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雕木成簪用心礼【二更】
    黄山海将军远远的喊起来,甚至调动内劲,飞快跑到秦浩轩面前,毫不犹豫的跪下磕头,为自己的人请命:“上仙饶恕,他们不知您的身份,被贼人迷惑,有冒犯上仙的地方,还请上仙高抬贵手,饶他们一命。”

    秦浩轩本就没兴趣多造杀孽,都统营将军黄山海既然求情,他也无所谓的收手,对这些吓呆了的士兵说道:“往后,不要草菅人命。”

    尽管秦浩轩的语气很淡,声音不大,但听在士兵们耳里,就像阵阵惊雷过耳。

    见秦浩轩没有追究的意思,黄山海这才松了口气,这些仙人们超凡脱俗,就算将在场的所有士兵包括自己杀了,也没人为自己出头。

    黄山海喝道:“你们还不快给仙人道歉?”

    被吓傻了的士兵们头如捣蒜的磕头,正要道歉时,秦浩轩语气冷淡,说道:“道歉就不必了,不过你们记住。你们手里权力很大,可以轻易决定人的生死,但我希望你们善用这种权力,不要再这般草菅人命,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是,是,是……”士兵们应声不跌,心里惊骇莫名,原来这世上真的是有仙人存在的。

    “还不快滚!”跪伏在地上的黄山海微微侧过脸,呵斥属下:“将冒犯上仙的军曹长尸体丢到乱葬岗给狗吃,你们都给我滚下去。”

    很快,冷汗流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士兵们,逃也似的离开现场。

    他们就算是兵,但本质上只是凡人,对高高在上的仙人,本能的有一种畏惧,更何况仙人还表现出那么恐怖的手段,想杀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相信今天发生的时,将成为许多士兵一辈子不敢忘记的阴影,往后也不敢胡乱为非作歹,作威作福。

    看着落荒而逃的士兵们,秦浩轩站在原地,在心里感叹:“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碰到这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只能绕道而行,他们想杀我,那明年今天就是我的忌日,可我是一个修仙者,仙凡,仙凡,入红尘让我彻底明白了什么叫仙凡!以前在太初教,我的实力和身份是最垫底的,但和这些凡人兵卒比起来,才知道原来我也很厉害,人只有对比才知道自己的厉害,不对比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黄山海是吧?”感叹完后,秦浩轩微微低头,看着还跪伏在地上的都统营将军,道:“你起来吧,带我去紫霄皇城。”

    “是!未将马上带您去皇城。”黄山海虽然疑惑秦浩轩三人去皇城干嘛,但以他的身份哪里敢问这些,点头应是后,毫不迟疑的爬起来,亲自带领秦浩轩三人去紫霄皇城。

    秦浩轩和刑跟在黄山海身后,唯独蓝烟站在原地不动。

    刑转过头,诧异的问蓝烟:“怎么了,你还不走?”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蓝烟一脸促狭笑容,调侃:“人家小情人久别胜新婚,我过去干嘛?遭人厌么?”

    刑一拍脑门,作茅塞顿开状,惊呼:“对啊!小情人见面,我跑过去干嘛?秦浩轩可好不容易请了十天假,如果我们跟过去,肯定会大煞风景,大煞风景。”

    说罢,刑神情夸张,一脸悲壮,对秦浩轩说道:“好兄弟,虽然我也很久没见过徐羽了,但想起我们之间深厚的情谊,更不该去打扰你们小情人会面,为了你们,我决定不去了。”

    秦浩轩面色躁红,随后从刑一表正经的神情中看出他的意图,毫不客气的戳穿:“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休想离开我身边,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被秦浩轩看破意图的刑苦着脸,一瞬间从天堂跌到地狱,垂头丧气就像斗败的公鸡。

    秦浩轩又对蓝烟说道:“蓝烟姑娘,你一个人落单也不好,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吧,没关系的。”

    蓝烟在心头暗骂一声呆瓜,你们小情人见面,自己一个女人跑过去干嘛?就算是修仙者,可徐羽也终归是个女孩,女孩爱吃醋的本性自己再了解不过了,带一个女人去见另一个女人,也只有秦浩轩这种呆瓜才觉得没关系吧?

    “不去,不去,坚决不去!”蓝烟四顾张望,对黄山海道:“你给我安排个住所,我住下来等他们。”

    秦浩轩还想坚持:“真没关系的。”

    蓝烟心底再骂几句呆瓜,不理会秦浩轩,黄山海为难的望了望秦浩轩,又为难望这小姑奶奶,最后一咬牙,道:“如果您不嫌弃,都统营里还是有几间干净的客房用来招待贵宾的。”

    “行,就这里了。”蓝烟大手一挥,随着黄山海召来的士兵去自己房间,远远的挥手:“呆瓜,好好去见你的小情人吧,姐正好在王都逛逛!”

    作为翔龙国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王都面积极大,相当于一个县的领土,处于王都正中央部位的紫霄皇城占了王都一半的面积。

    王都城外围居住着平民百姓,商贾巨富,也居住着各种王公大臣,但在紫霄皇城,就只居住着皇帝以及他的妻女,还有他的皇子们,哪怕皇帝的弟弟,亲王殿下都没资格住。

    在黄山海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三人朝紫霄皇城走去。

    以黄山海城卫军都统营将军的身份,还没有在王都骑马乘车的特权,他十分恭敬的解释之后,秦浩轩也不介意,正好一路看看王都的世俗风情。

    王都的道路很宽,足以并排行走五辆马车,路上行人熙熙攘攘,不时有达官贵人乘坐车马轿子经过,而这时普通的百姓都会主动让出一条道路,可见王都里等级制度分明。

    道路两旁的商铺气派得很,统一灰瓦白墙制式,店铺明亮宽敞,往来商贾客人如过江之鲫,讨价还价,人情往来,迎来送往,好一派热闹景象。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这里得到完整的诠释。

    看着这些凡人,秦浩轩不禁回想起幼时,幼时自己最大的梦想不就是将自己做的手工雕品来王都卖个好价钱,然后回家孝敬父母吗?

    秦浩轩八岁之前还未曾学打猎,那时家境贫寒,早早懂事的他不忍父母的劳碌辛苦,幼小的他也早早开始想办法挣钱,而手工雕品正是他最早的赚钱尝试。

    只不过后来学了打猎,又得到小蛇,将他的人生彻底改变,不再需要手工雕木来赚钱,不过将一块顽木雕刻成各种形状,已经成为他的兴趣和爱好。

    幼年时最想见识的王都繁华现在已经见识到了,却因为见识到更为波澜壮阔的修仙风景,所以秦浩轩对这些凡俗的繁华再没半分意动,眼眸冷淡,就像看身外事,世外景一般,心境中没有半分涟漪。

    这一次打定主意来见徐羽,秦浩轩早早雕刻了一只蝴蝶木簪作为礼物,木簪上的蝴蝶,绝对是他最用心的作品,尤其是他修仙学习铭文雕刻之后,在雕工上又有长足进步。

    秦浩轩嘴角牵起笑容,他想到徐羽见到这枚精巧木簪及上面栩栩如生的蝴蝶,肯定会开心的笑。

    随着黄山海继续前行,约摸一炷香时间后,他们已经远远看到一抹绛红色的高大城墙。

    黄山海十分热忱的解说:“紫霄皇城的城墙比王都外城的城墙要低矮一些,却也高达五丈,构建材质全是烧了十年的青砖,其硬度就算跟铁块比起来也不遑多让,皇城的防御当之为铜墙铁壁!”

    接近紫霄皇城时,这里不再有乱七八糟的商铺,而是一个个巨大阔气的宅子,挂着“虎威将军府”“左卫将军府”“御史大夫府”等各种牌匾,这里是王公大臣们的官邸。

    黄山海带着秦浩轩和刑,经过这些气派的王公大臣府,眼神中不禁流露出渴望和艳羡,他是一个凡人,自然脱不开钱权利的凡俗,黄山海也偷眼望秦浩轩和刑,这两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眼神冷静得没有半分波动,看待这些豪宅府邸,就像看待一个个寻常物事般。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所谓豪宅府邸,若跟太初教黄帝峰的建筑比起来,这些所谓豪宅府邸就像暴发户的房子,材料做工粗糙,要造型没造型,要气质没气质,只会一味显摆炫耀。

    在黄山海眼里,升官发财,被皇帝陛下赏赐一栋靠近皇城的官邸是一辈子奋斗的目标,而在秦浩轩眼里,这些豪宅府邸实在劣质得不堪入目,又如何能勾起他的兴趣?

    见识不同,眼界不同,仙凡不同。

    仙人,这就是仙人吧!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他们三人才走到皇城脚下。

    宣武门,皇城的西大门,红墙黑瓦,城楼高达十多丈,上面是无数箭塔弩楼,穿着明黄色褂子,腰间别着精钢刀,头顶蟾蜍帽的御林军在此站岗放哨。

    走到这里后,黄山海对秦浩轩二人道:“两位上仙,末将最多只能走到这里了,待会末将为二位引荐一名可以带你们真正进入皇城的达事房公公。”

    “好,多谢将军。”秦浩轩微微一笑,示意黄山海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