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本命剑气赠英雄【二更】
    “轰!”

    夏明长老原本就寿元无多,一直强行压制住体内的天人五衰,苦苦支撑。这会儿,更是惨叫一声,被砸得如同陨石般撞上地面,硬生生在地面上撞出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坑洞来。

    周天生护法面色阴沉如铁,夏明毕竟是太初长老,若是在这里出点差池,那必然是太初巨大的损失!

    这一刻,荒物犹如山峰般的大脚,向着夏明长老被轰入的大洞里踩下去。

    周天生咬紧牙,突然大喝一声,丹田之中凝出了一枚金光灿烂的道果来。这道果一出现,散发万丈光芒,天地间隐约有大道清音鸣动。原本像是鬼域的地方,只要被那奇异的光芒照耀到,就变得祥和起来。

    这道果,乃是周天生护法得道之时,凝结出来的本命道果。道果在空中膨胀如球,挡在了荒物和夏明长老坠落的地方之间。

    “砰!”

    荒物身体沉重如山,一脚踩在道果上,周天生只觉得有如泰山压顶,像是被人用千万斤的巨锤狠狠朝着丹田擂了一下,整个人顿时浑身不通畅,道果更是被轰得发出难听的“喀嚓”声响,只是这一下就让周天生的本命道果受到了伤害。

    不过也正是有了这片刻的阻挡,赤炼子已扑入底坑里,将重伤的夏明长老抱紧,安全逃离。

    太初教三大高手一起对战这怪物,居然在一主香工夫过后,便一重伤一轻伤,下面观战的太初教弟子心里第一次升起了绝望的情绪来。

    这不是强大!而是诡谲!

    修仙界,最可怕的不只是强大的法力,同时更让人害怕的便是诡谲的术法。

    如钉木头人诅咒七天便死的失传绝术:‘咒七天’。

    ‘荒’也是其中一种……它的战力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难以杀死,近乎不死的状态,以及随着战斗不停的变强的特殊状态,若没有这两个特殊状态,周天生只需出手数下便能将其灭杀。

    拖!周天生知道,这个诡谲的大术,有一个巨大的弱点,便是随着‘荒’的战力提升,渐渐地……它会失控!到那一刻,便是施术的人也难以控制!

    周天生不相信施术者比自己的根基还要深厚,他要做的便是拖着!拖到对方在感觉到‘荒’即将失控的那一刻,将‘荒’无情的抹杀便可!

    施术者,是可以轻易将‘荒’抹杀!前提,是在可控的情况下!

    周天生也是叹息,这群散修分开来不过是一群杂鱼不如的东西,却因为这诡谲的术法,形成了自己也难以轻易灭杀的‘荒’。

    “不妙,若这样下去,怕是连周天生护法都挡不住这‘荒’。”秦浩轩看着天空上越来越趋于颓势的战局,心里忐忑不安。

    “其实这个荒物……除了施术者之外,或许……你是唯一可以斩杀它的存在。”刑一直观察着无人能敌的荒物,突然间说道。

    “我?”秦浩轩先是皱眉不解,随即通过刑的眼神明白了,他是在说自己体内的那片叶子!

    “这荒虽然诡谲,却终究只是一个术,只要是术便能被破。”刑低声说道:“此荒物自始就随着死亡、污秽一起诞生,算是未然天地规则的东西,本不应该出现在世间的东西。现如今它乃由死气凝聚而成,吞噬天地精元气血壮大,靠着体内的一颗荒魂才有了意志。”

    “刚才你应该也看到了,它体内的荒魂,原本不知道被哪位万古时代的大能者封锁在大地深处,已经残损。正因为如此,周天生护法他们才能够勉强抵抗这荒物;否则,除非仙婴级高手亲至,不然都拿这荒魂无可奈何。”

    “其实荒魂原本就是死物,只要将其击碎,荒物自然也无法再聚集体内的死气、阴力,将会烟消云散;可这荒魂极其厉害,而且又会在荒物庞大的身体里面到处游走,想找到并且击碎它,很麻烦。理论上,如果是将荒物斩成数段,自然也可以找到荒魂;可看现状,这位道果境高手根本无法完成这样的事,他根本击败不了荒魂,等时间一长,他的灵力衰竭,必败无疑。”刑最后笃定地下了结论:“我知道,他是想等待施术者等到荒的成长不受控,自行进行消灭!可若那施术者不动手,任由其失控又怎么办?”

    “接着说……”秦浩轩点头。

    “只要将那荒物身体开个大洞,你钻入其中找到荒魂将其灭杀便是。”刑拍了拍秦浩轩的肩膀:“只是,这荒的伤口愈合速度很快,你定要抓紧机会才可。若不然,等荒的伤口完全愈合,便是赤炼子这种仙轮期的存在进入其中,也会被死气吞噬难逃一死。”

    “我还以为……没有危险……”秦浩轩眉头紧锁的看着越来越强的‘荒’。

    “你有仙苗黑叶,又有鬼神降临,还得了鬼面毒皇的一丝意志,死气阴气对你的伤害是最低的,到时你可使用鬼神降临化作盔甲将你包裹……”刑眉头同样紧锁:“当然……这次前往,确实也有极大风险。你若不想前往,便也算了……”

    秦浩轩抬头看苦战的赤炼子,又看了看在外围依然出手想办法帮助周天生分担压力的众太初弟子,只能叹了口气轻轻摇头:“这种情况,我没得选。”

    刑心中暗暗叹气,秦浩轩最大的软肋便是心软,这些太初人死光了又如何?到时或许便能令黄龙出手,太初掌教的威能足以灭杀这荒芜,只是……为何战况越来越激烈,黄龙却丝毫没有离开太初的意思?难道他有什么不得不留在太初的缘由?

    刑很是不解,也懒得去多猜测黄龙跟太初的事情,他只关心眼前的秦浩轩。

    “你若真要冒险……你要记得……”刑继续提醒道:“荒物虽然很强,但体内残魂还没有强到逆天的地步。它毕竟被万古时代不知道什么东西封印了那么长时间,残魂里的力量残缺,只要你进去,应该就有机会干掉它。反正你手里还有龙鳞仙剑,里面还有诸多法宝,再不济,就释放出几道仙灵兵气将其斩杀。”

    秦浩轩的心猛地刺痛了一下,那些仙灵兵气每一道都是他的命根子,还打算回去之后给黄龙真人掌教一部分,那些宝物若是落在掌教手中,定然能真正的发挥最大效果。

    “我该说的都说了……”刑看着秦浩轩说道:“你最好想好……这危险程度不比在仙王大墓之中小多少……”

    秦浩轩叹气:“太初……不能再有太多的损失了……”

    事情急迫,秦浩轩不敢怠慢,自由之翼在背后浮现,轻轻一跃,已飞到了赤炼子长老身旁。

    “秦浩轩,你来干什么,送死吗?赶紧躲远点!”赤炼子一看秦浩轩赶来,心头大惊,本命飞剑上闪烁出大道符文,倏地将荒物打退。

    赤炼子心想荒物十分强悍,而且还会使用蛮荒妖术,随便一下便能够将秦浩轩干掉。这家伙怎么在这时候来凑热闹?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这荒物由死气凝聚而成,我有办法对付它,但需要你在它身上开一个大洞,让我钻进去。”秦浩轩笃定地说道。

    赤炼子微微一怔,目光在秦浩轩脸上凝视了几息时间。他当然了解秦浩轩的脾性,平时谨慎低调,关键时刻是个有担当、果敢勇毅的少年,也从来不是那种夸夸其谈之辈。既然秦浩轩这么说了,应该是真的有什么把握。

    岂料,他们的对话被十丈外的周天生听了个完全,骂道:“胡闹!秦浩轩,你以为这是小孩子扮家家酒?这等荒物就算是我都难以对付,你觉得你的实力比我更强吗?简直是太胡闹了。还不快快退下,太初的未来还在尔等身上!”

    周天生这番话几乎是吼的,如闷雷滚滚,在场的所有太初教弟子都听到了这一番话。

    惊疑、嘲弄、同情等复杂目光,纷纷望向空中的秦浩轩。

    周天生吼完了秦浩轩后,目光微微一凝,看着秦浩轩背后的自由之翼半成品。周天生讶异地想着,那东西好古怪,竟散发出某种奇妙的大道气息,能让秦浩轩的身体被一股奇异的风所萦绕,悬在空中。

    犹感奇怪的当头,突然,秦浩轩身体里骤地涌出了一股强大的死灵气息,一隻面貌狰狞的恶鬼现身。

    恶鬼开始跟秦浩轩血肉交融,一会儿就在秦浩轩身上形成了一副鬼气森森、黝黑明亮的鬼甲。鬼甲洋溢出的冰冻寒气,感觉竟比荒物体内的死气还浓烈几分。

    秦浩轩的道心种魔经过了阴阳融合之后,已能阴阳互转,对于秦浩轩体内的毒鬼大有脾益。加上鬼神法则大道,以及大毒仙的大道真意,双重大道真意滋养着秦浩轩体内毒鬼,这小黑早就可以进化为战力堪比仙树境的鬼将了。

    只是因为秦浩轩的道境迟迟没有进化,导致毒鬼一起被压制,虽然毒力和鬼气一直都维持得精纯深厚,但是境界上却不得寸进。

    “嗯?怎么这等鬼物身上,居然有这么深奥玄幽的大道符文……”周天生陡然注意到,在秦浩轩的鬼甲上面居然有两种截然不同、密密麻麻的符文。

    一种符文予人幽暗浩瀚,彷彿冥河涌动的冰凉大道之感;另外一种符文却毒力重重,令人窒息,霸烈威猛。光是看了几眼两种符文,已经凝结出道果的周天生,心里居然罕有地生出了一股恶寒、畏惧的情绪。

    将周天生脸上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秦浩轩心中已有底。

    “周护法,还是让我试试吧……太初……经不起太多损失了……”

    周天生叹气,进入荒的体内实在危险,这秦浩轩表现如此优秀,若是此去折损其中,自己定然多年难以释怀,更是太初的损失!只是……如今这么打下去……太初的损失……实在太大了!

    “你确定?”周天生盯着秦浩轩说道:“太初也损失不起你!你可知道!”

    “知道!”秦浩轩回瞪着周天生:“周护法,你再打下去……恐怕也暂时难以取胜。若真的这荒失控,你我便是太初的罪人了!我等不能指望那施术者将其毁灭……”

    周天生扬天长叹,若有其他办法,自己真心不想这样……

    “此乃本座一道本命剑气!若有危险,用剑气呼救!本座定救你出来!”周天上丢出一道符箓在秦浩轩手中再三嘱咐:“莫要等到陷入死亡才用,留着有用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