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绝境绝境无活路【四更】
    “弟子……弟子叫马定山。”那身材颀长的太初教青年,忐忑道。

    “你不错。”秦浩轩冲马定山点点头,微笑道。刚才他听到了马定山对他身边那太初教弟子的话,这小子识大体,懂形势,倒是值得培养。

    “你们现在都怎么样了?跟我说说情况。”

    “这……”迎着秦浩轩温和的目光,马定山不禁有些犹豫。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马定山身旁的弟子语带怨气,扯拽着马定山想要将他带走。

    秦浩轩看着衣衫褴褛的几人微微皱眉,怎么数日不见……他们到了这般地步?这还是那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吗?

    马定山看着秦浩轩的疑惑,心中也是有着自己的不满,这秦堂主当日让众人在后面,可没多久双方便失去了联系,这几日大家活的实在过于艰难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阴十三不满的喊道:“这些日子同你们失散,关我们什么事情?这大墓的神诡之力,谁能想到?我们也没想到,只是走几步,大墓会起变化让你我难以寻找到对方!我们还以为你们已经回去了呢!”

    马定山面颊发烫,他知道阴十三说的这话没什么错误,大墓的确过度诡秘。

    “秦堂主,我们情况不是很好。”马定山开口说道:“我们进入这里三天三夜了,这些日子,大型战斗历经了两场,小型战斗足足有数十场,死了五十多个兄弟,还有一百来个兄弟受伤……”

    说道最后一句话,马定山喟叹一声。

    “哼,你满意了?叛徒。”马定山身后的太初教瘦小弟子,愤愤的瞪了秦浩轩一眼。

    秦浩轩眉头微皱,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理所当然的将自己所有苦难都归结到他人身上,简直莫名其妙。

    “你怎么跟秦堂主说话的?”阴十三迈步上前,他背后那跟黑雾似的阴影尚在,化为一条漆黑的利爪,作势就想要向那对秦浩轩出言不逊的太初教弟子抓住。

    对于秦浩轩这身边两个保镖的战力,太初教众人印象深刻。

    现在一看到阴十三的鬼爪,那瘦猴一样的太初教弟子不禁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面急速蹬蹬瞪的退了几步。

    “十三!”秦浩轩脸色一肃,阴十三立刻停住脚步。

    秦浩轩浑然没有看那弟子一眼,他目光直接看向了那弟子的身后,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罗阳宗正在往这里赶来。

    “秦堂主……”罗阳宗面上尽是疲惫,飞掠至秦浩轩面前,眉宇间才多了一丝放松的味道说道:“可找到你们了……”

    “这些日子难为你了……”秦浩轩拿出几颗丹药递给了疲惫的罗阳宗,按照刚才那叫马定山的弟子所说,太初教所在的队伍,已经进入了古墓深处。历经二十多次大小战役,以太初教众人不过仙苗境二十叶的实力,他们现在还能活下这么多人,这罗阳宗,确实是有可取之处。

    当然……撑到今天的罗阳宗有多累,多苦,秦浩轩也能体会一二。

    “见到秦堂主便好……”罗阳宗身体一软,瘫倒入了秦浩轩的怀中,整个人竟是昏迷了过去,只是昏迷中的他,口中依然在呢喃重复着之前的话:“见到秦堂主便好……见到秦堂主便好……”

    罗阳宗太累太累了……身体跟精神早已经到了极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已经是凭借着一口气在撑着,一口为了太初少损失的气在撑着,如今见到了秦浩轩,他整个人的精神在这一刻终于坍塌了,那口撑着的气,也散了出来。

    马定山等人看到这些日子他们的精神支柱……罗阳宗,居然如此信服秦浩轩,也不再做任何抵触跟抵抗,等待着这位自然堂代堂主的下命令。

    嗡嗡嗡——

    突然间,一阵奇异的声音响彻天地。

    这声音就好似是一扇湿木门和地面摩擦一样,发出难听的“嘎吱、嘎吱”声响。

    遥遥就看见高天上,光线陡然黯淡了下去。

    一面面的大旗遮天蔽日,足足有千丈之高。

    每一面大旗都萦绕着浓浓的黑色死气,不时可以看到许多幽魂怨灵以及各种漆黑的符文波动,电弧,在那大旗上闪烁。

    这些大旗就像是一个个的黑洞,所有靠近的光线全部吞噬了进去。

    “这……这是幽泉魔族当中,王族才有的‘碧落黑天旗’!难道有魔族大能想要偷天换日吗?不,不对……他们这是在……”刑在地上看到天空上那一面面遮天蔽日的大旗,眼神快速的发生数次变化,惊讶……疑惑……猜测……明悟后的震惊!

    在幽泉魔族,天空上那大旗极少出现过。他足足活了数百年,也不过是看到了一次而已。而且那一次是魔族王族对付一支反叛的强大魔族才使用过。

    那一日,也仅仅只是动用了一张大旗而已。便将那反叛的魔族完全吞噬进了黑旗里,通通绞杀成了血肉。

    可这一次,就足足动用了四面大旗。这是要将这纯阳仙王的古墓掀翻吗?

    不对,是要彻底开启古墓的迷阵!

    真正的纯阳仙王墓穴,一定是被这破碎独立空间的奇异山水阵势所掩盖。

    这次魔族的王族,是想要通过非凡手段,将这里隐藏的仙王墓穴所在强行打开啊。

    不过……这他妈的也太蠢了吧?刑很想去问问这次带队的魔是一头猪吗?难道看不出这是仙王级的大墓吗?如此开墓?你当自己是谁?能这么轻易打开?这不是开墓,这是……找死啊!

    “老秦……麻烦到了……有蠢猪在用魔族大宝在强开大墓……”

    “那……能打开?”

    “我都说他是猪了,你说能打开?”

    “有危险?”

    刑还没有来得及接话,远方的光线已经开始扭曲,甚至空间都开始塌陷,大片大片的山峰轰隆裂开或拔地而起直冲天际,巨大的山体都被出现的黑洞样的漩涡吸收……

    随着那四面遮天蔽日的大旗挥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的黑气犹如刀锋,加速开始切割整个空间。

    末日!是什么模样?

    秦浩轩曾经想象不出来,如今……他知道了……末日应该就是现在这个鸟样子!若是继续任由漩涡膨胀,那众人只能是尸骨无存!

    “逃!”

    秦浩轩跟刑同时从口中跳喊出异样的话!

    太初教的众弟子跟魔族战斗日久,对于魔族的气息他根本不陌生,那遥远的天际,那些遮天蔽日的黑色大旗,分明就洋溢着浓浓的魔族气息。

    这些山崩地裂,以及诡异的空间漩涡等事物,都是魔族引起的。

    傻子也看得出……这地方要完蛋了。

    赤九抱怨的背起昏迷的罗阳宗,撒开了脚丫子疯狂逃窜。

    嗖嗖嗖。

    众人在地上飞掠了一会儿,却赫然发现周围空间的不稳定越来越剧烈,各种阴雷闪电在虚空中汇聚。

    原本鸟语花香的地方,已经大半边都被浓浓的黑暗所取代。

    时不时有电蛇挣扎出来,撕裂开黑暗虚空,将天地照耀得一片惨白。

    这个天空就仿佛是光明和黑暗的大战场。

    黑暗正在一点点的吞噬这所剩不多的余光。

    走在最前面的秦浩轩,突然间一阵毛骨悚然,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眼睛第一次出现了一丝震惊的眼神,凝望前方。

    那个神秘山谷的方向……陡然间剧烈震动起来!

    呼——呼——呼——

    数个席卷天地的彩虹风暴,犹如巨大的镰刀,在大地上切割出纵横交错的深深沟壑,向那魔族黑暗大旗所在的方向扩散开去。

    其中一道彩虹风暴,不偏不倚向秦浩轩等人所在方向轰来。

    一看到那彩虹风暴,秦浩轩顿时如同跌入了冰窖。这东西,可是连实力堪比仙婴道果境怪物都一口吞吃掉,怪物当中的霸王啊。

    如果被卷入其中,定然尸骨无存。

    前有狼……后有虎……如何跑?

    绝境!

    秦浩轩遭遇过很多次绝境,却从未有遭遇过这般的绝境,若是一人或许还能用神行符博上一把,可身后还有这般多的同门!

    抛弃他们?怎么可以?

    数名太初教弟子看到彩虹风暴的虹桥,顿时一声兴奋高呼:“大家往那里去……”

    秦浩轩听到喊话,惊的后背汗毛都炸竖了起来,第一时间发出咆哮:“站住!那是死地!”

    看起来尚在百里外的彩虹风暴,来势极快,瞬息间便到了众人面前。

    这时候,太初教弟子也领教到了这彩虹风暴的厉害。亲眼看到一路上有几只足足百丈高的地穴魔蚯,在那风暴中粉碎。

    风暴所过之处,地面上被犁出了深不可测的深沟,那深沟看起来好似恐怖黑洞。

    太初众弟子一个个面色煞白,眼中尽是绝望。

    如此速度……众人是无法逃走,死亡是大家唯一的结局。

    死亡的笼罩,让人会本能得选择内心认为最靠得住的人来解救自己。

    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笼罩在了秦浩轩的身上。

    这一刻,秦浩轩也知道……或许刑有方法让他自己或者几个人活下来,但无法让所有人活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感觉到众人的期盼目光,秦浩轩只觉得肩上如神山压下。

    他脑海里念头电转,但是根本就想不到如何躲避这彩虹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