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寻虎穴方拿虎子【四更】
    他在心里暗暗说道:“如果他找到那封信的话,我哪怕亲手杀他,也一定要找机会干掉他,再毁掉那封信,只要秦浩轩一死,证据也被摧毁,门派就查不到自己头上了。”

    正在看找出来那张写着散修在王都地下老巢的秦浩轩,感觉后背一阵发凉,脊椎骨里冒起寒气直冲脑门,就像是感觉到有人对自己起了杀意,每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秦浩轩就会出现这种感觉。

    他回头,身后除了徐羽、蓝烟和白展跃,并没有其他人。

    白展跃打定主意后,镇定的问道:“哦,秦师弟找到散修为何杀我们的证据了?”

    “谈不上证据。”秦浩轩站起来,拿起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用灵力将手上的血污震掉,说道:“只是知道这些散修的藏身地点而已,在这三个散修身上没搜出什么证据。”

    白展跃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却露出忧愁神色:“真可惜啊,让幕后主使逍遥法外了!”

    秦浩轩摇摇头,对白展跃说道:“不会的,我们这不有了散修的老巢地址了吗?我们马上就去找散修,去晚了他们说不定得知消息跑了。”

    蓝烟不悦的说道:“不看日出了?”

    似乎察觉出蓝烟的不悦,徐羽也说道:“浩轩哥哥,我们还是去看日出吧,反正也耽误不了多久!”

    “不看了!”秦浩轩摇头,神情凝重,说道:“这些散修既然躲在这里伏击暗算我们,肯定就不是普通的散修,而是和我们太初教战争的那一群散修的同伙,他们潜伏在王都,肯定有阴谋,过九天我们回去了,可这些散修还潜伏在王都里,羽妹妹,这对你不好。”

    既然秦浩轩将这个问题上升到有可能威胁徐羽的地步,白展跃当然不可能说有我在不可能让徐羽出事这种大气的话,为了讨徐羽的欢心,表现他也很关心徐羽,所以他不得不附和道:“秦师弟说得没错,这些散修既然潜伏在王都里,还能窃取我们的消息,肯定有阴谋。”

    徐羽对秦浩轩的话一直是言听计从的,既然秦浩轩执意要去捣毁散修巢穴,理由还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所以她也没什么好说的,默默点点头,脸红红的看着秦浩轩,仿佛自己被温暖包围了。

    “出发吧!”秦浩轩看了蓝烟一眼,道:“去晚了,其余散修发觉的话,那就晚了。”

    秦浩轩将捣毁散修巢穴,是为了保护徐羽的高度,蓝烟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但是秦浩轩还是看出她的不悦,走到她面前,轻声说道:“有机会再让羽妹妹带我们来看日出。”

    蓝烟白了秦浩轩一眼,心里甜蜜,嘴上却学秦浩轩的腔调:“快走吧,再不走就晚啦!”

    秦浩轩不再多说,一行五人都朝自己身上拍了一个神行符,秦浩轩在最前方带路,朝王都赶去。

    有神行符的帮忙,他们从半山腰,然后再走五十里路到王都,花了不到一炷香时间,此时距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

    散修们老巢所在是在南城一个平民区里,翔龙国王都百姓可不都是有钱人,南城就是居住普通百姓的。

    秦浩轩在前方带路,很快按照地址找到散修所在的巢穴。

    那是一个平民房,看四周寂静无人的样子,应该四周的都被散修们收购了,散修们乔装打扮成王都的本土居民,这才躲过翔龙国朝廷和太初教的盘查。

    毕竟是翔龙国皇城所在,王都的禁卫工作也有太初教俗事堂的长老们帮忙,这些散修竟然能在太初教的盘查下躲下来,着实不简单。

    白展跃看着这个院子,似乎很一般的模样,也不像有埋伏,他道:“这些散修竟然阴谋暗算我们,我们冲上去将他们统统杀了!”

    他的语气里满满的名门大派弟子的优越感,一副所有散修都是猪狗的样子,倒不是白展跃原形毕露了,而是太初教弟子面对散修时,都是这幅瞧不起的嘴脸。

    刑观察了一会儿,眉头一皱,轻声说道:“不对,这里肯定有防御阵法,而且这个阵法还很强,我们不能贸然闯。”

    秦浩轩对刑那是绝对信任的,既然他说有阵法,而且阵法不弱,那肯定假不了,对白展跃道:“有阵法的话不宜硬闯,我们先观察一下吧。”

    白展跃微微皱眉,以他的眼力见都没感觉到这个民居有什么阵法,这个实力很一般的花劳就看出这里有阵法了?

    他沉声道:“花师弟多虑了吧?一个能将这个院子护住的防御阵法,肯定属于大型阵法,可是我没看出这里有布过阵法的痕迹呀!”

    一般大型阵法,往往都会有阵基,这是很难掩藏的,就算不懂阵法的修仙者也能从阵基的灵力波动感觉出来。

    刑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模样,说:“他们隐藏的手法很高明,有可能在阵基上又布了幻象阵,有可能是用了其他秘法手段,将阵基隐藏起来了,不然早被俗事堂的长老们发现了。”

    白展跃看了刑一眼,反而愈发觉得秦浩轩讨厌了,也就只有秦浩轩这种讨厌的人,身边才会聚集出花劳这种不懂装懂的家伙,布下大阵肯定会留有阵基,这种基本常识就算傻子都知道,可眼前这个入门才两年的花劳,实力比秦浩轩还弱,竟然信口开河说这里有阵法。

    白展跃轻笑道:“花师弟说笑了,我还没听说过谁能在一个大型阵法的阵基上布下幻象阵,如果眼前这个民居真有阵法,那阵基足有上千个,布置上千个幻象阵?那可真是大手笔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蓝烟也开口了,她指着几个空气波动很奇怪的地方,道:“花劳说得没错,这里的确是有阵法,你们看,那里有很微弱的空间重叠,这是只有阵法的痕迹。”

    白展跃顺着蓝烟的指点,看向墙角一处,那里就像出现海市蜃楼一般,有其他物事的虚影,十分隐秘,若不仔细观察是根本瞧不出来的。

    但他还是不相信这里有阵法,一群不成气候的散修,能整出多大的浪花?

    白展跃装作慎重,说道:“也许是散修故布疑阵。”

    秦浩轩对白展跃道:“白师兄,不管是散修故布疑阵,还是真的有防御大阵,我们这五个人势单力薄,冲上去也不讨好,不如我们先商议再做决定。”

    既然秦浩轩都坚信这里有阵法了,徐羽也开口帮忙说道:“散修们能在这里窝藏这么久,肯定不那么简单,我觉得我们不能贸然闯进去。”

    他们五人躲在散修老巢附近开始争论起来,本来随时都可以攻入散修们的老巢,但因为刑的一句话,秦浩轩坚持要躲起来商议一番再动手。

    白展跃嗤之以鼻,不愿再跟秦浩轩争论这里到底有没有阵法的问题,他无比自信道:“徐师妹你多虑了,不过就几个散修而已,用得着这么慎重么?我还没见过有散修敢和我们太初教弟子正面抗衡的,说不定我们冲进去他们就跑了!如果他们有这实力还躲在这里干嘛,早打进皇宫去了!”

    秦浩轩摇摇头,否决道:“白师兄,你没去过七丈渊战场,咱们太初教和散修们打得很辛苦,每一个散修能够活到现在,多多少少都有保命的手段,绝对不能大意。”

    秦浩轩顿了顿,提议道:“这些散修能在王都里躲到现在,肯定有一些手段,甚至还有实力强横的强者!光是避开俗事堂长老们的盘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而且附近还布了阵法,就算白师兄你再强也很难攻进去,我觉得必须求援,甚至请凌副堂主亲自来一趟。”

    白展跃微微摇头,道:“剿灭几个散修而已,不必惊动凌副堂主吧?”

    秦浩轩神情凝重,对白展跃道:“白师兄,散修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能和咱们太初教游斗到现在,能活下来的散修每一个都是有本事的,而且散修里面也有很多厉害的,我见过最厉害的一个散修是仙树境强者,而且他还有一柄飞剑!”

    听了秦浩轩这话,饶是白展跃也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诧异的看着秦浩轩,心道有飞剑的仙树境散修强者,怎么就没一剑劈死你呢?

    他在心里想道:“行,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你既然想要找人过来帮忙,那我就将那些绝对忠于我的小弟都调过来,然后在背后做点手脚,就算你战斗力强悍又如何?我可以借那些不成气候的散修的手,将你杀掉,就算他们杀不死你,老子亲自动手就是,我可是仙苗境四十叶的修仙者,弄死你一个仙苗境十叶的小屁孩还不简单么?既然你非坚持这里有阵法,那老子就辛苦跑一趟,让你多活片刻吧!”

    尽管心里恶毒得恨不得秦浩轩快点死,但他嘴上还是说道:“既然如此,为了安全起见,我立刻找些人过来帮忙。我马上去皇宫,一来一回最多一盏茶时间,你们在这里藏好了切勿轻举妄动。”

    徐羽主动请缨:“去报信求援的事让我来做吧,我出面找凌师叔,师叔肯定会亲自前来的。”

    其实传信求援这种事情,完全可以让徐羽去做,但白展跃要调自己的心腹小弟过来,而且还要嘱咐他们如何对付秦浩轩,让徐羽去求援的话,十有会将凌万星带过来,那他想暗害秦浩轩的计谋不就落空了吗?

    所以白展跃摇头道:“我的速度比你快,一来一回最多一盏茶时间,你们在这里藏好就行。”

    徐羽想了想,自己光跑去皇宫也要一盏茶时间,一来一回速度比白展跃慢了一倍不止,而且她也不放心秦浩轩一个人留在这里,所以她点点头道:“那拜托白师兄了。”

    白展跃临走时,又叮嘱秦浩轩道:“我没来之前切不可轻举妄动,照顾好徐羽师妹。”

    其实白展跃倒是不担心秦浩轩轻举妄动,如果将散修们勾引出来杀了秦浩轩最好,不过毕竟徐羽跟他们在一起,于公于私都不能让徐羽出事,否则自己也会很麻烦。

    白展跃离开后,秦浩轩和刑继续观察这个院子布置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