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六章 掌教交心叹息间【四更】
    璇玑子轻轻一笑,也忆起昔年往事:“乔阳,那时候我至少还老成稳重,你小子可就是调皮蛋一个。”

    “现在我还挺想看看你满脸鼻涕装老成的样子,这样你又可以陪我一百二十年。”黄龙真人脸上笑容苦涩,看着一百多年交情的璇玑子,眼神忧伤。

    璇玑子哈哈一笑,沧桑莫名:“乔阳,你来无名峰,不会是找我忆往昔的吧?”

    黄龙真人顿了顿,脸上那一抹忧伤一扫而净,目光璇玑子身前散落的一堆功法秘籍,道:“你正在为秦浩轩的事苦恼?”

    “嗯。”璇玑子眉头微微一跳,莫非黄龙真人特意跑来无名峰,就是为了秦浩轩的事?

    “让秦浩轩去黄帝峰闭关吧,你们无名峰的灵气淡薄,也没有适合他恢复的功法,正好我修炼的潜龙观旁,有一个空闲的闭关静地,那儿也很安全,没有什么会惊扰到他,就让他去那儿吧。”黄龙真人语气淡漠,可他这番话却听得璇玑子面色大变。

    璇玑子当然知道潜龙观是什么地方,那是历代掌教修炼的处所,潜龙观正巧坐落在一处灵眼之上,所谓灵眼,就是灵力最浓郁的地方,夺天地之造化而生,对修仙者益处极大,堪比某些灵气较弱的洞天福地,而且灵眼十分罕见,往往十个八个大山脉中,都未必能有一个灵眼,偌大的翔龙国只有在黄帝峰有一个灵眼。

    潜龙观旁那个闭关静地,璇玑子也知道,它紧靠潜龙观灵眼,灵气虽然远远比不上潜龙观里的灵气,却也比无名峰要浓郁得多。

    璇玑子知道,黄龙真人这次是真大方了。

    若说太初教上百个灵气浓郁的地方,最适合闭关养伤的是哪个?绝不是潜龙观,而是潜龙观旁边的这个闭关静地。

    因为潜龙观坐落于灵眼之上,灵气之浓郁根本不是秦浩轩这种伤重之躯受得了的,如果将他丢去潜龙观养伤,不但伤养不好,原本就残破的经脉丹田反而会被灵气冲得更糟糕。

    而潜龙观旁的闭关静地却不同了,闭关静地沾了灵眼的光,灵气浓郁超过黄帝峰其他地方,但它的灵气温和无比,汲取体内不但不用担忧冲破经脉,反而对受伤的经脉丹田有所补益。

    “乔阳……黄龙……掌教……你……”璇玑子深深凝望着黄龙真人,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写满感动。

    黄龙真人整肃面色,正经的说道:“我希望他不要糟蹋那株芝仙草……因为它是罗薇留给我的唯一东西,你知道的。”

    不容璇玑子说话,黄龙真人从床榻上站起来,对他道:“徐鹏,你让人将秦浩轩抬去我的闭关静地,就叫那个叫花劳的弟子,还有秦浩轩的朋友,秦浩轩还不能动弹,但还是要吃喝拉撒的,就让他们待到闭关静地里作陪服侍吧。”

    璇玑子一脸激动,缓缓颔首,深深凝望着黄龙真人。

    黄龙真人也深深看了璇玑子一眼,旋即转头离去。

    黄龙真人走后,璇玑子马上叫上刑和蓝烟,然后又让自然堂弟子抬着秦浩轩,去潜龙观旁闭关静地。

    潜龙观旁这个闭关静地,很像一个火山口,底部宽敞,足有十多丈的长宽,而这个地方越往上越窄,最顶上是一个仅有半丈宽的圆孔,可以通过这个圆孔看到白天黑夜,天上星辰,刮风下雨,但不论雨水还是修仙者的攻击,都休想从这个锥形口子上透进来,因为这里不但在护山大阵的保护中,而且还布置了单独的阵法保护。

    秦浩轩被抬到这里后,璇玑子郑重的对他说道:“好好养伤,尽量恢复。”

    ……

    秦浩轩来到闭关静地的当天下午,黄龙真人从潜龙观中走出,他看了看闭关静地的方向,然后阔步走了过去。

    在黄龙真人的示意下,刑和蓝烟暂时出去。

    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秦浩轩看了看黄龙真人,黄龙真人也看了看秦浩轩。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尴尬。

    沉默了好一会儿,掌教终于找了个椅子坐下,他认真的看着秦浩轩,身为掌教真人的威严再这一刻再也看不到,他身上只有修仙者的祥和,他仿佛有些累,捏了捏鼻梁,道:“其实,我不喜欢你。”

    黄龙真人打破了沉默,秦浩轩自然也不会再闭着嘴,他微微一笑,看着黄龙真人就像看着同辈朋友般,语气淡然:“我也不喜欢你。”

    “你不喜欢我,因为我在资源上,没有照顾自然堂,没有照顾你们普通弟子?”黄龙真人自嘲一笑:“你觉得我的目光只落在三个无上紫种,还有两个灰种身上?”

    秦浩轩眼睛微闭,仿佛想猜出掌教说这番话的意思,他接口道:“难道不是么?”

    “嗯,是!”黄龙真人没有因为秦浩轩表现出来的不尊敬而生气,昂着头想了想,道:“在修仙资源上,我的确更倾斜四大堂,也更照顾三个紫种和两个灰种。”

    秦浩轩没有说话,因为他见掌教似乎意犹未尽。

    “你的师父,太初教的许多长老,他们是我的兄弟姐妹,包括四大堂堂主,还有你们这些弟子,不论潜力惊人的紫种,或者潜力平平的弱种,你们都是我的孩子。”黄龙真人目光淡淡落在虚空中,最后转移到秦浩轩身上:“你不喜欢我,是因为我不公平吧?”

    秦浩轩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黄龙真人呵呵一笑,站起身,走了几步,悠悠说道:“的确,身为掌教,我该做到公平公正,正如我将你们每个弟子都看成我的孩子一般,我也该在修仙资源上做到一碗水端平,事实上我也很希望做到这个,可是……我做不到。”

    “如果我在修仙资源上做到一碗水端平,那该多好啊!”黄龙真人说着,轻声一叹,眼神惆怅:“可惜太初教没有这么浑厚的家底,为了宗门的长远留存,为了宗门的发扬光大,我必须将更多的修仙资源给更有希望修仙的弟子。假如将两份同样的修仙资源分给一个无上紫种和一个弱种,无上紫种可以到达仙苗境二十叶,弱种却连仙苗境二叶都达不到。”

    黄龙真人目光炯炯,和秦浩轩的目光对视,他问道:“如果你站在我的角度,你会是一碗水端平,还是会将修仙资源都给无上紫种?”

    秦浩轩虽然不知道掌教为什么会跟自己说这些,按理说以他的身份地位,完全不必跟自己解释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弱种而已。

    他认真思考,最后承认:“如果我在你的角度,我会将资源倾斜给更有潜力的人。”

    秦浩轩没有说得十分透彻,但掌教哪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其实换成任何一个人坐在掌教这个位置上,最先考虑的绝不是什么各堂各弟子的公平,而是宗门如何源远流长,如何繁荣昌盛,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向潜力更强弟子倾斜也是正常的,若是将秦浩轩放到这个位置,他也会这么做。

    就算不能将太初教在自己手里发扬光大,至少不要成为导致宗门衰落的千古罪人,更何况太初教现在有三名无上紫种,两个灰种,可以预见未来的太初教,一定能在修仙界众多宗门中一飞冲天。

    以前黄龙真人在秦浩轩眼里,整体的感觉有些苛刻,尤其在对待他的问题上,掌教的做法让秦浩轩颇有微词,甚至让徐羽直接拿出行气丹给自己的死敌张狂。

    “徐羽?行气丹?”秦浩轩忽然想到这两个名字,一下子醒悟过来掌教跟自己说这些的用意是什么。

    他看着黄龙真人,认真的说道:“掌教,你是想让我劝劝徐羽,和张狂搞好关系,是吗?”

    黄龙真人流露出些许的意外眼神,随即轻笑的摇头,有些暗叹自己有些欣赏这个年轻人,不自觉的将这个年轻人强行拉升到自己这个高度,突然听到秦浩轩说出的有些幼稚的话,无奈的笑了。

    “你终究还是一个孩子……这倒是本座的疏忽。”黄龙叹气说道:“在你看来,我可能会借着这个机会问你行气丹?让你说和小徐跟张狂李靖的关系。其实,真没必要。这里是太初,日后他们自然会走到一起,因为这里是太初。”

    秦浩轩的心被一股特殊的力量击中,黄龙的自信听起来是那么没有道理,可偏偏……他又相信了黄龙的那种自信。

    “本座只是来看看你,只是来看看你……”黄龙不断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眼神却变得很是温柔,少了往日掌教的气势,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看什么的。

    一个弱种弟子,便是再出色,也不至于……

    黄龙把头轻摇,自己是来看他的也是来看璇玑子的,或者说……是来看太初的未来的一部分吧?

    “掌教说的对。”秦浩轩轻声说道:“弟子有些看轻掌教了,弟子也希望他们早点跟我一样,心性成熟些。”

    黄龙真人哑然一笑,秦浩轩这话说的很对,但从这么一个年轻人嘴里说出来,而且还是夸自己的,又有那么一点可爱。

    没错!黄龙发现秦浩轩这个孩子,除了有些讨厌之外,还有些可爱。

    “你刚刚说小徐他们三颗紫种关系的事情……”黄龙接茬说道:“徐羽也好,张狂也好,李靖也好,他们都是无上紫种弟子,他们三个人是咱们太初教的希望。如果太初教想进阶为无上大教,就必须让他们三个紫种弟子和睦团结,避免内耗,这样才能真正强盛。若你能说和徐羽,盗也不是一件坏事。”

    黄龙真人说完,似乎在等秦浩轩表态,可是秦浩轩一句话没说,只是淡淡的点头。

    秦浩轩心中对黄龙真人有怨气,尽管他是掌教,尽管他是仙婴道果境的强者,是太初教无人敢违逆的一教之尊,但秦浩轩还是怨他。

    不过怨归怨,秦浩轩还是清楚的认识到,即便自己坐在黄龙真人这个位置上,也无法做得比他更好,甚至还远远不如他。

    师父璇玑子也跟秦浩轩说过芝仙草对掌教意义时,秦浩轩听后心里很是震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支芝仙草竟然是黄龙真人死去几十年,感情极深的双修道侣,留给他的唯一东西。

    秦浩轩深深凝望了面如冠玉,还只是中年人模样,身上透出一教之尊威严气势,言语举止间无比成熟的掌教,实在无法和师父所说,百年前那个顽皮少年联系起来。

    不过也是,师父还说自己百年前是一个整天挂着鼻涕装老成的鼻涕虫呢,现在从他苍老的神情,枯槁的容颜上,哪还能瞧出一丝鼻涕虫的影子呢?

    百年时光荏苒,岁月与人不再。

    秦浩轩深深凝望着掌教,他设身处地的想:“如果我是掌教真人,是绝对不会将这株芝仙草拿出来的。因为掌教完全可以拒绝拿出来,没有人能强迫他什么,仅仅一句这是我私人物品就够了。可他还是拿出来了,因为在他眼里,他首先是一个掌教,其次才是道侣早丧的修仙者,在早逝的道侣留念和太初教平稳光大两条路上,掌教选了后者。如果是我,我做不到这样的牺牲。”

    秦浩轩再看向掌教真人的眼神,饱含敬意,以前对他的一些怨气,也在此刻烟消云散,他仿佛能理解掌教。

    因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者,从大局角度,他并不是一个公平的长者,但在私人方面,正如他所说,将自己也当成他的孩子。尽管是一个一直不喜欢的孩子,可为了挽救自己,他还是做出了最大的牺牲。

    黄龙真人将一本封面古朴的功法放在秦浩轩面前,语气淡然的说道:“这本功法是夏云堂,也是全太初教对恢复仙苗伤势最有帮助的功法,你好好参习,虽然你保住修为的希望很小,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保住,别辜负我的芝仙草。”

    “谢谢掌教。”秦浩轩心中微动,他知道将另外一个堂的功法拿出来给自己,虽然大家都是太初教的人,但两个堂的道统不同,掌教这么拿出来,或许会让夏云堂弟子心生芥蒂。

    秦浩轩没有拒绝,他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谢谢掌教。”

    黄龙真人微微一笑,衣袖在桌子上一拂,然后起身,深深凝望秦浩轩一眼,叹道:“可惜你不是无上紫种,如果你是紫种弟子,我甚至愿意用张狂和李靖两个换你一个。”

    没有多作逗留,黄龙真人凝望了秦浩轩一眼后,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