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紫种究竟为何物【四更】
    黄龙掌教衣袖一挥,阵阵混土色的光芒之中——嗡,灵光流汇,腾起一艘土黄色的巨船。

    那巨船搭载两人,风声如雷,迅速消失在天际。

    秦浩轩站在原地,看着李靖灰头土脸的消失在天际,终于感觉到无比的畅快、开心。

    “嘿,什么狗屁紫种天骄,来我自然堂撒野,下次还揍你!”

    黄帝峰,太初教众峰之首。

    虎踞龙盘之地,山林间有鹿群嗷嗷,仙鹤振翅,气象万千。

    层层叠叠如同一条条翠带的苍翠群峰,和环绕山峰而过的涧水,将黄帝峰簇拥在中央地带。

    黄帝峰壁立千仞,高耸入云,仿佛要绝天而去,俯瞰群峰,宛如帝君巡视众臣。

    山峰虚空有大阵潜伏,牵动一股股肉眼可辨的五行灵力,不断从其余山峰的山峰,若烟若霞,丝丝缕缕的向黄帝峰汇聚。

    混土色光芒的宝船,在浓郁的灵力云层当中如同穿破层层水浪,风驰电掣。

    行了约莫五十息的时间,宝船停靠在了黄帝峰一处松林的空地上。

    李靖跟随黄龙掌教飘然下来,巨大的宝船瞬息间干瘪下去,最后变成了一张船形符箓,飘到黄龙掌教手心。

    随意放到了两个跟上来的引路童子手上。

    李靖暗自看得心惊,刚才那宝船明显是一种特殊符器。在太初教并不多见。可见黄帝峰的底蕴。

    黄龙掌教在前面缓步踱行,一路沉默。

    李靖也有些提心吊胆的亦步亦趋,紧紧跟随,路上根本不敢东张西望,心里面一个劲的在打鼓。

    一直跟着黄龙掌教进入了那巍峨高耸的大殿当中,他的心情依旧没有平复下来——掌教究竟要给他如何的惩罚?

    大殿的正中央,有一座烙印着游鱼、山川河流图案的鼎炉。

    鼎炉当中袅袅出一阵阵奇异的檀香味道,犹如流水般弥漫在每一个角落。

    这是特制的紫螺香,是用下三品灵石灌灵,加上一些特殊的药材和法阵炼制成。

    此等香有静心凝神,帮助修仙者沟通天地灵气的神奇作用。

    一嗅到这奇异香味,李靖的心情莫名其妙平静了许多。

    “坐。”

    黄龙掌教在大殿的玉石蒲团上坐好,又一指面前的一处蒲团,冲李靖示意道。

    李靖心里咯噔一下,点点头,硬着头皮,在黄龙掌教面对面乖乖坐好,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李靖没有说话,对面的黄龙掌教居然也是半晌不言语。

    他只感觉到那深幽如海的目光,凝在自己脸上,心里面七上八下,忐忑无比。

    终于过了一会儿,黄龙掌教淡淡道:“李靖,你是我太初教的紫种天骄。这很好。”

    李靖微微一怔,“这……是在夸奖我吗?”好古怪……

    不等李靖回答,又有声音传来。

    “李靖,紫种是什么?”

    黄龙掌教这话问得十分突兀,李靖眨巴眨巴眼睛心思电转:“掌教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样问?对啊,紫种是什么?”

    李靖忽然发现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从前紫种到底是什么,都是长辈们告诉自己,什么紫种乃是修仙者当中的天才资质。拥有紫种者,修行会比普通修仙者强上千倍,无上大教都求之不得的天才中的天才!万古不败!

    可,紫种到底是什么?李靖忽然发现,身为紫种的自己,却从没有真的去体悟自己的紫种,更加没有去真正自我挖掘,紫种是什么。

    他人说的紫种,岂能比紫种自己体悟出来的紫种是什么更加准确!

    黄龙真人见到李靖没有回答,反而陷入了沉思,阴沉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欣慰,接着问道:“那身为紫种,你目标又是什么?”

    李靖苦笑这个问题,有什么好回答的吗?在掌教真人面前,任何虚假的答案,都是在显示自己的愚蠢。

    “我为掌教,带太初冲击无上大教,力压其他门派臣服我太初,奉我太初为盟主!惠泽太初所有门人。”

    李靖声音一下大起来,眼睛里仿佛有火光闪烁,话语里流露出勃勃野心。

    没有丝毫的掩饰,该有的野心,真实的情感尽皆在这短短的话语中全部显现。

    黄龙真人安静的看着李靖,再次问道:“将弱种秦浩轩作为对手?也是你紫种该干的事情?”

    李靖愕然。

    “赢过秦浩轩,便天下无敌?便能带我太初成就无上大教?如果你以后目光依旧只是看着秦浩轩,我有生之年,绝对不会让你执掌太初教!”

    李靖心头一震,他能听出黄龙掌教话语里的严厉和认真,自己确实只盯着秦浩轩,可若是连秦浩轩都不如,我又如何外出同其他天骄争锋呢?

    “掌教,弱种我都未有压服,我如何同外面的天骄争锋,还请掌教教我。”李靖声音平静了许多,没有娇气,却还有傲气,只是坦然的在黄龙掌教面前将心里的情绪袒露出来。

    “紫种的对手是天,是地,是你自己。目光只局限于秦浩轩,这辈子也就这样了。”黄龙真人淡淡说道:“你是想说,张狂也一样盯着秦浩轩?你们不同,你们的道心,仙路皆是不同。张狂目前的道心,并非在自己身上却也在自己身上,他的道心是秦浩轩,他的道心也是自己。你跟他不同……”

    李靖不傻,自然之道黄龙的意思,同时也知道黄龙提张狂,乃是在侧面告知,张狂在三颗紫种之中,已经走在了最前面!

    李靖一下陷入了沉思当中,心思逐渐平静下来。但是一会儿,陡然间嗅到了衣服上那一丝粪臭味道,虽然味道极其稀薄,但是依旧刺激得他心里邪火上窜。

    “掌教真人,你废了我吧。”李靖平静的看着黄龙真人:“弟子并非说笑,也并非威胁。弟子只是不想欺骗自己的心,也不想欺瞒掌教。今日秦浩轩如此折辱我,弟子来日定当专心修炼,以求报仇……”

    黄龙真人挥了挥手打断了李靖的陈述:“不急,大殿的后院那里,我开辟了一块菜地。你待会儿就去照顾那块地,给那地挑粪,蓄养地肥,抓虫子……一定要好好看顾!如果照看得不错的话,你便留在我这里修炼。如果那块地没照看好,你便这般在太初以凡人之身活这一世好了。”

    黄龙掌教话音一落,李靖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还是要去挑粪,种地?而且还需要给菜园子捉虫……”

    李靖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不满:“弟子浸身在粪坑之时,已然心性通透,掌教……这种折辱已经未有作用,还请掌教收回成命。”

    “你先去熟悉一下菜园。”黄龙掌教并不接话,只是指了指菜园子的方向,便不再搭理李靖。

    李靖执拗的站在一旁,自己的心境确实已然提升,这种挑粪继续做下去,便是无用功了。

    不一会儿,一个黄帝峰的当值弟子恭敬走了过来,领着李靖向后殿的菜园子走去。

    李靖强忍着内心的不悦,神情古怪的刚走出大殿,背后陡然间响起黄龙掌教的声音。

    “道在屎尿中。”

    声音很轻,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晰的钻入了李靖的耳朵里。

    旋即,大殿里的黄龙掌教陡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和煦的山峰轻柔吹进大殿里,卷得幔帐扑簌作响。

    “道在屎尿中?”李靖咀嚼着这话,心里面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他笑了笑……这便是自己的道吗?

    跟自然堂的那一大片田地比起来,黄帝峰后殿的这片菜园小了许多。

    不过只有十亩地。

    一排排碧油油的蔬果,犹如一碧绿浪潮似的。

    每隔一亩地,中央都栽了不知名的蔓藤秧架,碧绿的枝蔓垂落,郁郁葱葱。

    茂盛的蔓藤枝叶将秋老虎的腾腾热力剪裁成斑驳细碎的绿荫。

    李靖一眼就看到了那立在茅屋边缘的粪桶,木桶边缘形迹可疑的污秽痕迹,让他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山风吹来,淡淡的臭味又充盈了他的口鼻。

    李靖脸色顿时绿了,浑身不自在

    前面引路的当值弟子,显然看出了李靖的为难。

    “……李靖师兄,这片菜园子,其实你只用浇灌东边靠近茅房的五亩地就够了。还有个师兄,也在这里种菜。”他好心劝慰道。

    听到这个消息,李靖显然没有半点高兴。对于他来说,能够只浇灌一半的菜园子实在不算什么好消息。

    只有不用沾粪桶,恐怕才是他此刻最好的消息,但是很显然,大概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好消息是,刚才黄龙掌教离去的时候,袍袖有意无意的在他丹田掠过。

    一股强劲的灵力涌入,把封印住他丹田仙种灵力的那种奇异阴森恶毒的鬼神力量化解掉——他又感觉到了灵力的回归。

    丹田处涌动的庞大灵力,让李靖心里面有了些许安慰。

    那弟子说完话后,见李靖根本没有搭理他,脸上的那一点热情也冷了下来,向李靖匆忙拱手为礼,直接离去。

    那弟子一走,偌大的菜园便只剩下了李靖一个人,顿时死寂一片。

    李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目光最后凝在了那茅坑旁的粪桶上——黄龙掌教说过,每天都要好好的侍奉这些菜园,不得疏忽。否则连修炼的时间都不给他。

    虽然丹田里的仙种封印被解除,周围也没有人监督着,可李靖根本不敢不将黄龙掌教的话放在心上。

    权衡了一下利弊,内心里面激烈的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最后将牙一咬,向那粪桶走去——豁出去了,早点弄完这菜园就能找点修炼。只要突破到仙树境,他便能够成为碧竹堂的长老,拥有更大的权利。

    到时候可不会再有人能命令他在菜园子里浇粪了。

    就在他要蹲下去,将粪桶挑起来时,菜园外面走进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