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龙鳞仙剑偷云鹤【九更】
    习牧原不知道的是,秦浩轩昨天和刑联手,杀了四个布出四小四象阵,融合了组合型符兽的散修,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大惊失色的感慨:“现在我们正面对敌秦浩轩,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了。”

    他们三人骑马出行,也引起了埋伏在官道要处散修的注意,因为昨天秦浩轩辉煌恐怖的战绩,没有一个散修敢跳出去偷袭秦浩轩的,而且所有散修都知道,这个秦浩轩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拥有真正飞剑的仙树境强者云鹤山人,云鹤山人放话要亲自出手杀死秦浩轩。

    一个拥有真正飞剑的仙树境强者说出这话,等于为秦浩轩判了死刑。

    秦浩轩就算表现得再惊采绝艳,可他毕竟是一个仙苗境十叶的小修仙者罢了,现在在散修们的眼里,他已经是一具活着的尸体了。

    秦浩轩可不知道云鹤山人已经到散修阵营,更不知道云鹤山人就在前方路上等他,此时他满心欢喜,因为就快能见到阔别几个月的徐羽妹妹了。

    女大十八变,几个月不见,徐羽妹妹的变化肯定很惊人,说不定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想起两年前,自己和徐羽同时拜入太初教,那时的徐羽只是一个黑黑瘦瘦的小姑娘,两年时光,又经过修仙的磨砺,现在的徐羽愈发出落得美丽动人,气质与相貌都属上乘。

    入红尘分别的那会,徐羽已经很漂亮了,这几个月下来,徐羽会不会变得更漂亮呢?

    尤其是想起徐羽甜甜的叫自己浩轩哥哥,秦浩轩就不能自已,若不是现在还在七丈渊战场,施展万里符太过惊世骇俗,他恨不得马上施展万里符赶到王都。

    “不对!”就在秦浩轩想起徐羽,心中百般甜蜜时,刑忽然勒住马,对秦浩轩和蓝烟道:“停,停!”

    秦浩轩和蓝烟勒住马,秦浩轩不悦的看着刑。

    刑不理秦浩轩不悦的眼神,侧着头感觉了一阵,他道:“好浓郁的修仙者气血的味道!这股气血味道不但浓郁,还很熟悉,这个血的味道我闻过!”

    秦浩轩诧异的问道:“是谁?”

    刑沉吟片刻,他望着秦浩轩和蓝烟道:“你们还记得云鹤山人么?这股血气味道就是云鹤山人的,他应该就在前面!”

    “啊!”神情永远淡淡的慵懒,对什么都不太上心的蓝烟忽然尖叫一声,声音都颤抖:“云鹤山人?”

    秦浩轩也紧张的询问道:“怎么回事,你快说明白!”

    “云鹤山人不是受了重伤么,我估计他休养了几个月,但伤势还没有痊愈,他毕竟是仙树境的修仙者,我们魔族对血的味道格外敏感,可能你们没闻到,但是我已经闻到了!可以肯定是云鹤山人的气息,不出意料的话,他应该就在前面等我们。”

    刑的话说完,秦浩轩脸也绷紧,而蓝烟那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也消失了,漂亮小脸煞白,紧张的看了看刑,最后望向秦浩轩。

    云鹤山人可是拥有飞剑的仙树境强者,就连赤炼子都不是他的对手,当时要不是长老院的禹峰长老忽然出现,自己肯定会被云鹤山人杀死!

    想起云鹤山人恐怖的战力,以及一剑下来劈天斩地的气势,秦浩轩忍不住心惊肉跳,他毕竟只是一个仙苗境十叶的小修仙者,就算他修炼【道心种魔】,就算他有无形剑,就算他神识再强大,可这些在云鹤山人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浮云。

    若换成其他人,听说拦路虎是一个拥有飞剑的仙树境强者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落荒而逃,但秦浩轩却没有这样,即便面对似乎没有可能战胜的仙树境强者,他还是在分析自己与对方的优劣。

    秦浩轩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忽然一拍脑门,心中想:“龙鳞仙剑,我可是有太初教镇派之宝龙鳞仙剑的!既然云鹤山人现在伤势没有痊愈,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将他杀了呢?”

    “不如趁云鹤山人伤势没有痊愈,将他杀了吧!”秦浩轩提议。

    刑和蓝烟被秦浩轩这疯狂的话语吓了一跳,秦浩轩竟然想杀一个拥有飞剑的仙树境强者?这不是痴人说梦么?

    想起云鹤山人的可怕,蓝烟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对抗云鹤山人,他可是拥有飞剑的仙树境强者,一剑下来你就必死无疑!”

    秦浩轩神秘笑着:“我有把剑,可以砍死他!”

    “你的无形剑吗?”刑白了秦浩轩一眼:“你得离他多近才能奏效啊!而且你的神识攻击也未必能起到多大作用,他毕竟是仙树境修仙者。”

    秦浩轩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将胸口变作护心镜模样的龙鳞仙剑拿出来,在刑和蓝烟眼前亮了亮,道:“我凭它。”

    “这是什么?难道能和云鹤山人的飞剑比么?”蓝烟能隐约感觉到龙鳞仙剑传出的气息波动,似乎很强,但是她还是很不客气的提醒秦浩轩:“飞剑的威力,远远不是你想的这样,它……太强了!”

    秦浩轩笑了笑,道:“他有飞剑,我也有飞剑!这柄飞剑是我们太初教的镇派之宝,龙鳞仙剑,正是因为我这次立了大功,掌教特意奖励给我的。”

    “这柄龙鳞仙剑是真正的神龙鳞甲制作,威势滔天,虽然只是一个残剑,但也很厉害。”秦浩轩想了想,道:“云鹤山人的飞剑插在背上,不像那些厉害的飞剑,可以吞吐入口腹之中,可见是一柄下等飞剑,又如何能和我这龙鳞仙剑相比!而且我不信重伤的云鹤山人能扛龙鳞仙剑一剑之威。”

    秦浩轩刚刚说完,刑就接话插嘴了:“镇派之宝龙鳞仙剑?我以前在你们太初教时,也听人说起过这柄飞剑,威力似乎很大,在你们太初教的开山祖师手里,曾经一剑斩断黄帝峰,威力滔天,但是在你们的开山祖师之后,后辈弟子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启动他了,因为实力不够,即便你们那个仙婴道果境的掌教都没法启动这柄飞剑,你怎么使用?”

    “别人没有办法,但不代表我没有办法。”秦浩轩拿出一颗灵石,道:“十万颗下三品灵石,就能启动一次龙鳞仙剑,我有一百万颗下三品灵石,足以拿龙鳞仙剑砍十次了,不信砍不死一个云鹤山人!”

    秦浩轩语气生硬,杀意凛然,他们偷袭云鹤山人,抢走异种的蓝烟,又捡走云鹤山人的乾坤符,还杀了他四个徒弟,可以说和他已经结下不死不休的梁子,云鹤山人只要活着一天就会想方设法杀死自己,被一个拥有飞剑的仙树境强者惦记上,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云鹤山人反正不会放过我,不如趁他现在伤势未曾痊愈,我使用龙鳞仙剑的威力,将他直接斩杀了!”秦浩轩一咬牙,眼神中杀气迸发,道:“等他伤势痊愈后,除非我躲在太初教不出来,否则他肯定会杀我,你们两也跑不了!”

    从秦浩轩嘴里得知龙鳞仙剑的威力,以及他有启动龙鳞仙剑的办法,蓝烟眼中露出一道精光,这个云鹤山人抓了她后,便将她当天材地宝看待,甚至想将她入药疗伤,以蓝烟敢爱敢恨的脾性,对云鹤山人又何尝不是恨之入骨呢?

    她之所以不去报仇,那是因为她没有实力,没能耐报仇罢了,现在听说秦浩轩有一柄威力奇大的龙鳞仙剑,所以她第一个赞同:“杀,将那个云鹤贱人杀了,到时候把他的头颅给我当球踢!”

    蓝烟咬牙切齿,杀气凝霜,倒和云鹤山人恨秦浩轩的神情一样。

    秦浩轩苦笑一声,没料到这丫头这么血腥,当即大手一挥,想霸气的说一句:走,咱们宰有飞剑的仙树境去!杀了云鹤山人,拿他飞剑切西瓜吃。

    可秦浩轩这句霸道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刑堵回去了,刑正色说道:“十万下三品灵石启动一次龙鳞仙剑不假,但是你不能真正启动!除非你不要命了。”

    “怎么说?”秦浩轩惊讶的看着刑。

    刑道:“很简单,就像一个三岁小孩,就算有人将他放到一匹烈马之上,他能驾驭这匹烈马么?烈马轻轻一个趔趄就能将他摔下来。你的实力低微,用十万颗下三品灵石启动龙鳞仙剑一击,可你想过没有,启动龙鳞仙剑之后,巨大的反震之力以及剑气的反噬,你能不能受得了?这柄仙剑威力惊人,相信它反噬的剑气也很恐怖!你强行使用龙鳞仙剑,运气极好的情况下你身受重创,丹田中仙苗上的仙叶全部掉光,重新跌回出苗时的境界,很可能终生不得寸进,正常运气的情况下,你会被巨大的反震以及反噬的剑气直接绞杀,运气不好的情况下,你会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三界中。”

    “就算我变成一道护臂,护住你的手,你我两个联手施展龙鳞仙剑,也没有保命的把握!”刑叹了一口气,道:“龙鳞仙剑是真正龙鳞制作,你不知道龙的可怕,那远远不是我们能仰望的存在。”

    秦浩轩发现,刑在说起龙的时候,神情间流露出不自觉的敬畏,这个自称幽泉冥界天才魔的家伙,眼神中罕见的流露出几分无力感:“强到哪怕是一片龙鳞,也远不是现在的我们能抗衡的。”

    “还有你想过没有,你用十万颗下三品灵石启动一次龙鳞仙剑,以你的实力自然没办法掌控仙剑的轨迹,龙鳞仙剑释放出的剑气是朝哪个方向,是直行还是走偏,这些你能控制么?”

    刑虽然吊儿郎当,难得这么正色说一次话,而且说的这么多。

    秦浩轩从来不轻视真正正色说话的刑,因为只有真正危险的情况下,刑才会这样提醒自己,否则这小子恨不得自己多吃点苦,他乐得看笑话。

    虽然很不愿意错过这次击杀云鹤山人的大好机会,但秦浩轩不得不承认,刑说得一点都没错,自己从来没用过龙鳞仙剑,龙鳞仙剑有多危险自己也不知道,没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使用龙鳞仙剑后,就算龙鳞仙剑的反噬之力自己受得了,可自己也控制不了仙剑的方向,无法精准斩到云鹤山人身上,只要斩不到云鹤山人,云鹤山人就可以一剑劈死自己。

    “太冒险了,不能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秦浩轩打定主意后,对刑和蓝烟说道:“既然没法打,那就只能跑了,好在这个我擅长。”

    秦浩轩苦笑一声,将万里符拿出来,用五百颗下三品灵石为他灌灵,手里又拿着五颗下二品灵石,准备在万里符灵力用尽后补充灌灵。

    “好了,老规矩,刑变作护甲,随时准备施展【龙魔金身】保护我们两,蓝烟趴到我背上,我们趁云鹤山人不注意,冲过去。”秦浩轩吩咐完刑和蓝烟,然后准备启动万里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