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挥剑斩过去万事从头来【二更】
    这时,一直在秦浩轩感悟的蓝烟也睁开眼睛,静静的听刑的解说,听得眼冒精光。

    刑继续说道:“就比如一棵草,它枯黄死了,化作灰烬之后,即便你施再多肥也没用,这个时候怎么办?斩了呗,斩了埋进土里做肥料多好。你只要保持根茎不死,生机不断,就能重新破土发芽,就犹如凤凰涅槃重生。”

    “斩了当肥料?”秦浩轩愣了愣,他是山村娃出身,大田镇土地稀少又贫瘠,小时候跟父亲去村东头那块贫瘠的土地下种时,父亲总会将去年的菜叶烂根埋在土里,说是当肥料,所以秦浩轩也很快明白刑的意思:“你是说,让我将现在的仙叶、仙苗斩断,重新出苗,出叶?”

    刑点点头:“你的仙苗和仙叶伤得严重,仙根估计也一样,这种情况下,即便恢复好了也会对你未来修炼有很大影响,而且你这么严重,就算将天地灵气吸收干净了,也无法让你的仙苗重新焕发生机,还不如当断则断,将仙苗、仙叶斩了当做肥料,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这时,蓝烟也明白了刑的意思,对秦浩轩道:“破而后立,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其实你的仙苗应该已经死了,之所以还没有凋零枯萎,那是因为你的仙种还没死,仙根核心部分没有受伤,而你又一直为仙苗提供天地灵气。”

    刑道:“是啊,要不是你这么奇葩,竟然能保已死的仙苗死而不绝,换别人早玩完了。”

    秦浩轩轻叹一声,看了看刑,又看了看蓝烟,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但是修到十叶境不容易啊!千日修为一朝丧……”

    蓝烟深深凝望了秦浩轩一眼,忽然她嘴里喷出一口黑血,然后马上盘膝打坐了。

    很快,蓝烟全身弥漫着淡淡雾气,她的身上透出一股虚弱的味道,就像之前挤出精血那般,但是秦浩轩和刑都可以看出,蓝烟吐出这口黑血之后,整个人身上透出磅礴生机。

    蓝烟虽然体内精血恢复了十之七八,但实际上异种失去三成精血,是会留下暗疾的,在接触【回天篇】之前,蓝烟只能期望慢慢修炼,用天地灵气去消化和遮掩暗疾,即便有人告诉她,可以将这一块暗疾切除,重新再来,蓝烟肯定不敢这么做。

    不过【回天篇】这种出自【道心种魔】的神奇恢复功法,让她没有半点犹豫就照做了,而且照做之后她赫然发现,以她身上不算严重的问题,恢复起来也不用多久。

    “好决绝,好果断!”刑赞了一句,再看看秦浩轩,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接着,刑也不管秦浩轩是不是用【回天篇】,他自顾自的将【回天篇】的一些要点仔细讲解介绍,随后没有再说话,也和蓝烟一眼闭上眼睛盘膝打坐,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回天篇】,不过刑的嘴里没有吐出什么黑血。

    秦浩轩一咬牙,心中发狠道:“与其这样遥遥无期毫无希望,不如破而后立!”

    想罢,他按照刑说的【回天篇】的修炼方法,将体内残余的灵力凝成一柄匕首,这柄锐利的匕首朝仙苗上的第一片仙叶斩下。

    “嗤!”

    这柄灵力匕首刺在好像随时能枯萎的仙叶上,但仙叶却并没有马上碎裂,只是裂开一条小小的缝隙,一股钻心刺骨的疼痛传到秦浩轩的脑海,疼得他几欲晕厥,顿时豆大的汗水滴落。

    好半响秦浩轩才缓过气,他倒抽一口凉气:“第一片仙叶才一条裂缝就这么疼,十片仙叶完全斩掉,还要将仙苗砍断,那不得死去活来?”

    不过现在他没有选择,因为斩了仙苗仙叶,他还有恢复的一线希望,如果不斩,他这辈子修仙无望。

    “我无法得道飞升,就无法让父母长生!”想起父母慈祥亲切的面容,想到他们有一天会离世……秦浩轩的心仿佛在绞痛,他咬牙道:“不行,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能放弃!”

    休息了一会儿,他苍白的脸稍稍恢复了一点血色,没有迟疑,他再度凝聚体内不多的灵力,化作匕首,斩向有了裂缝的那片仙叶!

    “哗!”

    如此斩斩停停,耗费了两天的时间,秦浩轩终于将这片枯叶斩碎。

    身体和精神双重疲劳的他,白眼一翻直接躺倒在床上,大口喘气。

    他原本以为斩仙苗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平根斩掉,留下仙种和没受伤部分的仙根就行,可现在才发现,想要斩仙苗,并不是直接连根斩掉的,仙苗虽然已经枯萎,但毕竟是灵力造化所生,与秦浩轩本命有着莫大的关联,这么一下直接毁掉仙苗,秦浩轩也必死无疑,如果想要斩掉焦黑的仙苗和仙叶,还要不伤到他的小命,就必须一点点慢慢斩。

    斩碎一片仙叶,秦浩轩身上的气势徒然萎靡下来,体内那残余的灵力也消散了,不管是他的身体状况还是精神状态,想要继续斩下一片仙叶,至少要恢复半个月的。

    四个月后,连续斩了十片仙叶,只剩下光秃秃仙苗的秦浩轩已经元气大伤,他的头刚刚沾着枕头,就沉沉昏睡过去。

    这种昏睡,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每天都上演,刑已经司空见惯了,但蓝烟每次看到秦浩轩晕厥过去时,眼中都会闪过一丝感同身受的痛苦。

    十片仙叶斩完后,秦浩轩又花了足足半个月时间,将比仙叶叶茎要粗壮好几倍的仙苗斩断,在蓝烟不忍的目光中,又看着他晕睡了一天一夜。

    在咬牙将仙苗斩断之后,已经疼麻木了的秦浩轩调整了几天。

    刑见他将仙苗斩断,还迟迟没有下决心梳理仙根,不禁催促道:“将仙苗斩断之后,必须尽快梳理仙根,重新生出仙根,你现在做还很简单,再晚一点的话,你又要重新从种植仙根境的扎根开始了。”

    秦浩轩望着刑,问道:“仙根是修仙之根基,若有损伤就麻烦了。”

    “有啥麻烦的,大不了重新扎一次根呗!你在斩时,注意别伤到仙种就行,那才是你修仙的根基,对枯死的仙根,你该快刀斩乱麻才对。”刑眼中闪过一道谁都没发现的狡黠,最后目光落在蓝烟身上,盯得蓝烟浑身发毛。

    “你盯着我看什么?”

    “没啥,发现你最近又恢复了不少。”

    ……

    秦浩轩被刑一催促,顿时也下了决心,决定快刀斩乱麻,自己现在反正跟废人一样,有啥后果也斩了再说,反正不可能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

    他下定决心之后,悍然凝聚灵力,化作一柄锋锐的灵力匕首,斩入他完好仙根与坏死仙根,纠缠成鸟巢一般的仙种。

    “嗤!”

    灵力匕首一到,一根坏死仙根断裂,尽管这仙根都是坏死了,但切起来比切断手指还要疼痛百倍,比击碎一片仙叶都还要疼。

    秦浩轩浑身冒出虚汗,整个人犹如虚脱一般软软倒在床上,将蓝烟吓了一跳。

    刑在一旁说道:“没啥,没啥,斩断一条坏死的仙根而已。”

    秦浩轩真想跳起来将说风凉话的刑狠狠揍一顿,然后再斩断他几条魔根,看他有没有事,不过现在秦浩轩也就能想想而已,他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才斩断一条仙根就这样,那他六百条侧根都斩断,岂不是要疼个半死?

    其实刑还是很有良心的,他说完风凉话后,还是很同情的看了秦浩轩一眼,劝着心疼不已的蓝烟说道:“没事,你别太担心了,秦浩轩只是一个弱种,斩断仙根再疼也疼不了多少,他才多少条仙根啊?”

    秦浩轩真想跳起来拍死他,他除了一条仙根主根,一条魔根主根外,可是有足足六百条侧根的,这六百条里有五百条是坏死的。

    “原来根基扎得太深也不好啊!”

    这是秦浩轩半昏迷间最后一个念头,若让那些才几十条仙根的修仙者知道,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气死。

    第二天,秦浩轩醒来,休息了一晚上的他精力旺盛了些,但脑袋还是很疼。

    他在心里想道:“与其每天受折磨,不如如刑所说,快刀斩乱麻拼命一搏,大不了失败身死,总比这样不死不活,一辈子没修仙机会要强!”

    打定主意的秦浩轩没有犹疑,他盘膝打坐,将体内仅有的灵力全部调集起来,化作一柄柄灵力的利刃,然后对准自己那些盘根交错的坏死仙根,狠狠斩了上去!

    “嗤嗤……”五十条坏死仙根同时断裂。

    一口黑血从秦浩轩嘴里喷出。

    将一直关注着秦浩轩的蓝烟吓了一跳,即便刑也脸色一变,说道:“我靠,他这是怎么玩的,一下子这么激烈了?”

    蓝烟心乱如麻,这时,秦浩轩又悍然指挥灵力匕首,斩断五十条坏死侧根。

    “噗!”

    又是一口黑血喷出。

    随着秦浩轩五百多条坏死侧根被斩断,每斩断几十条,秦浩轩就会喷出一蓬血,起初喷的是黑血,几次之后颜色渐渐变红。

    秦浩轩斩断最后的坏死仙根,哇哇吐出几口殷红鲜血。

    原本担忧的蓝烟眼睛微亮,惊喜道:“他的血液变红了,看来伤势都被斩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