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四章 灵液续命显生机【四更】
    秦浩轩愣了愣,看着师父枯槁的容颜,元气大伤的模样,瞬间就明白了,声音都有些发颤道:“师父,您为了取这三个玉简……是不是使用秘术,燃烧寿元,强行提升到仙苗境三十叶拿出来的……”

    璇玑子微笑着,满足的看着秦浩轩,道:“浩轩,你是我自然堂千年不遇的传承人,师父相信你一定能将自然堂的道统发扬光大,有你这么一颗好苗子,却因为没有修炼的功法而顿足不前,重蹈为师的覆辙,为师不但会成为自然堂的千古罪人,而且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浩轩,为师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只要你和自然堂都好,为师哪怕马上坐化,也心满意足了。”

    听着师父的话,这种淡然满足,安然等死的语气,让秦浩轩不禁心颤。

    璇玑子道:“浩轩,为师快不行了,施展秘术之后,修为下跌得厉害,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再启动禁制,没有能耐将这三枚先祖道统放进去了,日后你修炼有成,按照玉简中记载的方法,将三枚玉简请回先祖法蜕前,就算日后自然堂的香火再度失传,也不至于彻底失传了。请回先祖道统后,你再代为师这个投机取巧的不肖弟子,向先祖法蜕磕头认罪。”

    璇玑子说罢,眼眶已经彻底湿润了,两行浊泪流下,看着秦浩轩的目光中有诸多不舍。

    这个为自然堂倔强坚强了一辈子的老人,他是多么希望看到自然堂和其他四大堂,并称为太初教五大堂,他是多么希望看到自然堂的每一个弟子都抬头挺胸,行走在太初教中,不再被四大堂弟子鄙夷瞧不起,他是多么希望看到秦浩轩有朝一日继承先祖道统,带领自然堂走向辉煌未来,可是他知道,自己老了,强行燃烧寿元提升境界,已经是油尽灯枯的境界,再也撑不下去了。

    璇玑子见秦浩轩神情悲伤,他拍着他的手背,安慰道:“没什么的,我是你的师父,有些事情该做的就必须做,自然堂到了你手里总归会更好。”

    秦浩轩看着师父不舍的眼神,他的心在微微颤动着,他说:“师父先别这样,我去弄些东西,能助你延寿,我马上去拿!”

    原本虚弱乏力,软软靠在床榻上的璇玑子忽然伸出形如枯柴的手,一把抓住秦浩轩,将秦浩轩吓了一跳。

    璇玑子原本涣散的眼神,冒出道道精芒,死死盯着秦浩轩。

    “浩轩,我知道你有什么……”刚刚剧烈动了一下的璇玑子,仿佛抽干了身体不少力气,说话都气喘吁吁:“我是将死之人,修仙的希望已经断绝了,你不必为了我浪费这些宝贵的东西,你现在还小,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等到来日你就清楚了。这些东西就算在咱们门派,仙婴道果境的老祖宗也都视若珍宝……浩轩,修仙路不是一蹴而就的,以后你肯定用得上……”

    秦浩轩认真的看着师父,语气肯定的道:“再珍贵再难得,那也是以后的事情,我拥有两块水府令牌,每个月可以进入水府几天时间,就算用完了这些,总能在里面再得到一些。师父你也曾教导过我,修仙是不能灭绝人性的。就像您所说,如果只是一味的为了自己,你又何必燃烧寿元施展禁术,为我拿到这些先祖道统呢?如果您不这样做,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璇玑子的神情微微动容,但还是摇头:“浩轩,为师的修仙路已经断绝了……”

    “师父,你就听我一次,都说老来从子,你现在老了,应该听我们徒弟的。”说罢,秦浩轩将璇玑子紧紧抓着他的手挪开一些,道:“师父,您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璇玑子看着秦浩轩离去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

    两年前,他为秦浩轩求下那支芝仙草,将伤重的秦浩轩送去黄帝峰的闭关静地,不知道秦浩轩要多久才能恢复,还当自己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没想到在自己临死之前,还能看到秦浩轩,而且秦浩轩还这么有孝心,执意要用钟乳灵液那种仙婴道果境的修仙者,都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来为自己延寿。

    这个举动让璇玑子更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浩轩,为师一个将死之人,怎么能浪费你这么贵重的东西呢?”璇玑子的声音虚弱细微:“能看到你完全恢复,能看到自然堂未来的希望,为师就心满意足了。”

    绝仙毒谷距离这里不远,今天这么来回一折腾,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虽然还是人多,但秦浩轩回到自然堂为自己准备的房间,马上躺在床上,然后飞快附身小蛇,趁着没人注意便去了绝仙毒谷,取了一些钟乳灵液。

    他心里惦记着如风中残烛的师父,一路行色匆匆,虽然感觉到这次走进绝仙毒谷的压力更小了,以前走进石笋林时,会觉得有个石头压在心里,可这一次他走进来,最多像压了一个小石子。

    自从吞噬了那条蛟的神魂,又重新长了仙苗,发现在修炼灵力时,竟然能附带修炼神识,他的神识又变强了许多。

    回到自然堂,牵挂着师父的秦浩轩没有半点停留,他再次来到璇玑子的房间,在璇玑子的注视下,取了几滴钟乳灵液,搀和在水里稀释,然后递了过去。

    “师父,喝了它,你就会好了。”

    璇玑子看着秦浩轩递过来,弥漫着清香的钟乳灵液药水,轻叹一声:“浩轩,我的修仙路已经断绝,没有希望了,你这是在浪费啊!”

    秦浩轩见师父没有接过杯子,神情中有几分焦虑,狠起心换上一脸严肃神情,正色道:“师父,您教育过我,修仙路上无尽可能,就算修仙路断了又怎么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修仙本来就是逆天夺命,不尝试肯定没有希望,可真的去尝试了,谁说一定没有希望呢?如果试试都不肯,那就真的没希望了。师父,我受伤那么重,都能恢复过来,我相信您也一定能行,就算修仙路断了又怎么样?咱们续起来就好,你总要给我这个试试的机会,哪怕万一失败,弟子也无怨无悔。”

    璇玑子眼中泪光闪烁,手颤了颤,但似乎又想起钟乳灵液的珍贵,还是不愿意去接。

    秦浩轩继续说道:“师父,如果您连试的机会都不给我,来日师父若真的坐化,我心中这个坎永远也过不去的,这件事一定会成为我的一个心魔,对我日后修炼肯定会带来莫大的影响,我相信你都不愿意看到这样吧?你就当是帮弟子过这道心坎,凝聚道心行不行?”

    “师父,我求您了。”端着钟乳灵液的秦浩轩声泪俱下,跪在璇玑子的床前:“如果您不喝,我就把它倒掉!弟子说出做到。”

    感受到秦浩轩的坚决,璇玑子长叹一声,在秦浩轩期待的目光中接过钟乳灵液药水,一口饮下,顿时,璇玑子身上气势一扬,身上暮气沉沉的死气一扫,脸上忽然有了些红润之色。

    虽然容颜依旧枯槁,依旧是皮包骨头的模样,但是璇玑子能感觉到自己枯萎的仙苗,在这一刻焕发出勃勃生机,几近崩溃的本命真元,在这一刻重新稳固下来。

    “假以时日,我又能恢复健康吧!”璇玑子感受着钟乳灵液给自己带来的勃勃生机,心里忽然升起一丝希望,不禁回想起秦浩轩说的那句话“修仙本来就是逆天夺命,不尝试肯定没有希望,可真的去尝试了,谁说一定没有希望呢?如果试试都不肯,那就真的没希望了。”

    原本已经绝望的璇玑子,仿佛看到新生的曙光,不管结局如何,他都决定听弟子的话,努力去试一试。

    “浩轩,有你这个弟子,是我最大的骄傲。”

    过了一会,璇玑子脸上的气色更好一些,声音也显得有力气一些,他才感慨着对秦浩轩说道:“这两年门派得到的钟乳灵液愈发的少了,门派内几名太上长老用了都不够,没想到我还有机会用到这些东西。哎,听说几位太上长老对这两年钟乳灵液的收获减少很生气,掌教的压力也很大呀!”

    听到师父的感慨,秦浩轩心头一动,看来师父还不知道掌教寿元不多的事,想来也是,这两年师父肯定没有和掌教见面,而且除了刑这个怪胎外,谁还能瞧出仙婴道果境修仙者的寿元长短?而且就算其他宗门高层看出掌教寿元不多的事,恐怕也会当做最高机密死死守住,这种秘密绝不会公布出来。

    作为太初教掌教,又是太初教实力最强的高手,掌教寿元不多这种事一旦传出去,不但不止太初教会人心惶惶,就连其他势力也会蠢蠢欲动。

    秦浩轩知道,虽然太初教和其他国家的护国神教表面上河水不犯井水,但实际上一旦太初教有动乱,碰到掌教这种擎天大柱倒塌的大事,他们绝不会介意伸手捞一把。

    秦浩轩想起掌教对他的好,不禁想道:“掌教对我有救命之恩,这种天大的恩情,我何不拿些钟乳灵液给他呢?这样既能让他减轻压力,专心修炼,又能助他延寿,一举两得啊!”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拥有钟乳灵液和每月可进水府一次的水府令牌,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很可能给自己惹来天大的麻烦,自己的那两块水府令牌也休想保住。

    所以秦浩轩虽然有想送钟乳灵液给掌教的想法,但一时间又踌躇起来。

    璇玑子修仙百年,能以仙苗境二十九叶的实力,撑着自然堂百年不倒,他的眼光何等毒辣,一眼就瞧出秦浩轩脸上踌躇犹豫的表情,不禁问道:“浩轩,有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