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五章 少年心性各不让【五更】
    这话一说出口,跪着的弟子顿时面如死灰。既然连莫真人都松口了,这一下子事情真是闹大了,他快要瘫软在地。

    其他堂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很暗暗叹气,这秦浩轩……这自然堂……,居然连脾气一向火爆的莫真人都示弱了。

    刚才那帮被慕容超打了的夏云堂精英弟子们倒是暗自庆幸,幸亏慕容超师兄教训了他们一顿,让他们明白了后果,否则出言不逊惹怒秦浩轩,在自然堂种三年地的厄运真有可能也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古云堂那帮被扣住的弟子们也都带出来,让莫真人领回去吧。”这时候,秦浩轩向身边一名当值弟子挥挥手,淡然地说道。

    原本一脸郁闷,坐立不安的莫真人听到了这话,不禁鬍鬚抽动,大喜过望,目光里闪出了亮光——这样一来,今天来的目的总算是达成了一半。

    “哈哈,那就谢过秦堂主了。”莫真人没有想到,原来稍微一低头,秦浩轩居然也松口。看来自然堂新堂主的性格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嘛。

    不一会儿,灰种弟子张扬混在一群古云堂弟子当中,灰溜溜地被带走。

    看到这帮古云堂的精英弟子,原本有些高兴的莫真人,趁这帮弟子还没有胡乱放肆之前,就上前狠狠训斥了一顿,语气严厉,并命令众人向秦浩轩谢罪,包括张扬在莫真人的威压下,都不得不对秦浩轩行了弟子礼节,心头抑郁更是无以复加。不过他们至此也明白,连古云堂副堂主都在秦浩轩面前低头了,看来日后不能轻慢自然堂。

    除了李靖所在的碧竹堂之外,三大堂的弟子都已被放了出来。李靖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其他三堂都热闹无比,只有他这边冷冷清清,依旧是几名最初带来的碧竹堂弟子,跟旁边的热烈气氛比起来,显得格外怪异。

    他几次望向秦浩轩,却都被无视了。而李靖也自恃身分,强忍愠怒,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他倒是想看看,他人已来到了自然堂,秦浩轩什么时候能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张扬,还待在这里干嘛?领着古云堂的弟子快快回去,堂主他想要见你们!”见张扬和一干古云堂的精英弟子们还讪讪站在这里,莫真人就一阵来气,扬扬手随意地说道。

    对于这名灰种弟子,莫真人从前也颇为看好。但是近年来张扬越来越嚣张跋扈,行事莽撞,不得他欢喜了。

    听到莫真人语气里的不悦,张扬心头气恼,却也只能低头应了一声——他现在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个耻辱之地。

    等张扬和古云堂的精英弟子们一离开,夏云堂、百花堂一帮被扣押的精英弟子们也都心情复杂地离开。

    待一帮被扣押的精英弟子们离开后,大殿里面安静了许多,只剩下自然堂的几位灰袍弟子,还有慕容超、莫真人、罗金花、李靖等四大堂前来的代表。毕竟水府的事情还没有谈,慕容超等人是不会走的。

    秦浩轩哪里不知道众人的心思,不过他们不开口,他也在一旁静静待着,神态淡然,闭口不言。

    四大堂的人谁都不想先开口,气氛显得很怪异。李靖早就憋了大半天,他哪里受过今天这种闲气,在自然堂连连吃瘪,带来的手下被自然堂的人修理了一顿不说,还连带着其他三堂被扣押的弟子都回去了,唯独他碧竹堂被扣押的弟子一点动静没有,看秦浩轩的样子,也是没有一点想要向他解释的迹象。

    李靖心里面燃起了一团火,等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了,目光环视了周围人群一圈,又瞥了秦浩轩一眼,淡淡地说道:”我是代表碧竹子堂主来的。”言简意赅,锋芒毕露。

    大殿里更加安静,听到这话的人几乎都咀嚼出了含意。李靖是紫种天骄,他既说他是代表碧竹子而来,那意思就是说,他的身分跟秦浩轩平等。既然身分平等,秦浩轩在他面前摆架子自然行不通,碧竹堂被扣押的人也应该还给他。

    虽然李靖是这般认为,秦浩轩平静的脸庞上却起了变化,眉头微皱。

    “李靖,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秦浩轩沉声问道。

    李靖很是无奈,他也很想学着其他人那样放低身段,把事情赶快弄完赶快走,可……他做不到啊!他是紫种!自己若是表现的太软了,那其他人会怎么看自己?又如何拿自己跟其他两颗紫种比?

    张狂的话还放在那里呢!

    “我张狂,不相信秦浩轩会死在外面!他一定会回来!等他回来后,我定亲手斩了他!他只能死在我张狂手中!谁若敢伤他!我杀他全家!”

    人家张狂至今还依然叫嚣着要斩了秦浩轩,徐羽就更不用说了!

    如此一来,李靖也不好把姿态放的太低,自己是紫种天骄啊!而且碧竹堂精英弟子都被关了这么多天,也该差不多了吧。

    为了太初教好?一听这话,秦浩轩微微一愣,旋即脸色阴沉,咬了咬牙。他现在最讨厌听到便是这句话,这句话已经成为了一个点火药桶的火烛了。

    从他进入自然堂到现在,有多少找自然堂麻烦的人说过这句话了?难道一句“为了太初教好”,就能在自然堂为所欲为了吗?

    秦浩轩心里冒出了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李靖你不说这话还好,你把话丢出来,我若是就把人这么放了,别人依然会说自然堂好欺负,李靖说了不是一样没事吗?

    秦浩轩依旧沉静如水,睁眼看了李靖一眼,淡淡地说道:“看来你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不然这样吧,你也留下来种种地,反省反省?不要总拿为太初好这话来压人。”

    这话听起来随兴,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李靖,眨也不眨。谁都明白,秦浩轩是认真的。

    他一说完,大殿里的气氛紧绷,连空气都彷彿要凝固了。秦浩轩,真是好大胆子。所有人都震惊,没想到秦浩轩居然敢对李靖说出这样的话。

    不管怎么说李靖都是紫种天骄,还是代表一个堂来的。虽然这皇子在言语上傲慢了一点,不过在其他人看来,李靖肯来已经是给足了自然堂面子。秦浩轩不过是一个弱种堂主,居然敢说这样挑衅的话。

    就连慕容超的脸上都露出不解。他知道秦浩轩性格强势,只是没有想到会强势到如此程度,竟想要扣留紫种天骄。

    莫真人心中却知道这事情闹大了!暗说,秦浩轩毕竟是年轻人心性啊!何必呢?

    李靖听了秦浩轩的话,脸上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股怒火从丹田升腾起来——好大狗胆!原本他心中还存了一分顾忌,想要给自然堂留一点面子。可秦浩轩分明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身为紫种天骄,李靖无时无刻不在注意自己的身分、气度,因此他依旧强行忍住内心的滔天怒火,嘴角逸出一丝冷笑,冷冷地看向秦浩轩。

    “浩轩啊,我知你有些手段跟本事,但刚刚那话过分了。莫要做了个自然堂堂主,便这般情况的毁了大家的交情跟情义。你能留下其他人,留下我却还是做不到。休要做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那样你辛辛苦苦建立的名声很容易垮掉。”

    李靖缓缓起身地说道:“了不起我将你们自然堂的人全部打伤,回去最多被堂主惩罚,面壁思过。我就当是闭关,面壁个三、五年都无所谓,反正我要冲击仙树境,还乐得清静。若是你想要让你们自然堂所有人都受伤的话,就把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再说一遍;否则的话,你便向我道歉,把碧竹堂的人全部放了,付足每个人这段时间的工钱,还要有灵丹、灵药补偿!”

    “秦浩轩,现在就给我回话!”最后一句话说完,李靖彷彿瞬间变了一个人,长袍猎猎作响,背后有一股股龙形气劲激盪四射,彷彿有真龙缠绕,惊人的气势不断攀升。

    李靖素来强势惯了,根本忍受不了秦浩轩的一再轻视。管他什么水府,反正他是紫种,进不进水府都无所谓,碧竹堂有我李靖足够了!不需要其他人也足够了!

    李靖心中最后一丝顾忌都抛弃之后,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的名头决不能被半点损伤!

    大殿的气氛剑拔弩张,所有人都看向了端坐在堂主位子上的秦浩轩。马定山等几名血衣队脸色铁青,几个人早已将秦浩轩拥在了中央,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让堂主受伤。

    秦浩轩看了马定山等人一眼,轻轻将他们推开,站了起来,平静地一步步踱到李靖面前,浑身依旧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但是整个人的气势同样开始不断攀升。

    两个人迎面而立,李靖像是要乘着风雨升天的巨龙,一股股龙形气劲缠绕,气势滔天;秦浩轩却像是巍巍峨峨的山岳,气势雄浑,彷彿连天都能捅破,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我自然堂的弟子,还真没有被人随意打过。”凛然直视李靖,秦浩轩嘴角同样逸出一丝冷笑:“谁敢跑来我自然堂损害我自然堂,还说是为太初好!那就给我留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

    “那我就给你破破例!”李靖大怒,面前的秦浩轩目光如电,身上气势依旧在不断攀升,不知道怎的,居然让他有了莫名的威胁感,这种感觉,让他异常不爽。

    同年入门,修为日渐增长,两人却也还保留着少年冲动的心性,平日里很多事情都好说话,但性子真的被激上来了,各为了自己的信念也好,面子也罢,谁也难以退后半步!唯一能做的!便是战!

    “自然堂这些日子也太过嚣张了!”李靖沉声喝道:“今日,我便替掌教好好管教管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