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绝谷毁灭逃慌慌【四更】
    绝谷原本生机勃勃,如今两边岩壁居然崩裂,树木枯萎,竟有丝丝缕缕的漆黑死气,由两边崩裂的岩壁裂缝里流淌出来。

    山谷深处,可以清楚听到有人在吆喝、指挥。

    “大家都不要慌。花劳早就提醒过我们,这里的生地、绝地并不是一层不变的。现在生地里冒出死气,也是正常……我们赶紧将灵石矿场封闭,所有的灵石全部取出来。”

    “畜牧场里面圈养的肉食妖兽,全部杀掉,做成肉干!”

    “去几个弟子在附近巡逻,看看是否还有地裂的现象。有任何不同寻常的迹象,都来禀报我!”

    “三组弟子接阵,守在山谷谷口。现在这里的风水大势产生了改变,或许会有不长眼的魔物又闯进来!

    听到里面那个发布时令,沉稳无比的声音,秦浩轩不觉欣慰一笑,喃喃道:“马定山跟罗阳宗倒是成长了不少,日后太初教众弟子的大小事情,或许可以完全让他自行安排了。”

    这一年多来,秦浩轩发现太初教弟子里,马定山跟罗阳宗做事沉稳干练,颇有大将之风。

    所以大小适宜,秦浩轩一直在培养他俩。

    现在危急时刻,听到马定山跟罗阳宗沉稳的话语,有条不紊的指挥,秦浩轩自然觉得安慰,还不觉有点得意——他看人的眼光,果然不差。

    “风水大势居然在这一刻真的发生了变化,我们恐怕要重新寻觅一个地方安营扎寨了。”刑眉头微皱,暗自叹息了一声。真是伤脑筋,他虽然是幽泉魔族年青一代里最负盛名的卜算、阵法修魔者,但是纯阳仙王布置下的这个绝阵,简直让他无语。

    每一刻的风水大势,都在不停的发生着变化。纵然他根据秦浩轩讲述的一些仙王大道领悟,通过观察、推敲周围的阵势,知晓了许多阵法里的细微变化。

    从而这一年半时间里,也推测出了不少阵法变化的事情,减少了太初教众人的伤亡。

    甚至他都推测过这个山谷生地,变成绝地的时间。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对于山谷生地的风水大势,生死转换的时间依旧掐算错误。

    生地转成绝地的时间,比他推测的足足早了三个月。

    “我们赶紧进去吧。”秦浩轩沉声点点头,这时刻,他是众人的头领,当然半点慌乱都不能表现出来。

    山谷里一片兵荒马乱的情景。

    三面环山的山谷,从前郁郁葱葱、鲜花似锦,一片生机勃勃景象。

    可现在,只见山峰倒塌下来,一股股如沟壑般的裂缝纵横交错,浓浓的黑烟如流水弥漫。

    黑烟所到之处,四周的林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侵染漆黑,枯萎,乃至腐朽。

    “死气这么重了!”秦浩轩一见,两道浓眉纠结在了一起。

    这种黑烟死气,乃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污秽灵气。平时积蓄在九幽黄泉,亦或者是风水最为险要的恶地。

    一旦冲击出来,若是修仙者被侵染,轻则中毒,重则损坏仙种乃至死亡。

    不过让他有些安慰的是,太初教弟子并没有慌乱,在马定山的指挥下,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手头上的工作。

    驯养妖兽的兽圈里面,一阵阵小猪面兽撕心裂肺的痛嚎声音惊天动地。

    灵石矿场上面,不少太初教弟子纷纷鼓动灵力,竭力将灵石全部搬运出去。

    不少弟子还在附近巡逻,在一个个露出了死气的地方竖立了警告牌子……

    整个搬家的活动,都在一丝不苟的执行着。

    而且在这个纯阳仙王的古墓空间里,大家历经厮杀。每个人都各种素质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比起从前更加有纪律性。

    一声令下,所有太初教众人就像是个严谨的机器,开始严格的运作起来。

    “秦队长回来了!”

    不知道谁眼神尖锐,第一个看到了秦浩轩和刑等人的身影。

    “赤炼子长老也回来了,啊哈哈,这下子好了。”

    不少人也都看到秦浩轩和赤炼子的熟悉声音,顿时心头大定,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欢呼起来。

    “都好好听马定山跟罗阳宗的安排,好好搬家。这个生地已经变成了死地,马上就不能住了,大家都赶紧的。”秦浩轩声音如同闷雷,故意加入了灵力,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众人一听,为之凛然,马上纷纷继续开始干活。

    赤炼子那独眼之中绽放出颇为欣赏的光芒,看了秦浩轩一眼,看来这小子在这干太初教弟子心中的地位很高啊。

    甚至许多弟子,眼睛里完全没有他这个长老,而只是对秦浩轩敬畏。

    “老东西,我们就不用参与搬家这些事了。有马定山跟罗阳宗两人安排,一定没事的。”秦浩轩仔细看了马定山跟罗阳宗一眼,发现他们指挥得镇定自若,井井有条,心里面彻底放心下来。

    赤炼子也不客气,也明白秦浩轩心头所想。

    “那好,本座找个地方,赶紧将刚刚采撷来的仙灵兵气炼化了。”

    秦浩轩连忙点头,反正这种修为的存在用来搬家实在太亏了,还是忙点正事才是真的,如今大难将至……混天梭是唯一能救大家性命的物件。

    “花劳,我陪着老东西去熔炼仙灵兵气了。你暂时先替山谷里的太初教兄弟们,卜算出一个比较生机勃勃的地方暂时住着,等我出关之后再作打算。”

    秦浩轩丢下一句话随着赤炼子前行,心中颇是欣慰,如今太初弟子们一个个都已经成长,真的不需要自己事无巨细的全部管到。反而这事情是一个契机,能让马定山跟罗阳宗他们更快成长起来。

    龙鳞仙剑受损严重,越早修复对仙剑伤害越小,甚至还有精进的机会,若真的运气好……那日后定能捕捉更多仙灵兵气。

    在走出绝阵之前,不将这些强悍无匹的仙灵兵气全部采撷了,谁又能甘心。

    正所谓能者多劳,卜算、运用阵法之道替众人寻找出一个生机勃勃的地方当暂时定居点,这种事情也只能刑来做了。

    “老子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老妈子?”

    刑看到秦浩轩竟然一下丢下自己,去炼化那什么仙灵兵气,刑气得愤愤然冲秦浩轩身影竖起了拳头。

    心中暗自苦恼,这真是误交损友啊。从第一天认识这家伙的认识,就一直被坑,从来没有坑回来,真是可恶!

    不过生气归生气,秦浩轩交待的正经事刑也不耽搁。毕竟在这里面跟太初教众人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

    刑跟太初教的人,早就有了一些微妙的友谊。现在众人有难,他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就像秦浩轩所交待的,他肯定是要帮众人推测这个绝阵的山水大势变化,用六爻卦卜算出一条生路来。

    看着太初教众人吆喝忙碌的样子,刑暗叹一声。

    当下眼观鼻,鼻观心,一屁股端坐在地上,手里面拿出了闪烁着神秘符文力量的龟壳来……

    这一次搬家,仅仅只是持续了一天时间。

    跟从前相比,这些在仙王古墓里待了一年半的太初教众人,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他们一个个都跟秦浩轩厮混在一起,都养成了秦浩轩那种一丝不苟的习惯。

    仿佛就是一个军队一样。

    搬迁的时候,又有马定山跟罗阳宗镇定自若的指挥,一个个就跟蚂蚁搬家似的,将所有需要的东西,紧张而有节奏的,一批批分别搬离了山谷。

    整个过程,居然没有任何人受伤。

    而刑也暂时在距离昔日的生地东南面,五十里处的一块溪流附近,寻觅到了一处暂时还算安定的地方,当成了众人暂时能够生存之所。

    从绝谷里面搬离出来的东西很多,一块块用烟熏过的猪面兽肉,堆积如一座座小山。

    各种一品到下三品的灵石,也是一堆堆的盛放。

    ……

    安置玩这些昔日绝谷里抢救出来的东西,比搬家时候花掉的时间更长,竟然足足有三天时间。

    这几天山水大势转换的日子里,绝阵里的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

    这一天,居然罕见的光亮了许多,耀如白昼。

    一个正在点燃了灵符,打算生火做饭的弟子,突然间发现头顶的天空,光线黯淡了下去。

    他心头一紧,不好,莫非是有飞禽类的魔物来了?

    抬头一看,赫然就发现头顶上居然出现了足足有百丈多长,遮天蔽日的巨大飞梭。

    这飞梭上面,流光溢彩,无数的符文犹如游鱼一般缠绕着飞梭,缓缓飞行,释放出一股股的滔天威压。

    一股股的奇异混沌力量,在它周围荡漾。

    任何光线只要试图靠近这飞梭,都会被吸收得干干净净。远远看上去,飞梭仿佛被巨大的混沌所包围。

    遮天蔽日。

    在飞梭的腹部,有明显的三股红白相间的清气图案。正是太初教的标志。

    “混天梭,是我们太初教的混天梭!”

    那弟子顿时激动的大呼小叫起来。要说起这混天梭,在太初教可是鼎鼎有名,是一等一的运输型法宝。

    跟龙鳞仙剑一样,混天梭也是镇派之宝之一。

    从前只有教派里的长老级大人物,亦或者是迎接外面仙门的贵宾时候,才会动用混天梭。

    平常弟子,对于这等稀罕宝贝,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