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一跪二跪三次跪【四更】
    “太重了!秦浩轩的伤太重了。”黄龙真人不提芝仙草,对农长老道:“既然徐羽想救他,那你竭尽全力吧。”

    黄龙真人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只是让农长老救秦浩轩之命,却只字不提芝仙草,显然不愿将芝仙草拿出来。掌教黄龙真人的意思就连徐羽都看出来了,在场之人哪个不是人老成精之辈?

    “掌教,浩轩哥哥的命能保住,但他仙苗境十叶的修为却要废掉,从此成为一个废人,想要再重新修炼千难万难,求掌教垂怜浩轩哥哥修行不易,将那株芝仙草赐给他吧!”徐羽目光炯炯,盯着黄龙真人的眼睛,十分直接的说道:“想必您也不愿看着一个很有潜力的弟子就此成为废人吧?这对太初教也是很大的损失。”

    徐羽很聪明的恳求掌教拿出芝仙草,然后又拿掌教的身份去堵黄龙真人,如果黄龙真人不愿意拿出芝仙草,那就是说他这个掌教麻木不仁,不顾门下弟子死活。

    如果换成其他弟子这般说,早被震怒的掌教打入禁闭山思过了,这种话岂是一个小辈弟子能说的?太初教上到五大堂堂主,下到刚入门弟子,哪个说起掌教黄龙真人不是崇拜中带着敬畏,能和他说一句话都是莫大的荣耀,谁敢这么跟他说话。

    也就徐羽无上紫种的身份敢这么说,换成凌万星以百花堂副堂主之尊位,都不敢这般对掌教说话。

    黄龙真人看了徐羽一眼,心中更是无奈,他从徐羽的眼神中看出她对这个秦浩轩的在乎,如果自己没有芝仙草还好,自己拥有芝仙草却不拿出来,势必会让徐羽对太初教离心离德。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一时间,黄龙真人感觉头疼无比。

    一边是对自己意义重要,且本身也十分珍贵的芝仙草,一边只是一个弱种弟子受伤,却有无上紫种弟子求情的尴尬,如果这株芝仙草给秦浩轩,无疑是糟蹋一株天材地宝,更何况光这株芝仙草对他意义也不凡,他肯定舍不得。可要是不给,徐羽往后对自己,对门派再无归属感,等于生生将一个无上紫种弟子逼出宗门。

    就在这时,得知消息的苏百花和璇玑子也先后赶来,他们两人都听到徐羽求掌教芝仙草的话。

    苏百花看着掌教不太好看的脸色,眉头狂跳,她是太初教少数知道芝仙草对掌教意义的人之一,不禁暗想:“秦浩轩这厮不知有何魅力,竟然让徐羽不惜触怒掌教真人,去求这支芝仙草,这支芝仙草对掌教真人,意义可不一般啊!而且用一支如此珍贵的芝仙草去救秦浩轩,实在是暴遣天物!”

    其实认为芝仙草救秦浩轩是暴遣天物的想法也不止苏百花有,掌教真人、凌万星、农长老等人哪一个不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提出这个要求的是徐羽罢了,换成一个灰种,都直接被掌教轰出去了。

    ……

    前几天刚将秦浩轩送下山,喝了他滴了钟乳灵液的茶水,感觉身体灵健许多的璇玑子,虽然不知道秦浩轩用了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秦浩轩泡的那杯茶喝了后,对自己延寿绝对是有好处的。

    他这几天正因为自己收了个好徒弟而得意,今天接引道人忽然上门,告知他秦浩轩重伤濒死的消息,将他吓得六神无主,匆匆忙忙赶来黄帝峰了。

    “浩轩,浩轩怎么了?”璇玑子身形都有些踉跄,接引道人不得不搀扶着他。

    这个苦撑了自然堂一辈子的老者,在寿元将尽时得了秦浩轩这么一个好徒弟,甚至在他身上看到自然堂延续和发扬光大的希望,可今天这个消息将他从天堂打入地狱,以至于他步履虚浮,整个人看起来都苍老了很多,眼神涣散,神情慌张,哪还有一堂之主的风范,只剩下一个普通老人关心后辈子孙的慈祥和焦虑。

    面对璇玑子无助中带着几分孤苦的询问,不论是掌教黄龙真人还是苏百花,甚至知道内情的凌万星以及农长老都把头别到一旁,不忍观看。

    徐羽走近一步,忽然跪向这个关心秦浩轩像关心自己亲孙子般的璇玑堂主。

    “啪!”

    徐羽膝盖跪地,额头也深深触到地上。

    顿时全场寂静,没有人会想到一个无上紫种弟子,会如此大礼跪拜风烛残年的自然堂堂主。

    “璇玑堂主,对不起,徐羽没照顾好浩轩哥哥,对不起……”

    往常哪怕见到掌教真人,都只是执以晚辈之礼,最多膝盖落地而已,像额头贴地这种跪拜大礼的徐羽是很少行的,但这却是她今天的第四次跪拜大礼。

    第一跪,跪凌万星,求她救秦浩轩。

    第二跪,跪农长老,求他救秦浩轩。

    第三跪,跪掌教真人,求他救秦浩轩。

    第四跪,跪璇玑子,因为她没有把握救秦浩轩。

    整个太初教最关心秦浩轩的两个人,老者步履虚浮,老泪纵横,女孩花容失色,憔悴不堪。

    ……

    璇玑子长长吸了一口气,那风烛残年的身躯更显单薄,他推开了接引道人的搀扶,走到徐羽面前,亲手将她扶起来,说:“徐羽,你告诉我,浩轩他怎么了?”

    当下徐羽将他们去朝霞山看日出,遭散修伏击,秦浩轩杀死所有散修,又找出散修在王都的老巢,然后一行人义无反顾的去剿灭王都的散修。

    期间,秦浩轩屡次三番救了她的命,然后去追一个受伤逃逸的仙苗境三十叶散修,等他们到了时,白展跃不知去向,秦浩轩已经倒地昏迷,命悬一线了。

    徐羽说完,农长老补充了一句:“璇玑堂主,你的这位弟子的确是天才,他为了请假去王都,一天斩杀三十个散修,凑足西门师兄提出的苛刻条件。他没有丢你的脸,不过他现在受伤过重,只有灵芝草才有十足的把握保他一命,而且还有三成的几率保住他的修为。”

    农长老话音刚落,其他人无不震惊动容,一直关心七丈渊战场的掌教真人也讶异的看向秦浩轩,他当然知道要一天杀三十个散修有多难,散修又不是靶子,站在那里等你去砍头。

    听着徐羽的阐述和农长老的补充,璇玑子脸上闪过因秦浩轩惊采绝艳的表现而骄傲和自豪的表情,当他听到秦浩轩倒地昏迷,命悬一线,唯有芝仙草在救他命同时,还有三成的几率保住他一身修为时。

    璇玑子转身看向掌教黄龙真人,这个倔强了一生,以一己之力苦苦支撑自然堂,再苦再累也从未低过头,认过输,更没骂过命运不公的老头,忽然跪在黄龙真人的面前。

    这一跪,膝盖碰撞地面的声音,并不巨大。

    这一跪,却震撼着所有人的灵魂。

    那微弱的膝盖碰撞地面声,在大殿之中绕梁不绝。

    黄龙真人想要去扶,却已经迟了,这个倔强的老头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掌教师兄,璇玑一辈子没求过你什么,没求你私下照顾我,没求你私下照顾自然堂,现在璇玑行将就木寿元将尽,在临死前总算收了一个好徒弟,总算看到自然堂未来的希望,璇玑求掌教师兄将那株芝仙草赐给浩轩,救他一命,救他一身修为!”璇玑子想要磕头,却被黄龙真人亲手扶住,将他生生拉起来。

    黄龙真人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璇玑子见掌教真人没有表态,继续恳求,只是这一次称呼不再是掌教师兄,而是掌教的俗家名字。

    他道:“乔阳,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们两同年进入太初教,你因资质好进了夏云堂,我被师父选中进了自然堂,其他同门师兄弟们也各自进了其他堂,可一百多年下来,当初我们那一些同年入门的师兄弟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一辈子没求过你什么,只求你救救我这个徒弟,看在我们百年交情,百年师兄弟的情分上……乔阳……天道无情,我也要走了,你就让我走得安心一点吧。”

    说着,璇玑子声泪俱下,一度哽咽,语带颤音的喊着黄龙真人俗家名字,身子颤抖,浑浊的眼泪填满了脸上皱纹的沟沟壑壑。

    整个会客厅的人,莫不动容。

    掌教真人眼角也隐有泪花闪烁,一时间他甚至也想过看在璇玑子的份上,看在徐羽无上紫种的面子上,将这株芝仙草送给秦浩轩。

    可是……他还清晰的记得,几十年前在幽泉魔渊一个小山涧里发生的一切。

    “乔阳,你看,那里有浓郁的灵气浮动,肯定有天材地宝……”

    “乔阳,竟然是一株芝仙草,天呐,一株珍贵的芝仙草,如果给你吃了,你的修为说不定就能追上大师兄了!”

    “乔阳,魔族追得好紧,我受伤了,跑不动了,你带着芝仙草快跑!”

    “乔阳,你要好好活着,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乔阳,我爱你……”

    “魔族,我和你们拼了!杀!杀!”

    黄龙真人还记得,他带着芝仙草,带着双修道侣殷切的希望,在她舍身拖住魔族的时间中仓皇逃得一命,而他的双修道侣永远留在那个小山涧,他还记得残阳之下她浑身殷红的鲜血。

    虽然得到这株珍贵的芝仙草,但黄龙真人哪怕在修炼的最紧要关头,明知道将它入药吃下会更快突破瓶颈,可他还是没有吃,还是留下来了。

    它是一株稀罕的灵药,更是自己无法忘怀的记忆,难以抹平的伤痛。

    当黄龙真人听到璇玑子又叫他几十年没人叫过的俗名,听到同年入门,却已然苍老的璇玑子说天道无情时,黄龙真人再硬心肠,也不禁动容。

    可想起这株芝仙草对自己的意义,以及记忆里已经渐渐模糊却刻骨铭心的背影,黄龙真人摇摇头,因为他害怕失去芝仙草,会失去那一切美好的伤痛的回忆,这是双修道侣留给他的唯一回忆。

    璇玑子见黄龙真人虽然动容,却还是没有答应下来,眼神中闪过一丝绝望,忽然他像想到什么,说道:“乔阳,我知道这株芝仙草对你意义很重要,我愿意代替秦浩轩放弃他上次立的大功的后续奖励,甚至愿意拿出龙鳞仙剑还给你,只求这株芝仙草!”

    黄龙真人一颤,转过头去看着璇玑子。

    的确,芝仙草虽然珍贵,但论起价值比龙鳞仙剑都不如,镇派之宝龙鳞仙剑都作为前期奖励给秦浩轩了,后期奖励怎么不止一把龙鳞仙剑的价值吧?现在璇玑子提出放弃一切后续奖励,只求这一株芝仙草,单纯的论起价值来还是黄龙真人赚了。

    说起来,璇玑子这个请求合情合理,如果自己拒绝的话,那就显得太冷血绝情了。

    苏百花轻叹一声,她知道黄龙真人对这株芝仙草的珍惜,但是为了徐羽,她必须加入恳求的行列:“掌教,师父她悲天悯人,慈悲为怀,如果知道您拿她留下来的芝仙草救了一个弟子,她在九泉之下也会很开心的。”

    黄龙真人的双修道侣罗薇,那时正是百花堂的弟子,而苏百花正是她收的第一个弟子,也是唯一一个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