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赌场豪客引人注【二更】
    最初,无上大教和一些大派长老,对于赌场的出现都表现出了十分厌恶,更是明令禁止过。

    但……这里是战场啊!大家每天厮杀,修炼,精神紧绷的近乎让人随时崩溃,若没有点类似的娱乐设施,都出现过有人扛不住压力最后玩自爆,波及到不少其他无辜者的事情发生。

    最后……赌场还是出现了……几个无上大教也默许了赌场的存在,而今……这一条街上便有十几家,里面参与赌博的更是各派修仙精英弟子。

    只是赌的东西跟俗世不同,赌资几乎都是各种仙灵妙药和各种灵石。

    秦浩轩一进入赌场里,就听到那赌场正中央的灵石桌子上,居然有一块漆黑的灵石黑板。

    上面灵力洋溢,分明出现了太初教和震岳派一些精英弟子的名字。

    上面有个身穿青衫,一副智者打扮,蓄着山羊胡的老者正摇头晃脑的指点着上面的名字,一个个分析着。

    “诸位大概都听说了那血手人屠跟青田子的赌斗,我这上面是太初教和震岳派在这里的精英弟子名单,上面有各位弟子的情报分析。总体的赢面上,老朽给出的分析是震岳派有七成胜率……当然太初教虽然胜率只有三成,不过也是有翻盘的可能。这翻盘的几率就看太初教如何排兵布阵,而且还要看太初教弟子能否冲到震岳派弟子面前厮杀,诸位应该知道,太初教弟子的综合战力很强,但是如果单纯比起灵法,比震岳派逊色许多。就拿这太初教的精英弟子王双全来说……”

    上面那老者在夸夸其谈的大声分析,许多赌徒已经纷纷开始大批的向震岳派下注。

    至于太初教的盘口,虽然赔率是震岳派的五倍,却只有可怜的一两个人下注,而且下注的灵石都很低。显然是有人想要乱枪打鸟,看能不能搏一搏。

    “我压太初教胜,三百颗下二品灵石。”一个胖乎乎的手,挤开了人群,气势汹汹的压到了太初教的盘口上。

    热情如火的汹涌局面,突然间冷寂了一下,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的凝聚到了那胖子身上。

    这胖子,有钱没地方烧了吧?所有人不约而同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我也压太初教胜。两百颗下一品灵石,一千万颗下三品灵石。”这时候,又一个声音从人群背后响起。

    人群顿时轰了一声炸开了锅。

    “靠,现在还有人敢下太初教的?一次性还下这么多钱?”

    “哪里来的傻子?烧钱也不用这么烧吧,莫非是什么仙二代?”

    所有人都快疯掉了,纷纷循声望去,想要看看那个超级冤大头究竟是谁。

    下太初教的都是傻子,敢下这么多的,一定是傻子当中的战斗鸡。

    人群后面,秦浩轩身影挺拔如松,又重复道:“我压太初教胜。两百颗下一品灵石,一千万颗下三品灵石……庄家,接不接?”

    秦浩轩很是兴奋的看着这家老板的反应,毕竟还有很多家嘛,别把一家给爆仓了,那是真的得罪人了啊。

    前面的葛杜灿,肥胖脸上浮现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秦浩轩半晌,简直无语了。自然堂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您这是真的要把自然堂给押上去啊?既然如此,那明天这堂主定然死命的打了,那我也多押点!

    他心里面陡然一激动,一咬牙,将棺材本、老婆本都拿了出来。

    “我压,我继续压太初教八十颗下二品灵石、聚气丹五千颗……”小胖子嘴角哆嗦,肥肉乱颤,下了大决心。

    秦浩轩大为惊讶,他的这些钱,都是小金那帮大力猿猴日夜打理太初教的那些药田挣的,加上在纯阳仙王墓穴里发现的灵石矿脉,才积累丰厚。

    这小胖子哪里来这么多钱?看来在幽泉魔渊厮杀,也是一桩来钱的事情。

    赌场内所有人的目光,现在都集中在了秦浩轩和葛杜灿的身上,或狐疑或惊讶。

    “这……这两人的服饰,三清云气图案……好像是太初教的人……”有人看仔细了秦浩轩衣服上的图案后,迟疑的喊道。

    太初教虽然名声不显,但毕竟赌场的盘口就是血手人屠跟青田子的赌斗,许多人还是对太初教有些研究,其中就有人看到秦浩轩跟葛杜灿的衣着,猛然就醒起,这衣服不就是太初教人所穿的吗?

    “对,就是太初教的衣服。哈哈,太初教的两个傻子,谁给他们的自信啊?”赌场的赌徒当中,也有修道者认识太初教的着装,脸上浮现了戏谑的笑容。

    秦浩轩在人群当中,气息内敛,丰神俊朗,身上有种特殊的沉静气质,显得有几分不凡。

    一些人的目光凝在他身上,不由觉得有些不寻常。

    “听说太初教是有灰种弟子的,这人这么有钱,气势也非寻常。莫非就是那个灰种弟子?”

    “难道那灰种来历练了?”

    “对,我也听说过。太初教有个叫慕容超的灰种弟子,据说在太初教门派里颇得那些长老们器重,难道他就是慕容超?居然对这次赌斗这么有自信,肯定实力不俗……”

    秦浩轩入红尘锻炼道心,自然有一股出尘的气质。这番气质落入了其他修仙门派的精英弟子眼里,就显得不同寻常,一行人纷纷猜测秦浩轩的身份来历。

    不少人都将他和太初教那传说中的灰种弟子牵连了起来。

    “不对、不对。太初教灰种弟子可不是穿这种衣服。”众人窃窃私语的当头,赌徒当中就有一个比较了解太初教的修仙弟子出言否认。

    说话的修仙者所在的门派,虽然是小派,但是跟太初教颇为靠近。平日太初教的门徒历练也会遇到,对于太初教的了解,也比其他门派的弟子来得深。

    那修仙者目光停留在秦浩轩身上仔细打量,微咦一声:“……他这衣服,怎么好像是自然的服饰。”

    其他修仙者赌徒都聚拢在说话人的身边,看他神情有异,不由好奇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对之处?那自然堂是太初教大堂吗?”

    那修仙者眉头微皱,望向秦浩轩的目光愈发的狐疑,嘴里缓缓道:“太初教是小派,这自然堂便是这小派当中最弱的一个堂。听说想来不受其他几个大堂的待见,人才凋零,也没有什么底蕴。据说那老堂主,实力尚未超过仙苗境三十五叶……”

    他这话一落,众人都无语了。一个堂主的实力都没有超过仙苗境三十五叶,那确实是弱小得不能再弱小了。如果是换做其他稍微大一点的门派,就算靠各种灵药堆,那堂主实力也不会这么弱啊。

    最奇怪的是,一个小派的弱小堂口弟子,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的灵石来赌斗?

    众赌徒脑海里都打了个问号,看向秦浩轩的目光愈发惊讶。

    “不对啊。”人群中一个满脸白麻的老赌棍喃喃道:“太初教底子那么弱,怎么拿这么多灵石来砸?难道都脑子坏了?明摆着会输的事情……不过即便这自然堂的青年人脑子坏掉了,以黄龙真人的性格也会阻止此事……”

    众人都不由齐齐点头。对于太初教,这里的许多人也许不大了解。但是要提起血手人屠黄龙真人,在场敢下注的,都是对那血手人屠听说过一些的人。

    昔日的血手人屠,可不光光是杀性重、辣手无情,同时也是个狡猾无比的人物。不然怎么可能在得罪了那么多人后,依旧毫发无损、活蹦乱跳的活着?这可不仅仅是靠实力就能够办到的。当年黄龙真人得罪过的古派就有不少。

    众人一时间很是狐疑。一个小派弱小堂口出生的弟子,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多的灵石来这里赌斗?这很诡异。

    人群里,不乏古派的精英弟子。其中就有个古派的中年精英弟子,手心里燃起一点碧莹莹的绿色古拙符文。

    那符文倏尔消失,下一刻出现的时候,直接落入了秦浩轩的身体外围。

    这符文没有任何攻击力和杀气,快得连秦浩轩只有身体的护体灵力有了一丝反应。

    龙魔金身自然而然的出现,将大部分的符文力量都阻拦住。

    不过依旧有小部分,直接跟秦浩轩身体洋溢出的灵力沉声了某种奇异的震荡。

    秦浩轩只觉得丹田里有一股热力产生,赫然就发现丹田仙苗里的灵力跟外面的奇异震荡产生了共鸣。

    “引气符?”秦浩轩神情微微讶异。

    他听说过一些古派,有特殊手段探测对手实力,其中就有“引气符”这种奇怪的东西。

    这种符文十分难以执著,是将一种探测灵法灌注入灵符当中,跟修仙者自身丹田仙种产生共鸣,来探测的手段。

    虽然很管用,但是这符文很难制作,是一种鸡肋般存在的符文。也只有底蕴深厚的古派弟子财大气粗,能用得起了。

    嗡嗡嗡——

    一的灵力汹涌当中,秦浩轩背后奇异的浮现出了一的浓郁灵力迷雾。

    迷雾当中,隐隐约约的有一株仙苗在沉浮。

    “仙苗境四十五叶?”有人弟子迅速数清楚了秦浩轩仙叶树木,目光微微讶异,里面透出一丝丝的戏谑和轻视。

    其他赌场里的修仙者,这时候看向秦浩轩的目光,都有了几分轻蔑——不过是区区一个仙苗境四十五叶的弟子而已。

    在幽泉魔渊,像这样境界的弟子,一个板砖下去,可是砸倒一大片啊。这样的实力,自然不可能是什么灰种弟子了。

    “连灰种弟子都不是,居然也能带这么灵石……哼,看来一定是黄龙真人有什么手段了。”

    “对,肯定是黄龙在背后搞鬼。”

    赌场里面的这些赌徒,一个个都是人精,看清楚了秦浩轩的实力,更是怀疑是否是黄龙真人在背后指使。

    “嘿嘿,黄龙这个人。老朽以前跟他打过交道,可是满脑子的算计。黄龙会吃亏?我是不信。这人一定是黄龙派来混淆视听,引开我们的注意力……说不定他高调的下了这么多的太初教赢,私底下偷偷摸摸的下了更大的注在震岳派胜的盘口上!”有个老赌棍,不慌不忙的捋着下颌的三寸山羊须,灼灼的目光凝在秦浩轩身上,嘴里挂着一丝似看穿了秦浩轩诡计的得意笑容。

    他这话一出来,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

    赌场本来就是尔虞我诈的地方,人和人之间都充满了各种猜忌、计算。

    他们本就不相信太初教的人能下这么大的注,现在经过一些老油条赌棍一番有理有据的推敲,一些人更是对秦浩轩和葛杜灿这两个太初教弟子,来这里下猛注充满了怀疑。

    这背后,绝对有不可告人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