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再入水府求秘宝【三更】
    虞长老哈哈一笑,道:“璇玑师兄请放心!”随后,虞长老又深深凝望璇玑子一眼,看他脸面色苍白更显苍老,似乎比昨天在太初宝殿见面老了十几岁不止,不禁提醒道:“师兄也多保重身体。”

    说着,虞长老剑指一捏,背上飞剑带起一条剑虹飞出,迅速变大,这一次比上次变得更大,虞长老、苏百花、碧竹子以及秦浩轩四人上去还有馀。

    在璇玑子的注视中,飞剑腾飞,带起一道长长的剑虹,迅速消失在天边。

    没有来送行,但站在黄帝峰顶峰观望的黄龙真人轻叹一声,低声自言自语:“老祖庇佑,希望虞师弟等人一举捣毁贼人阴谋,求老祖庇护太初教万年基业,苍生平安。”

    在秦浩轩的指点下,他们来到发现阵图的知府府邸,因为时间较短,就连知府的死讯都还没有传出,虞长老等人找到那个密室阵图后,这个阵图的巨大,令他们看一眼便呆滞了。

    虞长老听秦浩轩描述过阵图的模样,并且秦浩轩还记下一些铭文的形状,模拟出几个,当时虞长老便知道事态严重,但没想到事态竟严重到这个地步。

    十公尺大小的阵图,上面密密麻麻布满数以亿计的铭文,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拼成一座足以产生撕裂时空通道的繁杂阵法。

    看到这座阵法,自问博闻广识,对阵法也有很深研究的虞长老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从没见过这么複杂的阵图,能布下这个阵图的人在修仙六艺的【阵】之一途上,造诣肯定极深,或许到达堪比长老院阵长老的地步。

    被这个巨大阵图震撼之后,虞长老的目光又落到秦浩轩身上。

    秦浩轩这个弱种弟子竟然如此厉害,在【阵】之一途上,没有深入多一点的研究,是根本无法将这个看似杂乱无章的阵图之作用说出来的,而秦浩轩却直接一口说出这个阵图的作用,还粗略的比划模拟出阵图的模样,这才取得自己和掌教的信任及重视。;若换成别的太初教弟子,怎么可能一眼看出这座阵法是干嘛用的?就算看出来了,无法比划出来,自己和掌教也不可能完全相信。

    “秦浩轩,我们要推断其他几个阵图在哪裡,说不定会有危险,你先走吧。”虞长老顿了顿,道:“掌教特许你在宗门中待呆一个月,你若不是要继续入红尘,那就先回门派吧。”

    “是。”秦浩轩微微躬身,没有多言,就走出这个密室。因为接下来的事自己也帮不到忙,若是虞长老等人推算其他阵图时,引来布阵的幕后人,那也很可能是仙树境级别强者的战争,自己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是一个累赘。

    秦浩轩可没兴趣再见识一次仙树境强者的战争,而且很可能是虞长老这种拥有仙剑的强者战斗,一个不小心,被剑气刮擦到自己,就可能会魂飞魄散。

    他走出知府府邸,直接启动万里符朝太初教奔去。

    自己拥有两块水府令牌,不过水府出来后便接着进红尘,已经好几个月时间不在太初教,浪费了好几次进入水府的机会。

    水府裡出产的钟乳灵液可是连门派大老佬都眼馋不已的宝贝,水府出产的其他东西也都不是凡品,为了入红尘而糟蹋了好几次机会,真是浪费!

    傍晚时分,秦浩轩便来到大屿山附近,不过考虑现在就回到门派会惊动众人太过惊世骇俗,所以他寻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安安心心地的修练了两天,然后才回太初教。

    回去之后,秦浩轩第一要务便是找师父璇玑子。

    璇玑子正在房间打坐修练,自从使用一次禁术,从仙苗境二十九叶跌落到仙苗境二十八叶,元气大伤后,丹田气海中的仙苗显得更加萎顿。

    秦浩轩走后璇玑子便一直闭关修练,尽量恢复一些元气,减缓仙苗枯萎速度,否则还没帮秦浩轩拿到先祖道统,自己就先死了。

    得知是秦浩轩来了,璇玑子这才从修练中睁开眼睛。

    “回来啦。”璇玑子眼神中满是慈祥,看着秦浩轩道:“进红尘对你修仙是有好处的,而且听说你的战斗力也很强,杀散修是可以赚取灵石的。”

    璇玑子的声音中有淡淡的嗔怪。

    秦浩轩看着师父愈发苍老的面庞,以及愈发深刻的皱纹,说道:“弟子将在宗门待呆一个月,希望对师父延寿有帮助。”

    “呵呵,仙道无情,逆天夺命并非易事,除了突破境界获得寿元外,就只有用灵兽魂魄和延寿丹延寿一途。但不论是珍贵的灵兽还是延寿丹,价值都难以估算。”璇玑子凝视着这个屡屡创造奇蹟的弟子,道:“你有这份心就够了,但还是先入红尘去吧。”

    秦浩轩从师父眼中看到对延寿的绝望,想到这个慈祥的老人对生命已经失去信心,心头不禁狠狠揪了一下疼。

    “师父,水府出产的钟乳灵液,您知道吗?”

    璇玑子诧异地的看着秦浩轩,道:“当然。”

    “弟子在入仙道进水府时,得到两块水府令牌,这两块水府令牌可以让我每个月进入一次水府一次,每次进入时间仅有三到四天,但弟子或许可以在水府找到钟乳灵液,想办法炼制药散。虽然肯定不如延寿丹的药力,但也能为您延寿。”

    秦浩轩一脸真挚地的说着,被秦浩轩真诚的眼神感动,璇玑子心中掀起轩然大波。,他微微思量,若是平常,即便秦浩轩找来钟乳灵液,璇玑子也不可能接受,但眼下他正在燃烧寿元施展禁术打开先祖道统,施展一次禁术后,璇玑子发现自己仙苗黯淡,有人之将死、仙苗枯萎之势。

    这几天璇玑子所担心的最大问题就是,自己还没有将先祖道统的三层禁制打开,就寿元耗尽了。

    所以秦浩轩说要去水府中寻找钟乳灵液,璇玑子只是关切地的说:“听说上次开水府,裡面有不少幽泉冥界的时空裂缝,跑出不少幽泉冥魔,死伤的弟子很多,这次进去,你一定要小心谨慎。”

    说罢,璇玑子还不放心,又萝嗦地的嘱咐了一通。

    秦浩轩默默听着师父的嘱咐,却没有半点不耐,因为他从这些嘱咐中感受到浓浓温情。

    父母在自己离家远行时,同样萝嗦嘱咐了许多,而自己这次单独入水府,师父也反覆叮嘱。

    “师尊放心。”秦浩轩深深鞠躬揖礼,看着师父满脸的皱纹,关切的眼神,暗暗想道:“哪怕在水府裡一无所获,我也要将埋在绝仙毒谷裡的钟乳灵液取一些来给师父延寿。”

    璇玑子心中参杂着感动和愧疚,但仍努力让自己平静,语重心长地的说道:“修仙路漫漫,与人斗、与天争,能够获得仙缘的修仙者太少太少了,仙缘是际遇也是危险。水府是你的仙缘,为师虽然担忧,但也不能阻拦你寻求仙缘,你一定要小心谨慎!”

    秦浩轩微微躬身:“师尊放心。”说罢,便转身离去。

    看着秦浩轩离去的背影,璇玑子心头一酸,浑浊的双眼中漫出一层水雾。

    “浩轩徒儿,为师没用,要让你去冒这个险。,你放心,为师说什么也会将先祖道统取出来!”璇玑子心头暗暗说道。

    秦浩轩花了半天的时间走到日月湖,日月湖在大屿山中央部分,烟波飘渺一望无际,湖水清澈如镜面,清晰地忠实的倒映着蓝天白云。

    现在不是开水府的时节,所以日月湖边一个人都没有。秦浩轩来到日月湖之后,将两枚刻着铭文的水府令牌拿出来,然后分别注入灵力。

    灵力进入水府令牌中,这两枚金色的水府令牌顿时闪着微光闪烁,一道金色光华将秦浩轩身子包裹,秦浩轩一下子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已经来到水府之中。

    秦浩轩知道这一次是一个人进来的,不像上次水府裡还有诸多师兄弟,以及叶一鸣师兄也在旁边照看自己。现在自己的战斗力虽然堪比仙苗境二十多叶的修仙者,但谁也不知道水府中到底有多么可怕的魔,或者有什么未知的危机。

    一刚刚进入出现在水府,秦浩轩便朝四周一望。

    这一次他来到的是一个大殿的门口,这个大殿高达百丈,不知有多宽广,光是殿前的广场就比太初宝殿前广场大五倍以上不止。

    秦浩轩仔细一看,发现这座大殿竟然是以白玉为砖,巨大兽骨为梁粱,蟒鳞为瓦,一股滔天的洪荒气势从古殿透出,远胜过太初宝殿。

    秦浩轩本想进这古殿裡逛逛转悠转悠,但刚走到古殿大门口,便被其中透出的滔天气势逼退,他感觉如果自己强行走进去,非被其中透出的气势压成齑粉不可。

    所以秦浩轩明智地的停顿下住脚步,走向殿前广场。

    广场上方,有几道不算大的时空裂缝,透出森寒阴气,这是通向幽泉冥界的时空裂缝。

    几支幽泉冥魔从裡面跳出来,这几个魔穿得犹若翩翩公子,看到秦浩轩后眼睛裡冒着精光。

    这些魔的长相和人类比起来,整体来说要俊美许多,有的魔明明是公的,却偏偏俊美妖娆如女人,这让秦浩轩倒尽胃口不已,眼前这几个魔都是这个样子。

    “修仙者!抓住这个修仙者,咱们一起吃了!”一个魔大声喊着,它眼冒精光,黏稠透明的口水顺着洁白的下巴滴落。

    “围起来,不能让他跑了!美味的修仙者啊!”

    “几个月前那批修仙者就你吃得最多,这个修仙者我要分一大半!”

    另外几支个魔纷纷附和,甚至已经开始讨论怎么分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