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张扬与狗不得入【二更】
    那食指在虚空一点。

    那一点,便点在了大剑灵法之上!

    “轰!”

    瞬息间,庞大如滔滔洪水的灵力,瞬间便将张扬彻底淹没。

    这股灵力强悍到彷彿已经实质化,身处其中,张扬感觉呼吸都困难而凝滞,他凝聚那飞出来的黄金巨剑,在秦浩轩灵力的冲击之下速度开始缓慢如龟。

    最后一的灵力,如同无数的恒河流沙,”轰轰轰”,全部轰击在了黄金巨剑上。整把黄金巨剑顿时完全被这惊世骇俗的灵力彻底轰碎,演灭。

    “这……不可能!”

    原本自己信心满满能将秦浩轩轰成渣,没想倒、藉由得到了奇缘传承而习得的的剑术灵法,居然被破了,!张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后,他的心头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那汹涌不绝的灵力去势不减,汇聚成了巨大的光流,瞬息间再将他彻底淹没。张扬浑身衣服撕裂开,整个人被那巨大光流轰成了如白斩非洲鸡一般,全身的毛都被烧得一根不剩。

    巨大的冲击力拖动着他一连”砰、砰、砰、砰、砰——”的爆鸣声。

    撞碎了足足十来棵四人合抱的大树,这才勉强停下。,张扬眼睛里充满了惊惧,不敢置信地望着前方的秦浩轩,模样凄惨。

    “不可能,我有仙苗境四十五叶的实力,他不过是仙苗境三十三叶,为什么他能够敌得过我?而且还拥有……那么多的灵法气息!”张扬在内心狂吼着。

    他向来就是如此,欺软怕硬。只有真正意义上的强者,才会让张扬高看上一眼。

    现在张扬看秦浩轩的眼神,已经明显跟从前不同,。目光里已经有了明显的畏惧。

    刚才那一指,彻底让张扬清楚了一件事情——他跟秦浩轩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只是一指就击败了他这位仙苗境四十五叶的灰种弟子,秦浩轩是怪物吗?

    “不可能?”秦浩轩一边撸着袖子,一边迈步走向张扬说道:“本座说过,当年怎么收拾你,今天便怎么揍你!”

    张扬想起身,想转身逃跑,身为灰种若是真的被人拳打脚踢一顿的鼻青脸肿,那这个面子可真的丢大了。

    张扬起身的速度快,但怎么快的过拥有自由之翼的秦浩轩。

    虚空闪现之间,秦浩轩已经用手扣住了张扬的脖子,将他再次按在了地上……

    然后……张扬看到了一个拳头!

    很大很大的拳头!

    很眼熟很眼熟的拳头!

    这拳头正在他的视线中快速的放大着!

    砰!

    张扬的鼻子破了,酸痛冲击着他整个大脑!

    还是那熟悉的拳头,还是那熟悉的滋味!

    这一拳下去,把张扬的思绪真的带回到了大田镇的日子。

    一拳!一拳!又一拳!

    一脚一脚又一脚!

    秦浩轩拳脚相加的落在张扬的身上,这拳脚打的很是没有章法,打的如同街边孩童打架,打的张扬却是完全不敢反击,打的所有血衣队都砍傻了。

    这是我们的秦堂主?平日里那个稳重无比,成熟无比的秦堂主?

    这秦堂主……现在怎么这么皮?这拳脚相加的方式……太有失堂主风度了吧!

    叶一鸣第一个转身,假装没有看到这搞笑的一幕,加快脚步离开了这痛殴的院落。

    赤九干咳了一声,也转身往院外走去……这秦堂主的打法……有损他威名,还是假装看不到的好。

    血衣队的人默默关闭了窗户,本想看一场霸气无比的战斗,结果……这个还是别看了……这可是秦堂主打架的‘污点’啊!

    “老子也容忍你很久了!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指望着能囫囵着离开!跑我自然堂挖人?你爹你娘知道吗?几年没打你,你是不是忘了我在大田镇是如何支配你的恐惧了吗?信不信我把你给脱光了吊在山门口?”

    秦浩轩拳打脚踢的很是舒服,平日里堂主的架子之类的,在这一刻完全顾不上了,连本座都懒得说了。

    张扬只能趴在地上抱着头,如果在大田镇的话,他还可以喊‘别打了,再打我便告诉你娘!’可问题……这里是太初……不是大田镇啊!没地方去对方父母那里告状啊!

    秦浩轩打的出气完毕之时,张扬早已经变成了个猪头的模样。

    “徐二鹏,去给我立块牌子在自然堂门口。”秦浩轩不再管地上的张扬,对身旁的徐二鹏说道:“张扬与狗不得入内。”

    “这个……”徐二鹏很是耿直的问了一句:“堂主……张扬不能入内我理解为什么,可为什么要牵连到狗啊?狗若是知道了,会感觉很冤枉吧?”

    张扬趴在地上真的要气疯了,妈的!老子哪里不如狗?呸!不对!凭什么把老子跟狗相提并论?呸!不对!你居然骂老子不如狗?

    秦浩轩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因为押韵,就让狗吃次亏好了……”

    “哎!真是委屈狗狗了……”徐二鹏一脸认真地模样,把张扬气的差点吐血三升。

    “那好,交给你了……”秦浩轩转身背手在身后说道:“给徐羽妹妹的信还没写完呢,我得快点写完,好着人给徐羽妹妹送去,让她知道我回来了……”

    “堂主,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立一块大大的牌子竖在外院门口,写上『张扬与狗不得入内』!”徐二鹏一边说,一边得意地的看了那倒在地上、浑身是伤的张扬一眼。

    赤九站在院外冷眼旁观,心中暗自庆幸刚刚自己在秦浩轩面前,根本没有给张扬留什么面子,早这家伙割断裂了关系。

    “张扬这家伙太蠢了,居然总是想要跟秦浩轩作对,之后也提醒我师父别跟他来往。”赤九心头暗忖。

    此时秦浩轩的背影逐渐消失在竹林深处,张扬脸上惧意渐消,巨大的屈辱感已包围了他。

    他可是灰种弟子啊,是太初教不知道多少长老看好的明日之星。进入太初教之后,秦浩轩这名弱种弟子纵然风光,仍一直被他看不起。他自己的修为境界从来都是稳稳压过秦浩轩一头,所以心理上一直有巨大的优越感。

    可就在刚刚,向来不跟张扬自己正面对抗衡的秦浩轩,只是一指,便粉碎了他所有骄傲,。还丢下一句”张扬与狗不得入内”,这更加刺激了张扬的神经。

    “天杀的秦浩轩,竟把我跟狗并列!”

    一种巨大的失落和屈辱感,彻底笼罩了张扬的内心。

    “秦浩轩……这事,绝对不会就这样完了,绝不……老子一定要报复!”张扬心乱如麻,但一直有个声音在心头大声呼唤。

    “不行,我……我一定要想个办法……”

    张扬一边愤愤地想,一边努力爬起来。可刚才那股巨大的光流,蕴含了六种莫名强大的气息,幸亏秦浩轩手下中途已有所留情手,不然在这种力量下他刚才铁定尸骨无存。

    纵然如此,张扬依旧察觉,想要站起来是如此困难,手臂乃至胸腔处居然有数处骨骼碎裂,想要用力都使不上什么劲道。

    努力了一会儿,张扬终于摇摇晃晃地的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的向外面一步一步走去。

    突然间他又想起了赤九,没错!赤九这吃里扒外的东西!蓦然地回过头,怨毒的目光盯凝在赤九脸上,狠狠瞪盯了赤九几秒,才重新向外面走去。

    对于张扬毫不掩饰的恨意,赤九倒是表现得很无所谓,耸耸肩膀,心想。这样一来也好,以张扬的脾气性,肯定是跟秦浩轩结了一辈子的仇怨。

    “下次见面,就不用讲情面了。”赤九淡淡一笑,自言自语:”也好。”

    经过了这次事件,赤九他跟张扬彻底没有了任何关干系,以后对上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反正他赤九已经十分看好秦浩轩的前途,打算跟定他一辈子了。

    ……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仙云车内,张扬一脸阴沉,盯着外面翻滚的云朵层,心里面思潮起伏。

    “不行,这样回古云堂的话,肯定会被古云子师父训斥责骂,在他老人家心中的地位更加愈发不堪……我也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秦浩轩……”

    “可如果我再一个人去自然堂,也真的打不过秦浩轩……这家伙居然一直深藏不露。对,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对付他?自然堂足足有也有不少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灰袍弟子,这些灰袍弟子,太初教哪个堂口不垂涎?谁不起心思?”

    脑海里电光一闪,一个胆大包天的想法酝酿生成——何不绑架将其他三大堂全部绑架,?一起去自然堂闹一闹?。

    “我一个人打不过你,我就不信集合四大堂的力量,还打干不过你秦浩轩!”张扬越想越是激动,眼神逐渐在暗沉沉的夜里愈发闪闪发亮。

    “对,去夏云堂!”张扬暗自一咬牙,一拳头狠狠敲擂在仙云车上,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夏云堂内,耀眼的萤光石将大殿照耀得如同白昼。

    夏云子坐在大殿的蒲团上,眼观鼻、鼻观心,眼睛似闭似开。

    整座大殿静悄悄的,只有一名个鬚眉皆白的老者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

    这名长老正是白天力挺周护法,妄图剥夺秦浩轩堂主之位的那位老者。

    “……堂主,今天的事情纯属误会……你也知道周护法,他毕竟是我们堂出身,也对我有教导之恩,我总是要出声支持他几句……”名为这长老呼延穗的长老不安地解释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