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九章 擂台上太初无敌【二更】
    随着时间的流逝,眼看秦浩轩似乎打得越来越艰难,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震岳派的人已经忘了对秦浩轩冷嘲热讽,只是盼着王寿能够速战速决。

    “砰──”

    王寿又使出一记灵法,一条蟒枪如虹,在秦浩轩身上又留下了一道翻开血肉的伤痕。只见秦浩轩似承受不住,连退数步向后退去,不雅观地一屁股坐在擂台上,大口喘气。

    不过与此同时,秦浩轩的双脚已踢出了一道灵法,震碎空气、贯穿空间,彷彿恶龙出海,从王寿身上当胸穿透,留下了足足有拳头大小的森然血洞。王寿应声倒地,昏死过去。

    看到这一幕,刚才还一心期盼王寿能够速战速决的震岳派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众人心想怎么可能,连王寿大哥都败了?而且看样子败得比温军更惨。

    太初教先是沉寂了一阵,随即爆发出了惊天的欢呼声。

    旁边山峰上围观的那些赌徒看到这一幕,暗自都叫了一声可惜——看来想要赚钱,还要再等上几盘。

    “震岳派……不怎么样啊……”秦浩轩摇摇晃晃勉强站立的丢出一句话,王寿刚刚被人救醒,听到这句调侃讽刺,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的晕了过去。

    “赶紧将秦堂主抬下来休养,还有下一轮。”有个太初教精英弟子回过神来,连忙道。顿时有两个人飞上了擂台,将秦浩轩小心翼翼地扛了下来──秦堂主完全没有说任何话,似累得动都不能动。

    青田子眼看就要到手的胜利,眼看就能够羞辱黄龙,居然又被人破坏,越来越不悦。

    “下一个上去的弟子,一开始就狂攻。秦浩轩这小子有点韧劲,但是他现在累得连动都不大能动,努力一下一定可以击败他。”青田子看了一眼第三个要上去比试的弟子,沉声道,声音里有几分严厉。

    震岳派的人闻言不禁想起来,是啊,秦浩轩确实是有点韧性,但两次都已经奄奄一息,绝对已是强弩之末,再加把劲,那小子一定会输。

    第三局开始,上场的震岳派弟子果然一开始就如青田子所指示的那样,主动向秦浩轩狂攻。

    初始,秦浩轩果然左支右绌,看起来似乎灵力不济,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就是始终悬着一口气,居然扛下了震岳派弟子的狂轰滥炸,随后又是贴身进攻,跟震岳派弟子以伤换伤……

    一主香时间后,震岳派弟子受伤过度,被打残在擂台上。而太初教的秦浩轩依旧是在擂台上摇摇晃晃,连连惨笑,居然就这样赢了。

    震岳派众人,这时候看着秦浩轩的目光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众人心想不可能,前两局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第三局还能支撑,并且赢了?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只差一口气……就只差那么一下……”青田子不觉间握紧了拳头,看向了第四个要出战的震岳派弟子。

    那弟子目光里虽然有疑惑,神情却淡然,他刚才在下面仔细观察过,秦浩轩确实韧劲十足,不过那些伤口也都是实打实的。而且他根本就不相信,区区一个仙苗境四十六叶的精英弟子经过了三场苦战,还有多少灵力残留。第四局,他有必胜的信心!

    秦浩轩这一次索性没有下擂台,就在擂台上打坐,身体被一层薄雾似的灵力包裹,开始休养。

    擂台下,太初教众人看向他的目光炙热了起来──秦堂主果然了得,居然连赢三局,而且每一次都是赢得那么惊险。

    黄龙掌教心中一惊快要乐的疯掉了,只是在外人看来,他眉宇依旧紧锁,没有放松开来,装出一副十分担忧的模样。

    “嘿嘿,第四局一定也会赢的。”小胖子葛杜灿在旁边砸吧着嘴,笃定地说道。

    其他山头上的赌徒们却在惋惜,这可是到手的钱,居然又要等一会儿了。

    第四局开始!这一次上台的震岳派弟子谨慎了许多!

    可是他刚上台,原本奄奄一息的秦浩轩居然飞了过来,快如闪电。虽然浑身浴血,模样惨烈,速度却一点也没有减缓,手中开天斩灵法劈出凄厉的刀芒,带着切断一切的气势,狠狠斩在震岳派弟子身上。

    “刷!”血花四溅。与此同时,秦浩轩也结结实实挨了一记灵法,战况居然一下子陷入胶着。

    一盏茶时间后,擂台上的局势居然跟前面几局一样,秦浩轩身体又摇摇晃晃,彷彿风中残烛,这一次,他灵法的攻击速度都慢了许多。但他的对手却更加惨烈,四肢都被废掉。

    最后秦浩轩手中灵力凝聚成鼎,勉强将浑身是血却坚持不退的震岳派弟子硬生生砸下擂台。

    “又废了一个。”秦浩轩看似狂乱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冷意。

    “啊……我……我又胜了。”秦浩轩的嘴角挂起了笑容,故意朝着擂台下的人大呼小叫起来。身上依旧到处是伤口,其实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伤,而且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惨烈,他都没有刻意去癒合伤势。不过仅凭他肉身的自我癒合速度,在外人眼里已经是快得惊人。

    第四局又赢了!战斗彷彿陷入了死循环,秦浩轩看起来始终都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但最终却能够凭着那一口气将对手击败。

    “那小子是永远不死的吗?总是吊着一口气,又靠着这一口气给他撑过一局……”

    “这……可不要让他最后赢了啊。”

    “快点输啊,可恶的太初教小子。”

    众山峰上,那些原本十分开心,以为能够坐收渔翁之利,押了震岳派的赌徒们,此时看到秦浩轩赢了第四局,居然有些焦躁起来。秦浩轩的表现实在太过于离谱了,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震岳派众人沉默了,一次两次,或许可说秦浩轩赢得有些运气;但是三次乃至四次都赢了,这证明秦浩轩有点古怪了。

    青田子很是狐疑的看向黄龙真人,在确定这位太初教掌教很是一脸担忧的模样,才有稍稍打消了心头的疑虑,只是他心中还是围绕着一股担忧,他总觉得……这次事情好像哪里不对……只是到底什么地方不对,他又想不明白。

    震岳派众人看向擂台上正在积极打坐、模样凄惨的秦浩轩,目光罕有地都流露出了一些郑重。不管秦浩轩看起来有多么惨,在他们眼里,都有了煞气起来。

    太初教众人也沉默了,望向秦浩轩的目光里充满了敬意。在拳头为尊的幽泉魔渊,年纪轻轻的秦堂主,已经用他的拳头赢得了太初教精英弟子对于他的真正尊重。

    “太初这小子真的赢了啊。”附近的山峰上,押了太初教的金旭殿弟子,原本有些愤愤然的心平静了下来,看向秦浩轩的目光罕有地出现了一丝尊重。不管对于秦浩轩有何等恶感,起码这人的韧性真的是强得可怕,如果是对手的话,也肯定是个可怕的对手。

    “赶紧给我输吧,老子可不是来看你耍威风的。”另外一座山头上,两个仙丁嘴里滴滴咕咕。

    “这一局,我先上吧。”

    震岳派阵营里,灰种弟子赵玉龙看了一眼身边那位矮壮无比,正闭目养神的狄云龙一眼,沉声道。

    狄云龙点了点头:“放心打,我们一定赢。”

    狄云龙说完,震岳派众人原本有些惶恐的心思都莫名地沉静下来。

    众人心想,对啊,还有狄云龙师兄殿后,怎么可能会输?狄云龙的名号带着奇异的魔力,一直在影响着这场赌斗。只要狄云龙在,众人对震岳派依旧充满了信心。

    赵玉龙上了。作为灰种弟子,他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第五局一开始,赵玉龙大开大合,手掌上彷彿托举了一座山峰,“轰轰轰”连连向秦浩轩砸下。

    可看起来奄奄一息的秦浩轩,身法速度好像又快了那么一点点,居然总是能够在千钧一髮之际躲过,然后又贴近了赵玉龙。

    最后战斗居然仍是跟前面几局一样,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陷入了同样诡异的模式里。一道道灵法轰到了秦浩轩身上,同时也有一道道灵法轰到了赵玉龙身上,两人都是鲜血飞溅,身上处处受伤。

    震岳派一些人的心已沉了下去,他们现在对于秦浩轩的抗击打能力实在是佩服到有些畏惧──这家伙,简直就是不死之身啊,难道那些伤,都是给他搔痒的吗?

    擂台上,感觉到自己伤势在恶化,赵玉龙又气又怒。身为灰种弟子,居然也被弄得如此狼狈,实在令他气极。

    可真正上了擂台赵玉龙才知道,对面这位看起来随时都会倒下的秦浩轩,虽然使的都是稀松平常的灵法,斩击在身上却丝毫不亚于仙苗境巅峰强者的威力。而且道道灵法都是透过伤口轰到了体内,动摇他的筋肉、骨血。

    “压下去!”

    手心又涌出了巍巍如山峰的虚影,上面有如大星般的符文沉浮,光芒万丈,重重地向秦浩轩轰去。

    不料秦浩轩居然不闪不避,就这么迎着山峰飞过来,而且速度极快。只见他”刷”的一声闪过了山峰灵法,来到了赵玉龙的面前,大喝:”万剑引──”

    一声暴喝,空中的金色灵力凝聚成剑,散发惊人锐气,居然连周围的空气都被切割出了柳絮般丝丝缕缕的空气通道。瞬息间,赵玉龙全身巨震不止,身上已是万剑穿过,浑身是血洞,被无数灵剑的冲击力量推下了擂台。

    “砰”的一声沉闷响动,在震岳派不可一世的赵玉龙居然如此被打昏过去。他浑身都是血洞,看起来煞是恐怖。

    看到这一幕,青田子舔了舔嘴唇,愤怒地望向了高台上的秦浩轩。此刻秦浩轩又开始闭目养神,端坐在擂台上犹如一尊雕像,外界任何事物都影响不到他。

    “为什么会这样?那小子明明就不行了,现在居然连赵玉龙都被打败了……这小子,难道他在隐藏实力?”脑海里面猛地想到一个念头,青田子脸色铁青,心里面在一次有些惴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