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幽泉战场大偶像【二更】
    “掌教,可是到了吗?”秦浩轩望向远方,凝重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隐隐的兴奋,这可是真正的大场面!

    “到了。”黄龙掌教点点头,声音低沉。

    混天梭当中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凝重起来。就连灵猴小金都人立而起,一双闪烁精芒的猴眼看着那片无边无际的黑雾,彷彿如临大敌。

    随着混天梭再次向那无边黑雾的空间靠近,面前的景象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只见在目光尽头的大地上,裂开了一道漆黑的无边深渊,那无边的黑气就是从深渊里冒洋溢出来的。

    天空上、大地上,一个个或脚踏飞剑的修仙者,或气血惊人的魔族,都混在一起厮杀,在一起。

    杀声震天。

    所见之处入眼到处都在战斗,到处都在厮杀,一片混乱。

    符文闪烁、灵法滔滔,瑰丽的灵力霞光不时冲冲天而起,又迅速演灭。

    不断有粉碎的残骸从天空跌落,甚至有那如同太阳般的灵力光波从更远处的黑暗深渊里传来,。

    那一定是有强大的修仙者在施展道法或者不幸殒陨落。

    在黑暗深渊的更远处,还有一些影影绰绰的强大身影厮杀成做一团。只是那无边的黑雾有阻拦神识的作用,秦浩轩感应得并不那么真切。

    战场上,一队队的人类队伍都在布置大阵,结阵杀敌,而对面的魔族却隐约也有些阵法,不过更多的是仗着肉身强硬直接发动突冲击阵法。

    这些魔族的实力比起秦浩轩在那纯阳仙王古墓里碰到的稍强一些,种族也更多。

    其中有一些魔族彷彿是移动的小山,举手投足间都将虚空间挤压得扭曲波动,显示出了强大的战力。

    单凭战力就几乎接近仙婴道果境的修仙者,战斗时可以看到虚空间都在它他拳头上如波浪般掀动荡漾。

    更有一双肉翼的惊人的魔族,不时会”呼”的一声下飞窜出,叼走一个年轻修仙者,重新潜入了地下深渊里。

    那修仙者死去,可他身边的同伴依旧征战不休,心神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无穷无尽的战场,眼睛都看不到边界。

    “……这才是修仙界的打战场……”

    秦浩轩曾经以为自己见过大场面了,可看到眼前这一幕的那一刻,还是被震撼了!仙树境……仙论境,道果境都不止一个在战斗!

    在太初,平日里很难见到一名道果境的存在,在这里……刚刚到达这里……便见到了不止一名道果境……这代表着什么……道果境除魔的战斗恐怕接近日常了。

    “幽泉魔界是所有人间界修仙者的大敌,是无上大教和人间界的所有修仙门派共同立下了规矩,所有的门派根据各自每个门派实力,每年都会派遣人来这里参加修仙者间的战斗。”黄龙掌教声音低沉着,望向那片无尽战场的神色目光有一些复杂。

    秦浩轩心中暗自感慨,昔日在万华战场上,他不是没有跟魔族战斗过。甚至还跟镇狱象魔族,乃至那魔族当中的黄金魔族战斗过,可谓血腥至极,只是跟面前的庞大战场比起来,那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秦浩轩先是震惊,继而只感觉热血沸腾起来——为什么这么多的修仙者,愿意付出生命来护住这片深渊?

    这……守卫人间界的代价,高昂而血腥!

    如果任凭这些妖魔冲入人间界,太初教乃至他在大田镇的父母、相邻居们将被伤害、被吃掉……

    秦浩轩不禁暗自握紧了拳头,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自己也会真的到达这里进入参战!

    黄龙掌教沉默不语,神情肃然,那双眼睛却亮得吓人,彷彿有什么东西燃烧起来一样。

    在大地上,远离黑暗渊面的地方尚有无数的营帐,花花绿绿的连绵起伏,像是波浪般延伸到无尽的远方。

    旌旗遍布。

    每一群营帐都独自成立隔开,旌旗颜色皆各个不一样,就像是一座座的军营似的。

    虽是如此许庞大的营帐群,除了一些演武场内传来修仙者战斗厮杀的声音,跟那幽泉魔渊里的惨烈战斗之声外,这些距离幽泉魔渊极近的营帐居然是安静得出奇。

    混天梭停留在了其中一片距离幽泉魔渊足足有百里外的营帐群当中,混吨气息一下子收敛了。

    “你跟我来吧。”黄龙掌教淡淡地说道,但是秦浩轩可以明显感觉到掌教的口气有一丝波动,显示出掌教此刻内心的波澜。

    黄龙真人说完,便一马当先一步出了混天梭,来到了外面。

    秦浩轩平复收敛略有些起伏的心潮,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一出了混天梭,秦浩轩就感觉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如海如潮的庞大气息在汹涌着。

    这股气息几乎是从四面八方涌来,从每一个营帐里面传出,给他一种莫名的压力。

    “强者如林……”

    通常在太初教,以秦浩轩此刻的神识力量,能够让他感觉到这种莫名威压的,通常也只有一些长老、护法和掌教。

    可这里面,显然有太多强者存在了。

    更加遥远处,还有一股股强大无匹的气息隐隐约约地传过来存在着,彷彿蛰伏的巨兽一般。

    秦浩轩心惊之余,却是毫无畏惧,任凭一的威压在心灵上冲刷而过,跟着黄龙掌教在一座座营帐前缓缓而行。

    太初教所在的营帐,在这连绵无边的营帐当中仅仅只占了一隅之地,毫不起眼。

    一路上,黄龙掌教也慢慢跟秦浩轩提起一些大教,并指点出他们所在的营房,。

    算是让秦浩轩开了一次眼界。

    虽然在翔龙国里太初教是第一大教,但在这些大教面前,却显得不够看。

    这里面的营帐大小和多寡都跟每个教派出多少人、拥有多少实力密切相关。

    一些大派的营帐当中都有镇压阵营之的宝物,无数的神秘符文沉浮,宝光冲天,令外人不敢轻易进入其中。

    “在太初教时,浩轩,你是不是觉得太初教也是大派?可跟这些真正的大派比起来,我们太初的路还长着呢。”黄龙掌教一边跟秦浩轩说着这些大派的来头,一边忍不住的连连感叹。

    “掌教说的是……”秦浩轩心头的压力却是陡增,曾几何时依然觉得自然堂崛起,日后定能在太初排的上号,可如今看来自己是真的很可笑,自然堂的目标太小了!自然堂总有一天会在此地争雄才是!

    一路上,也会碰到一些似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大派弟子,浑身浴披血,杀气腾腾,走起路来横冲直撞,显然是刚刚从那幽泉魔渊的脱离死斗杀场归来。

    一些小门派的弟子行走间即便被撞开,却也敢怒不敢言。

    秦浩轩看到这一幕,心中生出警惕,若是有人撞上来自己定不会像那些人那般怂了,太初的名头……不能弱了!

    可一会儿,秦浩轩觉得不对了!那些分明穿着大派袍服的血衣弟子在见到黄龙掌教,许多人先是一愣,旋即脸上骄狂之色尽去,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甚至有些大派弟子都主动上前问好,那态度……怎么说……可能比四大堂主对掌教还要客气……客气的让人很是不适应,只是黄龙掌教倒是跟往常一样,面带慈善回应着这些打招呼的弟子,甚至偶尔还会夸奖对方几句。

    而那些被夸奖过的弟子……恩!一个个眉飞色舞的跟捡了龙鳞仙剑这种重宝一般的开心。

    秦浩轩开始怀疑了,掌教大人当年在这战场到底是个怎样的狠角色?刚刚那个过来殷勤打招呼的修仙者,道果境了吧?走到哪里都是有身份的存在了!对掌教这态度……怎么像是一个仙苗对仙婴道果境的态度?

    那几个是怎么回事?秦浩轩又发现了新的事情,数名万载大教的弟子,正对掌教散发着一种叫做畏惧的情绪,那眼神就像是猴子看到了老虎,已经怕到了骨子里。

    秦浩轩思绪如潮他不禁有些浮想联翩,看这些人的态度……掌教到底做了什么?

    走了一会儿,秦浩轩就跟黄龙掌教朝着那南边的一片营帐走而去。

    那片营帐周围都是一些营房十分雄伟巍峨的大派,所以那一小片营房在一群大派当中,就不怎么几分起显眼了。

    那营帐里也有一强大的气息传出来,上面的三清云气图案格外显眼。

    秦浩轩看到标识不由得一阵激动心热,显然那片营帐是隶属于太初教在这里的阵地。

    “掌教?”

    黄龙掌教刚一靠近营房,守在营房门口的当值弟子立刻发现了那身穿铭黄道袍的黄龙真人,不禁又惊又喜。要知道,近年来,掌教可是一直都没有踏足这片修罗战场了。

    “你是碧竹堂的孙长峰?”黄龙掌教看了守门的当值弟子一眼,目光微讶:”来这里有二十年了吧?还没回去?”

    那当值弟子不禁有些激动起来:”掌教还记得我的名字!”连忙大声道:”这里的环境虽然艰苦,但是日夜战斗能够磨砺道心、增进修为,弟子还想在这里多待几一些年头,为太初教多做一些贡献。”

    黄龙掌教点点头,拍了拍那孙长峰的肩膀以示嘉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