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屁股打打一百下【一更】
    “放开我师兄!”

    “大胆,你可知道你踩的是紫种天骄?即便你是堂主,你能承受得住黄龙掌教的雷霆震怒吗?快快放人!”

    李靖带了十来个人连连咆哮。

    刚刚李靖施展出十方碧雷阵法时,大殿几乎完全被阵法所封,众人也无法进入其中。等秦浩轩以雷霆之势将李靖彻底打垮的时候,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快得他们都反应不过来。

    直到此刻,看到李靖被羞辱得如此厉害,他们一个个脸上也觉得火辣辣的。从前跟着李靖都是风光无限,在哪里都是高高在上。俗话说打狗要看主人,现在主人被欺负得这么惨,日后谁还会看他们一眼?一干李靖的手下当场怒不可遏,纷纷摩拳擦掌想要上前抢人。

    这时间,刚被秦浩轩派出去的当值弟子回来了,他还带着两头兴高采烈的大力猿猴,这显然是要来将李靖给抓走的。

    李靖的手下看到大力猿猴顿时急了,紫种若真的被这猴子给带走的话,那紫种的颜面可损失的太大了!

    “住手!”李靖手下一名身材魁梧的人怒吼着直扑猿猴,两头猿猴也不含糊,两股耀眼的火焰长刀陡然从两隻大力猿猴的掌心迸射出来,“”刷啦”一声,颇有章法地向飞扑过来的李靖手下劈去。

    李靖的手下完全没想到,想要捡两个软柿子捏捏却捡到了石头,猝不及防之下,一个懒驴打滚,狼狈不堪地滚开来,闪过这一击。

    其他几名李靖手下也都愣了一下,随后也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快将李靖师兄抢过来!”

    打的赢秦浩轩吗?

    李靖的手下没有一点信心。

    可,那便不上了吗?

    不能!十几名李靖的手下,这时间不顾一切飞身扑出。

    李靖的手下快,血衣队的速度更快!对方刚开始移动,血衣队的人已经横身在了秦浩轩对李靖手下中间。

    血衣队!自然堂的王牌!整个太初都为之震撼的一支存在!

    若是可以,李靖的手下真不想同这些人动手。

    可……没办法了!不打不行啊!

    一道道符箓,在空中灵光迸射,一头头符兽从符箓当中扑出,张开血盆大口向拦路的血衣队撕咬。

    “米粒之光!也敢同日月争辉?”马定山一声长啸,迈步冲前,手臂由身后高高拉起,狠狠一拳轰向那巨大的符兽!

    肉身战符兽!

    一拳!

    马定山的一拳轰出,莫真人看的眼睛放光,这一拳轰出,空气像水波一样被劈出了肉眼可辨的气浪通道。

    这一拳轰出,霸绝天下!

    符兽同拳头正面对冲到了一起,那符兽身体倒飞而起,马定山的身体只是微微摇晃了三晃,便站的很是稳健。

    几名围观的自然堂弟子当中不乏仙苗境二十叶以下的弟子,看到这一幕,脑海里不禁想起这些天的近身格斗训练——近身厮杀修练好了,居然能这样强大?这些弟子的眼神一下子炙热起来:“好,为了进入水府,一定要好好修练近身厮杀!”

    马定山等人朝一帮碧竹堂的所谓精英弟子毫不畏惧地冲了过去,一场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战斗再次出现。

    碧竹堂的人数数量明显占据着优势,可真的交手的那一刻,人数多反而没有半点优势可言,碧竹堂的一干精英弟子居然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他们完全被四名灰袍弟子死死缠住,”咚咚咚”的声响连绵不绝,无数拳头如雨水般砸在几个碧竹堂精英弟子的身上,护体灵力都在几拳之后被打爆,最后只能够以肉身硬抗这几名自然堂灰袍弟子的拳头。每一拳砸下来,这帮碧竹堂弟子就痛得脸庞扭曲一下。

    相反的,他们轰出的灵力落在这帮血衣队的成员的身上,居然像是被无形牆壁所阻隔,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碧竹堂的人便一面倒地被打爆,十几个人的战斗当中,只见碧竹堂的人不断被打得飞起、落下,惨叫连连。

    最后一名碧竹堂弟子被打飞出五、六丈远,压碎了一张檀香木椅子后,捂着肿胀的眼睛冲着马定山道:“卑鄙……修仙者……修仙者怎么能跟村夫一样打架?太丑陋了。有本事我们离得远远的,用灵法对战!”

    马定山挑了挑眉毛,手中结印,空气中灵力迅速凝聚成了陨石般的巨大手掌,向说话的碧竹堂精英弟子砸去。

    “轰!”

    刚刚还嘴硬的碧竹堂精英弟子脸色大变,连忙一掐法诀,一面巨大的灰濛濛土盾出现。可惜当金光闪耀的巨大手掌降临,整片土盾连同下方的碧竹堂精英弟子竟被拍进了大地里,地面上只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大坑来。

    战斗……完全是一面倒的情况。

    七名碧竹堂精英弟子,没一会儿工夫就被四名血衣队成员彻底镇压。莫真人和慕容超等人第一次亲眼见识到了传闻中的血衣队战力。

    这些血衣队明明也只是仙苗境四十叶左右而已,按理说境界应该跟那帮碧竹堂的精英弟子旗鼓相当。但是很显然,他们的战力完全碾压那帮碧竹堂的弟子,而且还有令人匪夷所思的强大近身战斗能力。

    “对啊,秦浩轩刚才痛打李靖的时候,不就是近身厮杀吗?这些人的近身厮杀能力,看来都是跟秦浩轩学的。”慕容超心里不禁大为警惕,暗自思索对策。他早就将秦浩轩当成了对手,现在发现对手如斯强大,心里面自然更加的忌惮。

    除了没有动手的几个,其馀跟着李靖来的碧竹堂精英弟子全部被打倒在地上,跟同样葡匐在地的李靖大眼瞪小眼。

    李靖不能接受,自己精挑细选的随身人员,碧竹堂之中也算是精英的弟子,居然败了!而且败得这般简单!这般彻底!毫无还手之力!

    愤怒!

    李靖恨!恨秦浩轩不过是自然堂弟子,却能赢过自己!他恨,恨秦浩轩不过是一群自然堂弟子,却能轻易战败自己的贴身随从弟子。

    “秦——浩——轩!”

    李靖一字一句的喊道:“今日之事,绝对不会到此便了了。我是紫种,你这般折辱我,掌教岂能干休!我碧竹堂岂能干休!”

    秦浩轩笑了,嘴里冷冷的丢出带着嘲讽的二字:“紫种?”

    羞辱!裸的羞辱!

    “碧竹堂我不知是否干休,但……掌教?你紫种败在我弱种手中,你还好意思去见掌教?我是你,我便一头撞死了!你在太初太被惯着了,该让你成长一下了。来人,打他屁股一百大板。”

    打屁股?

    “你……你们敢!”看到徐二鹏和马定山两名灰袍弟子走过来,李靖不禁舔了舔嘴唇,喉结滚动,气急败坏。如果真被人扒光屁股打板子,他日后的脸还往哪搁啊?

    马定山和徐二鹏一听这话,连忙找了几块破碎的木板,一脸坏笑的朝着李靖走去,血衣队这些年在仙王大墓活下来,性子也一个个胆大包天的很。

    若是几年前,这几位看到紫种,那都是一个个低着头不敢抬头的,便是堂主命令打紫种,他们也不敢动手。

    可是……到了今天,这血衣队的人,早已经一个个都是胆大包天的货了。

    “刷啦——”

    李靖身体唯一一处没有伤的地方,裤子被两个粗汉扒下来,白花花的屁股出现在众人眼前。

    感觉到屁股上的阵阵凉意,李靖趴在地上,羞愤得想死,恨不得使一个灵法将背后的两个人烧成焦炭。

    可他此刻丹田里的仙种完全被森寒如冰块的漆黑灵力所封印,无数的鬼物力量都成了禁锢仙叶的冰块,任何一丝灵力都调动不起来。

    “啪啪啪……”

    徐二鹏和马定山毫不客气地拿起木板,对准了雪白的屁股一顿猛抽。没有了灵力护体,虽然肉身一直都受到灵力淬炼,锻炼得比普通人强大许多,但毕竟还是。

    徐二鹏和马定山两人深恨李靖所谓的紫种天骄来自然堂耀武扬威,木板上都挟带着庞大灵力,每一板下去,都打得李靖皮开肉绽,鲜血飞溅。

    旁边的人完全看傻眼了——紫种天骄,任何一个堂见了都是热烈招呼,客气到不行,哪有像秦浩轩这样的,不仅对人家不客气,还把人家屁股给打了。当这是惩罚几岁的孩童吗?忒侮辱人了。他们第一次看到紫种挨打,还被打得这么狠。

    李靖倒也硬气,虽然屁股血肉横飞,居然没有发出任何惨嚎,只是连连闷哼,眼里闪烁怨毒的光芒。

    “你们……今天打我……我……来日必定百倍奉还!我要你秦浩轩当不了自然堂堂主……要你们这些打我的灰袍弟子,全部废掉修为,逐出太初教!”

    李靖一边被打一边不停心中咒骂,足足打了一百板,打得李靖脸色苍白,最后一下甚至连灌输了灵力的檀香木板都被打断。徐二鹏和马定山这才对望一眼,眼睛里有掩饰不住的快意,相视嘿嘿一笑。

    打完后,李靖喉咙里闷哼不停,屁股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横流。不过身为仙苗境四十九叶的修仙者,他的肉身修复能力也很惊人,血肉一下子就开始凝结血痂,一股股淡淡的药力不停地修复着肉身。这也是紫种天骄的本钱之一,肉身的恢复能力远远比普通修仙者来得快。

    “拉他去挑粪。”秦浩轩这时瞥了犹在地上喘气的李靖一眼,沉声向自然堂当值弟子道。

    挑粪?李靖不禁身体一僵。

    将李靖的反应看在眼里,秦浩轩继续淡淡地说道:“我一开始就说过,既然你也糊涂的话,就留在这里反省反省。这里是自然堂,你居然敢对我这堂主动手,你这是公然挑战我整个自然堂的尊严。看来你是相当不懂规矩,就先去挑粪吧。”

    “粪闻起来虽然是臭的,但却很有用,能让土地变肥沃,加速庄稼成长。就用这看似肮葬的粪,来淨化你那已经魔障了的心。不然以你此刻的争强好胜、目中无人,在一方小天地里洋洋得意的心境,纵然你是紫种,日后也必定会走入歧途,成为我教的大隐患。我今天教训你,是真正的磨砺你浮躁的道心,对你有无穷好处。几年之后,你会想起今天我对你的所作所为,必定会感激我。此举在外人看来是私人恩怨打压你,但在我看来,却是真正的为了太初教好!”

    这番义正辞严的话,莫说是莫真人,就连慕容超都感到震撼。秦浩轩这番话意义深远,犹如洪钟大吕,对于他们都有一番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