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小伎俩得大胜利【八更】
    所有山峰上,众人目光齐刷刷落到了那飞上擂台的青年人身上。

    “有没有搞错?怎么太初教最后一个人,居然是仙苗境四十六叶?这根本不够看啊。难道说真是要放弃了?”

    “上来战斗的,最少都是仙苗境四十九叶。派一个仙苗境四十六叶的上来,简直是找虐……哎,小派就是小派,无人啊。”

    一些山峰上,有人幸灾乐祸的叹息。

    “嘿,那小子终于出来了。在仙人居那般气焰嚣张,削了我们主人面子,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被人惨揍的。”

    “赶紧用记忆仙石,将他被揍的场景拍下来,给南烟仙子好好欣赏、欣赏。”某座山峰上,两个仙丁兴奋的嘀嘀咕咕,手里面拿出了一枚闪烁着瑰丽五彩光华的灵石。

    灵石上犹如镜面般,出现了符文,将对面擂台上的场景投射进了灵石当中……

    “浩轩,记住我的话,别……适可而止,别太过了……”

    擂台上,秦浩轩渊渟岳峙的站着,衣袂飘飘,一派高手风范,脑海里陡然传来了黄龙掌教的话。

    他不禁向台下的黄龙掌教看去,露出了一个苦笑,“靠,掌教现在还不忘这个念头?”

    而黄龙掌教传了那句话后,眼观鼻鼻观心,根本没有看擂台,仿佛在闭目沉思一般。

    “嘿,黄龙小儿,连结果都不敢看了。”青田子暗中一直在观察黄龙的神色,看到黄龙这幅样子,心头窃喜,一种莫名的快感涌遍全身。

    嗖——

    震岳派里,那面色白净的温军已一掠上台。

    “杀了他,杀了他。”震岳派阵营里,已有人高声喊叫。

    “不许喧哗。”灵宝真人不得已,在擂台上大声叱呵。这才将那不和谐的声音镇压下去。

    “区区一个仙苗境四十六叶的家伙,如此放肆。我今天要给你道心上造成一辈子的魔障!”温军目光阴沉,瞅着秦浩轩,目无表情道。

    他这话很毒辣,分明是想要给秦浩轩一个狠的,让他道心从此留下他温军不可战胜的阴影。

    “来吧。”秦浩轩淡淡一笑,冲温军勾了勾手。

    接着,一屁股坐在了擂台上。

    “我们就这样比拼灵法,怎么样?”秦浩轩认真问道:“用灵法打残你。”

    他这话一传出,震岳派众人哄堂大笑。

    什么?太初教里居然还有人这般大言不惭,跟震岳派纯比拼灵法?

    这太初教的人,脑子有问题吧。

    温军一看到太初教的秦浩轩在擂台上大刺刺地坐在面前,他的脸阴沉得要滴下墨水,这无疑是裸的轻视!

    温军瞳孔里闪过一丝杀意,双瞳直勾勾地盯着秦浩轩,居然也跟着坐了下来──毕竟他身为震岳派的英杰,可不能占太初教一个菜鸟的便宜。而且太初教出战的人坐在地上,他即便赢了也不光彩。

    擂台上顿时形成了诡异的局面,两个比拼的人都坐着,这意味着他们移动会很困难,甚至根本不会移动。这样的灵法战斗就只能够全凭个人实力深厚。

    “那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这般狂。”乱星海附近某座山峰上,两个在一旁观看战斗的仙丁,看着擂台上发生的一幕嘴里骂道。

    “真希望震岳派的小子迅速打翻他。”

    其他峰头上也是议论纷纷。

    “这太初教小子是在找死吗?接二连三挑衅震岳派的人,我看他这一次真的要被打个半死啦。”

    “听说温军也是震岳派仙苗境排行前三的人物,第八局看来是没有什么看头了。」”

    身为修仙者,这些山峰上议论纷纷的人们虽然隔得很远,但是依旧被人一丝不漏地听入了耳里。

    “这群人,简直狗眼看人低。”小胖子在太初教人群里义愤填膺。

    其他太初教众人目光纷纷凝聚在台上的秦浩轩身上,众人当然都是希望秦浩轩赢,但刚刚已经输了六局,第七局也是赢得艰难,信心已被重重打压。现在看到秦浩轩如此狂妄,众人心里面难免有些惴惴的。

    秦浩轩对于这些议论置若罔闻,心中暗自盘算:“掌教的要求其实难度颇高啊……既要赢,又要赢得难看,让其他一些对太初教有敌意的人看轻太初教……想来只能耍一些手段了。”

    心念电转的当头,灵宝真人已在擂台上沉声宣布:“第八局比试,正式开始!”

    “臭小子,受死!”温军坐在擂台上,脸色一下转为狰狞,恶狠狠地看向对面的秦浩轩。温军正要施展灵法──赫然就看到,原本坐在擂台上一动也不动的秦浩轩居然一下子站了起来,脚在擂台上一点。

    “轰!”

    秦浩轩整个人高速向温军狂冲过去,在极快的速度下,连空气都被撞开了肉眼可辨的滔天气浪,瞬间来到了温军的面前。

    温军浑身一震,心里面闪过一个念头:“上当了!”这时间,他已看到了秦浩轩脸上流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

    “无耻啊,真是无耻!”震岳派阵营当中,有弟子愤愤不平地大声嚷嚷起来。其他震岳派众人也都开始鼓噪,大卖真的太不要脸了,原来那太初教小子一开始就存了这心思,诱骗温军坐下以方便偷袭。毕竟高手相争,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行动较不便的一方总是会吃点小亏。

    反观太初教阵营,小胖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嘿嘿,我就知道秦堂主会有后招,果然!”

    其他太初教弟子心想原来如此,也露出了笑容。

    “这太初教的小子颇有点小手段。不过这分明也是没自信的表现。”青田子暗忖,脸上丝毫没有半点担心的神色,反而有些轻视太初教的秦浩轩显然是实力不强,才用小手段。不然的话,如果实力足够,直接暴力碾压对手就是了。

    青田子心中还正想着的时候,突然间就看到秦浩轩一靠近温军,手心里面陡然间爆发出了彷彿是无数太阳爆炸的光芒,极其刺目。

    “这……卑鄙!”青田子陡然意会,这种灵法分明是某种闪人眼睛的灵法。

    通常来说,这种灵法很鸡肋,只能暂时让人目眩,并没有多大功效,一般的修仙者根本不会去学。不过如果是拉近了距离后再用这灵法暂时夺去对手的视觉,在战斗中则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温军显然被秦浩轩一系列的动作打乱了心思,当刺目无比的灵法一出现,惊慌之中,温军顿时中招。一道耀眼的剑光灵法劈斩而下,温军肩膀里的骨血、韧带,全都被斩开,露出了森森白骨。

    “好!”

    太初教阵营里爆出了一片叫好声。秦堂主果然足智多谋,手段颇多,一下就打得温军猝不及防。

    “卑鄙!用小手段算什么好汉?无耻啊。”震岳派里有弟子深感不平而大叫道。

    突然间,擂台上再起变化,温军挨了一剑之后,手指陡然迸射出一道琥珀色的灵法长刀,横空斩出,朝秦浩轩的肩膀斩过去。

    秦浩轩惨叫一声,肩膀上出现了一道森然血口。旋即他露出惊讶的神情看向温军,那神情彷彿是没有想到温军能够那么快反击。这一下子,太初教众人又有些紧张了。

    震岳派的人松了一口气,心想太初教派出来的小子脑筋确实好,但毕竟只是仙苗境四十六叶而已。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在擂台上耍小手段有什么用?终究是要靠实力的。”看到秦浩轩吃惊的神色,青田子暗忖,又看了对面的黄龙真人一眼。

    黄龙真人神情依旧紧张得不得了,全神贯注看着擂台上的动静。

    “嘿,黄龙小儿,你就慢慢紧张吧。”

    然而,接下来擂台上的战斗居然没有如同众人想像的那样呈现一面倒的局势。

    只见秦浩轩犹如附骨之蛆,紧紧贴住了震岳派的温军,开始完全不要命的进攻。你斩我一刀,我劈你一剑,战斗场面看起来血肉淋漓,鲜血横飞。那打法,完全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这……这种打法不就跟刚才第七局一样吗?”山峰上围观的人群看到这一幕愣住了,旋即议论纷纷。

    “奇怪,明明只是仙苗境四十六叶,抗击打能力倒是不错……”

    “呀,那太初教的小子又中了一记灵法……要倒下来……不对,还没有倒下!”

    不过只经过了几分钟,秦浩轩身上就出现了大大小小数十道伤口。这些伤口深浅不一,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都没有见骨,可秦浩轩的表情却异常痛苦,脚步摇摆,彷彿随时都会倒下。

    “轰──”

    温军手中释放出一道火乌灵法,熊熊烈火里有火鸟冲击,瞬间击中了秦浩轩的腿部。秦浩轩又是一个踉跄,大腿被烧得漆黑一片。

    但与此同时,秦浩轩手心里灵气凝聚成棍,一棍砸下,重重抽得温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口吐鲜血。

    “你……”温军头晕眼花,全身微微颤抖起来,盯着面前的秦浩轩,心里面满是不敢置信。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这太初教的小子中了他那么多记灵法却还没有倒下?反而是他感觉到一阵阵的虚弱和衰竭。

    温军身上到处都是伤口,体内的仙种都在对手几记灵法的轰击下动摇──秦浩轩的灵法看似稀松平常,里面蕴含的灵力却浑厚无比,而且特别在他体内造成创伤,外表看起来却只是一些普通的皮肉伤,令他有苦难言,现在甚至想要站起来,都有些无力。

    “啊,温军师弟怎么倒下了?不就是挨一棍吗?好……终于站起来了……”

    在震岳派众人吃惊的目光当中,温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虽然秦浩轩也跟他一样,全身都在微微颤抖,脚步不稳,但是面对这位太初教的对手,温军已经没有任何的轻视。

    “这家伙,怎么还不倒下?不对,他虽然看起来浑身是伤,但气息凝而不散……怎么会这样?”关键时刻,温军倒是瞧出了一些端倪。

    “难道他是在装?”温军脑海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但是旋即狠狠摇了摇脑袋。“不可能,区区一个太初教仙苗境四十六叶的弟子,怎么敢在我面前扮猪?”

    突然间,温军大喝一声,空中的土行灵力被他猛地吸摄而纷纷凝聚在手中。每一道土行灵力都形成了一根长矛般的东西,有符文在闪烁,铺天盖地地向秦浩轩射去。

    “好,射死他!”看到这一幕,震岳派阵营站在擂台下的王寿瞳孔里闪过一抹快意。他心想土灵箭灵法是温军师弟最得意的灵法,对面太初教的小子连走路都有些不稳了,若是被射中,肯定死定了。

    太初教阵营的人则纷纷惊呼起来,他们也都感受到了温军灵法的强悍。每一根土行灵力形成的长矛,恐怕连小山峰都能贯穿,秦堂主要如何防?

    关键时刻,秦浩轩面前的空中闪耀出刺目金芒,一把三丈多长的金刀出现在他手里。

    开天斩!

    秦浩轩双手握紧金刀灵法,勇悍地向前劈斩下去。这一斩,撕裂空气,带着惊天气势。

    轰!轰!轰!

    无数的土色长矛,居然在他的劈斩下纷纷破碎演灭。

    刷──

    金刀如同长虹,在温军双腿跟腱上划过,现出凄厉的血光。跟腱被斩,即便是修仙者也是跟废了双腿无异。温军惨叫一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纵然是修仙者的躯体,受到如此重创,依旧不能够迅速癒合。

    温军在台上惨叫了起来,双腿鲜血迸溅。

    秦浩轩身体依旧摇摇欲坠,刚刚释放出惊天一刀的气势已荡然无存,那一刀看似已消耗了他最后一丝力量。一屁股坐在台上,气喘吁吁,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在向外人述说他此刻身体的虚弱。

    “第八局,太初教秦浩轩胜。”灵宝真人站在擂台上沉声宣布。

    擂台下的人们鸦雀无声。震岳派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心想怎么可能?温军的实力在震岳派仙苗境弟子当中都算得上翘楚,居然……居然真的被打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