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学学黄龙杀生手【四更】
    “……徐家的人都被下了县衙的大狱……大伯把这宅子就给我家了……”

    蓬!

    刘明一下惨叫一声,从三丈高的虚空跌落,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被夺了宅子,还被下了大狱!”秦浩轩的脸色瞬间垮了下去,在翔龙国的地盘上,太初教的人不去欺负别人,那都是烧高香了!

    今天,居然有人胆敢找太初教的麻烦!虽然只是太初人的亲戚后人!

    秦浩轩有些不懂,师傅那可是自然堂的堂主,理应在凡间有偌大声势才对,为何徐家会被区区一个芝麻大小的县令欺负得这么惨?

    “既然这般,那你便带我去县衙走一遭好了。”

    刘明刚刚被摔得七荤八素的,突然间被一只健壮的手提了起来,随后身体一轻,一阵腾云驾雾,整个人向大门外摔去。

    天空不知道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将冬的寒意加深了几分。

    青石镇的县衙门口,几个老衙役百无聊赖的探出头,去看这一场冷雨。

    陡然间,几个衙役的眼睛,瞥向了大街口处,便似粘住了似的,再也挪移不动。

    只见细雨当中,那个刘明有些狼狈的穿着一袭长袍,脸色怪异,踩着小碎步向县衙而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带着一点书呆子气,又很是健硕的青衫青年人。

    “什么情况,刘明少爷怎么破天荒的来我们县衙了?”有衙役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形。

    这少爷自从知道逛妓院之后,已经六七年没往县衙这边了啊。

    “到时候,什么都别多说,只要将你伯父找来,按照我教你的说,懂了吗?”刘明走在前方,他脑海里面直接响起了秦浩轩的声音。

    虽然这冬雨很凉,但是刘明的心更加凉快。

    他怕,怕极了。

    他这才知道自己刘家根本是招惹了不该惹的人,那是神仙手段啊!

    来之前,这神仙居然长出了巨大的光翼,一个闪烁就是千丈外。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刘明想什么,这神仙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还能直接用声音在他心里对话。

    当下刘明心里面翻来覆去的,只有一个想法——保住性命!

    两人一到了县衙,早就有机灵的衙役搬来了凳子,让刘明就坐。

    “赶紧……赶紧将我大伯喊来,我有要紧事情找他。”刘明哪里敢坐啊,身边站着位神仙呢!除非疯了啊!

    “少年您坐啊!”衙役一边对刘明殷勤,一边对秦浩轩说道:“愣着干嘛呢?还不站到一边去?”

    刘明打了个寒颤,很想一巴掌抽死眼前这个不长眼的衙役,居然敢对上仙这般讲话?这是不想活了吗?你想死,滚远一点!别他妈连累老子好不好?

    秦浩轩懒得在这事情上纠结,直接用灵法在刘明的脑海中传音:‘坐。’

    简单的一个字跳出来,刘明噗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只是这把平日里坐起来很舒服的椅子,如今总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秦浩轩没有发出新的指令,只是站在了刘明边上,脸上又恢复了那书呆子的样子,心中暗暗打算着待会怎么问出师傅家人的下落,避免这县官有什么花花肠子,诓骗自己。

    几个衙役心里面嘀咕,这傻少爷怎么一来就要见县太爷?太不寻常了。

    不过他们知道,刘明脾气大得很,也不敢有什么违抗,当下就有衙役匆匆忙忙跑进了县衙后院里。

    一会儿,一个矮矮胖胖,身上披着便服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见过大伯。”刘明一看到那矮胖中年人,心里面一个激灵,连忙凑了过去,脸上挤出笑容来。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要来县衙见我?也不去后宅见过你婶娘,你这孩子,还是那么不懂事。”中年胖子瞥了刘明一眼,在埋怨的同时又看了那站在衙门门口处的秦浩轩一眼,问刘明:“这人是谁?”

    “大伯,这人是徐家的远房亲戚,是个呆子……身上可是有宝贝,我将他带来了,你尽管吓唬吓唬他,看看他身上还有什么宝贝没有。”刘明在保命的关键时刻,口齿居然变得利索了,按照秦浩轩事先交待的话和盘托出。

    刘明将秦浩轩幻化出的琥珀夜明珠,偷偷塞到了这中年胖子刘福阳手里。

    “徐家的人?”

    刘福阳心头一紧,那徐家人已被他寻了个事,弄进了大狱里,如果真是徐家人来闹事,他也不怕。

    刘福阳不禁打量了秦浩轩几下,再看到刘明塞给他的那宝贝,不禁瞪大了眼睛,瞳孔都有些放大了。

    这……琥珀夜明珠,可是无价宝!

    刘福阳不禁笑逐颜开,心头大动,赞许的看了身边的侄子一眼,没想到这侄子平日花天酒地,还有点头脑在。

    刘明一看刘福阳这模样,心里面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大伯的德性可不是一般的差,只要这大伯表现得跟平常一样,待会儿估计这神仙只会去找这大伯麻烦了吧。

    “你就是徐家的远房亲戚?”刘福阳冷冷瞥了秦浩轩一眼。

    “见过县老爷。”秦浩轩脸上露出几分诺诺的样子。

    “既然是徐家人——”刘福阳拖长了音调,突然提高音调,大吼一声:“——还不给我跪下!”

    这一身大吼,中气十足,官威凛凛。

    跪下?

    秦浩轩眉头微皱,看了那边的刘明一眼。

    刘明心里面咯噔一下,“演戏不能太演过了啊,不然小命不保!”

    “大伯……这厮身体不好,下跪、上夹棍那一套就免了吧?早点让他交出更多宝贝才是正事!他现在来了县衙,难道还怕他跑了不成?”刘明凑到刘福阳耳边,嘀嘀咕咕。

    刘福阳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反正这徐家人已经进了县衙,到手的羊羔还怕他跑不成?

    “那个……那个谁,既然你是徐家的亲戚,那正好,一并压入大狱里。”刘福阳在案几后做好,摆出了十足的官威,冲秦浩轩沉声道。

    果然!

    秦浩轩确定了徐家人还在大狱没有死掉,便安心下来,反嘴问了一句:“我徐家人犯了哪条王法,为何会被你下了大狱?”

    “嗯?”刘福阳陡然察觉到,面前的青年气势上有一丝不寻常起来。

    但是这里是青石县县衙,他可不怕发生什么事情来,况且他也已被刘明拿出的那一枚琥珀夜明珠蒙蔽了心神,满脑子就是想着如何从这徐家亲戚身上敲诈出更多的东西来。

    “你们徐家人,勾结江洋大盗,盗取我县衙库房的库银。那库银,都被我们县衙捕快从徐家后花园里挖掘出来了,证据确凿。你来得正好,既然你也是徐家人,肯定是一伙的!”刘福话音一落,眉头紧锁的说道:“本官跟你讲的着吗?来人给我拿下!”

    秦浩轩顿时明了了对方的陷害手段,既然这县官如此,那中间恐怕知府最少也是查人不明了。

    “我以前只是听过狗官,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狗官,勾结江洋大盗?”

    青石县天高皇帝远,刘福阳在这里可谓是一手遮天,横行霸道了多年。

    整个青石县,谁见了他不是战战兢兢?现在被秦浩轩一口一声“狗官”,叫得火冒三丈。

    “还愣着作甚!给我把人拿下!”刘福阳咆哮了起来,冲几个衙役使了眼色,那朱红大门便被人一下关上。

    “当官当傻了吧你?本座至今如此淡定,你便没有想过是为何?”秦浩轩摇头叹气,同时庆幸太初选自己修仙,若是不然……自己怕也只能任由官员拾掇。

    只是,秦浩轩不是很明白,为何这些人敢动师尊他老人家的家人?那可是太初教自然堂堂主的存在。

    谁给的这个县官的胆子?秦浩轩越发的好奇,开口说道:“我徐家可是出过仙人!等我们仙人老祖回来,难道你不怕全家祸事?”

    “仙人老祖?”刘福阳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胖脸放光,有一丝狰狞:“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是害怕的样子吗?”

    刘福阳眼中得意,嘴角轻轻一晒:“什么仙人老祖,早就死了吧!本官观察过了!仙人之家福萌子孙,三不五时显现仙迹,倒是敬畏。你们徐家?这么多年,也没有看到什么仙踪嘛,嘿嘿,仙人……死了的仙人还怕什么。”

    秦浩轩多少有些意外,本以为这县官背后有着什么仙家的力量,或许是什么残余的散仙,那自己也可以顺便灭了那散修,免得在翔龙国内生事,没想到居然是这县官自己猜出来的。

    “本座既然知道了一切,那你也便别再做这父母官了。”秦浩轩手指轻轻用力,那琥珀夜明珠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琥珀夜明珠号称比金刚石还要坚硬的存在!居然被一捏便消失了!这如果不是民间戏法,那只能是……

    刘福阳从县太爷的椅子上跌落到了地面,周遭的衙役这一刻也都聪明了,很快猜出了其身份。

    噗通、噗通,整个县衙大堂一片跪地声。

    “怎么……难道这人是……”突如其来的异变,让刘福阳一下子懵了,瘫在地上,感觉到秦浩轩身上传来的一股股如山威压,他脑海里猛然想到一个可能。

    难道来的人是——神仙?

    不过他没来得及多想,头顶就传来了淡漠的声音:“翔龙国的吏治,该整顿一下了。你这狗官就做第一个好了……”

    秦浩轩彻底明白了徐家家宅被占的来龙去脉,根本懒得继续虚与委蛇下去,举起两根手指头,看了刘福阳一眼,并指如刀,横空扫过去。

    只是虚虚的一扫,空气被劈斩开,有刀型气劲飞掠。

    刚刚还嚣张无比的刘福阳,突然间没有了动静,只是嘴巴可笑的张开一般,似要说些什么,眼睛里的狠戾神情尚未退却——

    脖颈处,一道血线扩大。

    咔擦一声响,头颅咕噜、咕噜的,跟皮球似的滚落。

    脖颈处这时候才有冲天热血,喷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