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太初六大真护法【二更】
    随着一个个潜在各个山峰修行的长老们赶来,赤炼子身边迅速聚拢了一大批太初教的老骨头们。

    平日赤炼子就不是个长袖善舞的人,而且性格向来孤高,友人寥落。

    故而这帮长老虽然对于赤炼子实力增进十分惊奇,更对他手中龙鳞剑感觉不可思议,议论纷纷。

    除了几个人跟赤炼子搭讪过,其余的人盯着赤炼子目光怪异。

    “刚才跟这赤炼子对战的人是谁?”

    “不知道,那气息火力汹涌,连我布置的防御禁制都有些承受不住,不知道是哪个长老……”

    “那气息,好像有点是红云夫人……”

    “可知道他们为什么交战?连张岱峰都被毁去了,这一战,恐怕掌教和护法们都被惊动了!”

    “却是不知……”

    “啧啧,这赤炼子现在总算是熬出头了。刚才那吞噬灵力的速度,老夫都远远不如了。”

    “也不知道他哪里交的好运道,两年前看着还是奄奄一息,天人五衰快要发作了……”

    对于周围的议论,赤炼子充耳不闻。只是目光看着远方飞遁过来的那人。

    那人是从古云堂的方向,驾驭飞剑而来。

    古云子矮矮胖胖,身上穿着商贾般的宽敞湖蓝色袍服,脸上始终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不过现在这抹笑容当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愠意。

    “赤炼,你怎的这般糊涂啊。那可是招惹了红云夫人?”古云子盯着赤炼子手中的龙鳞仙剑,声音有点古怪。

    方才他正在古云堂打坐修行,陡然间就察觉到了那天上两个强者在激战。

    他跟赤炼子本是一堂,自然十分熟悉赤炼子的仙灵气息。

    而那股充满了火焰之力的气息,他也同样熟悉。

    毕竟碧竹子跟他关系还算和睦,而碧竹子那师傅红云夫人曾经跟古云子师傅也曾经有打过交道,故而一下就察觉到了那火焰之力的主人是谁。

    最后激战双方,当那惊天的剑气将那火焰之力轰碎之后,古云子心中震动之余更是坐不住了,直接祭出了飞剑,向战场所在赶来。

    古云子面对手持龙鳞仙剑,威风凛凛的赤炼子,是既欢喜又惶恐。

    赤炼子毕竟是古云堂的人,实力有所精进突破,这也是古云堂的大喜事。可是他招惹了红云夫人,那就不应该了!

    面对古云子的问话,赤炼子神情古井不波,沉声道:“堂主……此事我等占理!这红云夫人太过狂妄,我看是老糊涂了!居然敢对自然堂堂主动手!这是犯教规的!”

    当下赤炼子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将李靖违反教规被扣自然堂,红云夫人前来抢人,自己为了维护教规挺身而出力战红云夫人的事,淡淡的一一说来。

    古云子在一旁听着惊心动魄,最后脸色渐渐沉了下去——这红云确实过分的厉害了,便是长辈的身份也不该如此!不过这秦浩轩的胆量也真够大的,私扣紫种在自然堂?还是年轻了啊!

    紫种不同于其他弟子,从紫种进入到太初的那一刻,太初上层便有着一个规则,任何涉及到紫种的事情,必须商量讨论来论处,唯有掌教一人可以乾纲独断。

    秦浩轩虽然是自然堂堂主,但这样做也多少有些冒进了!当然,紫种破坏太初的规矩,秦浩轩按照规矩来做事情,谁也说不出什么,但那毕竟是紫种,给其面子,只要过得去便不要这般计较就是了。

    人嘛,总有一天会长大的!

    古云子相信一句古话,叫做树大自直!很多人在小时看起来都是调皮捣蛋,可长大之后也都做的不错。

    “赤炼啊……你这是何必呢……”古云子叹气无奈小声说道:“你护好秦堂主便是了,至于她抢人,你何必要阻挡?事后把官司打到掌教那里去便是了。”

    秦浩轩听得也暗叹古云子不愧是老堂主,自己还是年轻了,若是真的按照古云子的方式来,那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一来,自己已经擒拿过紫种,立下威风,二来……人被抢走了,掌教自然会出面,何必像现在这样?只是……现在再后退,已然是不能!自然堂的威风不能弱了。

    “堂主,赤炼只是维护太初规矩。”赤炼子回答的有些生硬的不近人情,却让人挑不出半点道理。

    古云子凝视着赤炼子,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少了赤炼子的那份锐气,这些年做堂主做的,心境并不如以前许多了,或许……自己该让住堂主之位潜心修行,而且这赤炼子如今也确实有些堂主的模样了,古云堂的位子或许回头可以同他商量一番,让其改道号赤炼子为古云子,自己恢复自己曾经的道号了。

    赤炼子并没有将李靖被抓的事情说得那么精细,旁边那一干赶过来的长老们,听了可一个个眉头紧锁,同时也对秦浩轩有了重新的认识。

    太初教的三大紫种弟子,是整个太初教的骄傲。

    可听赤炼子跟古云子的话,秦浩轩居然把李靖扣在了自然堂。虽然这事应该是秦浩轩遣赤炼子干的,但也足够耸人听闻。

    紫种被扣已经是耸人听闻!但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弱种秦浩轩!太初弱种传奇,正面将紫种天骄给战败了!这……怎么可能?

    紫种天骄万古不败!虽然如今的天骄并未真正成长起来,但天骄便是天骄!

    “这赤炼子什么时候跟秦浩轩勾搭上了?他不是古云堂的人吗?”

    “好像两年多前,秦浩轩曾经给过赤炼子什么延寿丹,助他延年益寿,逃离了天人五衰……”

    “啧啧,不知道这次秦浩轩又给了赤炼子什么好处。居然能用他抓住紫种。不过区区一个自然堂,究竟哪来的那些好东西?”

    突然间,六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从几座山峰上迸现。

    每一股气息都在虚空中绽放出奇异的光华,带着某种奇异的道韵。

    在那气息出现的一刻,六股耀眼剑光仿佛长虹贯日,撕裂天地,瞬间出现在了赤炼子等人身边。

    “啊,护法他们都来了!”

    “这次可真是热闹,居然连几个潜修不出的护法都被吸引出关!”

    “事情闹大了,看赤炼子如何收拾。”

    “哎,这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赤炼子这次恐怕是难了,事关紫种啊。”

    周围的一干长老又是大为喧哗,私下议论,望向赤炼子和那秦浩轩的眼神复杂不明,有幸灾乐祸者,有忧心忡忡者。

    那六道光华一出现,几乎是瞬息间就飞遁到了秦浩轩等人面前。

    这六人五男一女,有的须发如雪,有的唇红齿白,容颜如少年一般。

    每一个身上都鼓荡着强横无匹的气势,如山如岳,令人不敢仰望。

    众长老们都停止了议论,目光凝聚在六人身上。

    “欧阳护法,好久不见!似乎您修为又有精进!”

    “冯礼护法……”

    一群人纷纷打起了招呼,脸上笑容不一,神情各异。毕竟这来的可是六大护法,在太初教地位尊崇,就是这群长老们,看到了也要小心翼翼的应付。

    六个护法当中,只有一个人一直面沉如水,顶着一张黑漆漆的便秘脸。纵然有人给他打招呼,也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便算是做了回应。

    当看到那六股强大气息出现的时候,秦浩轩的心微微一沉——连六大护法都被惊动了!这次的事情,可真是不小。

    这六个人一出现,秦浩轩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海中像是出现了六股太阳,能感应到六股强烈的神识,都干扰到了他意识海里的神识力量。

    这足够从其他方面说明这六大护法的强大。

    “周天生?”

    当目光凝在其中一个护法的黑炭似的脸上时,秦浩轩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又碰到了周天生。

    周天生在六大护法当中,以严苛、忠心护教闻名,是出了名的难搞。上一次跟这周天生护法直接碰撞的情形,还在秦浩轩心里面历历在目。

    周天生面沉如水,脸上的黑炭仿佛能流淌下墨汁来,任谁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肃杀和严厉气息。

    迅速瞥了一眼秦浩轩,脸色愈发阴沉。

    “发生何事?”周天生目光陡然射向身边那个笑容讪讪的长老。

    那长老被周天生一望,只觉得像是被无数的刀子扎在脸上,神情一凝。他不敢怠慢,连忙道:“嘿嘿,周护法,是这样的。这自然堂将紫种天骄……”

    当下那长老将自己听到,自然堂如何扣押了紫种天骄李靖的事情……原原本本向周天生说了出来。

    周天生越听脸色越是难看。

    其他的护法也都向身边的长老们询问。这些长老方才都是在潜修,对于最近门派里发生的一些事情都是一知半解,甚至就是直接从赤炼子和古云子的对话里听来。

    歪曲、误解之处都有里不受啊。

    此番跟这询问的六大护法一说,那更是以讹传讹,完全就变成了味道。

    六大护法再看秦浩轩的时候,眼神就有些不对了。特别是周天生,只觉得胸膛里像是被塞了一把火,烧得他火气冲天,瞬间爆了。

    目光一下冷冷盯在秦浩轩脸上。

    “秦浩轩,你在搞什么?你真以为当上自然堂堂主便可为所欲为?擅自扣押紫种天骄!你可知道紫种天骄对我太初教有多珍贵?谁给你的权力!”

    最后一句话,周天生冷笑连连,简直就是裸的威胁,身上如渊如海的气势。眼睛里闪烁出隐约的紫电,神识力量有意无意的向秦浩轩压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