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万物皆奇九天红【五更】
    这个水潭中长满水荷花,绿叶葱葱,花朵素雅,淡淡水雾从这个不大的水潭中升起,烟雾飘渺,假山隐现。

    道道七色彩虹从水潭这边跨到那边,几支翩翩蝴蝶在荷花中穿梭着,这一切落在秦浩轩眼裡,不禁赞叹,好一个水府仙境。

    在这个水府中逛转悠了这么久,秦浩轩猜测这个水府可能是某个修为极为高深的修仙者,甚至还可能是仙人居住过的地方,整个水府的建筑要嘛么雄伟,要嘛么阔气,要嘛么精緻,而水府的风景布置也比黄帝峰上的风景更加优雅美丽。;但秦浩轩两次进入水府,一共待呆了十几天,却还没见过比这水潭更美的地方。

    如果非要用词语形容,那就是仙境!整个水府最有仙气的地方!

    水潭旁有个身穿白色罗裙,轻声啜泣的女子,一直痴痴的望着水潭哭泣,虽然只看到背影,但秦浩轩几乎在心裡认定,这女子一定是绝世美女,因为她站在这裡,不但没有破坏水潭的仙境美感,反而更增添了几分飘渺意境。

    “这个女人为什么在这裡哭?她是水府的人吗?”

    看到这个女子后,秦浩轩在心中猜测起来,想到自己未来每个月都会进水府寻宝,如果不将水府情况打探清楚,水府裡还有别人的话,自己就危险了。

    所以秦浩轩壮着胆子走过去,捏着万里符的手心甚至有些出汗了。

    “前辈…………前辈…………”秦浩轩走近女子,距离大约百步时停下,万一女子发难,自己也有逃跑的馀地。

    他叫了几声,但这女子毫无反应,任由秦浩轩叫嚷,她就是自顾自地的啜泣着,连头也不回。

    秦浩轩站了许久,发现女子没有动静,这才又壮着胆子走近几步,然后又叫了几声。

    如此是几次,一主香后,秦浩轩距离女子只剩十步之遥,可女子依旧当他不存在,头微微仰望天空,继续哭泣。

    这诡异的一幕让秦浩轩头皮发麻,如果不是为了安全起见,他早掉头就跑了,虽然他是修仙者,但本质上还是人,只要是人,对未知危险都有莫名恐惧。

    秦浩轩再走近几步,询问:“前辈,您有什么伤心事,为何一直在哭?”

    女子依旧没有反应。,这时,秦浩轩才抬起头,仔细观察起距离他只有五步之遥的女子。

    女子身子没有动,从秦浩轩在百步之外走到五步之遥,她的身子连最细微的动作都没有,一个人若在哭泣的话,身子怎么可能不动呢?除非她是一座石雕。

    秦浩轩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终于得出一个令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

    “她竟然是…………石像?”秦浩轩愣住了,一直到他走近,才发现这个女子原来并不是真人,而只是一座石像…………

    他小心戒备地的再走近一些,仔细瞧目光落到女子的脸上,这的确是一张绝美的脸庞,雪白细腻的皮肤,挺直的鼻梁,小巧而充满魅惑的嘴唇,以及一双美丽的丹凤眼。

    精緻五官和匀称的身材搭配,尽显清纯魅惑,而那一身白色罗裙又将她的气质发挥勾勒到极致。

    即便是道心坚固的秦浩轩,也看呆了,几息之后才回过神来。

    “我道心算是比较坚固的了,但在她面前还是微微动摇…………”秦浩轩骇然,这真的只是一座石像?即便他已经确定这是石像,但还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有这么逼真、这么美丽的石像?完全将这女子的神韵、,气质,以及种种美好的一切雕刻出来了,仿若真人。

    “而且…………石像竟然会哭!”秦浩轩更觉得不可思议了,心中闪过四个字:“鬼斧神工!”

    秦浩轩将这石像上下打量一番后,发现在石像的背后有两个并不清晰的小字,他好奇地擦了擦上面的灰尘,勉强看清这两个字:“七杀!”

    “七杀?”秦浩轩面眼露疑惑。

    秦浩轩擦过这两个字,原本一动也不动的石像忽然震动了一下,将秦浩轩吓坏了,远远跳了开去,灵力吞吐,随时准备启动万里符逃跑。

    这时,原本只会哭泣的石像不再哭泣了,悦耳的声音传入秦浩轩耳朵:“繁星海,长恨天,巨石仙殿方寸间。”

    石像并不是在跟秦浩轩说话,自顾自说完后终于陷入沉默。

    原本只会啜泣的石像,在说出这一句话后,更像仙女下凡尘,一股出尘超俗的仙气从石像身上传出,原本还能看出些微破绽的石像,在这一刻更像真人。

    秦浩轩原本以为这石像等等就会变成真人,但等了很久,石像还是石像,只是悦耳的声音又响起来:“繁星海,长恨天,巨石仙殿方寸间。”

    声音悦耳,十分动听,每隔一段时间便自言自语地的重複,可听了很多遍,秦浩轩依旧听不明白话裡含义。,反正所剩时间也不多了,他乾脆站在小水潭前,看着这个彷彿仙女下凡尘的石像,听她说着听不懂的话,直到他身上金芒一闪,便消失在水府中,再度回到日月湖畔。

    “繁星海,长恨天,巨石仙殿方寸间。”站在日月湖畔,看着烟波飘渺的日月湖,秦浩轩喃喃自语。

    从水府出来后,秦浩轩来到璇玑子的房间。

    “回来了。”看到秦浩轩,璇玑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秦浩轩点点头,道:“只有一些小魔,没遇到危险,不过也没有得到钟乳灵液。虽看到将近一碗的钟乳灵液,却被禁制保护,弟子修为不够,打不开禁制。”

    他苦笑一声。

    璇玑子一脸慈祥的笑容,淡淡说道:“钟乳灵液是天材地宝,可遇不可求,以后还有机会。”

    秦浩轩愧疚地的看了师父一眼,心中琢磨什么时候将绝仙毒谷裡的钟乳灵液拿点出来,炼制药散给师父延寿,四天不见,师父头上花白的头髮彻底雪白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裡,秦浩轩大多数时间都待呆在房裡,白天修练,晚上附身于小蛇去绝仙毒谷中,一来寻宝,二来修练神识。

    虽然上次在绝仙毒谷摘了一朵魂花,但他并不敢在太初教范围内养鬼,万一动作太大阴气外洩,引发什么麻烦可不好。

    二十多天来,在师父璇玑子时不时的指点下,秦浩轩对道门正法的一些法诀理解得更加透彻了,不过也还没有从仙苗境九叶突破到仙苗境十叶。

    仙苗境十叶是一个门槛,许多修仙者被卡在仙苗境九叶,终生不得寸进,所以秦浩轩也不急,他感觉自己的实力一直在稳步前进,至于什么时候突破仙苗境十叶,那就要看机遇和气运了。

    一个月之期将满,秦浩轩在绝仙毒谷裡并没有寻到什么东西。,这天晚上他又早早进入绝仙毒谷,直接进入自己能进入的最大距离,顶着绝仙毒谷巨大的压力继续寻找。

    也该他运气不错,当他走到一个深坑旁,小蛇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乌漆抹黑犹如巨兽张开大嘴的深坑裡,或许能找到什么好东西。

    在绝仙毒谷裡打转晃悠这么久,秦浩轩很少进入这种天坑,因为害怕遇到什么不可知的危险;但眼下一个月之期将至,自己若不能寻些东西,再次进红尘后,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所以秦浩轩壮着胆子,告诉诫自己富贵险中求,然后一头扎进这天坑中。

    天坑中黑黝黝的,好在小蛇有黑暗视物的本事,藉着外面隐约透进来的幽幽光芒,他很快适应了黑暗,天坑中的一切都落入他眼帘。

    这肯定是两个强者在半空对决,失败的一方被胜利一方一掌打落,失败者落地,携带的巨力炸开地面,炸出这么一个直径三丈,深十馀丈的天坑。因为在天坑的底部,秦浩轩看到人类的碎骨。

    秦浩轩举目一望,目光顿时聚焦落在天坑前方一株花朵上。

    这朵一共才三片花瓣,火红鲜艳的小花在阴暗潮湿的天坑中,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开得很是绚丽,为这个暗无天日,阴冷潮湿的天坑冷带来几分生机。

    看到这株小花,秦浩轩感觉心脏狠狠跳动抽搐了。

    这株小花有个响亮的名字——九天红。

    九天红也是罕见的天材地宝,虽然比不上九叶金莲,但价值却远胜过一叶金莲。

    如果用它炼制成丹,可以帮助仙树境、仙轮境,乃至仙婴道果境修仙强者突破境界,在修仙者眼裡,它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秦浩轩眼睛都直了,有了这一株九天红,自己绝对能突破到仙苗境十叶了,甚至以后遇到修练门槛,都不用愁无法突破。

    想到这裡,秦浩轩毫不犹豫地的一口咬上去。

    “嗤!”

    小蛇坚固异常的牙齿,竟然没能将九天红咬断,甚至连一点牙痕都没留下。

    秦浩轩这才记起书中对九天红的介绍,一株看似不起眼的小小九天红,往往重达万斤,而且九天红坚逾金石,神兵利器也难伤。

    书上就记载了,曾经有修仙者偶然碰到九天红这种奇物,但想尽办法都没能摘下带走。

    当时许多人将这段故事当笑话看,认为是那修仙者实力低微,愚笨不堪,甚至连秦浩轩也这么认为,一朵小小的花,又怎么可能重达万斤,神兵利器难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