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万事不可太匆忙【一更】
    周天生暗自咬咬牙,心头冷笑一声,对黄龙真人道:“掌教大人,这一次出征扫荡,有两个小辈可真让我刮目相看,杀敌无数,立下了大功劳。”

    黄龙真人微微一怔,随后平静的目光掠过周天生,落在他背后太初教弟子当中的两人身上。被他看着的两人,刚好是张扬和慕容超。

    两人被黄龙真人的灼灼目光盯着,心中顿时喜悦,连忙抬头挺胸,心情有些激动。如果能落入黄龙掌教的法眼,日后肯定飞黄腾达,受益无穷。

    周天生也察觉到了黄龙真人目光所在,道:“掌教慧眼如炬,正是张扬和慕容超这两位少年俊杰。他们两个这次表现非常好,特别是张扬,作为先锋营的队长勇猛无比,直插敌阵腹地,重重打击了一干散修的气势,令通天观那帮匪徒闻风丧胆,鼓舞了我们军心……”

    周天生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将张扬捧上了天。

    张扬在旁边绷着脸,努力不让自己开怀地笑出来。此刻他真是大为得意,特别是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群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脸上。

    尤其是黄龙掌教,看向他的目光似乎更加和煦了。如果真能得到黄龙掌教赏识,日后在太初教肯定能横着走。

    外教众人也看出了张扬和慕容超的不凡,两人明显都已是十分接近仙树境的强者。在二、三十岁就能达到如此成就,就算在无上大教,都算不简单了吧?

    “这两人如此得太初教护法、掌教看好,以后一定有前途。”

    “难不成这两人,是什么长老、护法的小辈不成?”

    外派众人窃窃私语,话题都围绕着慕容超和张扬两人打转。

    “你们知道什么?张扬和慕容超两位,可是我们教派的灰种弟子,日后一定大有前途。”有一名张扬的小弟,忍不住向身边的外教人低声炫耀。外教众人一听大惊,灰种弟子?还有两个?

    有色仙种的弟子,在任何一个门派都是抢手的人才,只要好好培养,定是能够承担起教派大梁的精英。不说别的,就说太初教黄龙掌教,便是灰种弟子出身。

    现在太初教一下就出了两名灰种弟子,难道是要大兴了吗?未来一定不得了。

    一干外派众人再看张扬和慕容超的目光当中,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丝嫉妒,甚至是忌惮。

    周天生站在那里,口沫横飞地将张扬和慕容超赞赏一通,却绝口不提在七丈渊战场上力挽狂澜的秦浩轩一伙弟子,当他们是空气,不存在似的。

    张扬和慕容超等人也乐得如此,如此大的功劳,分一点则少一点。

    秦浩轩明白周天生小鼻子小眼睛的性格,倒是想得开,无所谓。跟在他后面的阴十三和赤九等人,则是脸色都黑了。他们一干人在战场上可是立了大功劳,怎么到了周天生嘴里,功劳都变成了张扬和慕容超等人的了?

    于是一个个暗暗将周天生祖宗十八代详细问候了几遍。

    ……

    十日之期一到,璇玑子灵棺被抬上英灵山下葬。英灵山高耸入云,是太初教千年以来安葬弟子的公共墓地。

    整座山峰,就是一座巨大的坟墓,一座座灵碑连绵不绝,显现出太初教千年教派的历史。密密麻麻的龛位前,都氤氲了一层流云似的灵光。这些灵光遵循莫名的阵法排列,隐约有股大气势。

    无数细密的灵光聚在一起,盘绕山峰如龙如蛟,甚至不时有雷霆劈落的声音,从绵密如海的灵力团里传来。

    太初教众人进入其中,只觉得冥冥中有股令人安心的强大力量。

    而外教众人立在英灵山外不得进入。光是靠近英灵山,已然莫名感觉到一阵心惊肉跳,只能走远一点祭拜。

    将灵棺亲手抬入挖掘好的墓穴里,眼看那面容慈祥的老者躺在特製的灵棺当中,被一抔抔的黄土淹没,秦浩轩眼睛里闪过一丝黯然,同时握紧了拳头,心中暗自发誓。

    师父,您安心去吧,我一定会将自然堂发扬光大,绝对不负您所託……

    当最后一抔黄土将灵穴掩盖住,在前方执掌灵幡的赤炼子老脸赤红,扬天吼道。

    “太初教自然堂堂主璇玑子,英灵归位!”

    声音如雷,在英灵山上方隆隆地滚动、回荡。

    “……璇玑子……英灵归位……”

    “……英灵归位……”

    彷彿整座英灵山都活了过来,如同有千万人在一同应和。

    秦浩轩仰望苍天,一声声的回音在耳边回荡。他彷彿看到了那位慈祥的老者,又在天空中看着他,谆谆教诲……

    眼睛突然无比酸涩,咸溼的液体溜出眼眶,悄无声息地滚落,迅速被山风吹冷。

    璇玑子下葬,后面的事情便没有如此繁琐了。秦浩轩领着众人返回自然堂。入堂前,在自然堂前方,叶一鸣已经领了一帮弟子,恭谨地站在了两旁。叶一鸣手上拿着一件赤色道袍,看向秦浩轩的眼神已跟往日不同,除了期盼之外,还有了一丝敬畏。

    ”叶一鸣走到秦浩轩面前,微微低头,沉声道,双手递过赤色法袍:“秦堂主,还请将这件代表了我们自然堂的赤色法袍穿上。

    赤色法袍在阳光下闪现夺目光泽,隐约有奇异力量流动着。

    站在队伍最前方的秦浩轩看到叶一鸣期盼的眼神,再看看其他昔日的自然堂师兄弟,望向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炙热与信任。他心里顿时有阵阵热流激荡起来。

    面前的赤色法袍,是自然堂堂主的象徵,算是自然堂唯一拿得出手的物件了,乃是用千年火蚕丝、火乌涎等极其珍贵的材料编织,由太初教第三代祖师用力,用大阵炼化,不畏刀枪、水火,是件极其难得的防御型法器,名叫“赤霞火衣”。

    平日里,秦浩轩从未没见璇玑子捨得穿出来过,可见这东西之珍贵,没想到,今天他居然要穿上这难得的法器。

    黄龙掌教就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目光悠然看向苍天,暗忖:“师弟,你后继有人,可以放心了。”

    秦浩轩深吸了口气,伸出双手去接那赤霞火衣,他知道……接过这件衣服便是自然堂堂主了,他更知道接过这衣服,日后定会因此分心,这不仅仅只是一件衣服,这是太初自然堂的重压。

    如果可以,秦浩轩很希望是由其他人来接掌,自己安心修仙最好,只是……遍观自然堂,其他人确实不够分量来担起这份责任。

    “此事,万万不可如此匆忙了!”

    周天生一脸肃然的走出,声音也随着他的威严而快速提高着:“自然堂乃是一堂之主!这般做法便定下堂主是谁,是否太过草率了?”

    黄龙掌教眉头也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心想周天生在搞什么名堂?

    叶一鸣的脸胀得通红,堂主继承是自然堂内部的事,岂容他人置喙?即便周天生是护法,那也不行!

    “浩轩是我老堂主仙逝前亲定人选!按照太初教的规矩,堂主仙逝前有权力选择下任继承者。何况浩轩还是老堂主的道传弟子。”叶一鸣面无惧色的回怼着周天生说道:“我太初之事,何时需要外堂人插手了?”

    “对,凭什么?”

    “护法的职责好像是护好我太初教安全,并没有插手其他堂内部事务的权力吧?”

    自然堂的众人顿时哗然,便是几名其他堂堂主的面色也在这一刻都发生了变化,这种事情……怎可由你一个护法来提出反对?今天反对了自然堂,那明天呢?是否本座坐化的那日到来,本座指定的继承人,也会被你跳出来给阻止?

    此事!开端万万不可开!几名堂主快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又一起沉默的看向秦浩轩,大家已经决定,先看看这位自然堂的新堂主如何应对,若应对不好,大家再一起说话,总之!这次不是为了秦浩轩,而是为了维护自己堂未来的传统。

    周天生人老成精,感觉到几位堂主的面色不善,顿时明白了为何这些自然堂的人敢对抗自己这位护法!

    “诸位,我并非是想干涉教内各堂的事情。”周天生放下架子,对几位堂主一一拱手解释道:“只是自然堂积弱多年,难道大家便没有想过,这堂主的选择方式出了问题?”

    几名堂主也都是人老成精的主,纷纷配合着点头,只是心中却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秦浩轩的堂主位置,自己是一定会挺的!这不只是为了自己,同时也是自然堂最好的选择!周护法闭关太久,对太初跟秦浩轩也太过不了解了。

    周天生又对黄龙掌教拱手,很是用心的说道:“掌教,自然堂也是我太初五大堂之一。不能任他们一直这么弱下去。我们必须要想想办法,让自然堂强大起来,以免堕了我们太初教的威势。这自然堂堂主的选择,不能这么搞下去了,一定要让最强的人来当这个堂主。”

    口气中,竟然暗示秦浩轩并非堂主最佳选择,要换人。

    黄龙真人听得哭笑不得,一定让自然堂的最强之人来担当,你这不是还是在推举秦浩轩吗?难道你真以为有人会比秦浩轩还强?

    黄龙真人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也想看看秦浩轩这应对的情况,对他多做更多的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