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绝世天骄凌天皇【一更】
    “老伯,喝茶。”秦浩轩笑着端起茶水,给老花农倒了一杯。

    老者虽然只是一个花农,但也知道这茶绝对不是凡品,端着茶水,开始并没有喝,反而深深的嗅了一口,那白龙就顺着他的鼻翼,奇异茶香流水般流淌了进去。

    “好茶。”老花农仔细回味了一会儿,眼睛闪动着光芒,冲秦浩轩挑起了大拇指,由衷赞道。

    “请!”秦浩轩脸上笑容更盛。

    老花农点点头,两手捧着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可惜。”

    “暴殄天物啊。”

    看到这一幕,有的精英弟子心中大为叹息。

    更多的人内心里面哀嚎一声,恨不得取而代之,代替那老花农将茶水喝下。如此灵异的茶水,给一个身份卑微的花农喝了又有什么用?简直就是浪费。

    不过不论他们如何贪心,却也不敢有任何异样的举动——青虹仙子就在旁边,她跟这拥有神茶的黑发青年人显然关系不浅。

    从他们刚才并肩来这亭子小憩,就能看出亲密关系来。要知道青虹仙子在外界,对于一些异性修仙者向来不加颜色,哪里看过她对其他男子如此亲近过。

    轰!

    那老花农喝下了茶水之后,身体里面陡然传来了闷雷般的滚动声响,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开始发光,苍白的头发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转为乌黑油亮,脸上的老茧跟皱纹,在一的奇异力量光泽当中被抹平,逐渐温润如玉。

    下一刻老花农浑浊的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

    “这茶……果然不是凡品,茶水药力如龙如虎……夺天地造化……好茶!”老花农连连点头,笑容憨慈。

    青虹仙子在一旁听了这话,瞳孔里爆闪出一丝亮光,凝在老花农身上良久,心中一动:“这老花农,有点不简单……居然也有这种见地……”

    不过她仔细打量了许久,那老花农在她眼中,依旧是普通平凡不过,没有任何异常的气息流露,反而像是大地里的尘泥,毫不起眼。

    慢慢的,青虹仙子才将眼光收了回来,心中暗忖一定这老花农在归天峰呆久了,见到的万载大教天骄太多,耳濡目染之下,见识广博一点也不为奇。

    听到这老农的话,感觉到老农身上的非凡变化,看到这一幕的众多教派精英弟子,心中很是羡慕又妒忌——如果这茶水是给自己喝下去的话,恐怕一些道境上的挂碍都会迎刃而解……可惜。

    “……延年益寿,真是神茶。”老花农察觉到身上的变化,砸吧砸吧嘴巴,又赞了一声,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老伯,既然你喜欢,这两片茶叶你也带着,拿回去泡茶喝。”秦浩轩从茶壶当中,捻了两片茶叶,递到了老花农面前,直接放进了老者的口袋里。

    那茶叶一拿出,就笼罩在浓郁得快要化不开的一层灵力白雾里,上面隐约有山川、河流等奇异的虚幻景象浮动,很是惊人。

    这样的仙叶,价值连城,秦浩轩却直接放进了老花农的口袋里。

    看到这一幕,青虹仙子不禁有些动容——真是没看出来,这秦浩轩居然是性情中人。如此宝贝的神茶,居然说送就送人两片。刚才仙人居里面不知道多少万载大教天骄想要这东西而不得。

    “这人真是有趣。”青虹仙子嘴角不觉逸出一丝神秘笑容。

    “不过……如此宝贵的神茶,说送就送了出去,这人的心境倒是……比那些万载大教的天骄都强了太多。”

    青虹仙子不觉间,心里面对于秦浩轩又高看了一分。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不少嫉妒的眼睛充满血丝,更多的人盯着那老花农的口袋,眼珠子都快要要瞪了下来。

    老花农神情有些意外,他不过是一个花农,可面前的年轻人,却给了他一份大礼。真是有些奇怪。

    “哎,小哥……你可真是个怪人。”老花农眼睛里盛着笑意,并没有拒绝秦浩轩的好意,只是望着秦浩轩摇头感叹。

    “大叔喜欢便好……”秦浩轩很是礼貌的点头,这茶叶虽很灵异,但是对于他来说,不过只是增益一下自己的灵力厚度而已。

    那些日子在纯阳仙王古墓,还有那绝仙毒谷当中,不知道吃了多少比这茶叶还要灵妙的东西。而且所谓的神茶,不过是外物,对于道心、道境帮助不大,对于这外人眼中的神茶,秦浩轩还真不在乎。

    “你给我这个东西,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哎。”老花农叹息一声。

    秦浩轩淡淡一笑:“我不在乎,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仙缘。”话语里带了几分调侃。

    听了这话,青虹仙子当然知道他已有所指,那是在嘲讽之前难为他的大教天骄们。。

    仙人居。

    秦浩轩和青虹仙子离开了这里之后,里面又恢复了平静。

    万载大教天骄评茶论道的声音,时有起伏。

    南烟仙子原本静静坐在池水旁,似在仔细认真的听旁边的拓跋璇和冲虚磬谈论道法,这时候,身体却微微一颤。

    “仙子,怎么了?”冲虚磬感觉到南烟仙子的异状,不由奇怪问道。

    “没什么……刚才你说的道法,对我有所触动。”南烟仙子淡淡一笑,她面庞笼在无上玄功的辉光里,令人看不分明。

    “那小派弟子,当真大胆,居然调侃我……”南烟仙子心中微起波澜,自从秦浩轩和青虹仙子离开后,其实她都暗中注意着那两人的动静。

    秦浩轩刚才的话,一字不漏传入了她耳里,让她古井不波的道心,有了情绪上的波动。

    “不,你仙缘很大。”老花农听了秦浩轩调侃的话,深深看了秦浩轩一眼,语气居然有些认真,眼睛里有一丝不明的意味。

    “我有仙缘,还很大?我怎么没有看出来?”这次换秦浩轩好奇了。

    旁边有些精英弟子也笑了。区区一个老花农,能看到修仙者的仙缘?真是笑话。

    仙缘一说,虽然虚无缥缈,但也不是毫无痕迹。

    毕竟仙缘跟气运、因果有关,这种干涉到天地根源法则的东西,一些精通卜算之道的修仙强者,耗费心神,或许能够推算出来一二。

    可这样的一个普通花农,绝对不可能精通卜算之道。

    “在你之前,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当时他被世人誉为‘绝世天骄’,不管到哪里都是众天骄环绕。当时他就曾经在一次品茶论道的亭子里,请过一个花农喝茶。后来那人果然崛起,以无敌之姿击败无数高手,震撼世间,被人誉为‘凌天仙皇’……”老花农声音认真,眼睛却随着话语愈发的明亮。

    那神情,似在追忆什么往事。

    仿佛他看到了面前的秦浩轩,正在踏上那昔日仙皇的路。

    凌天仙皇?

    听到这个名字,秦浩轩忍不住身躯一震。凌天仙皇无疑是无仙时代的传说,被誉为最接近“仙”的人之一,曾经绝艳了一个时代,是可以媲美无上大教教主的顶尖高手。

    他的崛起,被无数小派草根出声的修仙者,视为一个追慕的奇迹。

    老花农的话语里,居然隐隐有将秦浩轩跟那凌天仙皇并列一起的语气。

    “你这老头子,瞎说。凌天仙皇是万年前的人,绝代高手!你怎么可能见过他?”

    “对啊,难道那凌天仙皇是请你喝的茶不成?你这么清楚他的事?简直胡言乱语。”

    周围的精英弟子听到老花农口里的凌天仙皇,先是震惊,继而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大声驳斥起来。一个乡下老儿,也敢糊弄他们?

    最让他们难忍的是,小老儿的口气,居然隐约间将这黑发青年跟昔日仙皇相并论。这置他们于何地?又置那仙人居里的万载大教天骄于何地?

    难道在这老花农的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来历的黑发青年,比这里所有人都强吗?

    众人的一些龌龊心里,随着嘲讽声一起向老花农倾泻。

    “……你一个凡人,自诩能见到仙皇,你能活多久?胡吹大气!”最后一个精英弟子,冷哼一声,锐利的目光逼在老花农脸上。

    老花农面对众人的讥讽,脸色无碍,只是一笑:“被凌天仙皇邀请喝茶的不是小老头我,而是我的祖上。我家世代都是花奴,到了我这代,已是足足传乐不止百代……凌天仙皇的事,嘿嘿,我也都是听祖上说的……”

    “这决计不可能。凌天仙皇称霸一世,高高在上,俯瞰人间。岂会对区区一个花农屈尊降贵,请他喝茶?胡说八道。”仍然有精英弟子摇头,表示不信。

    青虹仙子目光沉静,方才都一直在旁边端坐。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黯了下去,暮色四合。

    归天峰上虽然灵光四溢,宛如白昼。但是归天峰之外的天色,渐渐暗沉了下去。

    青虹仙子这时候施施然站了起来,冲秦浩轩道:“这里的主人雀老板——南宫无缺,今天大概是不会来了。过些时日,那仙魔遗迹就要开启。我要早点去做准备,就先走一步了。”

    南宫无缺,是修仙界罕有的神秘万载大教当代传人,在修仙界以豪爽著称,聪明绝顶。虽然不是无上大教出身,但在一些人眼里,已隐隐能够跟一些无上大教的天才并肩。

    被人修仙界众多天骄尊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