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恶人还需恶魔制【原薰雨盟加更,五更】
    长老们看向古云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毕竟延寿灵乳,对于这些各大堂的长老、太上长老们作用才是最大的,能够大大延缓天人五衰的发作。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秦浩轩的身上。

    自然堂的这批试炼弟子,是进入水府里最深,也是死亡率最少的。他们究竟会有什么惊人收获?

    只见秦浩轩走上前,将手上清单呈给了黄龙掌教。

    “金刚髓液两瓶、符器八件、养神丹八瓶……”

    每一件宝物报出来,都是惊人的数字,令其他四堂都为之震惊。

    金刚髓液、养神丹,这些可都是难得的好东西,各有奇妙功效,便是百花堂、碧竹堂的长老们都很难炼出来。

    自然堂居然拿到了这么多?

    不过众人的心思,还是主要集中最后一样东西上——

    没人说话,静静倾听。

    “……延寿乳液——”秦浩轩咳嗽一声道:“——五十五滴。”

    这话一落,众人皆惊。自然堂这批弟子,前面收获了那么多宝贝,怎么延寿乳液才五十五滴?

    巨大的反差,让众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古云子眉头紧锁,五十五?怎么可能!自然堂的能耐,这些日子大家都看在了眼中,可以说是运气不好拿到的不多,但秦浩轩上次也说没拿多少!后来呢?这小子他妈的私藏了啊!

    虽然……用在了赤炼子的身上,但用法也太浪费了啊!

    这次又只是五十五滴?古云子不信。

    秦浩轩报上去之后,便静静站在了一旁。

    “秦堂主,你恐怕有些东西没交上来吧。”黄龙掌教的声音,突然间在秦浩轩脑海里响起。

    望向秦浩轩的目光里,有一丝调笑,灼灼的眼神,仿佛将他看了个通透。

    “掌教,你也知道我们自然堂底蕴薄……总不会眼红我们一点小东西吧?”秦浩轩也笑嘻嘻的传音过去。

    这一刻,他才表现出了一丝属于年轻人的狡黠和无赖。

    他当然没有把所有东西交上去,延寿乳液这个东西,是水府最为稀少珍贵之物。

    是在仙府这种特殊环境当中,吸收天地精华凝练,乃是世间罕见的至宝,能从轮回法则当中拉回人的一点寿元,是修仙界人人眼红的东西。

    就便一些无上大教,对于这东西都十分垂涎。

    经历过上一次璇玑子师傅因为天人五衰而仙逝的事件,他明白这东西对于一个堂来说,十分重要。

    秦浩轩需要给自然堂留下一点能传家的好东西。所以自然堂进入水府试炼的弟子,虽然夺得了一百一十滴延寿乳液,但是他只上交了一半。

    至于其他堂看自然堂的眼光,秦浩轩根本不挂怀在心,能得到实在的好处,才是最重要的。

    黄龙真人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如果知道的特别清楚,身为掌教便要按照规矩来做了,但如果不知道……不聋不痴不做家翁嘛……

    毕竟秦浩轩贡献极大,这一次的水府试炼,可以说是少有的成功,太初教再次士气大涨。

    黄龙掌教看在眼里,很是高兴。

    自然堂上缴的延寿乳液虽少,但是也足够惊人,而且人数伤亡极少,惹得几个堂很是羡慕,几位堂主已经开始盘算,事后找秦堂主聊聊,大家多多做交流嘛,看看自然堂到底是如何修炼的。

    水府事件尘埃落地。

    自然堂里重新恢复了平静的日子。

    “堂主,庶务堂的人来了。”

    几天后的一日,一个身材瘦削的当值弟子,匆匆引入了一位须发皆雪白的老者过来。

    进来的老者身穿藏青色袍服,脸上长了一颗大痦子,面色暗沉,看上去稀松平常。只是那炯炯的目光里,隐约有紫电闪烁,显示出他不凡的功力。

    “秦堂主,真是年轻有为。自然堂在你的带领下,有新气象啊。”老者目光打量着大殿周围几个当值的血衣队成员,明显能够感觉到这血衣队的不寻常。

    他已经久不来自然堂,最近不断的听闻有关自然堂的传说,说那自然堂现在气象如何如何,今天一见,果然是跟从前大为不同了,随随便便一个血衣队成员,居然都深渊如海,让他看不清楚底细。

    “黄管事真是客气!快快上座!”

    秦浩轩看到来人,已经明白了来人的目的是什么,嘴里客套着道。

    在太初教,一般提起堂门,都会想到五大堂——夏云堂、古云堂、百花堂、碧竹堂和自然堂。

    但是其实太初教里,还是有其他堂存在的。

    只是这些堂并不是用来教授弟子,而是处理一些堂门的内务。

    比如执法堂,能进入里面的几乎都是从各堂抽调,对太初教忠心耿耿的精英弟子,除妖队也是里面精锐当中的精锐。

    最近的血妖事件,便是执法堂的除妖队在主持追查。

    再比如说庶务堂,顾名思义,就是处理一些太初教跟红尘俗世的繁杂事务。

    跟执法堂的森严、冷寂,众弟子对其畏之如虎不同,庶务堂可是许多太初教弟子眼中的香饽饽,活财神。

    平常这庶务堂里会颁发一些简单的任务,比如说翔龙国哪里田地大旱,想要用水。这时候如果有擅长水行灵法的弟子去,便可以使用几道控水灵法,从周天山脉之中抽取水灵之气,凝练雨水来滋润土地。

    再比如说探寻矿脉什么的,都可以让普通弟子去做。

    做这些活很简单,不需要多少修为,只要能够争取到任务,并且完成的话,就能够从庶务堂获取门派积分。

    用这些积分,可以从门派换取灵丹、灵石等好东西。

    所以庶务堂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很受人欢迎。

    自然堂平时也有不少弟子都去庶务堂找工作,赚取积分。

    “不知道黄管事前来,有什么事?”秦浩轩沉声道。

    黄管事脸上浮现出一丝讨好的笑容,现在太初教里面根本没人敢随意得罪这年轻的堂主。

    这堂主据说遇到了什么机缘,手里面好东西不少。上一次其他四大堂从这里满了不少强悍的灵法,引发了整个太初教都震动。

    其中几种灵法,连黄管事都羡慕不已。

    “也没什么事。只是一些红尘俗世。”黄管事咳嗽了一声,道:“最近翔龙国出现了一凶残的独行大盗,根本就没人追得到他的下落。他已经杀了十几个县官、五个知府,还有一个郡守,闹得整个翔龙国风风雨雨,鸡犬不宁。这事情做下来,简单又容易,积分不少。”

    最后一句话,黄管事笑眯眯道,望向秦浩轩的目光明显有几分讨好。

    秦浩轩听了不由心中一动,他最近正想要出去一趟,这倒是几个机会。

    “区区小事,怎么劳烦黄管事亲自跑这一趟?”秦浩轩笑道。

    “应该的、应该的。最近我庶务堂太过于繁忙,堂中的许多弟子都出去做任务了,我这把老骨头,只能多动动。”

    自然堂的几个当值弟子,不由眼睛一亮,希冀的目光瞥到了秦浩轩脸上,显然是想将这等好事揽下来。

    要知道这差事可不错,区区一个凡尘的独行大盗能有多厉害?一道灵法下去就可以灰飞烟灭。而且这独行大盗足迹走遍翔龙国,也可以借着追踪这独行大盗的几乎,游山玩水,是一桩美事。

    但是对于这些弟子的目光,秦浩轩却视而不见。

    他有自己打算,反正他也想看看去看看师傅璇玑子的家人、去看看父母,也顺便看看那被封印了记忆,遣散下山的弟子曹清华。

    这时候,门口处那刑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

    “靠!”一看刑这个样子,秦浩轩心里面就暗骂了一声,知道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黄管事,我已知道了,待会儿我就会安排人去做这独行大盗的事。”秦浩轩冲黄管事点点头。

    能在庶务堂做事的人,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奸猾似鬼的家伙。一看秦浩轩这态度,他也知机,连忙笑着行礼退下。

    “说吧,又是什么事?”秦浩轩看了刑一眼,狐疑道。

    这小子最近很少看他人影,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

    “我帮你做了一桩大事。”刑嘿嘿的神秘一笑。

    秦浩轩闻言一凛,看了周围的当值弟子和马定山等人一眼。

    众弟子连忙告退,整个大殿里只剩下了秦浩轩和刑两人。

    “什么大事?”秦浩轩眉头微皱,不知道怎么的,感觉有些不妙。

    “张扬最近学了一门巫术,可以用巫术诅咒杀人。只要你不是仙树境,被他用大量的材料制成巫术下诅咒,必死无疑。”刑声音压低,神神秘秘道。

    “巫术?巫术对我没用。你也应该知道,我一直在修炼‘道心种魔’,这身体现在本来就是走的路子不同。”秦浩轩耸耸肩膀,提起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心中确实狐疑,刑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最近这货跑去盯着张扬了?

    “是啊,确实对你没用。可是张扬不知道啊。这个巫术的施法十分奇怪,必须要施术者每日耗费他自身的精血来练习……”刑说得眉飞色舞,连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秦浩轩却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刑怎么能讲得如此栩栩如生,就像是亲眼看到张扬在修炼似的?

    脑海里仔细思索,巫术这等古老的功法包含了许多种,有炼体、巫毒、蛊咒……门类繁多,十分古老。

    传说“仙”、“妖”尚未存在之前,“巫”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修炼体系。

    如此古老的法门,早就绝迹了万年,别说张扬了,就算是古云子想要接触到都十分困难。

    莫非是……

    秦浩轩目光看向了刑,灼灼如火,仿佛一眼能够讲人心看透。别人不了解刑,他还不了解吗?这家伙一肚子坏水,这些日子有如此神神秘秘的,一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张扬现在学的那巫术,是不是你凑巧遗落,然后让他凑巧得到的?”秦浩轩在两个凑巧二字上面,加重了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