较霸道的丹药,本身没有把握的话,加入一颗曼乌罗果,虽然会牺牲少许药力,但成丹机率将大增。

    可以说,一颗曼乌罗果可能等于一炉成品好丹,它的价值自然水涨船高,而且有价无市。

    看掌教宝座旁摆设的两株曼乌罗花,纯粹是当成摆设品了吧?曼乌罗开花后,花香迷人,可以让人心情愉悦,神清气爽,在星海那边,曼乌罗花更是有实力的修仙者最爱之玩物,因为它的花实在太漂亮了。

    再看其他东西,儘管以秦浩轩的见识叫不出名字,但如果换成蓝烟来见识,她一定会吃惊得咬到舌头:“这种穷乡僻壤的国度,竟然还有这么阔气的地方,真是不可思议。”

    没多久,接到掌教急召的几位堂主都赶到了,其中夏云子因带领慕容超等新弟子去古风派参加化树宴,顺便入红尘,所以夏云堂另由另一名德高望重的长老前来参加会议。

    这些人走进正殿,看到除了掌教和虞长老外,竟然还有秦浩轩站在这裡,苏百花和古云子两人都认识秦浩轩,他们诧异地看了看秦浩轩,又看了看掌教,尤其看到掌教一脸严肃,所有人都明智地的选择了沉默,只是在心裡暗暗猜测,怎么回事,是不是这个秦浩轩惹祸了?

    秦浩轩在太初教小有名气,虽然他只是个弱种弟子,不过修练速度不慢,再加上一系列越级战胜其他弟子的事,但这些还不足以引起几名高高在上的堂主注意。让他们关注的是,秦浩轩和徐羽的关系极好啊!有小道消息说,掌教亲自出面为张狂买行气丹,却被徐羽以护著秦浩轩为由而拒绝了。

    掌教黄龙真人这么多年下来,在太初教已经树立了坚不可摧的权威,如果小道消息是真的,那秦浩轩就算完了。

    当时百花堂堂主苏百花还暗自摇头,自然堂这么多年没收个像样的弟子,眼看收了个还有点潜力的,却得罪了掌教真人,未来前途堪忧啊。

    不过就算真的得罪了掌教,也没必要特地抓秦浩轩到太初宝殿,还将五堂堂主以及长老院长老请来吧?黄龙真人想将秦浩轩从在太初教除名,只要吩咐一声就好,需要这么大张旗鼓地的将五大堂堂主请来吗么?

    可若不是要对付秦浩轩,这几名堂主就真想不到秦浩轩凭什么站在太初宝殿了。

    就算是三名无上紫种弟子,现在修为尚浅,都还没资格来太初宝殿呢,秦浩轩不过是个注定没什么发展性的弱种弟子,凭什么来太初宝殿?

    四名堂主看著端坐掌教宝座上的黄龙真人,尤其看到他面色凝重寒霜,肃穆庄严的模样,心底闪过各种猜测。

    往常宗门有些什么重大要务,掌教将五大堂堂主请来议事,还会先面带微笑一个个打招呼呢;,但今天掌教真人不但没有一点笑容,反而面如寒霜,眼神中隐含怒意,四名堂主依次到来他都彷彿没看到一般,;执掌太初教四大堂的堂主都是人老成精的家伙,岂会看不出今天的氛围明显感觉不同?

    而且,区区一个弱种新弟子站在这儿算什么?还有负责和散修战斗督战的虞长老,他不是应该正在前线坐镇吗?

    “莫非秦浩轩吃了腐蚀丹变得太厉害,引起掌教注意,查出他吃过腐蚀丹,于是要追查来历?”古云子看到秦浩轩后便不安地猜测起来,当他想到这裡时,心裡涌起惊涛骇浪,如果因为秦浩轩将自己牵扯出来,那就完了,古云堂堂主没得当不说,甚至可能面临宗门的严惩…………

    心虚的古云子力持镇定,目光装作不经意地的自秦浩轩和掌教身上扫过,看了很久,才发觉秦浩轩身体一如既往,毫无异状,如果开始出现腐蚀丹效果的话,他身体应该已经彻底僵硬,浑身透出森森死气了。不过秦浩轩明显很正常,就算掌教是仙人,也未必能看出秦浩轩吃过腐蚀丹,更别提揪出幕后的自己了!而且掌教眼神压根没看向自己这裡,只是不时朝秦浩轩身上瞟一眼。

    “也不对,秦浩轩这小子可有徐羽给的行气丹呢,掌教就算怀疑,也怀疑不到腐蚀丹上来。”猜测跟自己应该没多大关系后,古云子这才鬆了一口气,但另一个疑问又升起了:“秦浩轩怎么会出现在这裡,而且掌教看他的眼神也很暧昧,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徐羽因为秦浩轩拂了掌教的面子,掌教要对付秦浩轩?”这个念头刚在古云子脑海裡升起,随即就被驱散了,开什么玩笑,堂堂太初教掌教,在整个太初教都是说一不二的首领存在,对付区区一个弱种弟子还需要带到太初宝殿,再请五大堂堂主观看吗?肯定不是这样。

    古云子又陷入苦苦的思索中,同时目光也落到苏百花的身上,因为徐羽的关系,秦浩轩和苏百花可谓关系匪浅呢。

    被古云子认为和秦浩轩关系匪浅的苏百花此时也一脸疑惑,因为徐羽的关系,苏百花和秦浩轩曾打过一次交道,一直到现在她都为徐羽惦挂著秦浩轩而耿耿于怀。在她眼裡,秦浩轩只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弱种弟子,却死死纠缠著注注定要大放光芒的无上紫种徐羽,自己身为徐羽内定的师父,却不能强行阻止徐羽和他交往,徐羽为了秦浩轩连掌教面子都敢拂,自己若强行阻拦他们,说不定会对徐羽道心造成影响。

    百花堂好不容易捞到一个无上紫种弟子,可不能出半分差池,修练之馀她也为徐羽和秦浩轩的关系而恼火不已,尤其听说徐羽在入红尘时,还记挂著秦浩轩有没有行气丹,甚至扳著手指算日子,计算下一次为他送行气丹是什么时候。

    每当得到徐羽入道师姐罗金花的这种汇报,素养极高的苏百花也忍不住想破口大骂。

    苏百花看看脸面色阴沉的掌教,再看看一旁肃立的虞长老,以及四处张望的秦浩轩,心裡忽然涌出一个莫名的念头:“虞长老不是在散修战争中的督战吗?而且秦浩轩那一支入红尘弟子正好加入与散修的战争。莫非这个秦浩轩吃裡扒外,裡通外敌,出卖太初教,所以被虞长老抓来见掌教?”

    苏百花想来想去,也只想到这么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但仔细推敲又漏洞无数——莫非以虞长老督战的身分,还处理不了一个通敌叛教的弱种弟子?就算来请示掌教,也用不著召集五大堂堂主吧!

    哪怕秦浩轩真是自然堂璇玑子的得意弟子,可自然堂又没强到令掌教忌惮的地步,处理一个自然堂弟子还要召集五大堂?

    苏百花脑中也浮现种种猜测,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碧竹堂的碧竹子,和夏云堂代堂主参加会议的长老都不认识秦浩轩,他们只诧异于一个弱种弟子,而且还是入门不到两年的新弟子,怎么有资格来到太初宝殿,参加这次明显比较严肃的会议。

    任由几名堂主想破脑袋,也猜不到其中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