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木器宝器何为重【八更】
    秦浩轩见徐羽还想说什么,连忙用眼神制止徐羽,然后客气的说白展跃说道:“谢谢白师兄,如此一来就麻烦你了。”

    然后,秦浩轩又转过头对徐羽说道:“羽妹妹,白师兄也是为你好,毕竟你是掌教都重视的紫种弟子,白师兄让你跟我悄悄出去玩,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虽然出去在王都里不一定有危险,但还是小心谨慎些好,最近翔龙国的散修和咱们太初教的关系很恶劣:“他们不会介意暗杀一两个太初教弟子的。”

    秦浩轩开口后,徐羽终于没再说话,也朝白展跃微微一礼,道:“多谢白师兄。”

    白展跃微微笑,摇头叹:“哎,当年我的入道师兄天天告我状,我可是吃够了苦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徐师妹,你别介意。”

    帝师徐羽似乎对秦浩轩言听计从,原本她对白展跃跟在身后保护的提议并不喜欢,但秦浩轩说了后,她虽然不喜欢但还是忍下了。

    白展跃朝秦浩轩温和一笑,以示感谢,心中却想道:“难怪徐羽天天挂记着秦浩轩,原来这个秦浩轩这么会说话,比那些只会阿谀讨好的弱种强多了!”

    从徐羽嘴里,白展跃也知道他们认识的经过,不禁感叹秦浩轩好运气,竟然帮助了一个女扮男装的无上紫种,在徐羽最弱小的时候帮助了她,以至于徐羽现在都对他充满感激,甚至还生出一丝超越友谊的男女之情。

    白展跃虽然是一副年轻人模样,可今年也近四十,不过这年纪对修仙者来说,还处于青年。

    修仙二十多年能取得如此成绩,也足以骄傲了,许多修仙五十年的修仙者,都不曾修炼到仙苗境四十叶,白展跃能在这个年纪修炼到仙苗境四十叶,几乎可以断定,在他有生之年突破仙树境是板上钉钉的事,甚至还有机会冲击一下仙轮境。

    白展跃的修仙并不是枯燥呆滞的修,他很注重感悟,所以对人情世故也看得很透,徐羽和秦浩轩之间的情愫他岂会看不出来?

    这让也想和徐羽结为双修道侣的白展跃有些不爽。

    白展跃毕竟不是有勇无谋没脑子的修仙者,能够拥有今天的人望和风评,这要归功于他的精湛演技。

    拿白展跃和李靖比的话,白展跃毕竟多活了二十多年,心智城府比李靖深很多,他知道自己并不是有色仙种,没有太过自傲的资本,他只是一颗饱满仙种,饱满仙种为数不多,但并不是绝无仅有。

    至于白展跃为何想和徐羽结为双修道侣,并不是他对徐羽一见钟情,而是徐羽有价值,是无上紫种。

    白展跃能在一众饱满仙种弟子中脱颖而出,在太初教没收录三名紫种弟子之前,他甚至被视为掌教大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自然不是一个光有实力却没脑子的人。

    相反,白展跃的智慧和人品、实力一样出色,在他被视为掌教大位最有力竞争者之后,便一直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乐于助人,侠肝义胆,又积极维护门派形象,不但在太初教弟子中口碑极好,而且也赢得了不少长老、堂主甚至掌教的青睐。

    如果没有三个紫种,以及慕容超和张扬两个灰种,以白展跃的声望和实力,是极有希望成为下一任掌教。

    可自从太初教多了三名紫种弟子及两个灰种弟子后,他十分清醒的意识到,不管自己如何努力,掌教宝座都轮不到自己了。

    一个无上紫种已经是了不得,更何况有三个无上紫种,就算三个无上紫种都死光了,还有两个灰种弟子呢,就算轮也轮不到自己。

    修仙路上,好资质和大仙缘一样重要,资质越好的弟子,得到宗门培养也越多。

    有了清醒的认识后,白展跃便在为自己未来做打算了,就算当不了掌教,如果能在未来成为长老院长老,或者执掌一堂权柄,门派地位和修仙资源都会多很多。

    不过在紫霄皇城偶遇前来入红尘的徐羽后,身为无上紫种,又长相漂亮的徐羽立刻引起了白展跃的注意。

    “如果能获得徐羽欢心,和她结为双修道侣,以自己的能力再将她推到掌教的宝座,就算自己当不了掌教,当不了堂主又如何?如果徐羽当了掌教,我成了掌教的男人,不论门派地位还是修仙资源的获得,都不会差!就算徐羽当不到掌教,以她无上紫种的身份,我也沾光不尽。”白展跃开始琢磨着如何接近徐羽,既不显得自己是登徒浪子,也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正当白展跃冥思苦想接近徐羽的办法时,负责徐羽这一队入红尘的副堂主是百花堂的凌万星,凌万星和苏百花一样,在徐羽身上寄托了极大的希望,在紫霄皇城遇到年轻一辈中不论实力还是道心,或者对仙凡感悟都很深刻的白展跃,她便主动提出,希望白展跃帮忙带领徐羽在红尘历练。

    一贯将自己伪装得古道热肠的白展跃慷慨应下,取代罗金花的身份,成为徐羽的入道师兄,并在他的策划下,促使皇帝陛下拜徐羽为帝师,让徐羽接触和处理军国大事,以此磨砺凡心,感悟红尘。

    凌万星对白展跃提出的方法十分赞赏,也就放心将徐羽交给白展跃辅导了。

    白展跃和徐羽相处几个月,他一直将自己塑造为值得信赖和依靠的兄长,锤炼了几十年的演技不遗余力的施展出来,连全太初教都骗过去的他,哄骗一个徐羽自然是轻而易举的,虽然成功和徐羽走得很近,但他发现徐羽心中一直有一个叫秦浩轩的弱种弟子,自己最多和徐羽关系亲近,但想亲热却没可能。

    每当徐羽说起秦浩轩时,她眼睛都会流露出崇拜和欢喜,每每此时白展跃心底恼怒,神情却更加儒雅温和。

    因为在白展跃心里,那素未谋面的秦浩轩只是一个弱种弟子罢了,哄骗女孩子的手段再厉害,能厉害过自己?

    直到亲眼看到秦浩轩,白展跃才发现秦浩轩实力比他预想中要强多了,甚至还能在战场斩杀散修赚取灵石及请假资格——新人弟子请假不易,就算有了足够的灵石,还必须得到长老们的认可才行。

    白展跃温和的笑容下闪过一丝谁都瞧不出来的不屑:“那又怎么样?不过一个弱种弟子而已,修仙路漫漫,一叶一天梯,弱种弟子越到后面,修炼就越困难。”

    ……

    “走吧,浩轩哥哥!”徐羽一把拉着秦浩轩的手,像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我来王都这么久,整天都呆在清华殿里批改奏章,就连御花园都只逛过一次,皇城长什么样都不太清楚,更别提世俗凡人居住的王都了,要不是我每天还打坐练气,甚至都忘了自己是一个修仙者,而是身居皇宫的皇帝了呢!浩轩哥哥,今天我们好好逛逛王都,听说王都的市场很繁华,什么东西都能买到。”

    刑凑到秦浩轩耳边提醒:“你不是给你徐羽妹妹带了礼物么?还不拿出来?”

    有了刑的提醒,秦浩轩才从见到徐羽的兴奋中回过神来,徐羽也满怀期待的看着秦浩轩,嘴里轻声嘟囔:“浩轩哥哥最好了,我就知道一定有礼物。”

    秦浩轩汗颜,将自己雕刻的那只蝴蝶木簪拿出来:“羽妹妹,我入红尘的地方兵荒马乱,到处是逃亡的流民,也没什么好东西,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个木簪子,希望你喜欢。”

    秦浩轩取出木簪子时,白展跃眼神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嘲讽。

    秦浩轩木簪子的用料只是普通的木材,雕工虽好,但论珍贵远远不如徐羽头上那个符簪。

    白展跃目光在徐羽头上那个符簪上一扫而光,心中暗暗笑道:“秦师弟恐怕不知道,徐羽头上的符簪是我送的,这个符簪可是我花了两千颗下三品灵石买来的,上面有两道符箓加持,分别是清神,醒脑,佩戴这符簪子,打坐入定的效果比不戴要好不少,而且这支符簪由一整块羊脂白玉雕刻而成,就算摒除符箓加持效果,就算当成一只普通的玉簪子来卖也价值连城了,徐羽有这么一个宝贝符簪子,怎么会用这一个木簪子呢。”

    白展跃不禁在心里感慨:“弱种就是弱种,大概知道自己修仙无望,所以都没有将自己当成修仙者,一个真正的修仙者都会以成仙证道为最终目标,接纳对修仙有帮助的,摒弃对修仙没帮助的,秦浩轩送一个木簪子就想讨徐羽欢心,还是太嫩了点!只要徐羽师妹不傻,应该都知道怎么选择。”

    白展跃自信满满,目光扫过秦浩轩手里的木簪子,看似真诚其实违心的赞道:“秦师弟好巧的手,这木簪丝毫不亚于雕刻名匠的作品,那只蝴蝶当真是栩栩如生呢!”

    他话是这么说,其实心里却在笑:“蝴蝶雕得再栩栩如生又如何?这种手段只能用作骗凡间的女孩子,徐羽师妹是无上紫种,又岂会被你这种骗凡人女孩的手段欺骗?”

    徐羽听白展跃也赞美秦浩轩的手工技艺,脸上迸发出满足的笑容,她接过这枚木簪子,流露出来的欣喜神色,仿佛收到一个绝世珍宝般高兴:“浩轩哥哥,你听到没,白师兄夸你的手艺好呢!白师兄的眼界可是很高的,就算看到皇宫里一些精美的木雕都说普普通通,从没这么夸过谁哦。”

    徐羽毫不犹豫的将头上的符簪取下,丢在桌子上,发出叮当一声脆响,然后当着秦浩轩和白展跃的面将这个木簪子戴上去。

    不得不说,秦浩轩雕刻的手艺确实不错,木簪上的蝴蝶栩栩如生,当木簪子佩戴在徐羽头上时,就像一直真的蝴蝶伏在她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