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一章 临战悟道融汇贯通【一更】
    赤炼子听了心中冷笑一声,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笑容:“这小子,果然又给他创造了奇迹,真是从不让人失望啊。”

    “太初教有此子,真是大幸。”一直沉默的夏明长老,眼神温和而激赏,望向秦浩轩沉声道。他这评价很高,赤炼子听了自然心头高兴。周天生却是脸色有些古怪。

    在他们不远处,秦浩轩也被爆炸震了出来。不过他直接就坐在地上,被几名灰袍弟子守护住。只见他盘膝而坐,居然修练了起来。

    “这有死亡的气息……”

    秦浩轩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浪费时间的人,他赫然察觉到那片漆黑仙叶上面,原本端坐的大毒仙小人身边,突然流出了一条血红色,上面漂浮着白骨莲台的无尽大河。这河流彷彿是天地初开就存在,气息苍古,滚滚滔滔。

    河流的最远端烟波浩渺,猩红一片,不停散发出滔滔的死气、怨气,跟大毒仙的毒气居然相互呼应,漆黑仙叶不停吸收着这些气息。

    黑色仙叶现在虽然只有一片,却粗壮无比,宛如婴孩拳头,油黑发亮,散发出的滚滚黑色灵气,居然丝毫不比旁边的三十多片仙叶加在一起弱多少。

    秦浩轩修练的本是道心种魔**,当然不会抗拒黑色仙叶的生长。当初黑色仙叶孱弱,跟体内的仙王大道气息不能比,所以纵然修练起道心种魔**,也不会有太多帮助。

    现在他的黑色仙叶历经几次大事件,终于得到了极大的灌溉,突飞猛进。

    秦浩轩体内形成了仙王大道、桑神木大道、自由之翼的残损大道和鬼神法则大道,以及大毒仙的毒力大道和现在的黄泉大道,呈现阴阳相济的局面。道心种魔**一运转,几股截然不同的大道气息及灵力跟着一同运转,在秦浩轩体内形成了阴阳交泰的局面。

    霎时,秦浩轩身体一边白淨如琉璃,毛孔肌肤不停散发出晶莹如琉璃般的光芒,半边身体毛孔里都散发出扑鼻清香;另外一边身体却黑黝黝的,散发出浓烈的死气、毒气,彷彿黑沉沉的大漩涡一般,任何光线照入,都被吞噬得一干二淨。两种奇景,以道心种魔**为桥梁,互相交流。

    秦浩轩体内血肉、皮肤乃至脏腑,最后到身体窍穴、经脉,不停地被阴阳两气冲刷着、洗涤着,一步步,向着上古大巫的道路挺进。

    秦浩轩身上散发出的一股股大道气息,每一道都精纯、慑人。仙苗境的修仙者只能够看见他身上的奇景,个个都被一黑一白两股截然不同的景象所震慑。

    而仙树境以上的修仙者,赤炼子长老、夏明长老以及道果境的周天生护法,能直接感受到秦浩轩身上散发出的大道法则,心头受到的冲击不小。

    “怎么可能?我居然感觉到了六种截然不同的大道气息……”

    “这小子究竟是有怎么样的奇遇?”

    “看来,小畜生果然狗屎运啊!又沾染了新的大道气息!只是这成也大道败也大道!如此多的大道气息,定然会压的小畜生出叶过慢……虽然同境界所向无敌……但若因此无法凝树……寿元总有耗尽之日!看来老夫必须想办法,将他身上的大道气息抽取出来部分!等他可以承受之日,再还给他……只是如何抽取呢?同时又不会伤害到他……”

    每个人各怀心事,既震惊又嫉妒地盯着秦浩轩。

    比起太初教众人的复杂情绪,秦浩轩的那一帮子灰袍弟子就显得镇定了不少。他们兔起鹘落不停在战场中穿梭,努力搜刮着散修尸体上的宝物。明明前方还有零星的战斗在太初教弟子和那些被追击的散修间爆发,可他们就是视而不见,一心寻宝。

    秦浩轩平常动不动就静下来修练,感悟大道,他们已见多不怪。

    很快,众目睽睽之下,一堆堆的灵石、符籙等宝贝都被搜刮了出来,就连破烂受损的符兽都被分解干淨,装进了囊袋之中。这些死去的散修,许多人奋斗大半辈子,身上宝物不少。

    张扬在人群里看到这一幕,瞳孔微缩。他哪里甘心这些东西都被秦浩轩的人搜刮一空,当下对着自己的几个小弟使了个眼色。那几个小弟立刻冲进了死尸堆里,撅起屁股,努力翻找起来。

    可还没有翻找出什么东西,突然间遭到飞踹,张扬的一名小弟惨叫一声,被踢飞到五、六丈外。

    “你干什么?”张扬的小弟爬起来之后,恼火地瞪向了刚刚飞踢他的人。将他踢飞的人,赫然是一名血衣队弟子,虽然穿着破烂,但眉宇间有一股凌厉的气势。

    “这名散修是我杀的,按照规矩,他的东西就是我的,你没有资格搜他的东西。”血衣队弟子一指地上的散修。

    被打的张扬小弟脸微微一红,在太初教确实有这种规矩,谁杀的人,到时候死者身上的财富就尽归杀人者。可他在张扬底下嚣张跋扈惯了,哪里会示弱。

    “怎么可能是你杀的?战场那么大,你杀的人还能每个都做记号不成?”说到这里,他一昂脖子,伸手往四方散落的尸体上胡乱指了一气:“这些尸体这么多,都是你杀的不成?”

    “都是我们杀的!”这时候,周围本来正在搜索尸体上财富的一干血衣队弟子,全部跑了过来,冲着张扬的小弟大声道。

    “如果不是我们出手,你们早就溃散、被人干掉了。”

    他们一个个都是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修仙者,这个时候站在一起,气势凝在一块,简直如山如海。

    张扬小弟不禁吓得内心一缩,陡然回想起刚刚战场上这一帮生猛的灰袍弟子,跟着秦浩轩四处冲锋杀人的模样,气势顿时跌落。而且他确实没话说,到了后面,基本上都是秦浩轩这伙预备军的人在厮杀而已。

    “你们这群人,无法无天了?区区一群灰袍弟子,也敢对褐袍、青袍的师兄们不敬?”张扬这时候忍耐不住,跳了出来,对马定山等一干灰袍弟子大声呵斥道。

    在不久前的战场上,他就对于秦浩轩等人中途撤退十分不爽,现在正好借题发挥。

    “我的人,不需要你来管教。他们是灰袍弟子没错,可你们的人命都是这帮灰袍弟子救的。这一点,张扬你要心中有数。”

    秦浩轩已从对黄泉大道的感悟中甦醒,身影一闪,站到张扬面前,冰冷的目光如同刀剑,扎在张扬脸上。

    张扬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面前的秦浩轩,跟从前已大不相同,身上的气势凌厉无比。而且他这种凌厉,不是刻意施展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彷彿一柄被千锤百炼了许久的利刃,光是站在他面前,就能感觉到那股惊人的锋芒。

    况且秦浩轩句句在理。刚才的战斗,如果不是得益于秦浩轩等一干灰袍弟子实力强悍,太初教冲上去的弟子们早就崩溃,现在躺了一地的尸体,恐怕就是他们了。

    两边气氛正紧张的当头,原本一直冷眼旁观的周天生,眉毛不自觉地皱了一下。

    “干什么?刚刚结束战斗,你们居然就在这里抢东西,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护法?”周天生语气严厉,黑炭般的脸上简直要滴下墨汁来。

    “秦浩轩,本座知道你血衣队立下大功,但……也不能过度嚣张。”最后一句话,唾沫都差一点喷到秦浩轩的脸上了。

    秦浩轩不仅皱眉,这周天生之前还那般关心自己,可当自己跟灰种有争执时,他依然站在了灰种那边……我虽表现抢眼……但修仙界无数年的规矩在那里摆着……有色仙种高人一等!

    “周护法,我自然会约束自己的人,但一切也要按照规矩行事。”秦浩轩将周天生那道本命剑气的符箓丢还给了对方说道:“太初有太初的规矩!按照太初教的规矩,杀敌者便拥有被杀敌人的所有财富。这一大片散修都是我们杀的,按理说,这些散修尸体上的东西也是我们的。我们搜我们的东西,张扬跑过来捣乱,你仅仅只是要我约束血衣队,这个是否有失偏颇了?”

    周天生本以为自己出面,这事情便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秦浩轩会突然回击,而且句句用太初的规矩压自己,让自己无可辩驳,这样做虽然确实按照规矩来了……但也有些不懂尊卑了!

    周天生一时半刻还真找不到什么反驳秦浩轩的话。

    张扬和附近的一些太初教弟子们就不高兴了。毕竟,秦浩轩这话也说得太难听,而且地上散修的财富,着实让人动心。顿时就有人嚷嚷起来。

    “凭什么让你的人将灵符、灵石全都搜刮了?我们也是有出力的好不好?”

    “对!这场仗是大伙一起打的,凭什么让你们独吞?”

    一时间竟群情激奋,纷纷怒视秦浩轩等一干血衣队。

    秦浩轩沉默着,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目光缓缓扫视着一众喊话的太初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