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太初人人急先锋【四更】
    没多久,太初宝殿外又走进一个人,一身朴素灰袍,鬚髮花白,却脸色面红润如玉,仙风道骨。

    这人跨入太初宝殿正殿门槛,浑身透出的气势隐约与厚重的太初宝殿气势有分庭抗礼之势,四大堂堂主看到这位拥有强大气势的人走进来,都是一惊,马上离开各自的椅子站起来,恭恭敬敬地朝那老者行执以晚辈之礼。

    四人异口同声:“见过权长老。”

    这名被称为权长老的老者微微颔首致意,当他走近时,原本正在皱眉苦思的黄龙真人也回过神来,对所有人都不假颜色的他也站起来,勉强摆扯出一个笑脸,道:“权长老,请坐。”

    权长老依旧是默然不语微微颔首,走到掌教下首第一个位置坐下。

    “掌教,是有什么事,甚至需要我来参加议事?”权长老落座后,便开口询问掌教黄龙真人,不过身为太初教长老院长老的他,对这位掌教言语中也没有太多客套。

    黄龙真人望了望秦浩轩,道:“事关重大,所以刀扰权师叔清修了。不过现在自然堂璇玑子堂主还没到,而且这事与他徒弟秦浩轩也有很大的关联,所以还请权师叔稍等片刻。”

    “哦。”权长老没有继续询问,淡淡应了一声后,目光转到秦浩轩身上,以他毒辣的眼神,岂会看不出秦浩轩修为之低,资质之差?

    被这位权长老看了一眼,秦浩轩感觉像有一座活著的太初宝殿朝自己砸来,这股强大磅礡的气势,比他之前走上九十九阶白玉梯,直接面对偌大的太初宝殿还要震撼。

    毕竟太初宝殿的气势是死的,而这位权长老的气势却是活的,若不是自己神识强大,被他这一眼看来八成就得崩溃了,即便是黄龙真人也没给自己这么大的气势威压。

    秦浩轩心底暗暗震惊,这权长老之强大,可见一斑。

    看到在太初教德高望重的权长老出现,最震惊的可不是被他淡淡瞟了一眼的秦浩轩,而是四大堂的堂主。

    四大堂堂主在太初教高高在上,但跟长老院权长老比起来,却只是分管俗务的晚辈罢了,平时太初教一干大小事务,都是掌教和五大堂堂主商定的,除非遇到什么震惊全宗的大事,就连掌教都拿不定主意,才会请长老院出面。

    长老院长老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就代表有令人震撼的大事,像上次灵田谷血妖事件,就是长老院的禹峰长老出面的。

    在长老院中,禹峰长老的威望比权长老稍有不如,;掌教这次请出权长老,还说此事和秦浩轩有关,这就更让四大堂堂主惊讶了。,究竟有什么足以震惊长老院权长老的大事,会跟弱种弟子秦浩轩有关?

    就算收罗列三名无上紫种弟子入门,都仅仅是惊动了长老院诸位长老,也没特地让长老们出面,这个秦浩轩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惹得掌教请权长老出面?

    四名堂主脑袋都想破了,可就是猜不出来。

    就在这时,太初宝殿外传来一串咳嗽声,他们久候的自然堂璇玑子终于到了。,在他们这些人中,璇玑子的修为最弱,寿元将要耗尽,所以来得慢也属正常。

    听到这阵熟悉的咳嗽声,秦浩轩转过头去,看到著出现在太初宝殿门口的师尊璇玑子。

    几个月不见,师父的背有点弯了,脸上的皱纹更多、更深,眼睛也深深凹了进去,走路姿态远不如以前俐落利索,说他是修仙者,不如说他是垂暮老者更恰当。

    高坐掌教宝座的黄龙真人不悦地的望了璇玑子一眼,明显对等待璇玑子一人而不高兴。

    他这一眼落在秦浩轩眼裡,显然掌教对自己的师父并不满意,只是碍于他自然堂堂主的身分,依照太初教的规矩,这种事他必须参加,否则黄龙真人肯定不会通知实力并不强的璇玑子。

    璇玑子看到掌教以及、四大堂堂主都在等他了,尤其还看到长老院权长老,他神色一惊,正想说几句抱歉的话,这时,他又看到站在虞长老身旁的秦浩轩。

    在璇玑子心中,秦浩轩是修仙的好苗子,是蒲汉忠以全部心力神照顾的弟弟,是自然堂兴盛的希望,更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可眼下秦浩轩怎么会出现在这裡呢?

    这裡是太初宝殿,只有掌教、长老院长老和五大堂堂主等一些高层核心才能出入的地方,秦浩轩就算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也远远不够资格来到这裡,甚至三名无上紫种弟子都还不够资格。

    精明的璇玑子又看到掌教铁青的脸,以及不时落在秦浩轩身上的目光,还有权长老也不时睁开眼睛,打量他的这名弟子,加上其他四大堂堂主古怪的眼神,他心中闪过一丝不妙。

    难道秦浩轩惹祸了?这祸还大到惊动长老院的地步?

    种种猜测令璇玑子忧心不已,他脸上的皱纹一时间又深了几分,甚至都忘了朝掌教和权长老行礼的礼数,径直走到秦浩轩面前,一脸忧心,用柔和的语气说道:”浩轩,你是不是惹祸了?”

    秦浩轩知道师父误会自己了,毕竟以自己的身分,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裡,难免会误以为是自己惹祸了。秦浩轩心中感动,他还没来得及解释,璇玑子看到他感动的眼神,以为他真的惹了大祸,用慈祥的眼神看著秦浩轩,道:“别担心,你真惹了什么祸,师父拼著这把老骨头也要保住你。”

    “师父…………”秦浩轩的声音一度硬咽起来。

    看到这裡,虞长老再也沉默不下去了,他哈哈笑道:“璇玑子师兄,你收了个好徒弟啊!你徒弟可没给你惹祸,反而立了大功!”

    “啊!”璇玑子一愣,原本还以为秦浩轩是惹出了什么惊动长老院的大祸,反应过来后,璇玑子脸上忧色褪去,换上一脸喜色,刚想问点什么,掌教真人就说话了。

    “璇玑堂主,请坐下。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开始吧!”虞长老打破沉默后,黄龙真人也沉不住气了,想起可能出现第二个幽泉魔渊,甚至还是出现在翔龙国境范围内,他就忧心不已。掌教对虞长老道:“虞师弟,麻烦你将此事从头说一次。此事事关重大,请各位认真听好。”

    四大堂堂主和璇玑子,以及权长老都对虞长老说的秦浩轩立了大功表示疑惑,正准备悄悄议论呢,黄龙真人只好强调事关重大,将他们的八卦心理收起。

    黄龙真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严肃地说话了,四大堂堂主与璇玑子马上收起好奇心,认真听虞长老讲述。

    虞长老将事情完整地讲述了一遍,其中夹杂著散修发动战争,实则是为了吸引太初教注意,以便布置出打开幽泉冥界时空通道的真实目的猜测,当然,他对秦浩轩也是大力讚扬。

    虞长老说罢,黄龙真人说道:“阵法是秦浩轩发现的,本座听他描述过阵法模样,基本上已经肯定这件事是真的。权长老,诸位堂主,你们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对策?”

    此话一出,一片譁然。

    原本以为秦浩轩惹祸,却没想到这孩子是立了功,璇玑子老脸展开开心的笑颜逐开容,那一脸又深又皱的皱纹完全舒展,精神都好了很多,彷彿年轻了几十岁。

    若不是眼前正在说一件足以震惊修仙界的严肃大事,璇玑子肯定抱著秦浩轩笑傻了,这个徒弟太让他得意了。

    秦浩轩立了大功啊!连他这个师父都觉得很有面子长脸,自然堂好久没这么扬眉吐气了。

    当即,璇玑子坐得更直了一些。

    听到掌教徵询意见,性子急冲的古云子当场站起来,一张胖脸扭曲,激愤地的喊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混帐事,难道不知道这会害死整个修仙界吗么?他想自杀,干嘛拉我们下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同时,古云子还朝秦浩轩望了一眼,眼神中闪烁著几分羡慕。

    没错,是羡慕。之前古云子还在反覆猜测秦浩轩到底惹出什么大祸,却没想到他非但没惹祸,反而立下做出这么大的功劳!发现幽泉魔渊时空通道,及时报告宗门,阻止第二个幽泉魔渊的出现,这个功劳大得惊人!

    想想如此大功将获得给宗门的奖励,即便身为堂主的古云子也心动不已。

    古云子心裡甚至在想,这个功劳这么大,若是能给自己的灰种徒弟张扬,以宗门奖励发下来的巨量型修仙资源,张扬要超越紫种弟子也并非不可能不在话下。

    “可惜秦浩轩是个弱种,哎…………白费瞎了一桩大功啊!”

    其实苏百花、碧竹子,以及夏云堂代替堂主参加会议的长老,对散修的疯狂行径震惊的同时,又何尝不叹惜这么大一桩功劳落到秦浩轩身上呢?

    “此事,不简单。”坐在首座的权长老讚许地的看了秦浩轩一眼。

    碧竹子接过权长老的话头道:“秦浩轩说看守阵法的是两名散修,一个仙苗境二十一叶,一个仙苗境二十叶,以他们的实力显然不可能布置出这么一座大型阵法,肯定还有幕后主使者推手。”

    其他几名堂主白了碧竹子一眼,这不是废话吗么?两个仙苗境二十叶的散修能布置出连太初教都不会,能打开幽泉冥界时空通道的阵图?就算是他们摆的,以他们的实力能干嘛?随便过来一个魔就将他们给吃了。

    古云子皱眉说道:“莫非,这座阵不是人布下的,而是散落在修仙界的魔,是这些魔的诡计,魔先许给这些散修好处,让大量散修发动战争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好让牠们从容製造第二个幽泉魔渊?”

    古云子的话刚刚落音,立刻被苏百花反驳否决了:“不可能!修仙者和魔一直是势不两立的阵营,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一旦修仙界被消灭,下一个被魔吃掉的就是这些曾经为牠们卖命的散修。为魔卖命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一向丧心病狂的妖修都不会做这种蠢事。”

    权长老也点头认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散修知道取捨。”

    “莫非有散修得到【吞魔宝典】之类邪门功法,想靠吞噬幽泉冥界的魔提升自己实力?”一直没有吭声的璇玑子说道。

    璇玑子的话引起一阵倒吸凉气声,其实几名堂主都想到了这一点,只是【吞魔宝典】太过恐怖,他们不愿意说出来罢了。!如果再出现那种以仙树境修为便足以斩杀仙人的强悍角色存在,修仙界就要大地震了!而且,谁也不敢保证几百年后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幽泉魔渊。

    当年修仙界为了堵住越来越大的时空裂缝,修仙界曾派出许多高手围剿击杀创出【吞魔宝典】的高手大能者,那人单枪匹马,将围堵杀他的修仙者统统斩杀,现在太初教的一些书籍中都有记载。

    等这些堂主们七嘴八舌的说完,一直皱著眉的虞长老才说道:“我怀疑这种阵图不只止一个,毕竟一个阵图只能创出撕裂一条时空通道,其他地方可能也有其他阵图,这些小阵图组成一座大阵,只要布阵者法力够,将足以开闢另撕开又一条幽泉魔渊。”

    虞长老是从幽泉魔渊出来的人,见识自然非比寻常。,他从听到秦浩轩对阵图的描述,便开始猜测那幕后人打什么算盘,肯定不只是打止开撕开一条时空通道这么简单,否则也不需要发动员这么多散修,和太初教打这场旷日长久的战争了。

    “散修的战争还没停止,那幕后人肯定还在其他地方布阵,或许只等大阵完成,就会立刻发动,打通撕开第二条幽泉魔渊!”

    虞长老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这个猜测结果和黄龙真人的猜测不谋而合。

    他们俩,以及权长老都是在幽泉魔渊活著出来的人,幽泉魔渊有多可怕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否则虞长老也不至于急急忙忙就带著秦浩轩回太初教,黄龙真人也不至于马上召集五大堂堂主与长老院权长老过来议事。

    权长老对黄龙真人道:“掌教,兹事体大,不能拖延,必须马上派人去查探虚实!”

    黄龙真人点点头,目光从几名堂主身上扫过,道:“谁去?”

    黄龙真人的话刚刚落音,五名堂主全部激动地站起来,表示:“我去!”

    秦浩轩愣住了,原本他以为像这种苦差事,肯定要掌教点名指到身上才肯去,却没想到包括师父在内的五名堂主全都部自告奋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