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破大阵疑云重重 【二更】
    洪天发死状惨烈,洪天渡心中早已经生出惧意。修仙者修炼数百年,所图不过是大道长生。

    即便大道飘渺不可得,对于长生却是十分热切。

    越是活得久,越是觉得生命可贵。洪天渡这种活了百年的修仙者,当然不想死。

    “你……你不讲信用……你明明说是要数到三的,怎么数到‘二’就动手了?”洪天渡痛得龇牙咧嘴,心虚的质问道,暗地里害怕得要死。

    他现在明白了一件事,面前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太初教弟子,一身战力竟远远在他之上。且不说这黑发青年将自己随手打残,光凭他随意杀掉那弟弟洪天发,已展示出了足够强悍的实力。

    毕竟洪天发的实力,跟他洪天渡也只是一线之隔。

    最为可怕的是,面前的黑发青年人,分明只是仙苗境二十叶而已啊。

    生死关头,他没有了任何依仗,众目睽睽之下,只能厚着脸皮,指责秦浩轩不讲信誉。

    “你算老几?我想杀你,我便杀你。你自己不也是存着这样的心思?等我数到‘二’的时候就出手偷袭。如果不是我比你强,恐怕躺在这里的就是我。”秦浩轩耸耸肩膀,脸上挂了一个嘲弄笑容,玩味的目光里含着一丝阴冷,盯着烂泥般躺在地上的洪天渡。

    “你……你别杀我……我是仙苗境四十九叶修仙者,我对你有用,我愿意向你效忠,做牛做马……”

    洪天渡心慌之下,话尚未说完,刚刚杀掉洪天发的黑色鬼矛又出现,深深扎入了喉管里。

    只是双脚抽搐的挣扎了几下,皮肉迅速萎缩、腐朽,最后成了一张干瘪的骨架。

    只是眨眼间功夫,刚才还睥睨众人,张狂嚣张的洪天渡、洪天发,两位“半步仙树”的修仙者接连死亡。

    对于散修阵营里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刚刚因为洪天渡兄弟出手而挽回的一点士气,再次跌落到谷底。

    不少散修见势不妙,已经开始纷纷狼奔豕突,各处逃散。

    太初教众人这时候犹如看菜切瓜,纷纷驾驭符兽在后面狂追不已,一路上不知道冲杀了多少散修。

    不过不论如何冲杀,太初教众人都是五、六人为一队,只要杀掉散修之后,都会重复一套娴熟动作——将尸体剥成小白羊、每一个布片的搜索宝贝,将残破的符兽分解,灵力灌输进各自的符兽里……

    刚刚还密密麻麻,有无数修仙者坐镇的散修前锋营帐,此刻已彻底被碾成了平地,哀鸿遍野。

    足足有四五百人的散修前锋阵营,竟彻底被碾压崩溃。

    十里之外的散修主阵营,就在无量山的山脚下。

    前方发生的激烈战斗,早就引起了这里面散修们的注意力。

    “嗯,来的这八十多个太初教弟子,真是有点凶啊。前锋阵营已被推平了!”一只飞鸟在虚空中扑扇翅膀,将十里外的战斗场景全看得一清二楚。

    这样的飞鸟,旁边还有数十只。

    每一只飞鸟的身体里,都存了一道仙灵法眼的灵法。

    “确实。不过我估计他们也是强弩之末,而且还是那洪天渡的人。他的人,能有多少实力,我把我手下的两百弟子派出去,绝对可以平了他们。”其中一个飞鸟里,有一个桀骜而充满了鼻音的声音含糊传来。

    任谁都能听到,这话语里浓浓的杀机和敌意。

    “再派两百人去,注意,要结阵。”营帐里面,一个充满了磁性的中年男子声音,淡淡道。

    ……

    把玩着手上晶莹碧透的桑木条,秦浩轩能够感觉到丝丝缕缕,犹如清水般的气息从里面弥漫出。

    一缕缕的雷霆电光,细密如银鱼般闪烁不定。

    这奇异神木桑木条里的精神烙印,已被秦浩轩用神识抹灭,现在完全能够掌控桑木条里的那缕碧莹莹的大道气息。

    一感觉到里面的大道气息,意识海里陡然间就多出了一株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大柳树。

    那柳树直插擎天而上,无数水桶粗的闪电链缠绕其中……

    这时候,秦浩轩体内的第二十一片七脉仙叶,陡然间有了动静。一股本命神识灵力窜出,涌进意识海中,竟然瞬息间跟那股大道气息融在了一起。

    然后倏尔缩了回去。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秦浩轩丹田处的第二十一片仙叶上,顿时出现了一株雷电缠绕的巨大桑木,一股盎然生机从里面一的弥漫开来。

    “好神奇的大道气息。只是一片桑木,居然拥有的威力不亚于一些飞剑了。只是这个自称半步踏入了仙树境的家伙,根本就不能完全掌握大道气息,没能够发挥出这神桑纸条十分之一的威能而已。”

    秦浩轩仔细体会着身体里的神桑大道气息,越是领悟得越深刻,越是啧啧称奇。

    因为这神桑的大道气息,竟有一丝轮回重生的味道。毕竟雷霆轰击,乃是毁灭的大恐怖,可这神木硬生生将雷霆之力炼化其中,让这大毁灭里有了新生的味道。

    “如果是被那古墓里纯阳仙王得到这种奇异的神桑,恐怕他真的能够复活吧?”秦浩轩仔细体验这神桑木大道的奇异,心头震惊。

    既然已经得到了这神桑木的大道气息,秦浩轩小心翼翼将那一条神桑木的枝条,放进了自己的龙鳞仙剑里。

    至于那洪天发的奇怪树苗,则比神桑木的桑木条差了许多。

    虽然这东西也似乎是神木一类的东西,能够释放出锐利无比的青木灵气。

    但秦浩轩对于这等外物并不看得上多少。他随便拿出一道仙灵兵气来,威力都比这强悍不少。

    “马定山,这个送你了。”秦浩轩手腕一抖把奇怪树苗丢给了马定山说道:“它适合你,好好参详。”

    马定山心中激动,虽然在仙王大墓之中见过不少宝贝,但真正能让自己降服拥有的却没什么好东西,如今……

    “这东西是没有祭炼过的破军龙根,乃是险峻山峰山的灵力经过万年凝结,成形成的一株灵根。你手上的东西,有如刀锋般的青木之气,肯定是那山峰之下,有金铁矿脉,形成了杀伐精气融合其中,才形成如此异状……这东西,可要好好用,如果日后经过一些擅长制器之道的仙师炼制,必定能够大放异彩……。”

    刑在旁边突然加了一句,“不要糟蹋了。”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秦浩轩心头暗笑,这家伙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听他娓娓道来的口气,似对于这些东西很了解,口气也酸酸的。

    不过他知道刑的底细,这家伙不知道有多少好宝贝,只是都舍不得拿出来。

    故而对于刑语气里的一丝酸味,完全不作理会。

    这时候,大地微微颤抖,只见远方散修的本阵里面,冲杀出了数百名散修。

    大部分散修竟都有符兽在身上,释放出来,如隆隆闷雷滚动,声势骇人。

    “又来人了。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跟在秦浩轩旁边的赤九,舔了舔嘴唇。

    刚才在击杀散修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冲锋在前,身上兀自杀气腾腾,衣服上全是飞溅上去的暗褐色血渍,看上去触目惊心。

    “杀!”秦浩轩眉头微皱,向身后的太初教弟子一挥手。

    顿时七十多个太初教灰袍弟子,连同身后那些救出来,陆陆续续赶来的一些褐袍、青袍弟子,都悍不畏死的向前面冲击过来的散修迎了上去。

    此刻众人得了胜,士气大涨,哪里还会怕散修们再过来。反而人人将那些散修人头都当成了明晃晃的银子,争先恐后。

    轰,两边人马,就像是两股洪水撞到了一起。

    但是转眼间,刚才还锐不可当的太初教灰袍弟子们,却是碰到了硬钉子。

    面前的二百人散修,竟然脚步行走间都隐有布局,居然形成了一个大阵。

    两百人的灵力流窜其中,仿佛有条青龙在蛰伏、涌动。

    一条条身躯庞大,实力堪比仙苗四十叶境界的符兽坠落在阵中,都纷纷被拦在外面,寸步不得进。

    反而是大阵里不时有人出手偷袭,让太初教洪水般的攻势为之一滞。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天空中黯淡了下去,多出了一个碧莹莹,雷霆缠绕的桑木条。

    “给我破!”

    秦浩轩的身影出现,手中桑木条上上雷霆光芒闪耀,一股股灵力流泻劈斩。

    每一道雷霆的威力,仿佛是银河倾泻,威力比刚才洪天渡用的时候还何止强了十倍?

    “啊——”

    防御阵里面,顿时响起了无数声惨叫,不知道多少人纷纷狂吐鲜血,已遭重创。

    这群散修一个个脸色惊骇,简直不敢相信,这大阵自从那主营帐里的主事者发明以来,还从来没有被人破去过。

    而且是这帮一力降十会,用蛮力破掉!

    两百多人的防御大阵,一下子被彻底轰开。

    甚至,不少散修直接被雷霆轰成了焦炭。

    两年仙王墓生死苦修,换来了今天一身让无数人惊掉眼珠子的凶暴战力!只有在仙王墓住过的人,才能知道,那里生存的艰难,而在艰难中获得的提升又是多么的巨大。

    比起两年前进入仙王墓之前,秦浩轩都无法推算出,自己到底强了多少倍,仅仅只是知道……以前的自己面前现在的自己,那就是蝼蚁在面对神龙!

    仙王!仙王之墓!自从无仙时代开启到今日,仙王?总共才多少个?一身造化修为,便是放在仙古时代,都是惊天动地的大神通!

    在这样的强者墓地中,获得的好处,难以估量!

    “嗯?竟然只死了十来人,这究竟是个什么大阵,居然如此强悍?为何隐隐有我太初的味道?这个大阵?”秦浩轩看到这一幕,不由脸色微凝,心头疑窦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