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你争你争随你争【三更】
    比起其他还注重仪表的太初弟子,秦浩轩所率领的血衣队,在绝阵里的两年艰苦日子里,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根本就不在乎穿的是什么东西,衣服破烂就任由它破烂,也不在乎锦衣玉食。一门心思,全都投入到了彼此交流修炼心得,和沉浸在对仙王大道的感悟当中。

    所以他们在出了绝阵,没有了那奇异天地法则的压制下,每个人境界修为能够狂飙二十多叶。这跟他们心无旁骛,一心修炼而产生的庞大积累有关。

    只是这份不在乎外物的心性,夏明长老便知道,张扬身后那群穿着仙风道骨的年轻人,是真心远远比不上的。

    张扬知道,这可能是同通天观的最后一战,这一战打完之后……太初境内可能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会有这样的战功的机会了,这种机会便是赤炼子反对,自己也要抢一下!

    “赤炼子长老,你提议秦浩轩做前锋营,却是要恕弟子无礼——我反对!”张扬努力压制住内心里要暴走的冲动,脑中快速做着思考。

    他很想贬低秦浩轩手中的血衣队一番,可是这几天他的手下也跟血衣队起过矛盾,结果……自己手下三个四十二叶的师兄,被血衣队那一个只动用了三十五叶修为的弟子,给打的啊……那叫一个惨!

    若是贬低?张扬知道,自己只会被人当做傻瓜。

    “血衣队很强,这谁都知道。”张扬清了清喉咙说道:“但,总不能什么好处都是血衣队的吧?这次我们打通天观,一来是为了清除这些散修,二来……也是为了锻炼我太初的弟子。血衣队?还需要锻炼吗?不能把机会让给更加需要的人吗?刚才这秦代堂主也说了,‘一切要以大局为重,以教门为重’。我太初难道不该多培养点人吗?”

    最后一句话斩钉截铁,竟是丝毫不怕得罪赤炼子长老,目光转向赤炼子,竟是丝毫都不退让,嚣张狂傲。灰种弟子的本钱,展露无遗。

    赤炼子眉头微皱,张扬是古云堂里古云子的得意弟子,可他赤炼子也是古云堂的长老,好歹这张扬也要懂得尊师重道,可面对他也是如此咄咄逼人。

    嗯!赤炼子决定,现在立刻打断张扬的双腿算了,跟在血衣队后面先看看人家怎么打的,学一下才是聪明的做法,在这里装什么大义凛然?

    “小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太初不能只是有我们血衣队,那就让小张带他的人打前锋好了。”

    秦浩轩的话让张扬又开心又不爽,开心是因为秦浩轩居然选择退了!不开心的……小张?你他妈真把自己当堂主了?老子还是灰种呢!

    秦浩轩老神在在站在原地,无所谓周围人群的一些奇异目光。

    他刚才想通了,跟着这一个刚愎自用的主帅,风险性绝对会很高。这样的情况下,万一中了什么埋伏,前锋营绝对是损失最严重的,血衣队乃是太初未来之精华!

    这血衣队,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每一个他的血汗,是他的财富,也是太初的财富。

    作为一名有觉悟的守财奴,秦浩轩很清楚,这一批仙苗境四十叶的修仙者,对于他跟太初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些弟子可都是跟着我苦过来的,每个人都很重要。现在内奸都没有查出来,万一发生什么大事,死几个弟子?我找谁要赔偿去啊!”心里面不爽的想着,秦浩轩自然是干脆爽快的直接拒绝当前锋。

    真的男人,该怂的时候,可一定要怂!他可不会做无谓的牺牲。

    赤炼子很快想明白了秦浩轩在想什么,心中暗骂:行!你这小畜生真行!想法不错!可你也不知道周护法的真实想法,你可能要吃亏了这次。

    跟这小子接触了这么久,赤炼子还不知道秦浩轩的性格,这小子就是一个打死不会吃亏的货。

    提得起放得下,跟着他,那帮灰袍弟子真是有福。

    秦浩轩八成是看出了这一次当前锋的风险,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爽快自觉的认怂。

    赤炼子思绪纷飞的时候,秦浩轩脸上挂了一个淡淡笑容,似自言自语的悠悠道:“……既然有人愿意打前锋,那就让他打前锋吧,我们这帮灰袍弟子,帮忙打打下手,做做替补就够了。”

    听起来是自言自语,赤炼子却听出来秦浩轩这句话是跟他说的。

    显然这小子是铁了心不想打前锋。

    既然如此,赤炼子也就乖乖闭嘴了,不再说什么。

    周天生对秦浩轩总算多了一丝欣赏,至少在为了太初的培养上,他还是一个合格的自然堂代堂主。

    至于血衣队不做前锋……周天生心中又有些失望,自从出关前来,听到最多的名字便是血衣队,本想见识见识这群后辈的根脚到底如何,没想到……看来这次是难以见到了。

    “既然秦浩轩师侄愿意主动承担替补之责,那你所在的队伍,就负责队伍战场上的清理工作吧。这项工作也很重要,可不能马虎。”周天生漫不经心的扫了秦浩轩一眼,淡淡道。

    秦浩轩脸上露出一丝真诚的笑容,发自肺腑的高兴。

    “那就多谢秦护法了。”

    周天生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秦浩轩了,血衣队如此优秀,为何不让其冲杀?难道是怕他们立功太多?最后无法收到自然堂麾下去吗?若是有此等小算盘,他可真是打错了,这些人本就是有所在堂的,想转堂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张扬师侄,前锋营事关重大,我将这重担交给你了!可不能让我,让黄龙掌教他们失望,一定要打出我们教派的气势来!”周天生想不通秦浩轩,也懒得再去想,直接发布任务。

    张扬心里大喜过望,连忙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了一番。

    一会儿,主营帐里的所有队伍,全部被分配了各自的任务。

    会议一结束之后,便有后勤队的人,开始向众人的队伍,按照各自队伍在九曲雁形阵里的重要性,开始分发符箓、灵石。

    毕竟战斗当中,需要消耗的这些东西数量庞大,一些普通弟子当然是承担不起。

    秦浩轩嘴里擒了个不咸不淡的笑容,缓缓走了营帐。

    “秦浩轩师弟,失踪了两年,你可是让掌教他们担心死了。”一个马脸青年人,背后背着一件古怪的七弦乐器,凑近了秦浩轩身边,脸上笑容热情。

    秦浩轩看了这人马脸青年一眼,笑容不禁有些僵硬——他根本不认识面前的人。但是从前在太初教,他的名气在年轻一辈里面实在太盛,不知道多少人曾私底下见过他。可他没什么印象。

    估计这马脸青年也是属于那种有一面之缘,却无印象的人。

    秦浩轩笑容僵硬的敷衍了几句,没成想身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一个个都跟他热情招呼。

    “秦代堂主,两年不见,你脾气小了很多啊。居然真的甘心去打替补。”

    “秦代堂主,早就听闻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神采飞扬,有大将风度……”

    几乎是完全被一群陌生人包围,秦浩轩被吵得头都有点大了——看来名气大,也是一种累赘。

    这些围拢秦浩轩的人,大多数都别有用心。毕竟秦浩轩已失踪了两年,能从那劳什子凶险古墓里逃出来,说不定身上会有一些重要的信息。

    秦浩轩失踪在那个古墓里两年之久,曾经有长老在外围探查过那古墓,说里面有大道的气息,应该是万年前的修仙强者所留。

    这顿时让无数人垂涎欲滴。

    一些人得知这个信息,虽然不敢进入古墓里,但是跟秦浩轩亲热、客气,日后说不定能从他身上得一些好处。

    “秦代堂主,听说你进入的那个古墓,是万年前强者所留,这番进去,必定有遇到大机缘吧。”

    “秦堂主,那古墓里究竟是如何情形?”

    ……

    不管周围的人是真心还是假意,秦浩轩耐着性子应付寒暄了一番,旋即随着围拢的人群越来越多,整个人完全被挤到了人海中央……

    “我的个太初啊……都还有完没完啊。”秦浩轩眉头大皱,心念一动,背脊里涌出大道铭文,化为光翼。

    直接一个闪烁,周围的几个人连他背影都没看到,秦浩轩就已消失得了无踪影。

    可外围的人群,不明白里面发生的事情,兀自向圈子里中央挤去,“秦浩轩师兄”、“秦浩轩师弟”,叫个不停。

    从人群里挤出来,秦浩轩全身已是一身的臭汗——好险,差一点都被吵死掉。

    既然周天生已发布了任务,秦浩轩他们只是充当替补,跟在队伍后面打扫清理战场,秦浩轩心里面就轻松了许多,脚步都轻快了。

    他们一行所在的营帐在青云山最外围的山脚下,靠着一处清澈溪流。

    秦浩轩向那青云山山脚方向走了没几步,附近不远处的小山包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

    一看到那个女人,秦浩轩不觉微微一愣。

    “罗金花?”

    面前的女人,赫然正是徐羽的入道师姐罗金花。

    毫无疑问,罗金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时隔两年多未见,修仙者的气质更将她衬托得超凡脱俗,若非秦浩轩道心坚固,寻常的修仙者在她面前,会不禁生出自惭形愧的感觉。

    不过对于这女人,秦浩轩的印象已经没有昔日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