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仙苗之境我为尊【二更】
    震岳派的阵营里,一干精英弟子看到狄云龙居然使出了神文道法将太初教的秦浩轩困住,脸上露出了大局已定的轻松神色。

    秦浩轩骤然发现,自己那灵动无比的身法都不能破开井字剑笼,而且那牢笼有一丝危险的气息,跟周围天地有一丝契合,显然是在灵法之上的道法。

    有点意思!秦浩轩剑眉高挑,这狄云龙的根脚确实不错,虽只是褐色仙种,但累积深厚,便是碰到紫种天骄也能走上几招,算是很不错的了。

    可惜……真是可惜……

    秦浩轩心中豪意充斥于雄,可惜遇到了本座!紫种天骄李靖面对本座三十叶修为也是不低,况且你这褐种英杰?

    “你……还不够资格……成为天骄……”秦浩轩身处剑牢之中,龙魔金身将一条条袭体剑气尽皆震碎,整个人宛如天神俯视擂台之上的狄云龙:“倒是够资格成英杰了……但也只是如此了……”

    秦浩轩的话处处透着高高在上的味道,狄云龙来不及意气用事的回应,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双掌猛然合十!周身灵气沸腾似雾如雨!天空剑牢随即光芒大涨,宛如空中出现了第二日!

    这剑牢爆出璀璨之光,千百剑气化为千百游龙,从四面八方不同位置冲击向剑牢中的秦浩轩。

    “死!”

    狄云龙张口再次喷出精血在剑牢之上,为求取胜豁尽一切!

    嗤嗤嗤嗤……

    天空剑气纵横,寻常人根本无法看清那剑气中的秦浩轩到底如何,众人只是知道……若换成自己在这剑牢之中,早已经千疮百孔,多出数百的透明窟窿是少不了了。

    唯有一群老人面色愕然,他们可以看清!

    剑牢之中的秦浩轩双臂微微震动,一道护体灵法破体而出,那灵法宛如太古巨魔大手笼罩周身,锐利无匹的剑气撞击在护体灵法之上尽皆碎裂化为齑粉!

    “给本座!开!”

    剑光之中,秦浩轩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看到光芒之中隐有人现,那人掌中升腾起一股狂暴无比的龙卷风灵法,这龙卷风灵法之中,居然还有闷雷滚动、电蟒闪烁,里面的符文一枚枚飘起,森然可怖,显然又是一种恐怖的灵法。

    剑牢……碎裂!

    千百剑气尽皆被吸吞入那龙卷风灵法之中。

    下一刻!

    秦浩轩大手向下翻压,龙卷风灵法倒灌向擂台之上!

    狄云龙连续施展灵法,又是精血激发,身体处于最弱时刻,想要躲避已然不能,勉强调动灵气撑开护身灵法硬接龙卷之力!

    轰!

    龙卷之力将狄云龙彻底笼罩,他顿时感觉到龙卷风里的狂暴力量,全身皮肤刺痛无比,从内心深处升起一丝源自本能的畏惧。

    “这……这是仙苗境四十六叶修仙者能够驾驭的灵法吗?不……”狄云龙想要挣脱,却发现那力量远超自己想象,龙卷之中的剑气更是四处乱飞乱溅,稍不留神便会被削去半颗脑袋!

    震岳派众人虽然也感觉到了擂台上那股狂暴龙卷风的恐怖,但毕竟不是身处其中,心里对于狄云龙依旧信心十足。

    龙卷风里面传来了隐约的惨叫声,但是谁也看不穿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除了黄龙掌教和几名仙婴道果境的强者以外。青田子瞳孔里有道纹在闪烁,看穿了龙卷风里的事情,脸色更加阴沉。

    龙卷风在肆虐,居然足足一主香时间后才缓缓平息。

    “砰”的一声闷响,从里面掉出了一个血肉淋漓的身影。

    “狄……狄云龙师兄?”一名震岳派弟子陡然看清那跌落出擂台的身影,不由得惊呼出声。

    “怎么会……”其他震岳派弟子感到傻眼,心中的震惊更是无以复加。

    众人心想不可能,身为震岳派仙苗境第一人,狄云龙在门派那么多仙苗境弟子里拥有不败的称号。他的不败,也是在幽泉魔渊里仙苗境修仙者当中的一个辉煌战绩。

    可即便狄云龙师兄强悍如斯,却还是落败,这无疑是对震岳派众弟子心里重重敲了一记重锤,让众人有如化成石像,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震岳仙苗境,可还有人愿意出战?”秦浩轩缓缓从空中降落到擂台之上,双手背负在身后环视着众人傲然说道:“太初秦浩轩,一人接下!”

    霸气的姿态!刚猛的灵法!

    秦浩轩虽只有仙苗四十几叶的修为,整个人宛如神祇!

    历代都有天骄!每一代的人都见过自己那一代的天骄!

    这一刻,见过自己那一代天骄的人们,看着秦浩轩,仿佛看到了曾经自己那一代的天骄,便这么活生生的站在擂台之上。

    青田子阴沉地定在原地,一张脸青一阵白一阵,嘴唇微微哆嗦。

    “这不是老夫要的结局!怎么会这样……当年我败给黄龙老儿,怎么可能今天弟子战也会败给他?”

    青田子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彷彿有一记耳光抽得他脑袋嗡嗡作响,乱成一团。

    “狄云龙……不是仙苗不败吗?那龙卷灵法,到底什么来头?”

    “震岳派居然败了,我在赌坊可是押了一大笔灵石……可恨啊!”

    “几个师兄的灵石都被我借来押震岳派,这下回去可难看了……”

    乱星海附近的几座山峰上一些赌徒顿时大乱,几乎谁也没有料到,太初教居然会赢了震岳派!而且……赢得如此霸道!如此碾压!

    太初的秦浩轩!

    这个曾经没什么人知道的名字,如今……响彻整个乱星海!

    “这个叫秦浩轩的小子真不简单,一己之力打车轮战,竟力挫震岳派群英……真是惊人。”

    “惊人个屁!无耻好吧?之前一路演,一路装!搞得自己很狼狈一样,结果呢?他一开始便能这边碾压!”

    “那,这小子……为何之前演呢?”

    “还能为什么?太初教的血手人屠在此地多少仇家?估计太初本打算让秦浩轩演到底,骗其他仇家带人上门报仇,接着继续骗赌注吧?”

    “别说!还真有可能!只是这褐种太强了!便是他怎么演……大家都能揭穿他……这才不演了的吧?”

    “太初……真他妈无耻啊!”

    “这个秦浩轩真他妈无耻啊!我想起来!这小子自己买过自己赢!”

    “那他还演!这小子太他妈无耻了啊!”

    “秦浩轩!我记住这个无耻之辈的名字了!”

    “没错!太初秦浩轩!无耻之徒!”

    短短的时间,秦浩轩那霸气的形象,便在众人的愤怒诋毁中,变成了无耻之徒的……

    黄龙真人知道,用不了多久……整个战场都知道秦浩轩是一个无耻之徒了,只是很多人可能只是知道他是无耻之徒,却不知道他无耻在什么地方。

    “浩轩为了太初……牺牲太大了……”黄龙真人一脸的感慨说道:“恐怕百年之内,他这个无耻之徒的名号,是摘不下来了……”

    山峰上,有些白髮苍苍,身上涌着莫名祕力的老者看到了秦浩轩的强悍,在心头暗自思索。也有老者眸光闪烁,如星辰的双目盯着秦浩轩的身影,彷彿看到了什么宝物一样,眼神闪着异样的光芒。

    “太初教实力果然不济,年轻一代人才凋零,不堪一击,只是这个秦浩轩确实天才,足够同我教天才比肩,但……从其表现来看,依然不如我教天才弟子。”其中一座山峰上,一名颇具威严的褐袍老者跟身边的弟子叮嘱道,刚才以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黄龙真人的人当中,便有此人。

    “那小子,大杀四方,就这么赢了……”

    “投影石录下的情形,还要不要给仙子看?”

    “当然要了。不管他输赢,这东西总是要给仙子看看……真是可恶,又让这小子大出风头。”其中一座山头上的两个仙丁握紧拳头,心情很不悦。

    有人忧愁,也有人欢喜。金旭殿一直待在其中一座山峰上的青年弟子,眼里满是笑意。看向秦浩轩的目光除了震惊之外,已有了一丝敬畏。

    “师姐看人的眼光,果然不是我所能比。秦浩轩这小子居然创造了奇迹,将威名赫赫的狄云龙打得那么惨,狄云龙可是号称仙苗境不败!居然被如此碾压的彻底……乖乖,真是看不懂这太初教的小子了……”

    “不过也好,这一次师姐算是大赚了一笔,我也能从里面抽一些红利。这些都是拜秦浩轩这小子的胜利所赐。”金旭殿的弟子再看秦浩轩的目光,倒是有几分喜色。

    “发财了!这太初教小子真够硬,这一次老子的赌坊赚大钱了,那么多人押震岳派!”

    “嗯,待会儿,一定要送一些东西好好感谢一下太初教的秦浩轩,真是我们赌场的福星啊。”

    赌场的老板同样关注着战斗,看到太初教最终胜了,喜不自禁。

    太初教所在的阵营,就像是汹涌的火山般爆发,压抑许久的郁闷情绪,在狄云龙倒下的那一刻得以彻底爆发。

    “哈哈,狄云龙输了,还被秦堂主打残了!我们胜了!”有太初教的弟子跳了起来,欢呼道。

    “真……真的赢了……”一位不久前出战却被击败的弟子,突然捂住脸,泪水不可抑制地从指缝里滚滚流出。

    随即几个出战却失败的太初教精英弟子也跟着激动地哭了起来。方才的失败,震岳派的盛气凌人和黄龙掌教的怒火,让出战的弟子们背负了太多的屈辱和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