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今非昔比非昔比【一更】
    徐二鹏居然挡下了张扬的灵法。

    这一幕看在落入跟随张扬来的一干人眼中,一个个眼睛里放出了亮光。

    就连碧竹堂那仙苗境四十九叶的张达明,都不由惊讶得咦发出了一声音。在他印象中,昔年徐二鹏不过是仙苗境十来叶的小小灰袍弟子,见了他大气都不敢吭一声,此刻居然成长到敢跟灰种弟子对抗衡,而且还只稍稍落了一点下风。

    这已足够让所有跟着张扬来的人震惊无比。

    要知道在太初教的年轻一代里,除了那三大紫种弟子,能够跟灰种弟子张扬抗衡的,能有几个?

    “原来,这徐二鹏真的修为精进到了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头角峥嵘,已不是昔日任人揉捏的徐二鹏。”张达明心中暗忖,那太好了!这样的徐二鹏确实有带回碧竹堂的价值!堂主若是知道人是我带回去的,想来奖赏应该少不了吧?

    张扬一旁看着张达明的表情,心中暗暗冷笑:这人啊,总是有弱点跟贪念,这张达明也好,还是长老们也罢,虽然平日里也都是人精,但关心则乱这种事情还是无法免俗,特别是这些弟子本来便是自己堂的,如今出息了……就没人不想带回去的。

    “跟我走吧。”

    张达明咧嘴一笑,长袖鼓荡,。他整个人彷彿都没入了衣袖当中,一股股耀眼得刺目的光芒从鼓荡的袖口里面放涌出,身后更是仙树的影子半隐半现,隐隐有往仙树境踏入的意思,很是接近半步仙树的层级!

    这一瞬间,他的长袖彷彿变成了恢弘世界,万丈光芒万丈瞬息间铺天盖地,的向徐二鹏扑袭过去。

    张达明一出手心中充满自信,多年前的自己便已经仙苗境四十九叶,如今闭关数年时间也算是接近半步仙树的层级,徐二鹏虽有成长,却还是弱了!

    “玲珑扣?”

    徐二鹏眉角高挑,若是两年前的自己,见到师兄这一灵法,恐怕早已经跪下求饶了。

    如今?徐二鹏胸中热血激荡,如今的我!不再是两年前的徐二鹏了!来来来!张师兄,让你见见血衣队的徐二鹏!半步仙树?那……又如何?血衣队的名头绝不能弱了!

    一道巨大的火鸦由徐二鹏背后腾空而起,那火鸦引颈长鸣,发出震动山河之音,将徐二鹏的人猛地向后带着飞退,霎时间便脱出了玲珑扣的擒拿吞吸之力。

    烈火飞鸦?张达明眼睛划出一丝愕然,这道攻击型灵法居然被这徐二鹏用成了移动型灵法,这用法有点意思啊!不过是四十来叶的修为,居然可以躲开玲珑扣?叶子过了四十叶后,每一叶之间的差距修为都是鸿沟一样的存在,血衣队名不虚传啊!

    徐二鹏的躲避惊艳到了跟随张扬前来的太初教四堂精英,灵法的灵活运用,面对接近半步仙树水准的人物擒拿,居然躲开了!虽然这张达明没有动用全力,但那徐二鹏也显然没有发挥全力!

    如此惊艳的弟子,在那片竹林后面,还有足足七十来人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呼吸急促,眼睛如同恶狼般发出幽幽光芒。

    张达明第一个火火速急火燎的冲起来,向前方竹林后遮蔽掩映的那片白牆黑瓦的瓦房扑去。随后一群四堂精英弟子也不甘示弱唯恐落后,一个个都跟着冲去。

    “嗖嗖嗖!”身边不断响起物体高速撕裂空气的声音,张扬看着一个个青烟般飞冲过去的身影,嘴角露掀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来。

    “法难责众!秦浩轩我看你这次拿什么跟我斗!”张扬眼中精芒暴涨:“你打的过我,斗得过着四堂精英吗?”

    徐二鹏身影如电,一路上向那片黑瓦白牆的瓦房急速遁。包裹住全身的光焰迅速消失,背后那张达明的身影却如鬼魅般迅速贴近,身体居然也散发出包裹了一团碧莹莹的光,速度甚至还在徐二鹏之上。

    “嗖——”

    张达明他的袖口之中,陡然间钻出了一根粗如水桶的蔓藤,。那蔓藤散发出阵阵庞大灵力,在虚空中扭曲如闪电,倏尔追着徐二鹏的背影捆去。

    这蔓藤的速度极快,虽然有是水桶粗细,但后发先至,撕裂虚空,居然迅速追上了徐二鹏的背影。

    徐二鹏顿时感觉到一团如蛇般冰凉的东西靠近了自己,下一刻,”刷刷刷”,整个人身躯被缠绕了几圈,一下被牢牢死死束缚住。

    “还跑什么跑?乖乖跟我回碧竹堂吧。”

    一股莫可抵御的庞大力量,陡然从腰间传来。徐二鹏前进的势头顿时停止,整个身躯离拔地而起,被那蔓藤拉扯着向张达明飞去。

    他心头一紧,手中突然间闪耀出锐利无比的一把长刀。

    开天斩!

    锐利的刀光在虚空中划出劈斩开优美而惊人的弧度,”刷啦刷拉”一声下重重轰在那蔓藤上。

    “嗯?”

    捆绑住他的蔓藤居然丝毫不动,反而发出犹如金铁般的”匡噹当”声响。与此同时,这奇异得蔓藤上一阵符文闪烁,涌出一碧绿灵力光华,将他劈斩出的开天斩也缠绕住上,碧光迅速侵蚀开天斩的灵力过去。

    “靠!”

    碧绿光芒迅速化出繁衍了无数更加细小的蔓藤,将徐二鹏缠绕得愈来愈紧。

    没道理!徐二鹏心头升起的不是惊慌而是不解,自己修为虽然不如对方,但此等灵法不该困得住自己!

    “此乃堂主特制的『天箩符』,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莫说是你,便是秦浩轩亲来,也解不开这灵符!”张达明冷冷一笑,路程似在他脚下缩短,缓缓一踱步,竟是已来到了徐二鹏面前。

    徐二鹏心中释然,堂主级的存在亲手制作的符箓,而且还是专门用来擒拿人的符箓,开天斩无法将其断开,倒是也正常的紧。

    只是……

    秦堂主亲来也没用?休要这般看不起人!别说秦堂主,便是我!你也一样困不住!徐二鹏手臂不能活动,手指却还能转动,食指中指并为剑指,由衣袖中勾出一道三头牤牛的符兽。

    “吼!”

    符箓的上灵力迸射,震天的嘶吼声彷彿能震裂人的耳膜,刮起震荡出阵阵狂风,旁边的树木被狂风袭席卷,树叶纷纷掉落。

    那三头牤牛昂首头嘶吼,冲出了符箓,身形迎风暴胀涨成一丈多高的巨大符兽。

    符兽刚一出现,巨大的牛角挟携带隐约的风雷声,向张达明用力顶去。

    张达明头皮一阵发麻,这小子怎么会有这种等级的符兽?莫说接近半步仙树,便是真的半步仙树的护身灵力,也难以硬接着符兽的暴力一击。

    电光石火间,张达明脚下灵法升腾将自己带的急速倒退六丈开外,避开这蛮横的冲击,

    他方才站立的地方已经被那符兽”匡匡匡”的踩碎出巨大坑洞,触目惊心。

    符兽逼退张达明之后也不停歇,扭头一口咬在了捆绑住徐二鹏的奇异蔓藤之上,在巨大的咬合力下,蔓藤符文被咀嚼得”喀嚓喀嚓卡擦卡擦”作响,不断闪灭烁、演灭。

    “给我咬碎它!”徐二鹏眼中尽是得意,堂主赐给你的符箓又如何?你以为只有你有?我也有我们堂主给的符兽!这可是仙王大墓里面淘换出的材料做的!

    张达明见符兽撕咬符箓灵法,双掌何时连连发力催动符箓,天箩符幻化成的蔓藤里迸射出来的绿色灵力就越多,一条条蔓藤从中而生,无数的蔓藤牢牢死死缠绕住他,勒得徐二鹏想吐气都困难,脸色一会儿就憋得铁青。

    “行!真不愧是碧竹堂堂主制作的符箓!你能催动灵符,我便没有应对之法吗?来吧!看谁手段多!”徐二鹏心头战意连连爆棚!

    “干,既然一时半刻会摆脱不了这『天箩符』,老子就不跑了!”

    徐二鹏干脆一屁股坐在了三头牤牛的背脊上,袖子里又掉出两枚符箓来。

    符箓一出现,便响起两声兽吼,周围出现了漩涡般的巨洞,将三丈范围内的灵力吞噬一空。

    一支全身长满了金色鳞片,足足有五丈多长的巨大蚯蚓,”扑簌”钻入了泥土之中。

    另外一支符兽散发出水光波荡漾,犹如巨大的青蛙”瓜”地的怪叫一声,吐出一口腥臭黏液喷吐出来,重重喷向甩向张达明。

    “符兽?雕虫小技!”

    身为仙苗境四十九叶的修仙强者,张达明当然不会将区区一支符兽的攻击放在眼里。

    食指、中指併拢,毫不在意地的掐了个手印,天空中的灵力毫无徵兆的凝成了一柄丈许来长的灵力长剑,重重斩向那团腥臭黏液。

    岂知那看起来上去威势十足的长剑跟那腥臭黏液一接碰触,居然被腐蚀得干干净净,继续向张达明喷砸去。

    张达明心头也是吃惊不小,居然有这般古怪的毒液,而且在他灵法被这毒液破解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这毒液居然可以吞噬对灵力有某种吞噬效果,因而更加愈发壮大。

    纵然强如张达明,在对这毒液毫不了解的情况下也不敢让毒液近身,连忙飞速退后几步。

    刚一退开,他方才所站之处,整片地面被毒液轰中,顿时如同豆腐块一般被腐蚀出了大坑,冒出阵阵刺鼻青烟。

    张达明大大吓了一大跳,如果刚才被这毒液黏上身体,纵然无法对他造成太大什么伤害,也会带来很大麻烦,毕竟他还没有修练到肉身不坏的地步。

    念头飞转,他心中一动在地面一点,整个人如离弦之箭飞窜出十几丈高。与此同时,他刚才站着的地方土地已被刺穿。

    一支足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的黄金蚯蚓破地而出起,全身包裹着雄浑的黄金灵力嘶嘶作响,向跃到半空的张达明追击过去。

    “畜生,尔敢!”

    脸色白一阵青一阵,张达明他已勃然大怒,双手在虚空中一抓,将周围三丈内的灵力完全部集中到聚敛在手心,凝鍊成了巨大的灵力光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