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尔等不过乃蝼蚁【三更】
    这次的战斗,从一开始规则上就对太初教不利,加上又连连战败,众人原本在云端的士气一下子跌入尘土,甚至遭受践踏。没想到绝望之时,秦浩轩居然站了出来连败七人,力挽狂澜。这种惊天大逆转,让众太初教的人不敢相信,也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哈哈,我就知道秦堂主一定行!”小胖子葛杜灿仰天狂笑,望着对面震岳派一群如丧考妣的人,双手叉腰,得意洋洋。

    “你们有狄云龙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太初教的秦堂主给打败了!”

    震岳派的人听了这话,更加窘迫。青田子脸上肌肉抽动,怨毒的目光彷彿恨不得把这嘴贱的小胖子撕成碎片。

    “浩轩啊,难为你了啊……”黄龙真人这才真正露出了笑容,努力做出淡然的样子,远远看着擂台上的秦浩轩连连点头。但是眼睛里的那抹喜色,怎么都掩饰不住。

    这一次可不仅仅是赢了震岳派那么简单,简直就是发了一笔横财。要知道黄龙真人为了这一次的赌斗,在地下赌场可是下了重注,这一次赚得盆满钵满。而太初弟子们在狂喜之后,也纷纷想起了在赌场里的押注,脸上又是眉飞色舞。

    “这一次在赌坊里押的注也是大赚。嘿嘿,我这一次可是连道侣本都压上去了。”

    “多亏了秦堂主。靠着秦堂主赚了那么多,日后有空必定要找机会回馈秦堂主。”一些弟子双眼发光,高兴极了。

    “没想到秦堂主居然连胜!嘿嘿,刚才打狄云龙,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农常山在旁边傻笑,盯着擂台上的秦浩轩,眼睛里满是敬佩。

    “我倒是一开始便很看好秦堂主。”小胖子葛杜灿在旁边接话道,眼睛看着擂台上的秦浩轩滴溜溜地乱转。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在秦浩轩身上打转,但是没人敢去打扰他。青田子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但同样没人敢上前靠近他。震岳派的弟子都能够感觉到掌教身上酝酿中的那股火山暴怒,这时候去招惹他,无疑是不明智的行为。

    “又输给了黄龙,我这张脸以后还往哪搁?”青田子内心完全被一股羞恼占据了。偏偏这时候,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已经从太初教群众里远远传来。

    “青田子,碧血珊瑚殿现在可以给我了吧?夜长梦多,万一在你手上摔坏了,我找谁赔去?”黄龙真人的声音不大,却带了胜利者的姿态。

    黄龙真人双手背负在身后,步履沉稳,向震岳派的青田子缓缓走去。一直走到距离青田子大约三尺远,才停住脚步。黄龙真人原本就身材高大,刚刚得胜,身上更是有一股气势。而青田子矮矮壮壮又心气不足,此刻站在黄龙真人面前,就连气势都矮了一截。不过这种气势上的怯弱,却更激发了青田子内心的一分戾气。

    “黄龙,你不要得意。今天只是让你侥倖得胜,算你运气好。”青田子愤愤然地说:”不过这份运气,在幽泉魔渊里厮杀的时候恐怕就不管用了。回去之后,你还是让你手下弟子多多修练,免得又如今天一开始那样,被我们痛扁。”

    青田子这番话虽然有些恶毒,但依旧底气不足,也只能提提一开始时震岳派的英勇。

    青田子一边说,一边不得已地朝手上的一枚古朴玉戒抹去──毕竟这场赌斗,是由灵宝真人等各派掌教、太上长老作证,他也不敢不遵赌约。否则的话,他不仅仅得罪了黄龙,也将灵宝真人等人得罪死了。

    一道灵光顿时从古拙的玉戒迸射而出,只见一股血气冲天,有缥缈的歌声隐约传来。这血气十分特殊,在空中凝聚出一隻栩栩如生的血龙和一头张牙舞爪的血虎。

    血气之下,则是一株三尺多高的亭亭血珊瑚。这珊瑚十分奇特,外观像是人间宫殿,上头有一栋栋彷彿楼宇般的血珊瑚。血珊瑚散发出浓郁的药香,只是嗅了一口药香味,就让人觉得沁入心脾,彷彿五脏六腑都被人参果抚慰了。

    震岳派一些弟子瞪大了眼睛,流露贪婪的神色。因为青田子掌教拿出来的可是震岳派的顶级灵药──碧血珊瑚殿,据说能够使死人复活,使白骨生肌,妙用无穷。

    这一株灵药,是青田子三百前在海外孤岛偶得,十分珍贵。平日青田子连看都很少让其他弟子看这株灵药,现在却要拱手送人。想到这里,众震岳派的弟子就觉得窝囊。

    特别是几名战败的震岳派精英弟子,他们被秦浩轩打残了,需要很长时间的休息。现在乾脆一个个装死,根本不敢面对青田子的雷霆震怒。

    看到青田子拿出来的碧血珊瑚殿,饶是见多识广如黄龙真人也忍不住眼睛一亮。乱星海众山峰上看到那灵药的人,一个个呼吸粗重。

    青田子心头在滴血,看着手中的灵药,心中翻来覆去转过各种念头,万般不捨。突然间手心一空,碧血珊瑚殿已被黄龙真人一把抓在了手中,旋即快速地小心存放起来。如此宝物,自然入袋为安。

    “青田子,倒是要多谢你将这灵药照顾得这么好。”黄龙真人淡淡一笑,居高临下地看着青田子:“看来太初教和震岳派之间,还是我太初教的弟子更胜一筹。”

    黄龙真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痛打落水狗是他的一贯准则。特别是对于青田子这种小肚鸡肠的人,既然势如水火,那么索性就将他最后一点脸皮也血淋淋地撕下来。

    黄龙真人说完,青田子原本就铁青的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瞳孔里彷彿都有闷雷在滚动;那目光,似要吃了面前的黄龙真人一般。

    “哼,你少得意。这一次是我算漏了你们教派的秦浩轩,没想到他如此有韧劲,所以我也没有派出我教最强弟子,否则的话,轮得到你在我面前嚣张?”青田子啐了一口。

    “对,我们派最强师兄都没有出战,得意什么?”有震岳派弟子在旁边壮着胆子附和。

    黄龙真人神情淡然,目光里有无尽的嘲弄,沉稳地说道:“反正你是输给我了,你的弟子也输给我的弟子。如果你不服的话,你随时都可以找我麻烦。”

    黄龙真人一番话声音不大,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彷彿是”啪啪”两记耳光,抽得青田子内心里翻江倒海,气得牙齿咬得喀喀作响。这是在震岳派众弟子面前削他的面子,偏偏他还不知道怎么反驳。

    “怎么办?这场子一定要找回来,否则日后我还怎么在幽泉魔渊立足?”

    左思右想,偏偏青田子现在心乱如麻,一时间都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心中只有个念头在盘旋:“一定要重新选人,跟黄龙再战一场!”

    对于今天赌局失败,青田子觉得自己主要是看走眼了秦浩轩那匹黑马。真正比较太初教和震岳派的实力,震岳派绝对强于太初教。今番输了,他也会对秦浩轩留心,日后找弟子针对秦浩轩,赢面还是会很大。

    “黄龙,你别得意太久。我……我过几天再来找你。”青田子憋了半天,嘴里蹦出一句话。

    “随时恭候。”黄龙真人淡淡地说道。

    青田子狠狠瞪了黄龙真人一眼,嘴里恶狠狠地吐出了个葬话,气急败坏离去,一展衣袖,瞬间消失在原地,居然连震岳派的一干弟子都丢下不理。

    宝船上,震岳派那些弟子见到青田子掌教愤然离去,面面相觑,旋即忙不迭地纷纷离开。一会儿,热闹的宝船风流云散,仅剩下太初教和灵宝真人等几位见证人。

    “黄龙,你赢得此次赌斗,实在是可喜可贺。太初教果然有英杰,看来能继承你的衣钵。”灵宝真人笑咪咪地看了正在擂台上打坐休养的秦浩轩一眼,对黄龙真人笑道。

    “真人谬讚了。今天还多亏了几位主持公道,青田子才不敢耍什么小手段。”黄龙真人笑着回应。

    “哎,青田子……小手段还是耍了的。不过黄龙你也敢吃这个亏,刚才我可替你们捏了一把汗。幸亏你们有奇兵在。”另外一个教派的太上长老微笑道,目光也颇有深意地看了擂台上的秦浩轩一眼。

    对于秦浩轩这名青年人,他们印象已经很深,也知道日后这青年人一定会成长,绝对会是太初教日后扛大梁的人物。

    黄龙真人跟灵宝真人等寒暄几句,突然转身面向还没有散去的众人大声说道:“狄云龙以败!从今日起,我太初秦浩轩才是真正的仙苗不败!仙苗境第一人!烦劳诸位日后,莫要称赞自家仙苗天才!一切仙苗天才,在我太初秦浩轩面前,皆是蝼蚁!想找我黄龙报仇的,打算用仙苗境找我太初打擂的,最好先掂量掂量尔等的分量!并非我看不起诸位与我黄龙有仇之人,你们的仙苗境弟子……在浩轩面前真的皆是……蝼蚁!”