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三十首级引云鹤【七更】
    财不露白不知道么?

    秦浩轩看着堆成小山似的灵石心中一笑,这位西门长老真有意思,竟然想出这般的耍赖手段想要留住我,若不是着急见徐羽解释,我倒是可以在这里多帮帮他……

    只是现在……秦浩轩无奈的笑了笑,还是先对不起一下这位西门长老吧,日后再回来,杀些散修补偿一下这位长老吧。

    ”谢谢长老。”

    秦浩轩抱拳感谢,将胸前变成护心镜的龙鳞仙剑拿出来,直接在地上拿了两千颗下三品灵石,打开龙鳞仙剑的空间,然后大手一挥,将这小山似的灵石都扫进里面。

    “这……这……”原本想为难秦浩轩,将他继续留下来的西门胜,看到秦浩轩竟然拥有储物空间,而且这个储物空间还不是乾坤符一类的东西,刚才惊鸿一瞥发现,这玩意的空间比一般乾坤符大太多了!而且它怎么这么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收好灵石,秦浩轩微微一躬,十分恭敬的道:“西门堂主,弟子有一件事想请教您。”

    “说。”西门胜无奈的看着秦浩轩。

    “弟子想请教您,徐羽师妹入红尘的地点在哪里?”秦浩轩目光落在西门胜身前的香炉上,此时香炉中正冒出缕缕麝香,淡淡的烟气隔在他和西门胜之间,透过烟雾香气,他隐约看出西门胜脸上为难的表情。

    每一队入红尘弟子,入红尘的地方都不同,秦浩轩不知道徐羽入红尘的具体地点,就算给他一个月假期,他也休想找到徐羽。

    西门胜心中想道:“秦浩轩和徐羽关系很好,相互探望也不是什么禁忌,干脆告诉他徐羽的所在吧,以免日后徐羽知道我为难秦浩轩,还道我心肠歹毒,得罪一个无上紫种可没好处。”

    西门胜略微沉吟后,说道:“每队人入红尘的地点都不同,徐羽在翔龙国的京都,紫霄皇城,完成她的入红尘。”

    秦浩轩听后,心中想道:“这入红尘遁入俗世的一项挺有趣,自己这一队人还好,是在荒郊野外和散修生死相搏,而徐羽则是真正的入红尘,竟然在世俗权力的最中心入红尘,体验俗世。”

    “太初教弟子和散修最大的区别,就是散修没有入仙道和入红尘。”西门胜眼神中流露出几分不屑:“所以很多散修,称不上真正的修仙者!因为他们连何是仙,何是凡都分不清!”

    西门胜正色说道:“你的确有请假的资格,但是要记住,入红尘的这几个月,你比别人请的假多,耽误的时间多,这对你以后是没有好处的!不过这次去皇城,也正好体验下俗世,那是真正世俗繁华之地。”

    “好好体会,会对你很有帮助。”西门胜叮嘱几句,认真的看着秦浩轩,强调道:“但是十天之后,你必须回来。”

    秦浩感觉到西门胜的善意,轻声一笑,再看西门胜时,觉得西门胜这人也不赖,当即真诚的躬身致谢,然后在西门胜无奈的目光注视下,拖着一身血污的疲惫身躯离开他的营帐。

    拿了灵石,又请好假后,秦浩轩直接回自己营帐洗澡休息,今天大展神威斩杀了三十个散修,这个辉煌的战绩背后,是精疲力尽做代价的。

    ……

    直到秦浩轩和刑离开后,西门胜还在想秦浩轩的储物法宝是什么,总觉得眼熟的他冥思苦想许久,忽然脑海中灵光一动,他猛然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脸惊骇:“龙鳞仙剑,竟然是镇派之宝龙鳞仙剑!肯定……肯定是掌教将龙鳞仙剑当奖励赏给秦浩轩了……”

    “龙鳞仙剑只要有灵石还是可以使用的,秦浩轩在战场赚了一百多万下三品灵石……十万颗下三品灵石发动一次龙鳞仙剑,他足够催动十次了!”

    西门胜想起龙鳞仙剑恐怖的威力,以及曾一剑削平黄帝峰的辉煌历史,心头微微颤抖。

    ……

    散修阵营,中军主帐中乱哄哄的,今天被秦浩轩一人斩杀了三十人后,将他们吓得召开紧急会议了,这个会议由两名仙苗境四十叶的散修主持。

    “江道友,今天损失这么大,被太初教一个小子杀掉三十人,你一定要想办法对付他呀!”

    “那人谁呀,这么厉害?”

    “是那个叫李靖的么?他今天吃了春药?竟然变得这么厉害?!”

    “不是,不是李靖,你忘了一个月前,有一个和李靖一样厉害的家伙,名叫秦浩轩?我见过他,今天这个人就是秦浩轩!”

    “太可怕了,一个人竟然杀了三十个……江道友,你一定要想办法将他除了,否则遗祸无穷啊!”

    “对,否则我们阵营实力较低的,都被吓得不敢出门了!”

    这名主持会议,被称作江道友的散修名叫江罗封,仙苗境四十叶的实力,他眉头紧锁,也自言自语道:“一定要杀了他!绝不能留!”

    这些散修们达成共识,那就是一定要将这个秦浩轩除掉,他可比李靖可怕多了!

    一天杀三十个散修,而且都是越级挑战,这种战斗力,即便仙苗境四十叶的江罗封,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在散修们商量如何对付秦浩轩时,一个绝对让秦浩轩和刑刻骨铭心的身影,来到散修的阵营中。

    这个人正是先被禹峰长老打成重伤,后又被秦浩轩炸得濒死,连乾坤符都丢了的云鹤山人。

    自从上次被秦浩轩用半成品毕方符兽击伤,云鹤山人重伤之上再添重伤,拥有异种的女孩又被那两个可恶的小子救走,就连储藏了自己一辈子身家积攒的乾坤符都不幸丢失了。

    云鹤山人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修养了几个月,身上几个伤势严重的地方才稍微变好,但也只是身体表面不流血,距离真正的痊愈还远着呢。

    “秦浩轩!秦浩轩!”云鹤山人心头时时刻刻惦记着这个名字,当时自己在追这小子时,太初教那个赤炼子就曾叫了一句这个名字,当时云鹤山人便记住了,尤其是被区区仙苗境六七叶的秦浩轩抢走天材地宝一般珍稀的异种修仙者,又被他顺走自己全部身家的乾坤符,秦浩轩这个名字在他心里便刻骨铭心起来。

    “秦浩轩,你不要落到老子手里,否则老子一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哪怕是做梦,云鹤山人都在咬牙切齿,这份仇恨,这份耻辱太深刻了,深刻到让他无法自拔!

    身上几个比较严重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后,云鹤山人便需要找一些药材调理身子,不过以他身体目前的状况,去一些险恶的地方寻找自己需要的药材,显然是不现实的,好在他修炼百年,还是有几个散修好友的。

    他一个散修好友名叫孙药王,人如其名,此人在炼丹炼药一道上有些研究,身上各种稀奇古怪的药材不少,云鹤山人需要的药材他身上恰好有。

    通过多番打听,云鹤山人得知他和不少散修在七丈渊,和太初教干起来了。

    当即,云鹤山人便赶到散修的阵营中。

    云鹤山人可是驾驭飞剑的散修,飞剑在弟子上万的太初教中,也只有寥寥十数人拥有,就连五大堂的堂主,身份尊贵实力强横,但都没能拥有一把真正的飞剑。

    云鹤山人在翔龙国散修中,名气可是极大的,不过负责把守法阵的几个散修可没那眼力见,怎么可能一眼就认出云鹤山人呢?

    他们看到驾驭真正飞剑,拖着长长剑虹的云鹤山人出现时,一个个面面相觑,心中惊骇莫名:“不会是太初教输不起,直接派拥有飞剑的修仙者来剿灭自己吧?”

    飞剑,不管在太初教修仙者心中,还是散修的心里,那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寻常的修仙者怎么可能拥有一柄真正的飞剑?拥有飞剑的修仙者,都是实力真正强横之辈。

    云鹤山人来到法阵外,酝酿灵力,长喝一声:“云鹤山人在此,速速打开法阵。”

    他的声音犹如天雷滚滚,一传进法阵中。

    那几名看门的散修听到云鹤山人四个字,原本惊恐的面容顿时露出喜色,在散修阵营中坐镇的并不乏仙树境强者,但拥有真正飞剑的散修可一个都没有,云鹤山人的突然到来,就像兴奋剂一般,让整个阵营的散修兴奋起来。

    对照一下云鹤山人的相貌特征,以及他驾驭的真正飞剑,看守法阵入口的几名散修激动得哭了,马上确定他就是真正的云鹤山人,立马打开法阵,将云鹤山人请进来。

    毕竟太初教拥有飞剑的修仙者若是来了,以飞剑之威,几剑就能斩破这个防御法阵,用不着这么藏头藏尾,而且以太初教修仙者的高傲,是不屑改头换面骗人的。

    “云鹤老祖,您是我崇拜已久的前辈高人,晚辈弟子给您见礼了。”

    “云鹤老祖,我们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您盼来了,有您在这里,我们就安心了!”

    “老祖,我们这几个月被太初教的那群小子打惨了,一些个仙苗境十几叶二十叶的弟子,将我们散修兄弟们打得死伤惨重,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在这些实力低微的散修心里,有真正飞剑的云鹤山人坐镇,就算太初教派出飞剑长老,那也不足为惧!

    说不定在云鹤山人的带领下,还能全面反攻太初教,一扫几个月来被压着打的憋屈,一举将那些肥得流油,高傲得不像话的太初教弟子统统杀了。

    散修们一通马屁拍下来,几个月前在仙苗境六七叶的太初教弟子秦浩轩手里吃了大亏的云鹤山人阴沉着脸,被这么多人拍马屁后,面色反而更难看了,他心道:“你们这群兔崽子被人打残了关老子屁事,你们好歹被一群仙苗境十几二十叶的散修打死打残,老子却栽在一个仙苗境六七叶的太初教小子手里,差点身死道消,谁给老子做主啊?”

    当然,不管是为了名声还是面子,云鹤山人都不会将自己被仙苗境六七叶的太初教弟子打伤的事传出,最多承认和太初教飞剑长老大战一场,最后受伤逃离。

    被一个拥有飞剑的太初教长老打伤,最后还能活着逃离,倒不是什么丢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