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灵田新人选入道【四更】
    秦浩轩不敢犹疑,从这门口走进去,进去之后,看到凌万星曼妙的身材上,穿着一身淡白色纱衣,她正站在一朵水仙花前,闭目清嗅,似乎极为享受水仙花的淡淡花香,在她的身旁,灵力所化的水仙花衍生幻灭,不需控制,自然至极。

    师父曾说,凌万星是百花堂最有可能突破仙轮境的高手,看来所言不虚啊。

    秦浩轩走进水仙阁时,凌万星便探出一道灵力,在秦浩轩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探查他的身体。

    “恢复了?”凌万星稍微一探查,自然察觉出秦浩轩体内蓬勃的灵力,不禁一惊。

    当初秦浩轩伤得有多重,她可是一清二楚的,农长老之前说秦浩轩吃芝仙草,不但能保住性命,还有三成机会恢复仙苗伤势,但后来农长老才发现,秦浩轩的丹田和经脉受损太严重了,仙苗几近于死,这种情况下仰仗芝仙草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恢复修为呢?

    “自然堂弟子秦浩轩,拜见凌副堂主。”秦浩轩深深凝望身姿曼妙,美艳不可方物的凌万星一眼,心无杂念目不斜视,眼神中饱含感激,他直直跪拜在地,行了三跪九叩大礼。

    三跪九叩大礼之后,秦浩轩将他准备给凌万星的那份谢礼拿出来,放在偌大的厅中,道:“两年前,凌副堂主用珍贵的丹药救了弟子秦浩轩的性命,没有您浩轩活不到今天,这点薄礼仅是浩轩的一点心意,希望您能笑纳。”

    秦浩轩从进来行礼到说话,感激之情洋溢于表,语气诚恳真挚,言语得体大方,礼数到位恭敬,看得凌万星赞许不已,心道:“难怪徐羽这么喜欢他了,两年前秦浩轩的眉眼间还可以找到锋芒毕露的锐气,两年后的现在他身上的气势极其内敛!不知道这两年养伤恢复,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仙苗伤得那么严重还能恢复……真是罕见呐,可惜他只是一个弱种弟子。”

    凌万星目光从秦浩轩送来的礼物上扫过,一堆不算珍贵的灵药,分门别类摆放得整整齐齐,还有一些一级灵谷,粗略估算至少价值一万颗下三品灵石。

    她笑了笑,道:“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些礼物,你就收回去吧,你们自然堂更需要这些。”

    秦浩轩坚定地摇摇头,神色坚定的说道:“凌副堂主,救命之恩大于天,这只是浩轩的一番心意,如果您不收,浩轩心念难安,最后成为修炼的心魔。”

    凌万星见秦浩轩这么说,也不好再拒绝,她呵呵一笑,将衣袖一卷,便将这一堆对她来说不算值钱的修仙资源卷了起来,道:“既然如此,你的好意我就领了。”

    收了秦浩轩的谢礼后,凌万星指着一条椅子,摆出一副闲聊的模样,道:“坐,你受伤时伤势很严重,甚至伤及仙苗,你是怎么恢复过来的呢?”

    凌万星随意问话,秦浩轩可不敢随意答话,毕竟眼前的凌万星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对他也很和气,又是徐羽的师叔,这种尊长,自然得尊重。

    不过就算尊重凌万星,也不能将【道心种魔】给说出来,毕竟这是他的大秘密,他恭敬的回话:“两年前掌教真人怜悯弟子伤重,给了我一本恢复的功法,又多次赠我丹药,这才勉强恢复过来。”

    “掌教师叔对你可真不错。”凌万星笑了笑,然后欣慰的说道:“你虽然失去了两年时间,但是你的道心愈发坚固可,你现在给我的感觉比同龄人都要沉稳内敛,光论道心比修仙二十年的修仙者还要强,现在你师父老了,你身体恢复了,自然堂想必也都交到你手上来了吧?”

    秦浩轩点点头,道:“自然堂千年来积贫积弱,师父他老人家希望能让每个自然堂弟子都有尊严的活着,有尊严的修仙,日后我一定会尽力朝这方面努力。”

    凌万星点头笑道:“璇玑子堂主没看错人,徐羽和掌教师叔也没看错人吶,哎,秦浩轩,只可惜你是一个弱种。”

    秦浩轩面色不改,微微笑着,不卑不亢的说道:“浩轩认为,弱种并不一定比有色仙种差。”

    凌万星呵呵一笑,一脸欣赏的笑容:“嗯,的确有很多弱种,因为自身努力和获得仙缘奇遇,最终成就比许多有色仙种的修仙者还要耀眼。”

    聊了几句之后,凌万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疑惑,询问道:“浩轩,我有一个疑惑,盘绕在心头已经有两年之久了,正好你在这里,所以我想问问你。”

    “凌副堂主请说,浩轩知无不言。”

    其实凌万星的疑惑和黄龙真人的疑惑一样,都是关于失踪的白展跃。

    在三名无上紫种没有拜入太初教时,白展跃是很有希望竞争掌教宝座的,再三名无上紫种拜入太初教后,就算白展跃没有成为掌教的希望,未来也会是太初教的中流砥柱。

    可两年前他却莫名其妙失踪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人,同时凌万星也听到一些小道消息,那些小道消息都怀疑白展跃和秦浩轩火并了一场,白展跃身死道消,秦浩轩惨胜。

    这个小道消息在太初教一些老弟子中流传甚广,否则怎么解释秦浩轩受重伤的事实呢?

    虽然大家都怀疑秦浩轩,但是谁都没有秦浩轩杀死白展跃的证据,现场连一丝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凌万星看着秦浩轩坦然的神色,漂亮的眉毛微微皱了皱,又在心中自言自语:“哎,我还是不问了吧,知道了事实真相又如何?就算秦浩轩很坦然的告诉我,白展跃被他杀了,我又该怎么做?将他交到掌教手里,向全门派揭发他的罪行?算了,反正白展跃应该也死了,秦浩轩肯定也不会无故杀人。”

    凌万星在心里想了想后,最后还是看着秦浩轩道:“算了,没事了。”

    秦浩轩感觉她和掌教一样奇怪,最后也和她说了一句:“那您日后有什么想知道的再召唤浩轩,浩轩知道的话,随时可以回答。”

    他说这句话时,神情坦荡自然,一脸真挚诚恳,语气也很和气,看得凌万星在心里暗暗点头:“秦浩轩这小子,难怪徐羽会为他着迷。”

    接下来的时间,在百花堂弟子心中都神秘无比的水仙阁,凌万星就像一个随和的长辈,秦浩轩就是一个谦恭的晚辈,他们聊了一阵子后,秦浩轩起身告辞,在离开前,他询问道:“浩轩斗胆请问凌副堂主,碧竹堂的农长老据说不住在碧竹堂中,您可知他的住所?他对浩轩也有救命之恩,我想去当面拜谢他。”

    听着秦浩轩的话,凌万星眼睛一亮,赞许的笑道:“农长老那你就不必去了,他前段时间又回七丈渊战场,七丈渊战场每天都会有大量受伤弟子,掌教欣赏他的丹道医术,派他在在那儿坐镇呢,日后你若再去七丈渊战场,或者等他回来,再去谢他吧。”

    “那只好等农长老回来再去拜谢了,如此浩轩便不打扰您的清修,浩轩告辞。”秦浩轩朝凌万星行了一礼,在凌万星目送下,离开了水仙阁。

    走出水仙阁的幻象阵,四周景色再度一变,又恢复了最开始看到的青砖绿瓦,精致双层小阁楼模样。

    目送着秦浩轩离去,凌万星轻轻一叹:“挺懂礼貌的孩子,知恩图报,有情有义,可惜,可惜只是个弱种啊,以他目前的道心和心态,未来成就应该不会太差,若是资质再好点自然堂就有希望了,可惜啊!”

    凌万星虽然是百花堂的副堂主,但到他们这级别,心里装的往往不止是自己堂,也会将整个太初教的荣辱兴衰放在心里,即便古云子那么自私的人,在危急时刻璇玑子挺身而出时,他们都会照顾璇玑子年纪大,实力弱。

    虽然其他四大堂的堂主级别强者也曾想过照顾自然堂,让太初教从四大堂变成五大堂,只是自然堂实在太弱,连先祖道统都失传了,他们虽然很想帮忙,却也爱莫能助,再说太初教底子薄,不像那些无上大教可以挥霍无度,他们四大堂瓜分修仙资源还嫌不够,没有富裕的修仙资源让明知道没有希望的自然堂去浪费。

    离开百花堂,秦浩轩没有在黄帝峰多做逗留,直接回到自然堂。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来到百花堂拜会凌万星时,他伤势痊愈实力恢复的消息也从看热闹的弟子嘴里,传遍了大半个太初教,尤其是匡御的金云狮子兽被毁,匡御吃了个哑巴亏,更是成为笑料。

    丢人现眼的匡御,正在他的房里疯狂的砸着东西,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射出吓人的光芒:“秦浩轩,我发誓,我和你势不两立,我一定会报今日之仇的!”

    那些欠他佣金的弟子,有些人在得到消息后,目瞪口呆的马上备钱,恭恭敬敬的跑到灵田谷送到小金手里,一时间,灵田谷又热闹起来了。

    灵田谷中,那些今年刚入门的一百多个新弟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以前赖账,现在却乖乖将灵石、灵谷、灵药之类的佣金一分不少送到小金手上时,眼睛里都冒出火热精光。

    他们都是今年才入门的,明天就是他们正式入仙道的日子,入仙道要选择入道师兄,不少人看到风光的小金,心里在想:“秦浩轩会不会是入道师兄,如果他是入道师兄,我们是不是选择这位秦浩轩师兄当入道师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