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生死搏杀三阴经【一更】
    南烟仙子朦胧的脸庞微微低垂,神秘符文闪烁,两股实质化的目光却凝在丹书上,细细翻看,浑然没有理会秦浩轩,一个小门小派的弟子,既然敢拒绝仙丁的要求,那便没有再搭理的必要了。

    关凝初见南烟仙子无视了秦浩轩,一旁也冷笑连连,如此小派敢拒绝南烟?这对南烟来说已是不敬!

    对待如此不晓事理的小派弟子,何必搭理他?

    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南烟仙子也好,青虹仙子也罢,这可都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仙子,如今却因为一个小门小派的男性修士聚集到了一起。

    秦浩轩对南烟仙子的反应没有太多意外,万载大教的天骄弟子,若没有几分骄傲那才奇了怪了呢,只是……这总该有个限度。

    “呵呵……”

    秦浩轩一声冷笑便要动手硬抢,太初的人遇事绝对不怂!

    青虹仙子听到秦浩轩的笑声便知道要坏,抢先一步抓住了秦浩轩那宽大的手掌,令其不能施展那特殊的秘法进行硬抢。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非很多,但青虹仙子却已经开始了解秦浩轩了,这个太初派的自然堂堂主,平日里还算跟人和善的样子,但若是真的招惹到,这位小爷还真是谁都不惯着,一副小黄龙真人的做派。

    青虹仙子知道,南烟这个女人非同寻常,自己数次在她手下吃了暗亏,至今却从未见过这女人的真实面目,这已经是非同寻常的能耐了。

    修仙到了一定境界,不少人都会用护体玄功将自己遮掩起来,那并非仅仅只是一种自我保护,同时也是一种信心的表现。

    两名若是都遮掩自己的人遇到一起,谁若是让对方显出真身,那么这现出真身的人其实便已经败了一大半了。

    “道友,不可……”青虹仙子在秦浩轩耳边低语:“这女人心计厉害的很,你若是此地出手引发事端,秘境之行恐难成行,大事反而会被坏掉。”

    秦浩轩收起力量打量着南烟,第一次发现希望陪在自己身边的是刑,若是有那魔在的坏,恐怕早已经污言秽语丢过去,管它是什么出尘仙子,听了也都会动怒。

    如今,刑并不在。

    可,若自己亲自上阵骂街?

    秦浩轩又觉得太有份,自己不是那种动嘴漫骂挑衅的那种,而是能动手绝对不动嘴的类型。

    南烟仙子低头看书对青虹仙子说道:“青虹,仙人居的雀老板近日得了些许九龙茶,万丈崖的鸿蒙仙子、神妙峰的拓跋公子……这些人都会去,我也去。到时候一起品茶谈道,你有没有兴趣一块儿去。”

    鸿蒙仙子、拓跋公子……这些都是幽泉魔渊年青一代中的天骄翘楚,都是有色仙种当中的拔尖人物,不少人都是未来注定要执掌大教的精英。

    每一个名字,在幽泉魔渊里都算得上如雷贯日。

    周围的人每听到一个名字,都是惊呼一声,看向南烟仙子的目光顿时愈发炙热。

    果然不愧是南烟仙子,交往的人也都是一世天骄。能听这些天骄讲经谈道,绝对会大有所获啊。

    青虹仙子面对南烟仙子的邀请,几乎是毫不犹豫,一口答应。

    “自然要去。”

    虽然南烟仙子对她有所打压,但是这次聚会她却一定要去。如此情况下,不去的话岂不是弱了名头?对于金旭殿的声誉也会有所影响。

    而且对于日后她交往那些大派天骄,也会有些不利因素。

    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这次的聚会,青虹仙子都飞去不可。

    南烟仙子在青虹怜应下之后,便将《三阴丹方》交在了关凝初的手中,迈步向门外走去,后者更是将手中那《三阴丹方》示威性的冲着秦浩轩摇晃了数下。

    秦浩轩眉关紧锁想要开口,却看到南烟仙子临到门槛处,脚步微微一停顿,悠然转身,又看向青虹仙子说道:““青虹怜,你以后最好不要惹我这妹妹。虽外界都成我为仙子,但其实我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心性,我很小气的。”

    南烟仙子的话语依旧很是轻柔,却又浓浓的威胁之意,裸的暗示青虹仙子,若日后青虹怜跟关凝初再起争端,她南烟仙子必定出手!

    关凝初在旁边笑嘻嘻的,“还是姐姐疼我。”看向青虹仙子的目光趾高气昂,骄傲的一扭头,很是不屑。

    摔下这句话后,南烟仙子身上玄功大盛,万千符文若细密的星辉,笼罩在她和关凝初身上,朦朦胧胧。

    秦浩轩抬手喊了一声:“等下……”

    南烟仙子的脚步却没有半分停止的意思,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有资格一句让让她停留,便是教中长老也……

    自由之翼!

    秦浩轩陡然挣脱了青虹怜的手,秘法顺势施展,人在原地消失的刹那,关凝初便觉得手中三阴丹经被人拔拽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时,那丹经已经不在自己手中,而是落在了秦浩轩的手中。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突然道南烟仙子那迈出的脚也停在了半空,她缓缓将脚掌放回地面,又更是缓缓转动身体对青虹仙子说道:“青虹,管好你的狗。让他把东西速速交出来……不然……”

    “青虹这书我自己买了,若是有什么贱人因为此书找你麻烦,让她擦亮自己的狗眼,别四处乱咬。”秦浩轩用相对调高了些许的声音打断了南烟仙子的发言,同时说道:“我秦浩轩?没什么面子好言语。至于太初?谁若是乱叫唤我太初没有面子,别说抽她,拔剑斩了又如何?什么天才天骄,一剑斩之!”

    葛胖子一旁两只眼睛里已经开始闪烁着泪光了,太初!没错!这才是太初弟子!在这里呆久了,见多了天骄,自己的骨子里竟然对天骄有了臣服之心,却忘了!天骄也好,天才也罢!若是对太初言语不敬,那么……拔剑便是了!

    太初人!从来都他妈的不怂!

    青虹怜诧异的盯着身旁跟自己说话的秦浩轩,那冰如磐石的心,这一刻突然……动了!动了一下!她忽然感觉这个男人,跟自己平日里见到的男人都有着不同。虽明知这男人是在维护太初荣耀,才动手抢东西,但终究这事情也是因自己而起,他这般做法……

    青虹怜忽然有一种被人保护了的感觉,明明只是仙苗境的修士,站在他身边却有着一种躲在一尊撑开了仙树的仙婴道果境的大高手的仙树之下,被人保护着,很是安全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特殊!

    青虹怜曾经在自己的师傅身上感受到过类似的,但又有着不同。

    除了师傅……便是自己那定了亲的男人身上,青虹怜都没有感觉到过这种安全感。

    很特殊,很温暖,很舒服!

    围观的众人在下意识的向后倒退着,众人都能感觉到周围的气压在迅速的降低着,秦浩轩的一句‘贱人’过后,南烟仙子便开始散发出冰冷的气息,那气息让人很是压抑,压抑的喘息都变得困难。

    怒!所有人都知道,南烟仙子被人一句‘贱人’给激怒了!

    南烟仙子!何许人也!

    万载大教中的天骄!自小被人捧在掌心,天纵之资更是所向无敌,便是各派长老见了也会给她三分面子。

    如今,一小门小派的弟子,张嘴便是‘贱人’!这话……恐怕南烟仙子活到今日,都未曾听人说过吧?

    “大胆!”关凝初掌中一团亮芒中浮出两支短剑!

    两支短剑在空中高速旋转直扑秦浩轩!

    短剑在空中拉出一条长长银光,宛如银龙出水!

    秦浩轩眉毛高高挑起,众目睽睽之下要出杀手?还有没有规矩了?这一剑若是被刺中了,胸口还不是要出个透明窟窿?

    青虹怜手腕翻转亮出一把长剑,这长剑剑尖出现在秦浩轩身前的向上一挑!

    锵!

    三剑相交碰触一团火光还有刺耳的交接之声,关凝初的两把短剑已经回到了她的手中,青虹怜本人也已经拦在了秦浩轩身前,背后仙树骤然爆发随时准备交战。

    “青虹……”南烟声音低沉而又冰冷:“你……敢对本座亮剑?”

    青虹仙子顿觉压力倍增,她瞥了眼身旁的秦浩轩,这时间总不能让仙苗境在前吧?而且,这男人虽说是为了太初出头,却也是帮自己出头了,这时间怎么可以退?

    “南烟……你还是先问问凝初的好……”

    “为了男人向本座亮剑,你……很有勇气……”南烟仙子缓缓抬手,千百符文字掌间浮现:“既然如此……”

    锵!又是一声长剑出鞘的声音!

    众人发现,龙鳞剑发出龙吟之声,出现在了秦浩轩的手中。

    肃冷的杀气在长剑之上缠绕,发出一声声震人心魂的龙吟长啸之音!

    太初!龙鳞剑!

    店主到了这一刻,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之前将被人砸店的喜悦,如今的对峙……不再只是动手那么简单!

    龙鳞剑上的杀意!任何人都能感觉到那不是闹着玩的!

    南烟仙子掌间的符文威能,同样令人明白,她不只是动手那么简单!

    这……是要生死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