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千罗定天越境战【二更】
    原本以为擒拿住秦浩轩,便可以借【都天血灵阵】拖住仙苗境四十叶的白展跃,然后他们四个逃之夭夭。

    可变故骤生,本该是瓮中之鳖的秦浩轩身下一闪,他的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自己藏身处冲来了……

    秦宇还没来得及做出应对,接近他的秦浩轩已经凝聚神识,化作一柄金光大剑,狠狠砍向秦宇并不算太弱,但也绝对不强的神识。

    “嗡……”

    秦宇脑海一片空白,短暂失神了。

    秦宇一失神,原本是四人联手催动的【都天血灵阵】也消散了,他的【千手罗天】也消失了,同时他布置藏身的幻象阵也被冲过去的秦浩轩破了。

    可谓一步输,步步输。

    转眼间秦浩轩已经冲到他面前,手诀一捏,施展灵法【定天棍】,顿时一根金光闪闪,浑身有金箍闪烁的长棒出现在秦浩轩手中,金光长棍携力破万钧之势,狠狠砸向秦宇。

    秦宇虽然失神呆滞了,不过他脖子上挂着的那道厉害护体符箓自动护体,在他身前出现一道水波型光幕。

    柔可克刚,世间至柔为水,而秦浩轩这道【定天棍】却是至刚的灵法。

    虽然没有秦宇主动控制,这道主动护身的符箓灵法最多发挥仙苗境二十五叶的实力,可秦浩轩只是一个仙苗境十叶的修仙者,就算他有再强悍的战斗力,按常理短时间内休想破掉秦宇的护身灵法。

    秦浩轩手中的金光长棒砸在秦宇护体灵力上,至柔如水波的护体灵力一阵波荡,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出现许多清晰可见的裂纹。

    “秦浩轩这一击,竟然相当于仙苗境二十三四叶修仙者的全力一击?若非如此,秦宇的护体灵力怎么会龟裂!”白展跃震惊了,秦浩轩只是一个仙苗境十叶的新人弟子,怎么可能爆发出如此恐怖战斗力?

    虽然秦浩轩凝聚全力,可以在瞬间爆发出一道堪比仙苗二十五叶强者的攻击,但那是需要蓄势的,仓促之间无法做到,刚才他能在仓促间施展【定天棍】,还爆发出如此强横恐怖的一击,还是因为沾了那两头仙苗境二十五叶厉鬼的光,借的它们的力。

    恐怖的速度加上秦浩轩本身爆发出的仙苗境二十叶的攻击,达到仙苗境二十三四叶修仙者的破坏力,让秦宇的护体灵力龟裂,接近破碎边缘。

    秦宇护体灵力龟裂,秦浩轩手中的金光长棒也同时碎裂,与此同时他右臂衣袖,齐肩而下尽皆破碎,露出精壮的手臂。

    岩壁中徐羽看到,秦浩轩这条右臂血红血红,青筋暴起,无数个毛孔中都渗出鲜血来,仿佛只要再受一点外力就会炸开一般。

    然而秦浩轩没有停,他冷哼一声,眼中杀机迸发,继续扬起那条青筋暴起的血红手臂,狠狠再砸向秦宇,因为他知道若再慢点,等秦宇从短暂呆滞中回过神来,想再制不他就难了,以他远超一般仙苗三十叶境散修的战斗力,若是拼死一搏,说不定还能给自己这方造成伤亡。

    不管是徐羽还是蓝烟,甚至是油嘴滑舌的刑,秦浩轩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因为他们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连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

    那还是什么男人?

    还修什么仙?

    还证什么道?

    还求什么长生?

    就算长生也不过一个孤寡的可怜人罢了!

    秦浩轩是男人,要修仙,要证道,要长生,但不要做一个孤寡可怜人!

    秦浩轩这一拳,带着浓浓杀气,直接击碎秦宇残破的护体灵法,然后又击碎他的护体灵力,拳劲用尽,重重打在秦宇脸上,却没伤到他。

    此时,秦浩轩手臂毛孔已经渗出细细血珠,青筋暴突犹如一条小蛇盘缠其上,更加狰狞可怖,看得白展跃一阵心惊肉跳。

    被攻击的秦宇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只觉得头疼欲裂,受了秦浩轩那一拳后本能的想躲避。

    虽然不知道秦宇为什么莫名其妙呆滞,但看到秦宇动了,就连白展跃也认为他会躲过去,然后恢复正常力挽狂澜时,秦浩轩却出乎意料的又扬起他那条青筋暴突的手臂,凝聚灵力,砸向还没完全恢复清醒,只靠本能躲避的秦宇。

    这种情况对修仙者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再超过一丝力道,都可能会炸开,当然,那种天赋异禀,天生体魄强大的修仙者除外。

    不过秦浩轩知道自己的手臂没事,因为他修的是【道心种魔】,道门正法和魔体结合,又经过无数次战斗磨砺,吞食过一叶金莲等天材地宝,身体已经变得极端强横!

    在徐羽担忧的神情中,秦浩轩一拳打爆了秦宇的脑袋。

    红血液、白脑浆四散飞溅,染红了地上青青绿草。

    这一切说来慢,其实只是一瞬间,从秦宇四人联手发动【都天血灵阵】困住他们四人,然后秦宇施展【千手罗天】攻击徐羽,被白展跃挡住,与此同时两个散修操控符兽攻击秦浩轩,却被秦浩轩轻松躲过,之前攻击徐羽失手的秦宇转过枪头攻向秦浩轩,接着秦浩轩释放出左右手臂两头厉鬼,以两头仙苗境二十五叶的厉鬼之力将自己弹射出去,速度丝毫不比抓向他的巨手慢。

    在空中,秦浩轩凝聚神识,打呆了秦宇,又施展【定天棍】打碎秦宇护体灵力,两拳收割了他的性命。

    一个拥有【千手罗天】,懂得【都天血灵阵】,智勇双全的仙苗境三十叶散修,展现出令白展跃都惊采绝艳的能力后,无奈死在秦浩轩手中。

    最强的秦宇一死,其他三名散修吓都被吓坏了,哪还有半点战意,他们三人面面相觑,从彼此眼神中都看到一个字——逃!

    三名散修纷纷提起灵力,掏出神行符就要逃跑。

    秦浩轩身子犹如一头捕食的大鹏,平地一纵,用一个呼吸的时间再度凝出【定天棍】,金光长棒横扫而过,才逃出几步的两名散修应声倒地,只剩下那个一脸络腮胡子的散修。

    这络腮胡子的散修反应最快,最先将一张神行符拍在自己身上,身子轻灵逃走。

    秦浩轩杀了另外两名散修后,也不急着对他下杀手,正要冲出去活捉他。

    一直观察着秦浩轩,看出秦浩轩意图的白展跃心头一震:“若是被秦浩轩捉了活的,得知他们为什么在这里设伏,那自己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甚至因为此举将徐羽陷于险境,甚至会因为出卖同门而被逐出门墙,那别说紫种双修道侣、堂主或长老的身份,就算想留在太初教做个扫地弟子的资格都没了。”

    有了思量后,白展跃立刻捏动手诀,他的身边凝出无数道刀气,每道刀气仿佛都有劈天裂地的威势。

    白展跃仙苗境四十叶的实力,在面对散修偷袭时没展露半点,这一刻却完全施展出来,仿佛逃走那散修跟他有杀父夺妻之仇。

    秦浩轩看到白展跃动手,焦急的喊道:“抓活的……”

    白展跃毕竟是仙苗境四十叶的强者,施展灵法所需的时间甚短,秦浩轩“抓活的”三个字中那“的”还没说出口,围绕在他身边的无数道刀气尽皆射出。

    “嗤嗤!”

    刀气划破长空,撕裂山雾,眨眼间便将逃逸的那散修碎尸万段,连惨叫一声都机会都没有。

    而且他身旁方圆三里,所有树木都被拦腰斩断,在众多刀气绞动中化作一地木屑。

    可见白展跃这一道灵法之威。

    杀了这名散修后,白展跃才朝秦浩轩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又用满含歉意的语气说道:“秦师弟,刚才那一霎我没找到施术者藏身之地,所以来不及救你,不过没想到秦师弟竟然这么厉害!”

    白展跃说来不及救秦浩轩是实话,夸秦浩轩厉害也是实话。

    不过他说出这句实话后,仔细回忆起这四名散修的攻击手段,以及秦浩轩应对的手段,心里更是翻起滔天骇浪:“他从一开始就小心谨慎,散修虽然埋伏却失了先机,我是有备而来,明知有散修伏击都被打得措手不及,只有勉强护住徐羽的份,若是那些散修攻击我,我恐怕也会狼狈不堪,就算赢了也会受伤!”

    “而且施展【千手罗天】的散修藏得太隐秘了,竟然布一个小幻象阵遮掩身形气息,即便我也至少要十个呼吸的时间才能找到,但秦浩轩在被攻击的一霎就找到了,就像是凭着本能的反应一样直接扑上去,表现得就像一个血腥屠夫,能拥有这么恐怖的战斗直觉,他到底经历过多少场生死战斗?”

    秦浩轩面色一沉,转过头来凝望着白展跃,语气中隐有质问的意思,道:“白师兄,你为什么要将他们都杀死!”

    “他们袭击太初教弟子,罪恶滔天,死有余辜,杀死一百次都不算过分。”白展跃被秦浩轩质问,不悦说道:“秦师弟不要妇人之仁。”

    秦浩轩道:“杀死他们我没意见,他们也该死!可是把他们都杀了,我们今天要去看日出,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上山有两条路,他们为什么偏偏潜伏在这里?他们能得知我们的讯息,肯定不简单,甚至在王都里有很厉害的情报网。”

    秦浩轩顿了顿,又厉声道:“羽妹妹身在王都,为了她的安全,我必须毁掉散修的情报网,可是白师兄你把他们都杀了,我还怎么查?”

    白展跃被秦浩轩说得一滞,无言以对的他淡淡说了一句:“秦师弟心思缜密,我鲁莽了。”

    被秦浩轩质问,白展跃本该很愤怒,但现在他连愤怒都忘了,只剩下满心的震撼:“好一个思维缜密的秦浩轩!刚才那么短的时间内,他要想怎么防守,然后想怎么反击,然后又想怎么杀仙苗境三十叶的散修!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甚至还想到散修可能有厉害的情报网,要抓活的逼问出来,还要破坏散修的情报网,他的心思得有多缜密,得有多少个脑袋,才能同时想到这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