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七章 七渊归来气昂扬【五更】
    这一天,外面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喧哗声,打破了灵堂的肃穆沉寂。秦浩轩坐在主祭位上,不由得眉头一皱——这是他师父璇玑子的祭典日,他可不希望有任何人来闹场。

    “快快禀报秦堂主,天忍宗的邪修来啦!”

    “华万谷长老,你等等,让我们先禀告堂主!”

    ……

    几名身穿青袍的太初教弟子正在最外面迎客,可他们碰到了凶神恶煞的天忍宗华万谷长老,却是一点都不管用了。

    华万谷坐在一头黑气蒸腾,全身犹如黑色金属的奇异大蛟上,气势汹汹。几名太初教弟子一看到天忍宗,心头都有些不舒服。这个宗派乃是海外邪修派系,跟太初教向来不对盘啊。该不会是又来闹事的吧?心中如此想,但想要将仙婴道果境的华万谷长老拦住,却是千难万难。

    好在华万谷并没有闹事,闯进来之后,双手在奇异的黑色蛟龙头上一拍,大蛟顿时化为一道流光,被他收进了一枚符箓当中,竟然是一头符兽。

    旁观的人群低声惊呼。刚才黑色大蛟给他们的感觉,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活力,根本就不像是符箓啊。可见天忍宗的符兽之道,确实有过人之处。

    天忍宗?华万谷?

    听到这六个字,脸色有些阴沉的秦浩轩神情很快镇定下来,目光望向身边跪着的一名灰袍弟子。这名灰袍弟子,当然就是天忍宗的阴十三了。

    阴十三跟了秦浩轩这么长的时间,来自然堂之后主动要求披了灰袍弟子的袍服。虽然没有说要加入太初教,但秦浩轩知道,这是在报答他这段时间多加指点的恩情。

    面对秦浩轩询问的目光,阴十三只能耸耸肩膀,苦笑一声——他那位师父向来胆大妄为,行事不可捉摸。

    华万谷在天忍宗地位崇高,就算来到了太初教,辈分也跟黄龙掌教比肩。地面似在他脚下缩短,他一步就从外殿直接跨到了秦浩轩面前的灵棺前,先是郑重其事地拿过了香烛,一番吊唁之后,身影一晃,居然就来到了阴十三的面前。

    华万谷目光里神光一闪,在阴十三体内梭巡一番,华万谷眼睛里爆出一抹异彩,罕见地露出了笑容来。

    “嗯,不错。”

    华万谷内心里却是大喜过望,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个劣徒已经有五、六年没有突破一叶,一直在仙苗境三十多叶上徘徊不前,没想到三年多不见,便已是仙苗境四十九叶,半隻脚踏入了仙树境。

    要知道,修仙路漫漫,一叶一天梯。愈到后面,想要长出仙叶就愈困难。不知道有多少天资聪颖的修仙者,都是倒在仙苗境四十叶后,许多修练了百年时间,还停留在仙苗境四十叶的,也大有人在。

    可短短三年没有看到这位徒弟,竟达到了仙苗境四十九叶。这是如何办到的?华万谷的心里,此刻除了惊喜,还是惊喜。

    他本来将阴十三教给秦浩轩,是想让秦浩轩来磨砺一下阴十三浮躁不羁的性格,让他道心能有精进。没想到,秦浩轩竟然不仅仅将阴十三的稜角磨光,还让阴十三修为精进勇猛如斯。

    得了师父称赞几个字,刚因披着太初教灰袍心情有些忐忑的阴十三,心里面简直乐开怀。已经足足有十年没听到师父夸赞一个人了啊。

    华万谷目光又挪到秦浩轩身上,三年不见,这名昔日还有些青涩的少年,已经一扫往日的青涩模样,沉稳大方,双眸沉静如水,气势竟如岳如山,大器非常,隐隐竟有一派大家风范。

    华万谷心中暗自一叹。他这次前来,本来就是听说自然堂的事,以为秦浩轩在太初教的一丝情谊已断,肯定能够凭着手段将他带去天忍宗。可现在的秦浩轩,已经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人了。

    不仅如此,他还敏锐地察觉到秦浩轩身上竟流淌着一股股大道气息。每一股大道气息都深幽奥妙,在他体内衍化的各种大道真意,竟都被秦浩轩掌握了大道精髓。

    这个发现更是让华万谷吃惊,对面前的秦浩轩另眼相看——虽然秦浩轩是弱种之资,但有这些大道精髓日夜磨砺,他能无时无刻感悟这些大道,成就简直不可限量。

    “自然堂上下弟子,谢过天忍宗华万谷长老。”秦浩轩声音坦然,朝着华万谷恭敬地行了个礼。

    其实真正论起来,他现在是自然堂堂主,跟华万谷算是平辈。可秦浩轩向来恩怨分明,华万谷对他十分赏识,也给过他强大的符兽和其他好处。记着这一点,他这次依旧是对华万谷行了晚辈之礼。

    被一堂之主如此郑重行礼,身为海外邪修宗派的华万谷心里仍大为受用。但同时他也知道受了这一拜之后,日后想要将秦浩轩拉拢到天忍宗,那是万万不能了——璇玑子真是好命,居然挑了个这么出类拔萃的弟子来继承自然堂。

    这一刻,华万谷居然对躺在棺材里的老者,升起了嫉妒心。

    华万谷神情复杂地看了秦浩轩一眼,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来之前想好的那些话硬生生吞进了肚子里。

    “你还是跟着秦浩轩多学学,暂时就不用回天忍宗了。”华万谷又忍不住看了阴十三一眼,闷声道,随后大刺刺地坐到了贵宾席里。

    那里本来高朋满座,坐满各派长老,但是一见煞气袭人的华万谷坐了过来,不少人为了表示跟这位海外邪修保持距离,都纷纷撤席,坐到了另外一边。这倒是让华万谷万分自在,直接一人占了几个位子,手里轻捻瓜果,悠然自得,浑然没有将那群自诩名门正派的人放在眼里,将一些人气得半死。

    自然堂璇玑子仙逝,太初教的仪式办得极为隆重。所有的仙云车都开了出来,专门用来接送前来吊唁的修仙者。

    归仙钟也是每日准时在天光时分,敲响十八下。

    每日各堂都会派弟子过来执灵幡守灵,也会派一些高层弟子出来帮忙布置、迎接宾客。

    秦浩轩这些日子一直都表现得沉着冷静,待人处事得体妥当,就连外教前来吊唁的长老们也少不得赞一声“少年俊杰”,让一些暗中担心他的太初教高层们也刮目相看——璇玑子,确实是找了个好继承人。

    这一日,已经是自然堂祭奠的第十日。

    秦浩轩不敢怠慢,打起精神,手持灵幡一丝不苟地盘膝坐在主祭的位置上。这些日子,他心中的悲痛情绪一直萦绕不去,彷彿是一片片尖利的刀片,不停地割着他的心。

    但秦浩轩并没有被这情绪所左右,不管怎么样,他都是璇玑子师父亲自挑选的堂主。他身上有自然堂数百弟子的重担,他要扛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要化悲痛为力量。秦浩轩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七情六欲,原本就是磨砺道心的刀斧利刃。在仙古时代,便有无上道宗,修练的是忘情仙道,以欲念磨砺道心,最后在七情六欲当中领悟出了一门无上人间大道。

    虽然那锐利无比的沉痛情绪一直萦绕不去,但他的心灵却彷彿是万仞孤峰。沉重的情绪日夜冲击着,不断轰击在秦浩轩道心上,他的心灵被冲刷得更加玲珑剔透,坚不可摧。

    盘膝坐在蒲团上,秦浩轩居然陷入了玄之又玄的奇异境界里。脸上神情平静如水,不停地体会着道心意志,渐渐向着更加强大的大道巅峰挺进。

    就算是有人前来吊唁,他的道心依旧不停地承受沉痛念头的磨砺,不为所动。周围前来吊唁的外教人当中不乏高人,便敏锐地察觉到了面前迎接的秦浩轩之异样,心中生出不同百味——能在如此大悲情绪中进入修练状态的人,不是超凡圣人,便是绝情绝欲的无上妖魔。

    这年纪轻轻的自然堂堂主,殊为可怖。

    清晨薄雾,秋风吹来阵阵凉意。

    “铛——铛——铛——”

    归仙钟又敲响十八下,悠扬的钟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就在一天的祭奠再次开始时,突然间出现“嗡嗡嗡”的声音,从远方山门密集地响起。端坐着的秦浩轩,微微闭合的双眼陡然睁开,目光里的电芒一闪即逝。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冲天的血腥气味,而且这股血腥气味不是一股,而是无数股。只有杀了无数人,刚刚出了战场,身上沾染了无数被杀者怨毒死亡气息的人,才会如此。

    “是七丈渊战场上的人……回来了。”秦浩轩略一思索,心里面迅速有了判断。

    一旁老神在在,帮忙应付前来吊唁宾客的赤炼子,也是眉心暗凝。毕竟是仙树境的强者,神识敏锐地感应到了从外面归来的仙云车上是什么人回来了——那麻烦,居然这么快就到了。

    秦浩轩所料不错,这一次回来的确实是在七丈渊战场上厮杀过的周天生等人。为首的仙云车上,已经应周天生的要求,插上了一面大大的“周”字旗帜。浩浩荡荡几十艘仙云车,直接向黄龙掌教所在的山峰狂飙而去。

    自然堂所在的山峰上,黄龙掌教已沐浴焚香,在茂林修竹外的灵地上开坛**。

    自然堂虽然在太初教中势力微弱,但毕竟是一堂之主仙逝,举办的丧礼异常盛大,来的大小教派足足有二十多个,接近两百多人。如此庞大规模,太初教上下都十分热情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